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似馍似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和大人物一起吃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巴菲特的晚餐拍卖,拍到后还得疯狂地炒作争取把这笔不菲的开销给赚回来。

    周老板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

    自己面对的是老道,

    是那个喜欢摸裤裆安慰大妹子的猥琐老人,

    但心理暗示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效果的,

    眼前的这位,和老道,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类似于天潢贵胄的气质,真的是很难让坐在其对面的人可以继续保持着淡定。

    “但这事儿嘛,还是得看个运气,头顶上挂着一把剑,这日子,真是没意思得紧。”

    末代叹了口气,

    从桌下面取出了一盘子馍和其他配菜。

    这不像是肉夹馍的吃法,也不是烤鸭的吃法,颇有种二者结合的感觉。

    “整一个?”

    末代取出一个馍,递给了周泽。

    “按理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咱们呐,这是没法子,也不奢望前人去栽树了,咱也没那个受蒙荫的命;

    但耐不住前人挖坑啊,这坑挖得还贼大,挖得贼讲究;

    跳不过去,就一切作废,进坑喽;

    这要跳过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啧啧。

    怪只怪,咱生的年代太晚,他生得又太早,这坑挖得早,还真拿它没什么办法。”

    末代像是老友见面说话吐槽一样,说了很多。

    “按我说啊,当代人想当代事儿,当代人作当代的妖,你一个个早早化成飞灰早就不在了的人,凭什么给后世人画规矩去活?

    真当自己是圣人,明烛万里,洞察千秋么?

    呵,

    估摸着,

    就是手痒,

    当代无敌还不过瘾,还想着画上个道道,和后来人再比划比划,生怕咱们不晓得他牛叉一样。”

    末代往馍里放了肉,

    很没形象地张嘴咬了一大口,

    唇边有一些头发被咬了进去,

    他还用手拨开,

    一边宣泄着不满一边大口咀嚼着,

    声音还很大。

    许是这皮囊和气质实在是太好,所以这吃相居然一点都不让人觉得难看,反而觉得其洒脱。

    说到底,

    这真的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哪怕你贵为府君,

    颜值也是无法或缺的重要一部分。

    拿起酒碗,

    末代抿了一口酒,砸吧砸吧嘴,继续道:

    “但这木已成舟,也没法子了,咱只能先八仙过海,先把这个坑给跳过去。

    其实,早年那会儿,我是真没想到什么办法。

    所以,

    这府君当得,可真是没意思透了。

    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凭什么让我就只能活个两千年?

    老子能活三千年,四千年,五千年,能把这当代活成另一个上古!

    所以,那时候,没意思得紧啊,一想到我以后要忽然暴毙,做啥事儿都没什么滋味儿。

    索性放荡玩耍,寄情山水。

    谁晓得…………”

    末代又咬了一大口肉夹馍,一边咬一边继续说话,谁晓得有食物残渣飞了出来,末代马上捂住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表示歉意,

    而后专心致志地把这一嘴巴的食物给吃下去,

    又喝了一大口酒,

    这才继续道:

    “谁晓得后来碰到了那位菩萨,嘿嘿,我当时就笑了。

    你晓得不,那帮秃…………

    哦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人都帮咱挡刀了,得叫人高僧。

    那帮佛爷,本是挨不到这一刀的,他们啊,忒嫩,也忒年轻,这还没轮到他们挨刀子的时候呢。

    我呢,就比较倒霉。

    这好日子没过多久,

    前代的那些阿爹阿爷祖宗们享受完了,被爱戴完了,潇洒完了也舒坦完了,

    得嘞,

    就轮到我这个最小的买单了。

    没这个道理,你说是不?

    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真的恨啊,

    恨为什么生在这劳什子的府君家,

    老子就算不做这个府君,

    不做这个继承人,

    凭老子的天赋,

    只要给老子时间,

    那座泰山上,

    终究也是要换我来坐的。

    到时候啊我爱继续叫它泰山就是泰山,爱叫华山就华山,峨眉山武当山背背山都行!

    哪里用得着这么憋屈,

    一上来就得被直接加上这么多年的寿命,

    我真是谢谢我八辈子祖宗!”

    末代把酒碗往桌上一放,

    指了指碗口,

    宛若将军临阵指挥,

    道:

    “倒酒!”

    小小的搬山猿猴马上再度搬起酒坛,小心翼翼地倒酒。

    末代伸手摸了摸小猴子的脑袋,

    小猴子腼腆地笑笑,

    两只小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周泽把小猴子脑补成了那个“管家”的形象,自己也觉得有趣。

    “但没法子,谁让我运气不好,生下来就得当府君呢?

    唉,

    好在,

    那位菩萨真是雪中送炭,及时雨。

    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他是聪明,是聪明得可以,但没法子,有时候,聪明人他干不成事儿啊,就说咱俩,那可是被一把剑一直盯着的人,这紧迫感,能一样么?

    人还一直傻乎乎地做着成仙的天真美梦呢,

    咱们啊,都快恨死这个仙人板板喽。”

    末代端起酒碗,

    大喝了一口,

    似乎是寂寞太久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可以倾诉倾诉,所以自言自语得不亦乐乎:

    “这事儿呢,就得这么办了;

    这一遭坎儿,能不能过去,咱得看运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

    他来了,咱就躲着;

    他能找,咱能躲,看看到底是谁的运气更好。

    化缘,化缘,

    要是我和他真的是有缘无分,

    他化到天荒地老也没个什么用。

    就是不好意思,差点儿把你也给卷进来了,哥,我还是叫你哥吧,虽然按辈分,我该叫你大爷;

    但估计你也不爱听‘大爷’这个称呼;

    哥,咱也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搁现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咱也是你的粉丝,迷弟,对对,迷弟。

    但哥你当年可真是太不讲究了,

    当初你要是不拦着,

    地狱这天既然要变,就早点变了嘛,

    这要是变了,

    哪用得着咱们现在这么难受?

    反正早晚是一刀,还不如早点挨了干脆。

    哥你呢,也不会陨落;

    嘿,

    说不定我家老祖宗爷子出来后,还能找哥你单挑呢。

    哦,也对,

    要是老爷子被哥你一巴掌拍死了,

    好像也没我了?”

    末代眯了眯眼,摇摇头,

    “这太复杂,理不清了。”

    “嘿嘿,要说这菩萨,还不是我最担心的,虽说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那些不太蠢的其实也有不少。

    真要一个个挨刀下来,

    那把轩辕剑,砍到咱们前,起码得先见血个七八次吧?

    咱都混成这样子了,这上刑场也轮不到咱们排第一排不是?

    那些混账东西,可不都是和那只旺财似的,能做到那一步的,那一步,就是放在咱们面前,咱也懒得走的。

    自己都不是自己了,那这还是活着嘛?

    偏偏那些人,不算蠢,但也不算特别聪明,保不准他们最后被逼急了狗急跳墙;

    所以啊,还是得小心点儿。

    小日子过得清淡,但总归安稳。

    闲来自去,安回逸返,有块肉有块馍,也就够了;

    能踏踏实实地等到那一天,

    刀下下来时,

    咱就仔细地瞧着,

    咱是否能躲过这一刀!”

    末代说完后,

    还下意识地把左手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位置,

    捏了捏,

    随即装作不动声色的把手指放在自己鼻尖前嗅了嗅。

    好吧,

    找到熟悉的感觉了。

    不过,

    也没太毁形象。

    毕竟女神也是要拉屎的,男身嘘嘘时也是要手扶的;

    九成九的男生都在公共场所装作不经意间做过类似的动作,

    毕竟有时候枪口卡壳了是真的不舒服。

    “哥,您吃着,吃一口,放心,做菜前,我可是净手了的,再者,咱这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也不见什么干净不干净的说法。”

    末代伸手指了指放在周泽面前的肉和馍。

    周老板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这肉,

    是真香;

    外加,

    这还是府君亲自下厨做的东西,

    哪怕这是一场梦,但至少味道做不得假吧。

    周泽拿起筷子,

    正准备下箸时,

    忽然间,

    先前一直没动静的自己体内的那一股力量开始复苏,

    趁着自己一个不注意,

    直接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

    “我艹!”

    这一番变故让周泽有些猝不及防。

    合着先前听人家废话时,你懒得听,躲着不出来让我受着对方的絮絮叨叨。

    真要开吃时,

    你就出来抢身体了?

    “铁憨憨,你别这么过分!”

    周泽在心里喊道。

    要是寻常的菜,真让了也就让了。

    但天知道下次能再做这类似的梦得是什么时候,

    而且万一人家改弹琴或者吹箫不做菜了呢?

    然而,

    赢勾却直接无视了周泽的反抗,

    控制了身体之后,

    先端起酒碗,

    抿了一口。

    “好…………酒…………”

    末代“哈哈”一笑,撸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了里面的一道新鲜的伤疤,上面还有残留的血渍。

    “知道哥你嘴挑。”

    “好…………肉…………”

    末代扯开自己胸口的衣衫,左胸口位置又一块血淋淋的伤疤。

    赢勾的手,放在了馍上。

    “好…………馍…………”

    末代笑而不语。

    凉亭下方,

    山峰巍峨,

    泰山山腰位置,

    缺了几块,

    似馍似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