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三肿三消上蓝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庄严很快就尝到了“金鸡独立”的苦头。
  
  这时候其实已经接近年底,深秋之下,天气转凉,不过穿着迷彩服在水泥操场上“金鸡独立”一站就是一个小时,纵然猎人小分队的士兵受过严格的体能训练,但是站了几十分钟,汗水还是滴滴答答顺着下巴砸到地上去。
  
  刚开始站定性训练的时候,大家对这种类似小孩子游戏一样的训练都带着浓烈的兴趣,颇有新鲜感。
  
  可是没多久,这种新鲜感就转变成了厌恶感。
  
  每天只要集合一说早上进行两个小时的定型训练,所有人的脸立马拉长,像根苦瓜似地皱在一起。
  
  最要命的是那些地勤部队的兵,和猎人分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
  
  部队里除了共同科目大家一致之外,别的都是各自修行,各有所长。
  
  地勤兵们不像庄严他们一样需要每天搞得灰头土脑像只落汤鸡一样,人家干的都是技术活。
  
  除了负责飞机的日常保养、起飞前的检查、飞行后的保养等工作,在地勤部队里有这么一句话——七连八股。
  
  所谓七连,就是警卫、通信、导航、场务、四站之类,八股就是营房、军需、宣保、组干、油料、航材、军械之类。
  
  光听名字,就知道是技术类的兵种。
  
  所以每天除了按照条令起床出操之外,体能训练象征式地搞个三公里,然后回来洗簌,之后开始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值班待命。
  
  自从猎人分队进驻这里之后,这个地勤连的兵比平时多了个娱乐。
  
  从前洗簌都是在洗簌间里完成,可现在全部把脸盆端到了营房前的花坛边,放砖砌的围栏上,一边洗脸一边看着猎人分队的士兵们折腾。
  
  每当地勤兵洗簌的时间,猎人分队通常没有收操。
  
  毕竟性质不同,而且猎人分队的训练任务比“红箭”大队的兵要紧张多了。
  
  庄严他们是下半年才招过来的,那时候“红箭”大队的新兵早就开始了专业训练。
  
  从个集团军招来的兵无论在军事或体能基础上本来都有优秀,但是专业训练上毕竟还是存在差距。
  
  所以,要想在明年初的大队考核上扬名立万,想让比人承认韩自诩的训练方式更有前瞻性和实效性,就必须有拿得出手的成绩给别人看看。
  
  否则,这个试验性的小分队就会面临解散的命运。
  
  毕竟,经费既然有所倾斜,就不是白给。
  
  拿了经费,就得拿出成绩。
  
  当猎人分队的兵在早操收操前利用最后一点时间进行快速步手枪互换动作练习的时候,地勤兵们就在不远处一边用香皂洗着白净的脸,一边对这些训练疯子们评头品足。
  
  一个兵摇着头,半同情半想不透的口气说:“你看看,你看看,一个换枪动作练了都三十多分钟了,他们也不腻啊?”
  
  “特种部队嘛!”另一个并捧了两把水,泼在脸上洗掉泡沫,打寒颤一样夸张地抖了抖身子,说:“还好我没去到这种部队,不然我估计自己得死在那里。”
  
  “王三,就你那种训练水平,别说去人家特种部队了,你去咱们空降兵部队我看连门都进不去!”有人嘲笑起这个姓王,在家排行老三的士兵来。
  
  王三说:“让我去我都不去,特种部队……”
  
  说到这,卡壳了,一下子没了词。
  
  旁边人哄笑起来:“特种部队怎么了?难道你王三还看不上不成?”
  
  王三的脸唰一下红了。
  
  其实他内心倒是挺佩服那些兵的,说实在,也挺羡慕那些兵。
  
  看看人家当兵,看看自己。
  
  可是男人的自尊又让他不能承认自己?了。
  
  “特种部队和我们不都一样吗!?我们难道不是当兵保卫国家?难道我们不是在奉献青春?”
  
  听了王三的话,大家伙又笑了起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流逝。
  
  天气渐渐越来越冷。
  
  冬天来了。
  
  枯燥乏味的训练还在一天天进行着。
  
  这段时间以来,体能训练的占比开始下降。
  
  所有的体能训练基本上都挤在了早操时间里,然后上午是跳伞地面训练。
  
  在伞兵部队里,流传着这样一具顺口溜——三肿三消上蓝天。
  
  其含义当然不言而喻了——每个新兵从地面的伞降训练到升空实跳,大腿及全身都要肿胀、消退三次以上,具备更强劲的腿部力量和坚固的姿势之后,才能基本练就一名合格伞兵的体质。
  
  定型训练两个礼拜之后,庄严终于摸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降落伞。
  
  这天一大早,一辆军车在营区的楼房前停下。
  
  韩自诩上去和带车的干部聊了几句,然后一挥手,对罗平安道:“罗平安,把人都叫过来,跟着车子过去机场那边卸伞包。”
  
  “是!”
  
  罗平安跑到楼下,喊了几声叫下了所有人。
  
  “在这里等一下,待会儿我们坐另外两台车,跟着这辆车去机场卸货。”
  
  “卸啥?班长?”庄严朝卡车方向瞄了几眼,问罗平安:“是不是又要拉出去外训?”
  
  “不是!”罗平安说:“咱们现在就是外训,你还想去哪外训?庄严,你是不是觉得这里太轻松,想去丛林或者山区里爽一下?还是想去无人岛?”
  
  “那咱们是去哪?”
  
  “问那么多干嘛?”
  
  “好奇啊!”
  
  “……”罗平安见过直接的,单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人。
  
  于是只能说道:“是去机场那边将车上的伞包卸下来,这边场地限制不好训练,机场给我们一个大仓库,够我们二十个人用的。”
  
  “领降落伞!?”
  
  听说有降落伞领取,庄严心情跟当年在家时候哥哥庄不平给他买那辆本田大黑鲨摩托车时的心情差不多,甚至还要激动。
  
  本田大黑鲨在庄严老家满大街都是,可是降落伞可不是满大街都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正儿八经的军用降落伞。
  
  “班长,咱们这么快就要跳伞了?”庄严略带小激动地问罗平安。
  
  罗平安说:“你知道怎么开伞吗?你知道怎么控制降落伞吗?”
  
  庄严摇头。
  
  因为他的确不会。
  
  罗平安说:“你以为跳伞就是拿个降落伞上天,背着它往下跳就好了?”
  
  庄严乐了,说:“好像差不多,以前看电视都这样,舱门打开,士兵排队,然后一个个跳,跳下去,伞就开了。”
  
  罗平安最近其实心情挺不好的,不过庄严这种不要脸的样子实在又令他感到十分开心。
  
  在罗平安的眼中,庄严是个不错的兵。
  
  韧性好,好胜心强,协调组织能力强,在队里,除了跟徐兴国的关系一般化,其他人都能跟庄严混到一块去。
  
  这是一个基层指挥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可见庄严是个不错的苗子。
  
  当然了,罗平安要知道自己这么想其实也听多余。
  
  庄严本身就是1师教导队的教练班长,是班长中的班长,没点儿领导力,怕也留不在那里。
  
  很快,猎人分队自己的卡车过来,将人装上,跟着装了降落伞的那辆车一路驶到附近的军用机场去了。
  
  “上车,把伞包和所有的装具都卸下来!”
  
  当车子在一个暂时闲置的大仓库门口停下,所有人刚下车。
  
  庄严周围扫了一眼,大发感慨道:“我听说空军吃得最好,没想到人家的驻地也好,你看看这仓库,修得都赶上咱们营房了。”
  
  罗平安朝庄严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
  
  “就你这屌兵话多!卸伞包!。”
  
  “是!班长!”
  
  庄严乐呵呵地跑向那辆卡车,站在车下,伸头一看,苏卉开站在车厢里,翻来翻去,好像在检查伞包或者点数之类。
  
  “老苏,你在干嘛?”他喊了起来。
  
  苏卉开头也不回说:“查看伞包啊!”
  
  庄严说:“给我挑个好的!”
  
  苏卉开回头看着庄严问:“我说老庄,你是认真的?”
  
  “我开玩笑道!”庄严哈哈大笑,说:“伞包就是伞包,又不是肉包子,里面还分肉多肉少的,赶紧!别看了,先卸下来,班长刚才踢我屁股了。”
  
  苏卉开抱着个伞包,过来递给车下的战友。
  
  很快,又上了两个人去帮苏卉开。
  
  20人没二十分钟就将整辆车的伞包和附件还有一些大卷的绿色帆布全部卸了下来。
  
  办完交接,车子走后,韩自诩集合了所有人,指着地上的伞包问:“在今天的训练开始之前,我想先问问,跳伞最重要的是什么?”
  
  队列里静悄悄的。
  
  20个队员大眼瞪小眼。
  
  跳伞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还真的让人抓了瞎。
  
  “有没有人能给我一个正确的答案?”韩自诩问。
  
  “报告!”
  
  有人在喊报告。
  
  韩自诩转过头去,朝声音来源处望去。
  
  是张圯怡喊的报告。
  
  “张圯怡,你来说。”韩自诩指指张圯怡。
  
  张圯怡立正,清清嗓子,说:“最重要的是伞包。”
  
  韩自诩眼睛一亮,追问:“说说看,为什么?!”
  
  张圯怡说:“因为那是伞啊,打不开会死人的。”
  
  “对,伞打不开会死人。”韩自诩说:“伞为什么打不开?”
  
  张圯怡摇头:“不知道。”
  
  韩自诩说:“既然你知道伞最重要,可是为什么不明白它打不开?”
  
  张圯怡的脸唰地红了,憋了一阵才道:“我猜的……”
  
  ……
  
  ——————————————————————————————————
  
  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