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一半敬英雄,一半敬远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车在营部前的水泥小操场上停下,从车上走下了师长姜锦霖和副参谋长王练军。
  俩人径直朝庄严三人走来。
  庄严没料到师长会亲自到场,回头一想,是不是因为自己连带着牛世林和许二也一起带走了,师长不高兴,所以亲自来找自己算账来了?
  但细想之下也不对。
  要反对,要骂娘,前几天调令刚下就该骂了。
  临走了才来骂娘?
  正在惴惴不安的时候,姜锦霖已经到了跟前。
  “走了?”
  庄严几个人站的得笔直。
  “对,走了。”
  庄严回答。
  姜锦霖扫了一眼牛世林和许二。
  “还挖走我两元虎将?”
  庄严脸色一红,没能马上回答。
  许二却犯愣了,辩解道:“报告师长,我们俩不是虎将!”
  姜锦霖的脸色一沉:“你这话是说,你们的提干是捡来的?”
  这话里藏着刀剑。
  一般的士兵是不可能提干的。
  牛世林是报送,许二是直接去教导队集训后提干的。
  要是没点真本事,那就是说靠关系了?
  这不是在打姜锦霖的脸?
  许二顿时吓得不敢接话。
  牛世林说:“师长,对不起,我们想跟着营长去创一番新的天地,去新部队,更有挑战性……”
  “噢?”姜锦霖打断牛世林:“那就是说在4师没挑战性了?”
  这话也说死了。
  牛世林立马也哑了火。
  气氛沉默下去。
  庄严心里暗叹一声,然后说道:“师长,要骂,要打,都行,随你便,是我的部队。”
  姜锦霖朝右挪了一步,正对庄严。
  他的目光落在庄严的脸上,不再移动。
  庄严干咽了一下唾沫,咬紧牙关,挺胸拔背,正对前方,眼睛一眨不眨。
  面前的师长姜锦霖对自己算是有知遇之恩的,这次离开,自己确实理亏。
  姜锦霖盯了庄严好一阵,突然说:“你以为我真要骂你?你以为我是那种人?”
  庄严眉头稍稍松动了一些。
  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挺多虑了。
  姜锦霖是师长,师长不会那么没水平。
  突然,远处的训练场上传来尖锐的集合哨声。
  接着,听到了雄壮的号子声。
  “1-2-1!”
  “1-2-3-4!”
  庄严侧过脸,朝训练场望去。
  晨光中,整个营的官兵已经列好了队,正分成三路纵队,整齐地朝着营部这头跑来。
  一边跑,一边喊着口号。
  黑压压的一片脑袋,如同一块会移动的地毯。
  在庄严等三人惊愕的目光中,侦察营所有的官兵跑到了路边,值班军官整队,所有人站好。
  新任教导员何邵阳跑步上前,在姜锦霖面前约五米处站定,敬礼
  姜锦霖回了礼。
  何邵阳大声报告:“师长同志,侦察营集合完毕,应到397人,实到394人,请请指示,教导员何邵阳。”
  “稍息。”
  “是!”
  何邵阳重新回到指挥位置上,喊了声“稍息”,然后自行入列。
  姜锦霖扫视了一番侦察营的队伍,但他并没有去队列指挥位置上讲话,而是转过头,继续将目光留在庄严身上。
  他抬起手一指,指向那些站得笔直的兵。
  “这些,都是你带出来的精兵强将。你来到4师侦察营这些年,我们出国比赛拿过奖,参加维和立过功,抗震救灾拼过命,是全军区都有名的侦察营。而在你来之前,这个营一直都被兄弟部队讥笑,说是二线部队的养老营,每次比武都是龙套营。是你改变了这一切。我本打算好好奖励你,甚至,我已经将你当做正式的营长来使用,只有将你晋升上去,才能告诉别的单位的年轻干部,要往自己的军衔领章上添星,那就得拿出真本事来。”
  庄严感到胸中有一种情绪在翻滚。
  姜锦霖忽然叹了口气:“可惜,现在迟了,你要调走了。”
  庄严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不过最后什么都没说。
  姜锦霖凝视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副营长。
  如同利刃削出的五官,有棱有角,还有那黝黑的皮肤和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目光。
  他抬起了手。
  一名参谋上来,将一个水壶递上。
  姜锦霖拧开盖子,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庄严,命令道:“一个个喝!”
  庄严接过水壶,灌了一口。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管滑入胃里,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酒?”
  他惊了。
  姜锦霖豪迈道:“没错,是酒,今天我姜锦霖要违反一次纪律。”
  庄严将水壶递给牛世林。
  牛世林赶紧也猛灌一口,皱眉咽了下去。
  高度酒。
  像火一样。
  许二从牛世林手中接过酒,不敢耽搁半秒,也喝了一大口。
  最后,水壶回到了师长的手中。
  姜锦霖抬手翻转水壶,酒也淅淅沥沥全落在地上。
  庄严等三人动容了。
  身后的副参谋长王练军和其他随从动容了。
  还有站在路边整整齐齐的数百名侦察兵,也不禁为之色变。
  酒倒完了,姜锦霖才道:“这酒,一半敬英雄,一半敬远方!喝了这壶酒,记住,你们永远是我们4师的兵!”
  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三人继续保持镇定了。
  啪——
  三人立正,挺胸,敬礼。
  姜锦霖手一挥,决然道:“你们走吧!”
  庄严下命令:“向后转!齐步走!”
  三人同时转身,列队朝大门口走去。
  新教导员何邵阳大喊:“向老营长庄严、向我们的战友,敬礼!”
  唰——
  数百只手在那一刻举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庄严等人一边走,一边回礼。
  胸中的情绪,如同侦察营不远处的海,汹涌澎湃,撞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出了大门,林清影的车早在路边等着。
  三人上了车,都坐在后座上,副驾驶上的林清影感到气氛有些不对。
  一看,三个大男人都沉默不语,灰着脸,红着眼。
  车子开了。
  侦察营的大门逐渐消失在扬起的黄尘之后。
  林清影忽然听到车后座上传来压抑的抽泣声。
  她想转身看看,中途却决定不再转身。
  军人一般都不哭的,如果他们真的哭了,请别看,给他们留下最后一点隐私和尊严。
  ————————————————————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