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早有准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不仅仅是血暗天同燕明空。
  红尘界里,凡是修炼幽冥十二剑之人,这一刻都身体震动,双目中放出暗紫光华。
  修为越高,幽冥剑术造诣越深的人,双目中紫光越是猛烈。
  其中,自然尤以陈洛阳的血暗天分身居首。
  凶厉狂躁的幽冥剑意,从他体内透射而出,在半空里肆虐,完全不受控制。
  万幸他同燕明空一战,双方避开红尘,升上虚空,否则红尘人间苍生怕是立刻就要遭殃。
  一道道剑意交织,隐隐要化为一座诡异的门户。
  门户打开,另外一边死寂的黄泉冥府隐现。
  素来冰冷幽寂的黄泉地狱里,这一刻反常的沸腾起来,似乎有万千人影在当中晃动。
  当中有一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血暗天勉强定住神,然后看清那个身影,居然是他名义上的“师父”,上一代血河老祖,“血染苍穹”血苍穹!
  早已死去的血河老祖。
  血河老祖的身形似虚似幻,不像真人。
  但他双目中同样有妖异邪厉的暗紫光华闪动,在门的另一侧,与血暗天遥遥相望。
  血河老祖似是笑了笑:“原来,幽冥剑术是这个作用。”
  血暗天的对面,燕明空亦是相同模样。
  而她剑意衍生而成的门户中,万千人影里,一个老者脱颖而出。
  燕明空看见对方,两眼瞳孔顿时收缩,握剑的手颤抖更加剧烈。
  那老者,早已离她而去,但永远在她心目中不会忘却。
  从小父母双亡,伴随她成长的唯一亲人长辈,她的伯父,燕赵。
  老者双目中暗紫光华不停闪动,同燕明空对视。
  燕赵似乎想开口说什么,但最终闭紧双唇,没有发出声音。
  同样的场面,还在红尘界里各处上演。
  卫超然面对英年早逝的长子卫零。
  解星芒面对神州浩土时便亡故的师兄弟。
  甚至血海内,沈天昭也在面对自己的外婆,毒龙夫人。
  他目放紫光,痴痴望着门对面的老妪。
  修习幽冥剑术,正是为了这一刻。
  但是毒龙夫人的身影,竟然慢慢消逝,扭曲变形,像是要构建成一座桥梁。
  一座直接接引黄泉幽冥,降临沈天昭这边的桥梁。
  沈天昭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怒吼。
  他想要阻止这一切,体内的幽冥剑意却难以自控。
  除了幽冥剑术,他还有其他手段,但是却都难以阻止自己的外婆在另一端的黄泉界化作桥梁。
  红尘各地,跟幽冥剑术有关的人,都在面临这一幕。
  同已死的亲友重逢团聚,本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幽冥剑术帮他们达成心愿。
  可代价,便是下一刻他们的亡者亲友,献祭自身阴魂,化为黄泉界通往红尘界的桥梁,打通两界道路,引幽冥黄泉倒灌红尘!
  冥尊此举,并非恶趣味玩弄人心。
  他的目标,是黄泉涌入红尘,生祭红尘亿万生灵,更进一步充斥黄泉界,在这一瞬间由生到死的过程中,将催生出极致的力量。
  这份力量,将通过黄泉界加持到冥尊本人身上,然后助他反过来战胜陈洛阳。
  在同陈洛阳实际交手以前,冥尊不曾想到,这一招要用在这个年轻人身上,而非面对其他几界主宰。
  但眼下,他毫不犹豫。
  不管是因为陈洛阳本人登临武神之境后的惊人实力,还是因为那尊能克制幽冥神的玄天幽冥塔,冥尊此刻都下手绝不容情。
  不仅仅是红尘界内外生出大变化,就连另一边战场上,正同娑婆界佛门巨头交手的道门青牛真人,这时也目现暗紫光华,难以自控。
  剑意交织而成的幽冥之门内,也现出他牵挂的亡者,并渐渐化为桥梁。
  不过,俞青牛身旁,突然扫过来一柄拂尘。
  妙生道人一手持玉简,一手持拂尘扫落,玉简瞬时碎裂作尘埃。
  但俞青牛面前的幽冥之门,也为之坍塌。
  化作桥梁的人,重新恢复原状,倒跌回黄泉地府中去。
  红尘界上虚空中,血暗天与燕明空身旁也出现一人,却是守着妻子过自己日子就不露面的“疯皇”别东来。
  别东来头顶“死”字天书闪动光芒,除此以外手里还多了一枚玉简。
  他嘿嘿笑着,双拳左右开弓一齐打出。
  别东来的玉简破碎,但血暗天与燕明空剑意所化的幽冥之门,也为之动摇。
  这一动摇,血暗天同燕明空恢复几分行动之力,双双出剑,瞄准对方。
  剑光斩落,未曾伤人,而是互相破开对方的幽冥之门。
  卫超然身旁,出现北冥剑主竹瀶,第二十一境的他手持玉简,一剑斩落。
  玉简破碎,幽冥之门也为之崩溃。
  解星芒身边,出现江懿,手持玉简,一拳打落。
  修为低的人,幽冥之门也弱,更容易被破坏。
  红尘中,每一座幽冥之门旁边,都出现手持玉简,似乎专门在等这一刻到来的人。
  于是一座又一座幽冥之门被关闭。
  血海里,沈天昭木立原地不动。
  半海道人站在他身旁,将碎裂的玉简扔去,也不多言。
  幽冥之门关闭,黄泉界同红尘界之间的联系,顿时中断。
  冥尊双目内的暗紫光华,也随之消退。
  对面的陈洛阳则满面淡然。
  虽然此前不确定冥尊的安排究竟是什么,会有怎样手段,但他知道对方肯定没安好心。
  幽冥十二剑流入红尘,除了用来试探魔尊外,当有其深意。
  最大可能的就是抽冷子来一下。
  可能是将练剑者炼制成幽冥傀儡,也可能另有所用。
  陈洛阳的态度,就是有备无患。
  冥尊与之对视,眉头则皱紧:“那具棺材果然有问题,是谁给你的?若非黄泉中人,不可能如此轻易破解我的幽冥之门。”
  光提防戒备幽冥剑术的存在是没用的。
  幽冥之门洞开,武神以下境界的人,难以破解,只能眼睁睁看着黄泉倒灌,侵蚀红尘。
  必须有极为特殊的手段,才能助别东来、竹瀶他们挽回局面。
  陈洛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说道:“难得听你一次说这么多话。”
  开口同时,托起幽冥玄天塔,打向冥尊。
  冥尊面对这座宝塔,唯有避让。
  陈洛阳一手托塔,另外一只手则握拳再打向天佛。
  天佛神情凝重至极。
  陈洛阳看出,冥尊的暗手被他防住后,面前两界至尊都生出退意。
  一个被玄天幽冥塔死死克制,一个先被道君暗算负了重伤。
  要是天佛状态完好,他们或许还有胜利机会。
  但此刻合两人之力与陈洛阳周旋,都渐渐吃力。
  “天凤,罢手如何?”陈洛阳一边同冥尊、天佛交锋,一边扬声冲天凤说道。
  天凤正跟道君交手,闻言答道:“吾并不想参与你们的争斗,今日来此,只为‘玄尸’。”
  陈洛阳的威势,他们都看在眼里,但这既不会让他们畏惧,也不会让他们因为忌惮而与别人联手诛除陈洛阳。
  他们的目标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幽冥神“玄尸”。
  “且放他一放。”陈洛阳言道:“无需你助我,只要你离开即可。”
  天凤与其背上的姬重,都默然不语。
  “你们,知道羲皇的下落吗?”陈洛阳并不急,慢条斯理悠然问道。
  天凤动作猛然一滞。
  他背上的姬重,更是满脸愕然看向陈洛阳。
  上古时代,天凤一直追随羲皇。
  而姬重的前世春神句芒,更是羲皇长子,如今虽然转世,从传承而言,他也是羲皇传人。
  当初句芒陨落,天凤涅槃时,羲皇尚在世。
  等到他们如今重新归来,世间却以不见羲皇踪影。
  这些年来苦苦寻找,亦不见线索。
  一人一凤不愿意相信羲皇已经陨落,但苦心寻找,全无收获。
  他们隐隐能感觉到羲皇尚在人世,却始终寻不到踪迹,以至于不由自主怀疑是否自己的感应错了。
  陈洛阳现在突然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还不知道的话,我可以提供帮助。”陈洛阳淡然道。
  姬重同天凤闻言,仍然沉默。
  陈洛阳说话,在他们这里信用有限。
  谁知道是否骗他们的?
  毕竟眼前这个黑衣青年,前不久才刚借魔尊遗蜕,玩了好一出瞒天过海,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二位要信他?”冥尊这时开口:“羲皇早已陨落,你们要除‘玄尸’,唯有现在,否则等陈洛阳与清微腾出手来,你们一点机会都不再有。”
  陈洛阳这时则不再看姬重同天凤,只是淡淡笑着,托起玄天幽冥塔,走向冥尊与天佛。
  道君则忽然抛出一个光团给天凤:“道友可暂时先收着,你素来高洁傲岸,我相信你不会占这个便宜。”
  那光团里,居然正是“玄尸”幽冥神,张卫雨。
  天凤微微愕然,接了光团后,沉吟着停下行动不再与道君为难,但也没有立即对付“玄尸”。
  没了天凤阻挡,道君顿时也加入陈洛阳那边的战场。。
  在天凤停手的瞬间,冥尊、天佛再无犹疑,立刻离开此地。
  冥尊被道君追上,而陈洛阳托起玄天幽冥塔,紧盯天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