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天下莫能与之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这对夫妻又继续叩拜,领了懿旨。
  
      永安宫的太监传了皇后懿旨,笑盈盈将一个匣子双手捧着,交给了苏子籍。
  
      纵是有些人好奇里面是什么,也不敢去催着苏子籍打开,来给自己解惑。
  
      但单凭皇帝赏赐下来的这些东西,就足以让人惊叹。
  
      这些东西,其实真说起来,都不算贵重,有些朝臣立了功,皇帝赏赐也是会有的事情。
  
      但其中有一样东西,却引起了许多人惊叹,那就是,皇帝赏赐给这对夫妻的两柄玉如意。
  
      要知道,玉如意由皇帝或皇后赏赐下来,意义绝不是物品本身价值这么简单,光凭字面意思来理解,就能看得出,得了玉如意的人,必是得皇帝满意。
  
      “代侯,怕是圣眷不小。”
  
      来的这几十人中,当然大部分并没有想的那样多。
  
      但有几人,不像是别的举子,恰恰相反,敏感度很高,甚至算是有心人。
  
      这次会冒着风险来参加代侯举办的文会,无非是本着“投资”的想法,觉得去齐王那里,以自己根基出身名气,根本不可能博得关注,可来到代侯这里,那就可以受到重视。
  
      宁**头不做凤尾,也就是说的他们。
  
      其中的代表,就是张澜跟贺柄之。
  
      贺柄之来之前,还曾被人劝说过,他自己则抱着搏一搏想法来,恰看到这一幕,让他内心惊叹之余,暗暗欣喜。
  
      “看来我是赌对了,果然,陛下既会让代侯入籍,就说明不会再追究当年的事,代侯能被认回来,就代表着正统,就算眼下有些式微,但有着帝后宠爱,也未必没有一争之力。”
  
      也有作为别人“探子”,参加这场文会,好打探一下代侯情况,看到这一幕,心中亦一惊:“这么看,陛下对代侯不薄,看来要重新估计一下了。”
  
      两位太监没在画舫停留多久,只在苏子籍邀请下喝了一杯酒,就客气告辞:“宫门要锁,我等不能久留。”
  
      “请恕我不能远送。”苏子籍深深作了揖,眼见着太监沿着船舷而去,这才露出一丝笑容。
  
      “帝后赏赐,我这局就成了。”
  
      送走了太监,苏子籍先带着叶不悔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就着烛光一看,就笑了:“这是五百亩郊外田地的地契,你且收着,以后我们府邸,就不需要买米了,足自己用了。”
  
      “这些银票有五千两,你也先收着。”这两样东西,苏子籍直接重新放进匣子递给了叶不悔。
  
      “你是夫人,全家都有你掌管。”
  
      又翻看那本道经,原本以为,能被皇后特意赏赐下来的道经,也许可以让自己增长一点经验,但翻了一遍,半片紫檀木钿都没有反应。
  
      “看来只是一本普通道经,没有特别。”苏子籍微微失望。
  
      而且看字体,也不是有感悟的手抄本,而是印刷,这是连一点二点的经验都不会有了。
  
      正打算合上,让叶不悔一起放进匣子拿回去时,突然心一动,将自己刚刚翻过的一页,又翻了回去。
  
      “这里竟有指甲痕迹?”苏子籍又仔细看,发现自己刚才果然没有看错,这一页,一行字下面被指甲掐过,虽不明显,但一行行的读过,或就能看到。
  
      而苏子籍眼神好,只是随便一番,就注意到了。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皇后这是在提点我?”苏子籍默念着这一句,心一动,若有所悟:“却和我以前感悟相同。”
  
      “纵观历代争嫡,有二种人是一早就出局。”
  
      “一种是自己放弃,表示无意帝位,这种人,不管是假是真,第一时间就出了局了。”
  
      “九州万方,上亿百姓,天下神器,终归要托付给一人,谁敢把这担子给不能担当的人?”
  
      “其次就是结党营私过甚的人,就拿我原本世界最近也是最有名的满清九子争嫡的小说和电视,八王结交满天下,不仅仅百官,连阿哥都折服。”
  
      “这种人也第一时间出局。”
  
      “只有市井小说,才有人喊着我要逆天,与齐蜀两王直接争,就算争赢,怕在皇帝里也难有好印象,这不争之争,才是皇后屹立于今不倒的法宝。”
  
      “她这些年动了,争了,怕有再多情分,也要消磨干净。”
  
      “主上。”就在苏子籍沉思时,简渠敲门进来:“时辰已是不早了,宴会是不是该结束了?”
  
      “是该散了。”苏子籍将这道经也直接交给叶不悔,跟着简渠走下了楼。
  
      “诸位!”他朝着在场举子一拱手。
  
      待现场安静下来,大家都看向,苏子籍才继续说:“新年快到了,本侯受此大恩,无所表达心意,愿亲笔手绘千福图,献给陛下和娘娘。只是本侯手艺不精,诸位有书画的先代作品,可以与本侯交换!”
  
      “无论是用本侯的书画藏品来交换,还是用别物,到时都可以细谈!”
  
      举子听了,不管是不是真心,都热烈响应。
  
      “侯爷果然纯孝!”
  
      “侯爷一片孝心,有的话,必送来!”
  
      “学生家中就有几样书画藏品,到时可以送来。”
  
      无论是立刻表态有,还是表示只要遇到了就会送来,苏子籍都作了揖表示感谢。
  
      在圣旨跟懿旨到来前,堂堂一个国侯,更是本届状元,对这些举子态度和气,就已让人觉得他能礼贤下士,而接了圣旨跟懿旨,还是谦虚近人,更是让人心折。
  
      “代侯大有风度。”不少人就有过这念。
  
      直到画舫靠岸,送走了这些人,苏子籍才轻轻呼了口气。
  
      “周小姐也被周府的车接走了,我们现在回去?”叶不悔这时也送了人回来,见苏子籍还站在画舫里出神,轻声问了一句。
  
      “回去吧。”
  
      这场文会看似不成功,因来的人大多是无名之辈,可因圣旨与懿旨到来,帝后赏赐,莫说只来几十个无名之辈,便只来了几个人,也无人再敢笑话。
  
      见叶不悔因得了玉如意,尤其是多子多福玉珠露出的羞色,到现在还没有消去,苏子籍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夫人既这么说了,那就回去吧。”
  
      少女的脸颊白里透红,苏子籍带着一点调侃意味的目光,让叶不悔连耳朵尖都跟着红了。
  
      等离开画舫,与简渠、岑如柏等人乘牛车回府,夜色已彻底深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