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此时,就有人眼尖,冷不丁看到,在灯笼的光下,谢真人面容正在快速变化,惊疑:“观主,你怎么变了?!”
  别人也随之发现观主变得越发年轻了,个个惊喜。
  “难道是成仙了?”
  灯笼下,只见谢真人渐渐年轻,从中年模样恢复到二十余岁,因中年人与年轻人之间还是有着不小区别,细看下就能看出不同,而这样的变化也使得人人又惊又喜。
  但也有人机灵,心里一突,悄悄退后了一步。
  就见谢真人从蒲团上起身,慢慢走下,回答:“成仙?我的确快了。”
  这话说得真是感慨万千,他目光扫过面前的这些人,慢慢说:“只是我还缺些东西。”
  “你们都是孤儿,由我养大,愿不愿意为我取来我所缺的东西?”
  站在最前面的几个,是对谢真人最信任,立刻就说:“我等愿意!”
  “观主,您需要什么,请吩咐就是,我愿为您取来!”
  “我愿为观主取来,万死不辞!”
  “那就好,无需万死,只需一死就可。”谢真人点了点头,突然拔剑,对着最前面的一人就是一刺。
  “噗”锋利的长剑,瞬间刺穿了身体,这人根本没有防备,低头还看了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见剑一拔,就失去了力气,跌了下去。
  “……”
  这瞬间变化,使众人瞬间惊呆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搭救自己危难之际,抚养自己长大,一向和气的仙人观主,竟然会突然出手杀人!
  “杀人了,快跑!”
  不过他们都不愚钝,除了萧灿,几乎所有人立刻都想到一个可能:难道观主收养他们这些孤儿,本就是有所图?为的就是这一天?
  再看向观主年轻的脸,已不再是惊喜,而是恐惧!
  除了成仙,修道人能变得年轻,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难道是入了魔道?
  而他们是注定被圈养的牺牲品?
  惊慌下,十余人呐喊一声,四散奔逃,更有两个血气猛的,不退反进,就要朝真人打过去。
  “不做安安饿殍,犹效奋臂螳螂!”谢真人脸上仍一无表情,长剑一挥,迸射出夺目的寒光:“何必呢,这仅仅增加你们死前的痛苦。”
  “去你……”一个少年咆哮,但还没有来得及骂下去,剑光一闪,血泉喷洒,一颗头颅飞出。
  “快逃,不……”
  “观主,我是小白啊,你说我最乖的……”
  惨叫声,求饶声,可寒光每一闪,必带着血花四下飞溅,由于剑的锋利,甚至听不到砍入骨头的锵锵声,庭院微凹处,本来是积着薄薄的水,在不到一分钟,积聚着的已全是浓稠之极的血。
  “快逃,快逃。”
  有几个还在拼命逃,萧灿却没逃,而是呆呆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观主,抬着小脸,问:“观主,为什么?”
  随后胸口一凉一痛,一口血从喉咙里涌出。
  但他仍死死盯着观主,脸上竟一点也没有痛苦的神情,只有几分凄然和不解,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事突然就变成这样。
  剑一抽,萧灿的双眼睁得极大,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摔在地上。
  “唉!”
  谢真人心情有点复杂看着死不瞑目的道童,给他合了二次,才合上了眼。
  对萧灿这听话的道童,谢真人还有点心软,对别人就利索多了。
  他的速度极快,逃走的数人虽是朝着不同方向逃去,谢真人一个个去追,都毫不费力。
  有三个少年朝同一个方向逃去,边跑,边忍不住朝后看,发现没人追来,才松一口气,跑在最前面少年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
  剩下二人惊恐看去,就见提着剑谢真人,竟出现在了前方,并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
  真人提着的剑上不断往下淌血,年轻俊美的脸上没有表情,冷冷望过来,让两个少年浑身发冷。
  “跟他拼了!”
  其中一个少年吼了一声,直接快速掐了个法诀,朝着前一推,立刻就有烟雾凭空出现。
  又一人见状也一咬牙,从腰间取下竹笛,横在唇前吹曲。
  这可不是什么附庸风雅,这是此人所学的攻击法术,以竹笛为武器,以曲杀人!
  “呵呵,你们是不是忘了,这些都是我教给你们?”
  被烟雾围观,听着带着杀意的曲子,不远处的人影发出轻笑声,说出的话带着轻蔑。
  谢真人的话也不是大话,因就在这一声落下,烟雾就忽然消散了,提着剑的青年一步步走来。
  两个少年额头冒汗,不断向后退去,当三人距离缩短到了一个让二人无法忍受的程度时,两个少年掉头就逃!
  “啊!”剑光一闪,在肩处砍下,当即就砍入一尺。
  内脏与鲜血喷涌得到处都是,离得最近的那个少年,此时已是吓疯了,啊啊啊大叫着,不住向后退,被地上的血弄得脚哧溜一滑,跌坐在地上,也手脚并用,不断向后退去。
  “观主饶命!观主饶命……啊!”
  “这又是何必呢?”谢真人看又一个被自己砍死的少年,轻声说。
  语调悲怜,只是任谁听了,大概都会觉得彻骨寒冷。
  而他的身影并没有在这里停留,一阵风一样,顷刻间就不见,远处很快就再次传来惨叫声。
  不到半柱香,道观内横七竖八倒着十余具尸体,奇怪的是,血淋淋尸体下的血,却自动汇集聚成图案,看着就更恐怖了。
  小院外,弘道提着剑进来,目光不敢落在尸体上,而目不斜视,直接来到谢真人跟前,跪倒:“真人,提前逃的两个,已被我杀了!”
  “想必是李信和言孝两人,本来他们年纪大了,不好管教,但我见他们实在天赋了得,故还是收留了。”
  “现在不愧是有慧根,我临时发动,自己都不知道会是此时,竟然还觉得不对,提前逃了。”
  谢真人忍不住感慨,语气中还透着一点可惜。
  “可正是因这样,杀了你们,就可以发动仪式。”
  发动这仪式,所需要的本就是上等的祭品,这一个道观其实就是一个大阵,死在道观内的这些人,都是发动仪式的滋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