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 噩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江晓给二女讲了一夜的故事,顺便再次清理了一番祸影之墟后,这才走出祸影之墟,启程返回小贝穆庄园。
  
      当江晓出来的时候,东方鱼肚泛白,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给她们讲了一夜的故事。
  
      哎,和小江雪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
  
      上午时分,江晓返回了小贝穆庄园。
  
      而江晓返程的方式非常的放肆!他是一路瞬移回去的!
  
      西马王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尤其是众人出海的位置在西马王国的西南部,而小贝穆庄园在西马王国国土的正中央。
  
      所以,江晓几乎是穿越了西马王国的大半个国土领地,这才回到目的地的。
  
      而江晓的瞬移还没有达到一次闪回的程度,所以江晓闪烁的过程中,必然引起了某些城镇人们的注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但是江晓不在乎呀~反正这里是西马王国,又不是自己的家,现在不浪,啥时候浪?
  
      当江晓拿着地图,一路闪烁寻回到小贝穆庄园之后,心中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我特么真是个人才!
  
      海葬王姐弟俩果然不在家,应该是被留在王室庄园那边了,江晓在侍者们的盛情(惊吓)招待之下,返回了自己的客房,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把一身的疲惫统统冲刷掉。
  
      我堂堂毒奶大王,身子怎么可以又咸又涩?本该是又香又甜的嘛
  
      “孩子们眼中的希望是什么形状,是否院子有秋千可以荡,口袋里有糖”江晓哼着歌曲,来到客厅茶几前,拿起了手机,忍不住砸了咂嘴。
  
      才充了66%的电量,看着好难过。
  
      江晓一边开机,一边继续哼哼唧唧着:“刺刀的光被仇恨所擦亮在远方野蛮,而她却微笑着不知道慌张”
  
      江晓的歌声稍稍一停,刚一开机,就看到了一堆信息和未接电话记录。
  
      可以呀!江晓,谁说你没朋友的。
  
      江晓感受着手机嗡嗡的震动,不理会信息,却是看到了电话记录里那熟悉的名字。
  
      江晓直接打开了微信,视频,弹她!
  
      出乎江晓的意料,声音刚刚响了2、3秒,大忙人竟然接通了。
  
      “上午好。”江晓摆了摆手。
  
      但是视频中,二尾的面色并不好。
  
      江晓的手掌微微一僵,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怎么了?”
  
      二尾抬眼看了一下前方,似乎是在看什么人,江晓也适时的闭上了嘴。
  
      二尾依旧看着镜头外的方向,道:“你上次的任务完成不错,随时过来,队里要给你一些勉励。”
  
      江晓眼前一亮,前天还花了一千多点技能点,扔到黑白烛火的面板里了,今天就来赞助的了?
  
      会是三等新月勋章呢?还是二等弦月勋章呢?
  
      当然,一等的满月勋章是完全不用想了
  
      江晓仔细想了想,按照那个任务的困难程度、以及任务目标对整个康克金德造成的影响,给自己来个弦月勋章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别看那任务对于江晓来说简单,那仅仅是因为江晓玩的花里胡哨,物尽其用,这任务目标如此棘手,困扰了守夜军那么久,其难度是毋庸置疑的。
  
      江晓连连道:“好的,我在这再待两天,等我拿到报酬,马上去你那里。”
  
      二尾的目光终于落了下来,看向了手机屏幕,道:“现在来,我有事情和你谈。”
  
      江晓心中一惊,小心翼翼的探寻道:“我来西马王国是和你请过假的”
  
      江晓的话语尚未说完,二尾便打断道:“米诺雅城,来之前通知我,我派人接你。”
  
      说着,二尾便挂断了通讯。
  
      呀
  
      江晓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最讨厌话说一半的人,断章狗什么的,都该长命百岁!
  
      江晓穿好了衣物,走出房间,找到了侍者:“你想想办法,尽快通知比诺王子,我得立刻返程,让他尽快跟我联系。”
  
      “好的,先生。”侍者点了点头,迅速离去了。
  
      几分钟后,比诺王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江晓急忙接起。
  
      “怎么?待不住了?你要走?”比诺王子劈头盖脸就是三个疑问。
  
      “啊。”江晓挠了挠头,“我有急事。”
  
      “奖励都不要了?”比诺王子说出了第四个疑问。
  
      江晓道:“我相信西马王国王室的实力和人品,早一天拿、晚一天拿,都一样。等索菲娅筹备好佣金后,让她通知我吧,我现在得走。”
  
      听到江晓这么坚决,比诺王子也意识到他的确是留不住这小毒奶了。
  
      任谁马上就要得到三枚空间系星珠,估计都会很愿意在这里等着吧?
  
      比诺王子犹豫了一下,道:“嗯那我给你安排飞机,我暂时脱不开身,你有任何要求,和管家提就可以了,一会儿有人去找你,他全权负责你的返程。”
  
      “好。”江晓的回应干净利落。
  
      “那就感谢你这次的帮助?”比诺王子笑着说道,“下次我们还去海底玩,记得接我电话!”
  
      “昂。”江晓嘟嘟囔囔的说着,“接电话,一定接”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接电话这种事情,对于江晓来说,还真就是“随缘”。
  
      在学校上课的时候还好说,但凡江晓进入异次元空间了,进祸影之墟了,又或者是出门执行任务了,那基本就与电话无缘了。
  
      比诺王子:“诶,对了,最近我们的软件和你们国家的微博互通了,你关注我呀。”
  
      江晓:???
  
      比诺王子:“你把我设置成特殊关注的人,我一发信息你手机就嗡嗡响的那种。”
  
      江晓的嘴角抽了抽:“我以为你在家里挨训呢,结果你在那玩手机呢?”
  
      比诺王子哼了一声,道:“一边挨训一边玩呗,要是不挨训,我也没时间玩手机”
  
      江晓:“”
  
      比诺王子继续道:“你记着点,我发什么你都要和我互动,让世界人民都看到我们两个的友谊。”
  
      江晓:“能和世界冠军当朋友,你是不是特别有面子呀?”
  
      比诺王子顿时不乐意了,道:“你能和西马王国的三王子当朋友,这是你的幸运与荣耀!”
  
      江晓:“切~谁稀罕这荣耀,这样吧,我关注你姐,有事儿你让她私信我就行,陌生人的私信,我是不开的。”
  
      比诺王子:“”
  
      电话挂断,几分钟后,比诺王子口中所谓的管家就来了。
  
      老头细心的为江晓安排各项事宜,然而当江晓说自己的目的地是康克金德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私人飞机申请航线,远比江晓想象中的要麻烦,如果是欧洲还好说,甚至是将范围扩大到“寻常国度”,可能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当目的地是康克金德的时候,一切就变得麻烦了起来。
  
      当江晓听到老管家说,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去沟通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几周?
  
      那我还不如直接返回华夏,然后转军机去康克金德呢!
  
      江晓不得不再次与二尾取得联系。
  
      一个电话过后,从“几周”的时间沟通,变成了“两个小时之后”获得准确消息。
  
      而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江晓已经获得了许可,乘坐上了比诺王子的私人飞机,赶往康克金德。
  
      钢管依旧在,女郎无处寻。
  
      江晓重操旧业,打起了电动游戏,幸运的是,来时玩的《无人涉足4》的存档还在
  
      5、6个小时的旅程,江晓接着上次的存档玩,依旧没能通关,尴尬的很,都已经玩到最后了,飞机缓缓降落在了米诺雅城郊区的一座民用机场内。
  
      当江晓手忙脚乱的存档,向窗外看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付黑。
  
      江晓是没有跟付黑一起战斗过,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旁人描述,据说这家伙是大队长级别的人物,委身来二尾这边当个小兵,甚至连个小队长都不是,这工作让他干的,真是成果喜人。
  
      江晓和飞机上的侍者礼貌道别,一个闪烁,直接来到了军车旁边。
  
      “斗篷不错。”付黑看了一眼江晓,转身跳上了敞篷的绿色军车,“走。”
  
      江晓开口问道:“知道她叫我来是什么事么?这么急?”
  
      付黑砸着小辫子,辫子很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扎上的。
  
      他一手拄着车门框,额前的几缕刘海随着军车的咆哮而来回舞动,潇洒极了:“你问她吧,我就不说了。”
  
      “呦,还有我们付大队长不敢说的事儿呢?”江晓同样一手拄着车门框,扭头看着付黑。
  
      付黑却是笑了,道:“阴阳怪气皮?”
  
      江晓:“”
  
      付黑笑着道:“战场改令什么的,最多给我处分,把我撸成小兵。在这种关键时期,我要是敢触她的霉头,被踢出团队,守夜军怕是没人再接收我了,难道你让我去改投开荒军吗?那群就知道横冲直撞的莽夫,执行的任务太简单了。”
  
      江晓:“你说话注意点昂。”
  
      “哈哈。”付黑哈哈一笑,道,“差点忘了,你还是个开荒军,你跟我说说,你们开荒军的任务是不是目标都特别明确啊?不用动脑,干就完了?”
  
      江晓目光幽幽的看着付黑,道:“我是尾羽团尾羽队的,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是你的长官,我当不上政委,也能捞一个副团长当当。”
  
      付黑抿了抿嘴,道:“呀哈!江团长,你看这事儿闹得,开荒军可是国内最顶尖团队。你身为一名守夜人,竟然能打入开荒军的内部,士兵这个行业,算是让你干到家了。”
  
      江晓总感觉他说的不像是好话,但是又没什么证据
  
      江晓:“说吧,她到底什么事?”
  
      发现江晓执意寻求答案,付黑的面色一肃,散漫的态度彻底改变了,他沉默半晌,开口道:“她把自己锁在了小屋里足足两天的时间,前天,她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我甚至认为,如果她不是尾羽团团长的话,此时的她,已经做出了很多很多出格的事情了。”
  
      江晓:“嗯?”
  
      付黑沉声道:“问题很严重,对于她个人来说,非常非常严重。”
  
      江晓皱起眉头,道:“怎么回事?”
  
      付黑:“一尾,你一定听说过,团长的老队友。”
  
      江晓:“当然,徐力嘛,尾羽队的老队长,事实上,我和他前不久还见过面,一起喝过酒呢。”
  
      闻言,付黑的面色更加僵硬了。
  
      江晓眉头紧皱,道:“说。这是命令。”
  
      付黑是完全没有想到江晓会与一尾有私交。
  
      毕竟尾羽队的成员死走逃亡,各安天命。江晓加入尾羽队的时候,这团队已经名存实亡了。
  
      付黑迟疑了一下,沉声道:“一尾死了。”
  
      江晓:“啊!?”
  
      付黑张了张嘴,似乎是在准备措辞,几次出声,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
  
      江晓:“怎么死的?在哪?”
  
      付黑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在执行任务中死亡的,具体的事情,你还是跟二尾谈吧。”
  
      江晓的心沉了下来,那个和他在海边圆桌前喝酒聊天的汉子,就这么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