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能用这种方法。”林凡说道。

    蒋志明在后面点了点头,连忙开口夸赞道:“林大人英明!”

    “行了,别拍马屁了。”林凡沉声问道:“准备筹备日月府吧。”

    蒋志明一听,楞了一下,说道:“真要筹备这个所谓的日月府?”

    “要不然你认为呢?”林凡开口说道:“陛下已经开口了,行了,让牧英才准备一下吧,日月府初建,让他去日月府给黄明春公公做副手吧。”

    蒋志明一听便明白了,大人虽然说表面上是交出了这些东西,但权力肯定还是要自己握着的。

    “这些事你去安排好吧,我也累了。”

    说完,他便离开了北镇抚司,直接朝家中赶去,回到家中后,白龙,任琴,黄小武和谷雪待在家中呢。

    “怎么了大哥?你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白龙一眼就看出了林凡神情有些问题。

    “没事,去买点酒来,喝顿酒吧。”林凡说道。

    虽说道理都懂,但萧元龙的此番行径,岂能不伤林凡的心?

    林凡坐在后院的椅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旁边的谷雪问:“林大哥,你今天怎么了,很不对劲。”

    没过多久,白龙便将酒菜给买来了。

    林凡对黄小武说:“小屁孩别喝酒了,带任琴出去逛逛吧。”

    “好。”黄小武点头起来,他知道任琴虽然来这里已经很久了,但许多事情,也不能让她知晓。

    任琴也懂事,和黄小武出门逛街了。

    林凡喝了一口酒,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酒杯。

    “你们说,我是不是在这燕国陷得太深了?”林凡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道:“我不该陷入这权利斗争中。”

    白龙道:“大哥,是不是昨天的事?”

    昨天的一些事情,他们二人今早也曾从蒋志明口中得知了,只不过也没好意思来问林凡。

    猜也能猜到林凡的心情恐会不好。

    林凡缓缓点头,说:“我回头会让牧英才去那个日月府,继续握住日月府的权利。”

    “我总算是有些明白魏正那个老东西了。”

    他苦笑了一下,不管是魏正还是自己,兴许并不是贪念权势。

    林凡也真的对权势没有太大兴趣,但走到了这一步,很难回头了。

    失去了这些权势,他们这伙人,恐怕很快就会被人给解决掉。

    “我说那萧元龙就是个王八蛋,他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当上皇帝的,妈的,什么东西。”白龙忍不住骂了起来,道:“还玩什么弓,什么藏?那话怎么说来着?”

    林凡白了他一眼:“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白龙点头:“对对对,就是这句话,照我说,当初就是瞎了眼,你不该帮他的,什么玩意嘛,大哥,我看不妨这样,咱们回头造反,你让我当皇帝,我绝对不给你玩这一套。”

    林凡被他这句话给逗笑了,骂道:“行了,你这家伙,口没遮拦的,让外人听了这句话,可是找死,以后别瞎说话,小心隔墙有耳。”

    看着林凡的笑容,白龙笑嘿嘿的说:“大哥,要照我说,你就没必要这般窝囊,给萧元龙一点颜色看看,他也不敢真把你给怎么着。”

    “没必要,朝堂权斗,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林凡摸了摸鼻子:“行了喝酒。”

    日月府筹建的消息很快便传出了,说是陛下要新建一个机构,要将间谍,探子,情报等所有功能,全部转移到这日月府中。

    这个消息传出,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群臣却是暗中震动。

    齐国不知道何时便会进攻,现在这样整,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而且陛下这样做,是不是对锦衣卫的那位指挥使有了什么看法?

    如今萧元龙身为皇帝,一举一动,都会让下面的人揣摩其意图。

    萧元京王府内,苏千绝亲自登门。

    “王爷召见我,不知道所为何事?”苏千绝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衣,颇为儒雅。

    萧元京伸手:“苏先生请坐,你我二人也是熟人了,俗礼便免了,我见你,是想问问我皇兄究竟是如何想的?为何突然要新建一个日月府?”

    “新建一个机构,不管是协调能力,还是各方面,都不如原本的系统内顺畅,马上就要开战,皇兄如此做……”

    苏千绝苦笑了一下,说道:“陛下如今住在宫中,我也鲜少能够见到。”

    如今的苏千绝,已经被赐予了一座极大的府邸,名为苏宅。

    虽然没有任何官职在身,但平日里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

    苏千绝看着萧元京脸上的担忧之情,问:“亲王是担心陛下如今要鸟尽弓藏?”

    “是啊。”萧元京点了点头,说:“如果下面的朝臣,权威过重,加以平衡,这也是正常的,我也支持这般做。”

    “但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却不正常,不是时候啊。”

    看着萧元京脸上的担心之色,苏千绝却是明白了。

    光是一个日月府和锦衣卫,可不是萧元京担心的缘由。

    如果萧元龙削弱林凡,只是一个试探。

    那么下一个下手的,肯定是萧元京,毕竟萧元京如今在军中的威望,没有任何人能够媲美。

    换做任何皇帝,都会对这样的一位亲王加以制衡。

    “陛下并非是不识大体之人,亲王所担忧的事,必然不会发生。”苏千绝说道。

    萧元京看了苏千绝一眼:“希望如此吧。”

    如今萧元龙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般了,很多话,他们也不可能直接劝说。

    燕京内,许许多多的大臣都搞不明白萧元龙这样做的意味。

    是和林凡之间闹崩了?还是其他更深层次的意味呢?

    他们都看不出来。

    此时,燕京的后花园内,萧元龙坐在一张龙椅上,旁边秦霜儿正皱眉和她说着:“陛下,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削了恩公这些权……”

    萧元龙有些不耐烦的说:“皇后,这是朝堂的事,和你无关。”

    “怎么和我无关?那是你我的恩人。”秦霜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