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这个辰叔也真是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对于这个名字,林渊不陌生,不久前还有人对他提过,就是不知是不是那个彭希,不过估计能把电话直接打给秦仪这种人物的人,应该不会是其他人。

    为什么对秦仪会有“这种人物”的想法?看着秦仪的侧颜,林渊竟有几分恍惚,当年的那个秦仪温柔着、娇羞着,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

    白玲珑则问了声,“周氏的彭希?”

    秦仪略颔首,盯着手机道:“若不甘心,便还会打来。”她显然是要试试对方的态度。

    白玲珑讶异,彭希怎么会有秦仪的私人电话号码?

    需知与秦仪来往的电话一般都要通过她的,她会斟酌该不该接通秦仪这边。

    秦仪的私人电话和公事无关,只保存有几个关系较近的家人的电话,外面基本没人知道。

    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别以为秦仪的身份地位就没有追求者,曾经一段时间有人会变着法子弄到秦仪的电话号码联系,不胜其扰后便控制了私人号码的范围。

    之前的赵元辰想联系秦仪都无法直接联系上,就可见一斑。

    而这个彭希才来多久,居然就拿到了秦仪的私人号码,白玲珑心中一凛,发现果然是不一般。

    她回头看向林渊,“你没有把会长的私人电话号码外泄吧?”

    林渊:“我没那么无聊。”他自己都从未主动电话跟秦仪联系过。

    秦仪瞥他一眼,相信的,给了句,“不回去上班赖在这干嘛?”

    林渊欲言又止,最终转身走了。

    出了助理室后,他又止步,回头看了眼,明显有些纳闷。

    欠一百万的事已经在城卫那边落了证据,再想讹他没那么容易,准备以此说话,实在不行的话,还能退而求其次,换个工作岗位也行。

    现在回过神来才发现,想说的话居然如同火苗一般,竟被秦仪疾风骤雨般的话给扑灭了。

    再回去?现在还说的出来吗?

    林渊笑了,竟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越发认识到秦仪变了,真的不是当年的那个女人了。

    公开赔礼道歉?林渊想再返回的脚步有些挪不动,秦仪纠缠不清,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对秦仪动了杀机!

    然而,不管认不认,他和秦仪的确有过一段旧情,也确实有愧,难以下手。

    最终摇了摇头,算了,回休息室去了。

    什么巨灵神竞标不竞标的,不关他的事,罗康安的助手就助手吧,退一步想,他也没那么容易被人搞。

    总之,比见鬼的公开赔礼道歉强。

    人生在世,谁还没点熟人,真要干出那种赔礼道歉的事了,迟早要被他那票熟人知道,有损他“王爷”的颜面……

    办公室内目送林渊消失的秦仪似乎卸下了强势,甚至有些黯然,竟慢慢靠着办公桌滑坐了下去,坐在了地上,双臂抱膝垂头。

    白玲珑看着她,忽听到异常声音,见秦仪香肩隐隐颤抖,似乎在啜泣。

    忙蹲下扶了秦仪脑袋,只见秦仪已是泪流满面,白玲珑吃惊不小,都记不清多少年没见她哭过了,什么风浪都一力扛过来的秦仪居然哭了,忙端了她的脸,“小仪,你怎么了?”

    秦仪拨开她手,抬袖抹了把泪,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感觉累了。”

    白玲珑有点心疼她了,别人都说秦家后继有人,都说新一任的秦氏会长精明能干是个女强人,一直陪着她的人却是清楚她这些年像个男人一样硬扛过来有多不容易的,多少次废寝忘食,多少次辗转反侧,又有多少次寝食难安,就这样一步步、一天天咬着牙走过来了,从一柔弱女子变成了今天的秦氏会长。

    白玲珑坐在了她边上,伸手抱了她,“累了就休息吧。”

    秦仪流露出了柔弱的一面,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她怀里,摇了摇头。

    白玲珑:“我实在看不出他对你还有那意思…实在不合适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秦仪又摇了摇头,咬着的嘴角显示出倔强。

    白玲珑叹了声,“小仪,有我陪你呢。”

    秦仪张臂搂住了她,继续依偎着,“你迟早要嫁人的。”

    白玲珑揉了揉她脑袋,“你父亲花大心血给我弄来的修行功法,不到大成不能破身,起码还能陪你几百年呢。再说了,难道我嫁人了你就要把我赶出秦氏不成?”

    都不说话了,两人相依为命似的抱团坐在办公桌下的地上……

    一流馆内,彭希看着手上的手机,思索了一阵后,微笑着摇了摇头。

    柜台后面的张列辰眼巴巴地看着他,问:“没错吧,我没骗你吧,是秦会长的电话吧?”

    彭希收了手机,偏头道:“青琢,给他。”

    名为青琢的心腹随从立刻上前,拿出了一张价值十万珠的钱票放在了柜台上,推到了张列辰面前。

    张列辰赶紧一把拿了,翻看着问:“不会是假的吧?”

    彭希:“假的,你可以随时来蕴霞楼找我退还。”说罢转身而去,随行人员也跟着离去了。

    出门上车,待车启动后,彭希看着窗外微笑,“还真是个意外的收获,没想到这区区医馆的老板手上竟然有表哥也弄不到的秦仪私人电话,看来那个林渊和秦仪的关系不一般。”

    他能找到这里来,既是巧合,也是必然。

    他手上的一些现成的有关秦氏的资料,除了周氏本就关注有的,其他的都是赵元辰来此后搜集的。

    时间有限,个人来此办事的时间也有限,他没那么多精力瞬间掌握所有的情况,遂有针对性的先行查看了一些资料。

    核心的主要情况,他相信赵元辰为了寻找针对秦氏的机会和破绽早就翻了个滚瓜烂熟。

    他也不认为赵元辰能蠢到连明显的漏洞都发现不了。

    他另辟蹊径,不关心主要的核心情况,反而先翻了翻秦氏外围的、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外围情况。

    一条不引人注意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就是秦氏在不阙城城内的员工在很早以前就指定了在一流馆看病拿药。

    很早以前就定下的事,的确不引人注意,何况仙界的普通人也不是很容易生病,一点小毛病找身边认识的修士帮帮忙就解决了,这消息算是一点有关秦氏的鸡毛蒜皮的事。

    但消息中的“一流馆”三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若没记错的话,之前看到的名单中有一人似乎和一流馆有关。

    他再不看核心情况,秦氏巨灵神一些相关人物是怎么回事他还是看过的,不会连有什么人与之相关都不去关注。

    而罗康安和林渊的基本情况自然也在其中。

    他回头翻看名单情况确认时,发现了林渊的居住地就在这个一流馆。

    一流馆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他来了。

    他只是基于某种判断,怀疑张列辰和秦仪有联系,试探着套了一下张列辰的话,果然!

    张列辰手上居然有秦仪的联系电话,自然是索要,张列辰自然是也不给。

    然而他彭希能来,自是向周围打听过一流馆情况的,知道张列辰是个爱财之人,遂毫不吝啬地出钱购买。

    一千不够就一万,一万不够就两万,一直累加到了十万,这个没什么心机的医馆老板扛不住了,屈服了,把秦仪的联系电话给出卖了。

    青琢不解:“何以确定是和秦仪的关系不浅,和秦道边不行吗?”

    彭希:“原因很简单,一流馆承接秦氏员工看病拿药的活,时间上是在秦仪执掌秦氏后。秦氏巨灵神是一般人能靠近的吗?一个普通医馆的老板居然有秦仪的私人联系电话,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灵山学员,竟然还有这背景,让人到灵山那边查一下这个林渊的情况。

    还有那个罗康安,表哥手里就在督促,怎么到现在还没查清他在仙都神卫的情况?能和霸王交手的人,说不定杀表哥的凶手就是他。再催,就说十万火急,让家里不惜代价!”

    “好!”青琢刚应下,随身手机响起,接听后,又回头道:“您的办法奏效了,东西,老家的人已经得手了,问怎么交接。”

    彭希:“回蕴霞楼。”

    一流馆门口的张列辰朝外探头探脑一阵,转身回到屋内又从宽袍大袖里抽出了那张钱票,手指弹了下,啧啧一声,“真大方,一个号就值十万珠,干嘛不卖?”

    钱票揣好,他也摸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很快接通,声音变得有些谄媚,“秦会长,对,是我。”

    秦仪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辰叔,有什么事吗?”

    张列辰嘿嘿道:“秦会长,是这样的,刚才有个人,愿意出十万珠买您的电话号码,我想,这钱也太好赚了,不赚白不赚,于是就卖给他了。秦会长,您看,这钱我什么时候给您送过去?”

    秦仪哑口无言好一阵,“钱不用,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差这点钱。对了,买我号码的人是怎么找到你的?”

    张列辰:“我也不知道啊,突然就找上门了。”

    两人言语客气几句中断了通话,张列辰又摸出钱票咧嘴一笑,就知道秦仪不会要。

    办公室内,一旁的白玲珑也听懂了,与挂断电话的秦仪面面相觑。

    之前还纳闷呢,这私人电话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想来想去愣是没想到张列辰身上。

    两人差点都忘了张列辰有秦仪的私人联系方式,自然是因为有心关注林渊,秦仪当初才给了张列辰一个能直接联系的号码,没想到被张列辰给卖了。

    白玲珑问:“卖了多少钱?”

    秦仪苦笑:“说是卖了十万珠。”

    白玲珑皱眉,“这个辰叔也真是的。”

    “算了,他没什么心机,又不知情况,不怪他。”秦仪叹了声,她关心的也不是这个,双臂抱在了胸前,神情有些凝重,“这个彭希很危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