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同志吃核桃吗?手榴弹砸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滇南省有些特产很出名,例如那里的茶,又例如那里的核桃。
  
  茶就不用说了,全国闻名,山里人家的茶没有那么多精雕细琢,喝的就是那股子原始的自然的味道。
  
  至于核桃,那边的核桃又叫铁核桃,很早以前人们称它为“万岁子“或者“长寿果“。据说有健脑开窍、补中益气、润肠润肺、延年益寿的功效。
  
  老王头家也不例外,山里人没啥宝贝,待客就离不开这两样自己种的玩意。
  
  在简陋的自制茶几旁坐下,拉扯几句,老王头热情为各位军官每人倒上一碗茶。
  
  喝着这种粗制没有精加工过的茶,喉咙里的那股子回甘的味道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你们先坐坐,我给你们弄点吃的!”老王头热情的不行,当年边境轮战时期,他可是支前的积极分子。
  
  这是多少年没看到穿军装的人了,老王头感到格外的亲切,人都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老人家别客气……”
  
  “对对对,喝喝茶就挺好,咱们就是随便聊聊……”
  
  大家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好歹是人民子弟兵,老传统里就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说法,虽然这不是上门拿什么,可是给老乡添麻烦也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这里的边民还很穷。
  
  “不用客气!客气什么!当年我还跟你们部队并肩作战过!你们来,我看着高兴!”
  
  老王头斩钉截铁不容商量地挥着手,一边走进了旁边的小房间,
  
  三人只好坐下。
  
  连岳说:“司务长,拿二十块压在桌子下面。”
  
  司务长孙威愕然道:“这是……”
  
  连岳说:“让你压就压,快!”
  
  这倒像是在下命令了。
  
  孙威马上醒悟过来,伸手摸进口袋,摸出了两张拾元钞票,然后弯下腰左看看,右看看,终于看到这个自制的茶几下面有个横隔,于是把钞票叠了一下想放上去。
  
  “怕不怕他看不到?”
  
  孙威有犹豫了。
  
  放在明显的地方,一眼看到,放在不明显的地方,看不到不说,被老鼠拖去做窝可就浪费了。
  
  正犹豫着,老王头从房间里出来了。
  
  孙威赶紧把手缩回去,钱攥在手心里,生怕老王头看见又会各种推辞,太麻烦。
  
  老王头扫了一眼坐在茶几旁的三个人,手里提着个小篮子过来了。
  
  “尝尝我们山里的核桃。”
  
  连岳朝那个自编的小竹篮子里看了一眼。
  
  里面躺着一堆铁核桃。
  
  “我们这里的核桃,可好吃了……”
  
  老王头一边说,一边挑了个大的核桃,放在茶几旁的一块青石上,然后伸手从兜里一掏
  
  其实连岳三人之前一直在喝茶。
  
  毕竟走了那么久的山路,刚进村没喝口水又开始转悠,本来就有些渴。
  
  山里的茶口感不敢说有多丰富,但是解渴是绝对的。
  
  所以三人喝得那一个叫爽,注意力都在茶上。
  
  啪啪
  
  啪啪
  
  老王头很认真地砸核桃。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司务长孙威,他一直在寻思怎么将钱放下,这会儿老王头砸核桃,算是给了他机会。
  
  他想看看老王头有没有注意到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就先把钱压在那个竹编的茶托下面算了。
  
  没想到他侧头这一看,把他惊得灵魂出窍!
  
  “手榴弹!”
  
  孙威的惊叫让正在喝茶的连岳一口茶水直接喷到对面杨大喜的脸上。
  
  几乎在同一瞬间,三人都觉得自己脑袋上的迷彩帽都要被惊出窍的灵魂顶开,那一刻,管你是什么排雷老兵,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艹!
  
  三人几乎同时弹起,箭一样闪出门外。
  
  “老王!”
  
  躲在门外,连岳大喊道:“放下那颗手榴弹!会爆炸!”
  
  没错,一颗67式木柄手榴弹算不上什么高爆物,但是在房间里爆炸,如此近距离上,四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怎么能不怕!?
  
  拆了那么多年的雷,早已经对爆炸物有了极其敏感的触觉。
  
  按理说手榴弹是铁头,砸砸也不会爆炸,但问题是老王头的手榴弹绝对不是保存在仓库里木箱里的那种战备物资。
  
  那玩意绝对是野外捡来的,保存上绝对不好。
  
  一旦木柄腐化,敲击的时候敲断……
  
  那就等同你扯开了拉火环一个道理……
  
  能不怕?
  
  老王头倒是一点都不怕,他很惊讶地望向门口,看着三颗伸出一半在门边,一脸焦急的脸。
  
  “怕什么啊!?我平时都这么敲,没事,我懂行!当年给前线部队运输弹药,摸这玩意比摸筷子都多。里面的引信我拆掉了,不信你们看”
  
  说着,举起了手榴弹,将尾部对准了门口。
  
  三个人一看,果然里面的火帽和拉火环、拉火索都没了。
  
  “我的那个老天啊……”
  
  连岳这才松了口气。
  
  ……
  
  那天,连岳下老乡家是下对了。
  
  之后从老王头家里的床底下,找出二十多枚各式防步兵地雷,十几枚手榴弹,最可怕的是老王头还有一颗反坦克地雷。
  
  老王头把它放在厨房地上,专门用来剁鸡食给鸡吃,切猪草喂猪……
  
  但是有一点,这些雷和手榴弹,的确是拆掉了引信的。
  
  对于老王头为什么那么牛逼居然无师自通能够学会拆弹,连岳问了半天,只能说当年老王头当之前民兵的时候,不止一次看工兵布雷,也不止一次帮前线部队运武器弹药,看多了,摸多了,再自己琢磨下,就成半个土专家了。
  
  连岳不放心,找上了村里的支书,让他在全村范围内将所有的爆炸物都收上来。
  
  为了让大家积极而且自愿,连岳让司务长拿出口袋里所有的钱,按照一颗地雷一颗手榴弹1块钱的价格收购。
  
  仅仅两个小时,寨头大树下的一片空地下,对了一座小山……
  
  当年的边民的确会自己挖雷,久病成医,但是也出了不少事,所以这种事颇有点儿黑色幽默,我当年听了这个故事,第一反应是笑,笑完了,一种淡淡的悲伤又慢慢涌上心头。
  
  所幸,这些年经过排雷队的努力,边境一带已经真的改善很多很多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