第七百三十章 嘤~老板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泽懒得搭理铁憨憨了,不过说真的,倒也没多生气。

    想着他沉睡了这么久,

    这才刚醒来没几天,

    生活啊,

    少了他,

    似乎还真的像丢失了不少味道。

    偶尔来这么对喷几句,

    居然还有一种情怀感。

    况且,他也憋了很久了,也得让人家说说话不是?

    万一再憋出个什么心理问题,到最后受罪的还是周泽本人。

    “什……么……时……候……动……身……”

    “去四川么?”周泽想了想,继续道:“得等我那个干儿子把手臂养好,我再把我手臂续上吧?”

    “你……把……符……文……给……他……了……”

    “只给了一个。”

    “我……的……东……西……你……随……便……送……人……

    然……后……去……学……那……个……垃……圾?”

    “他的简单,低级,粗糙,好学,你的太高深了,学不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你刚苏醒,

    就不跟你一直顶牛了。

    “你……以……为……我……喜……欢……听……这……种……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肯定不……”

    “确……实……喜……欢……听……”

    “…………”周泽。

    “他……的……你……可……以……学……”

    “你不生气?”

    这就像是一个宗门,一个欺师灭祖的徒弟创立了一个功法,后世的弟子肯定不方便学这个,否则你这是什么意思?

    哪怕明知道这个功法好,但就是不能学,不是只有官场上才讲究政治正确的。

    “但……不……是……这……样……学……的……”

    “你教我啊?”

    周泽笑笑,

    点了根烟,

    然后还没来得及抽一口,

    心底忽然传来了一声:

    “好……”

    “嗡!”

    “我艹,你!”

    周泽还没来得及反应,

    感觉到自己大脑之中一下子被负面情绪给完全充斥,

    恐怖、

    诅咒、

    厌弃、

    憎恶……

    诸多负面属性的气息开始宣泄了出来。

    周泽这才想到,

    煞笔现在不是在自己体内,而是在花狐貂的臀瓣里。

    没了煞笔的压制,

    自己和周泽之间的距离,

    真的太近太近了!

    “疯……的……是……身……体……不……是……意……志……”

    周泽双臂位置青筋毕露,

    身上刚刚洗澡换上来的衣服开始慢慢地被罡气给撕裂,

    胸口位置的符文开始显露了出来。

    眼眸之中,

    完全被赤红色的光泽所覆盖,带着磅礴的压抑!

    全身上下的细胞,每一寸骨骼,

    仿佛都在集体欢呼,

    像是一把打磨了多年的利刃,

    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出鞘!

    ………………

    老道怀里抱着小猴子,正在给它喂奶。

    当然不是喂的老道的奶,

    而是特意买来的酸奶。

    小猴子慢慢地喝着,

    小脑袋依偎在老道的胳膊肘那儿,

    爷俩显得很静谧祥和。

    “你呀你,下次别那样子了,自寻烦恼多没劲啊。”

    “吱…………吱吱吱!!!!!!”

    小猴子忽然急促地叫了起来,

    眼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妈嘢,你这是咋滴了,咋滴了嘛!”

    老道真的是浑然不觉,

    但小猴子的天生灵敏却让它感应到了一股疯狂狠厉的气息在自己脚下忽然升腾了起来,全身上下的猴毛都当即竖立了起来!

    …………

    “谢了啊,替我照顾他。”

    安律师对小萝莉感谢道。

    小萝莉没说话,她懒得去客套什么。

    小男孩躺在床上,睁着眼,也没说话。

    安律师觉得在自己的卧室里,

    在自己的床边,

    自己好像成了一个多余的那个人!

    忽然间,

    小男孩目光一凝,

    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脸上露出了一抹骇然。

    同时,他的身子也开始了颤抖,这是真的在颤栗,他在畏惧,他在惊恐,那种虽然隐藏却被深深烙印在血统深处的威压瞬间将其击垮!

    他本就是大伤初愈,精气神还处于恢复弥补阶段,被这样一来,脸色当即一阵泛白。

    小萝莉也是觉得无比的压抑,仿佛在自己脚下,正站在一头来自地狱的凶兽!

    安律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打开门,冲下了楼梯,当他站在了楼梯口位置看向下面时,

    整个人当即气得跳了起来,

    但那句“你神经病啊”却还是没敢说出口,

    但心里当真是万分地不解,

    明明没有外敌入侵,也没有什么情况,

    你在家里开无双干嘛?

    周泽的目光慢慢地扫了过来,

    很平静的目光,

    泛着淡淡的红色,

    且这个红色还在不断地褪去,

    但那股子威压却当真是宛若山岳一般倾轧了下来!

    安律师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道:

    “老板,你好帅啊……”

    …………

    隔壁菜园子里,正在悉心照顾黑小妞的死侍眼里忽然露出了惊恐之色,其胸口位置的那道符文忽然闪烁了起来。

    “噗通!”

    死侍跪伏了下来,

    额头触地。

    周泽给他的符文,

    是机遇,

    同时也是更深层次的禁锢!

    它给了死侍进一步进化的方向,

    同时也相当于上了一道枷锁,将死侍牢牢地控制在了周泽的掌心之中。

    一个和自己有着极深牵绊,且能给自己提供“断肢再生”服务的家庭医生,说什么都不会放他离开的,也不可能让他有反覆自己的可能。

    …………

    许清朗也走下了楼梯,看着站在沙发前开无双飙气息的周泽,有些疑惑道:

    “这是有敌袭了?”

    安律师摇摇头。

    “所以,他这是在干嘛?”

    安律师又摇摇头。

    “那你什么都不懂杵在这儿干嘛?”

    安律师又摇摇头。

    …………

    “让……你……的……意……识……从……暴……戾……苏……醒……”

    周泽站在原地一直没动,

    眼里的血色正在慢慢地淡化,

    但这,

    还不够!

    原本,

    周泽以为,

    那位的战斗方式和感觉,就是尽可能地把自己体内的僵尸煞气完全催动起来,意念带着煞气一起催发,从而呈现出僵尸的真正恐怖!

    但现在,

    却又需要更上一层,

    自己的意识保持清明的前提下,

    让自己的身子得以继续处于那种状态之中。

    这就像是原本的一个悍不畏死的陷阵士兵,要向冰冷的狙击手去转变。

    后者明显比前者要有威胁得多得多。

    但或许是一切来得太过匆忙,周泽完全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他根本就没料到赢勾聊着天聊着聊着会忽然来这么一出!

    等于是你前一脚还躺在床上睡觉呢,

    下一脚就有人告诉你海啸来啦,快跑啊!

    整个人都是懵圈的状态,还怎么跑?

    惊喜如果来得太突然,

    就容易变成惊吓。

    已经很努力了,但眼里的红色还是没办法完全褪去,这显然不符合赢勾的要求。

    而且,

    随着意识上的克制,导致周泽身上的力量开始越来越不受控制,当意识和身体无法协调时,尤其还是这具僵尸身体,竟然开始了层次上的脱节。

    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忍耐,

    完全处于暴走的边缘,

    狂暴的情绪开始不停地侵袭着周泽的大脑,

    宛若潮水一般,

    一浪接着一浪,

    周泽根本就压制不住,感觉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

    抱着衣服的莺莺从卫生间里出来,

    一脸的惊讶,

    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只是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家老板,

    问道:

    “老板,你是不舒服么?”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莺莺身上,

    一时间,

    那股子让安律师都胆寒的威压也转移了过来。

    嘤~~

    老板哎~~

    “茶!”

    周泽压制着自己声音的颤抖开口道。

    “好的,老板。”

    莺莺也是在压制着自己体内血统的澎湃,走到吧台后面开始泡茶,原本熟练无比每天都要做的工作,却在此时错漏百出,好几次把水倒在了外头。

    等到一杯茶终于倒好,

    莺莺深吸一口气,

    端着茶杯走到了周泽面前,

    奉起茶杯。

    周泽伸出手,手臂在不停地颤抖着,这只手,现在完全有力量可以捏碎钢筋,却不敢去触碰面前的茶杯。

    莺莺一直托举着茶杯,等着自家老板接杯子,老板不接,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等着。

    血脉的共鸣和来自高级血统的压迫,

    让莺莺的胸口一阵一阵地起伏,

    脸上居然也露出了潮红,

    她可是僵尸,

    却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像人了。

    “还……是……不……行……么……”

    周泽眼里的红色不光是没有下去的趋势,甚至还有重新变成深红的感觉!

    但这只手,

    是真的不敢去握住这个杯子。

    “老板,你很口渴么?”

    莺莺问道。

    “渴…………”

    周泽艰难地开口道。

    莺莺闻言,马上低下头,把杯子里的茶水都喝到嘴里,然后踮起脚尖,嘴唇对上了周泽,茶水被度了进去。

    农夫山泉的味道……

    让周泽想到了刚把莺莺带回书屋时,

    他坐在书桌前喝水时的感觉。

    温热的茶水慢慢地下腹,

    周泽眼里的红色也在飞速地褪去,

    取而代之,

    则是古井无波深邃的黑,

    宛若浓稠的墨汁在眼窝之中旋转着,

    身子也随之平复了下来,

    茶水度完了,

    当莺莺准备分开唇瓣后退时,

    一只手却直接握住了她的腰,

    向里一推,

    两个人当即贴得更紧了。

    嘤!

    ……………我是唇瓣不分的分割线…………

    感谢大家在书评区的留言鼓励,小龙看得很感动,真的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

    另外,

    看见一个书评区里一个老哥说了,

    起点成立以来,还没有灵异分类的小说拿过月票第一!

    《深夜书屋》上架时,曾创造了灵异历史以来最高首订记录,且至今未被超越。

    现在,龙渴望再拿一个记录,那就是有史以来,第一本灵异类小说拿月票榜第一的记录!

    希望大家陪小龙一起创造这个历史,

    可能几年之后,还能被人提起回忆,

    灵异频道曾有一本书拿过月票第一,

    那是我们一起创在的历史!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