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烟飞云灭 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信义帮·总舵
  
      整个帮派都是在大船上,随水漂泊,这时有七八艘船并几十艘快船,将其团团围住。
  
      带火的箭,一支支射到了船上,随风起火,原本缩在船上打算逃走的人,不得不现身,一旦出来,不等跃入水中,等着他们的就是夺命的箭雨。
  
      被射成刺猬落入水中的高手,就有着好几个,他们甚至连砍杀一二个官兵拉做垫背都没有,就憋屈的死了。
  
      “那是什么!”
  
      就在信义帮帮主藏身的大船撞开一条路准备逃走,要堵截的快船才追上去,就被水中的一条巨大黑影直接撞翻,连连翻了船,让官兵攻势就是一滞,眼瞅着信义帮的人就要借助这不知名的力量逃走。
  
      “去死!”一道剑光入水,仿晴空落下了一道霹雳,“噗”一声,水面顿时翻滚,不一会就有腥血冒了上来。
  
      “壮士请留步!”不等惊讶水中的可能是妖,督战巡检,全部注意都放在了收剑欲走的男子身上,连忙打着招呼,试图挽留。
  
      男子却连瞧都不瞧一眼,几个纵身就直接离开了。
  
      见这人这样干脆利索走了,巡检不由沉下了脸色。
  
      身侧的一人看出了刚才打招呼时的异常,此刻不禁问:“张大人,此人到底帮了我们,您这反应,莫非怕这人以武犯禁?”
  
      张巡检淡淡看了一眼:“对,一切武力都应该掌握在朝廷手里,侠以武犯禁,为害甚烈,这些江湖客倨傲强横,莫说是帮了我们一次,就是救了一万次,也要杀头抄家。”
  
      “这就是我们为官的本分。”
  
      许多人认为立功可以安全,其实只要不在体制,不受控制,无论怎么立功,都在清理之列。
  
      区别仅仅是可能会给个加入的机会。
  
      “大人说的是,只是如果我没看错,此人我认识。”身边的人沉吟:“来前,他曾在祁知府面前过了明路,据说是新任府丞的门客,这种我们不好打杀了。”
  
      “府丞,新科状元?”巡检不由变了色,自己才从九品的官,府丞是正六品,就算是代理,也是从六品,相差整整三个大品。
  
      当下不由气馁,叹息:“就是有这些官的庇护,江湖客才这般猖狂!”
  
      “长久下去,祸国殃民啊!”
  
      顺安府
  
      一处空地,官吏足足数百人,正一刻不停忙碌,不时看了看悬在竹竿上的两颗人头,这人头新鲜,还有鲜血滴下去。
  
      而木桌上面摆放着是战利品。
  
      “黄金五两一根,总计一百根,五百两!”
  
      小吏仔细翻看面前这桌上摆的一根根金条,都是成色极好,五两一小根,也就是能握在小儿手心里的金饼子,整整齐齐码了足足一百根,点过了数目,坐在桌前有人提笔就记录了,随后有衙役上前将五百根金条入箱,封箱放到空地上。
  
      “白银一箱,十两一锭,共一千两!”
  
      “玉如意五对,水色上等,估价五百两!”
  
      “锦缎一百一十三匹!”
  
      “珊瑚摆件七件!”
  
      “白银六箱,五两一锭,共六千两!”
  
      “白银十箱,十两一锭,共一万两!”
  
      随着战利品一一记录入册,在场官吏虽又忙又累,却心里透着一股安心。
  
      顺安府无钱,亏空七十万两这件事,始终悬在这些人头上的一把利剑,只要还不上一天,他们升职就受到影响,这是履历上的污点,要在三年一期的官员考核时被减分的事。
  
      更不用说,官府做事,哪一样不需要钱?无钱寸步难行,眼下灭蝗大事,就因无钱,而只能扣扣索索的进行。
  
      而现在,战利品就有不少,并且收了这些小矿,到时卖出去,又是一笔收入,而金矿掌握在官府手里,一年能产金五百两,等于白银五六千两。
  
      不仅可以立刻缓解顺安府各部门的缺钱危机,能有钱办事,而且做官也不必束手束脚了。
  
      虽这样想,目光又瞟向了祁弘新,以及上面挂的人头。
  
      这并非是匪徒,而是小吏,清点财货,趁乱就拿,不想就给祁弘新伏在人群的眼线看见汇报——没有话说,立刻当众正法了。
  
      “这些都是从三个帮派的总舵搜来?已登记入册的有多少了?”祁弘新过来时,正看到一箱箱的白银被摆成了小山一样高,心下一松同时,问着只在这里监督着的苏子籍。
  
      在顺安府,除主管各种事务的知府,也就苏子籍这个刚刚上任的府丞适合主管钱粮事务了。
  
      郡尉,也即是府尉是专司点兵的官,虽官阶不低,却也一般不会插手这种登记战利品的事。
  
      苏子籍因刚上任,又只是代理,所以初时并不被这些官吏看在眼里,但随着轻松支使任务,叫出每一个官吏的名字,这里的人就渐渐收起了轻慢之心。
  
      听到祁弘新的询问,苏子籍笑着:“黄金五百两,白银记录则有二万五千六百两。”
  
      顿了下,又说着:“这些占据着三帮派库房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是一些珠宝、字画、丝绸,换成银子,应该也能有七八千两。”
  
      “至于名下的土地,却是论功分配。”
  
      水至清就无鱼,现在顺安府要的是银子,土地这种并不稀罕,但官吏以及郡兵,都更喜欢土地,两者都欢喜。
  
      要不是这样,挂的就不是二颗人头了。
  
      说完这话,果见祁弘新表情一松:“黄金五百两,白银三万三万左右?倒可以勉强解了现在府城无银的困窘局面。”
  
      “可惜,还是远远不够。”
  
      但这也是没办法,当初他从苏子籍里得知三帮派跟私矿的事时,就已经做好了只能收缴了私矿,并不能得到多少战利品的心理准备。
  
      三帮派不可能只靠着自己的力量就在顺安府扎根这么深,让官府都刻意无视,他们必然是有着后台。
  
      而每年从各种私矿上得的金银,必是源源不断流向了背后势力,能留在手里未必能有多少。
  
      现在能收缴了这么多,已算是意外之喜了。
  
      “大人!”就在祁弘新心情刚刚好了几分时,跟着祁弘新来到顺安府就任的师爷,脸色有些难看拿着一个册子:“这是刚刚从一个箱子里搜出来的,您看看这个!”
  
      祁弘新见师爷露出这样表情,就将册子接到手里,只打开看了一页,脸就跟着黑了下来。
  
      “混账!”
  
      “这些人简直该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