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九章 疯女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花前低首,扶枝轻嗅,聂虹细品花香。
  
  看着她侧颜嗅花的模样,一旁怔怔看着的车墨嘴里忽冒出一个字眼,“虹。”
  
  聂虹瞬间僵在了那,慢慢回头,以为听错了,惊疑而问,“你刚才是在喊我吗?”
  
  车墨又给了句,“虹。”
  
  聂虹顿时喜极,这是巫上卿私下时对她的称呼,如今说话的声音虽然变了,但能喊出她的名字,就说明巫上卿的记忆恢复有效果了。
  
  她差点高兴的上前抱住了他,也控制住了自己关切拉住他的欣喜心情,这花园中耳目众多,她知道做出了出格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实在是不便。
  
  欣喜之情还未散去,侍女叶子快步来到,见四周无人,只有车墨这个傻子,当即放心低声禀报:“娘娘,魂香那边找到了目标踪迹。”
  
  聂虹哦了声,“躲在哪?”
  
  侍女道:“化妖池。”
  
  聂虹略琢磨,哼道:“还真会挑地方,以为躲在那我就不敢动他们吗?通知炎戎来见我。”
  
  “是。”侍女应下,摸出了传讯符不知与哪联系。
  
  不多久,万妖帝宫外的传送阵冲天毫光起又落,侍女也亲往了宫外接人。
  
  一位个子高大,下身瘦长,上身魁梧的红鬓鹰眼男子来到,面见聂虹拱手行礼,“炎戎拜见娘娘。”
  
  万妖帝宫手上有一支比较低调的人马,也是一支专门执行特殊任务的人马,名为‘暗妖卫’,暗妖卫分左右两卫,炎戎正是右妖卫的掌令。
  
  聂虹抬手示意不必多礼,“炎戎,我待你如何?”
  
  炎戎略有迟疑,避重就轻道:“娘娘有何吩咐?”
  
  聂虹:“当初我在帝君面前保你,帝君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炎戎沉吟了一会儿,回道:“帝君命我右卫负责娘娘在宫外的安全。”
  
  聂虹:“如今有人要谋害我,你当如何?”
  
  炎戎:“不知何人如此胆大妄为?”
  
  “你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最近和灵山之间的恩怨,你不是聋子……”聂虹一点都不矫情,有话直说,说白了,就是让炎戎率领右卫人马去帮她解决掉对手。
  
  “这…”炎戎顿显为难,“娘娘,和灵山之间的事,出动右卫,似乎不合理,也实在是不合规矩,敢问娘娘,这是帝君的意思吗?”
  
  聂虹冷冷盯着他,“规矩是摆在明面上给人看的,这种事你跟我讲规矩?真要讲规矩,我当年就不该保你,你当年就该伏诛。这种事,要不要讲规矩,你心里清楚。不管帝君知不知情,总之帝君一声不吭,帝君心里怎么想的,你也不是傻子,有些事还需要说破吗?对手连败我两路人马,要不是有点势力,我也犯不着动用右卫,你有什么好推辞的?”
  
  炎戎艰难道:“娘娘,这种事牵涉到灵山,事情非同小可,右卫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还是理当先奏报帝君才是。”
  
  聂虹厉声道:“炎戎,你给我听好了,灵山那些人要为龙师报仇,要谋害于我。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要不要帮我,帮就是自己人,不帮就是仇人,我与你不死不休!”
  
  “……”炎戎抬眼看她,实在是无语,这真正是不讲道理了。
  
  但也知道这女人的心胸狭隘难缠,这要是拒绝了的话,今后非要跟他死磕到底不可,怕还真是要不弄死他不会罢手。
  
  可若是答应了,又实在是不合规矩,妖宫的暗妖卫去杀灵山的人算怎么回事,一旦暴露了,别说他了,只怕连妖界都没有办法向仙庭交代。
  
  兹事体大,实在是左右为难,偏偏这女人现在就要逼他做选择。
  
  聂虹察言观色,语气又稍缓,“右卫要解决的不是什么灵山学员,而是为非作歹的前朝反贼,以霸王为首的反贼,出了事是误伤。我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这事帝君是不会吭声的,你问了就是让帝君为难,不需要问,只管去做。我可以先把话撂在这,就算出了事,你也可以尽管往我头上推,就说是我说的这是帝君的意思,万事有我担着,你还有什么好怕的?我话说到这个地步,你再推辞的话,那你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炎戎暗暗惊疑,不知这疯女人究竟是什么情况,竟敢假传帝君旨意,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怕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帝君宠这女人也不是什么秘密,这位娘娘也不是第一次胡作非为,哪怕曾经被惩处过,事后也照样是任性妄为。可帝君偏偏就是容着,换他是帝君的话,这种女人早就宰了,他真不知道帝君看上了这女人的什么好。
  
  他从聂虹身上感受到了有恃无恐的感觉,默了默后,回道:“娘娘,化妖池不是一般的地方,妖界众生皆可前往,是妖界众生共有之地,众妖共同的愿望之下,早有规矩,是不许打打杀杀的,也是八大王之一的赤量大王直管的地方。在那地方动手,没有赤量大王的首肯,会出事的。”
  
  担心不是没原因的,赤量的驻守人马要执行化妖池那边的规矩,他带着人跑去打打杀杀,驻守人马肯定要阻止,回头暗妖卫和赤量大王的人打起来了怎么办,当八大王是吃素的?
  
  聂虹淡然道:“这个,你大可放心,你只管办事,我自会跟赤量沟通好。”
  
  听到这话,炎戎倒是略松了口气,如果这女人能让赤量大王松口的话,他还能说什么……
  
  扶仙阁,拿到宫人递来的情报看过后,庆善忍不住眼皮子跳了跳,站了起来,口中嘀咕,“疯子,在妖界还真没这女人不敢干的事,她倒是干脆利落的很。”
  
  金眉眉闻言走近了,问道:“大总管所指何人?”
  
  “哼,还能有谁。”庆善点到为止,没多说什么,拿着情报直接闪身飞离了。
  
  金眉眉快步到了凭栏处张望,发现庆善的去向正是仙宫最尊贵的地方,神央殿。
  
  神央殿外,落地的庆善朝正与宫女说话的紫云走去,问:“陛下有空吗?”
  
  紫云先摈退宫女们,才问:“什么事?”
  
  庆善扬了扬手中情报,“魂香找到了目标下落在化妖池,聂虹那疯子竟然直接逼迫了暗妖卫右卫炎戎带人去剿杀,这和肆无忌惮有什么区别。”
  
  紫云略惊,“难道还真是在化妖池动手吗?”
  
  庆善沉声道:“看这情况,陛下的判断没错,只是龙师那伙人的行动有够隐蔽,我们派出的耳目在化妖池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竟丝毫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若非妖宫耳目禀报及时,我们根本不知情。”
  
  紫云:“稍等,我去看看。”她扔下话迅速进了殿内,消失了一阵,再露面时,站在殿外台阶上点了点头。
  
  庆善这才快步登上台阶进去了……
  
  出了神央殿,返回了扶仙阁的庆善若无其事的样子,凭栏处负手远眺浩大仙都。
  
  悄悄近前的金眉眉欲言又止,估摸着有什么紧急情况和聂虹有关,而且肯定是什么重大情况,否则这位不会直接去找陛下,显然是去禀报了什么厉害情况。
  
  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大总管,可有什么需要我提醒林渊那边?”想旁敲侧问。
  
  庆善瞥她一眼,“不需要。”
  
  连暗妖卫都出动了,之前他也考虑过要不要提醒林渊,和仙帝面谈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目前的情况看来,林渊那些人果然要在化妖池展开大动作,也就印证了那个魂香的确有可能是引子,暗妖卫的人到了化妖池那边必然要和魂香联系,一些情况根本瞒不过林渊那些人,不需要禀报什么。
  
  何况林渊那些人蓄谋已久,怕是已有什么应对。
  
  陛下的意思也是不要干预,坐看两边到底要怎么弄……
  
  化妖池,池中最高最大的一座岛上,说是一座山也许更合适,驻扎了不少的人马。
  
  此山谓之观妖台,掌控和维护着整个化妖池的秩序。
  
  观妖台上有传送阵,传送光芒起落后,出现了一群黑衣人,为首的正是炎戎。
  
  守阵头领快步过来,见来客皆是易容而来的,当即拱手道:“还请诸位报上身份。”
  
  炎戎淡淡问道:“能经由此地传送阵过来的不是外人,有这个必要吗?”有此问不是没原因的,万一是执行秘密任务的呢?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规矩,何况的确是来执行秘密任务的,不好闹得人尽皆知。
  
  头领道:“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只是执行,尊驾不要让我们为难。”
  
  炎戎:“你们大统领在哪?让他来见我。”
  
  头领上下观了观他派头,当即请他稍等,随后快步离去。
  
  没一会儿,镇守此地的大统领来了,过来当面请教。
  
  炎戎示意他让不相干的人回避后,方暗地里摸出一块令牌给他看了。
  
  大统领见过令牌后略惊,“你们是暗妖卫的,来这里作甚?”
  
  炎戎沉声道:“暗妖卫办事,是你能过问的吗?”
  
  那大统领顿时神色紧绷道:“恕我直言,暗妖卫出动必有事,这里是化妖池,出了什么事我担不起责任。你们若是途径转折路过,便当我什么都没说,若是要在化妖池逗留,那我只能是派人盯着你们,只能是按规矩行事。”
  
  炎戎皱眉:“你没接到上面授意吗?”
  
  “呃…稍等。”大统领拱手客气了一下,摸出了手机,回头走到一旁与上面联系,稍候又快步走回,问:“上峰问尊驾是暗妖卫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