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鲲之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凭鬼中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抗衡那可怕的怪物,更别说击败他了。

    现在有机会用虫神变,是趁着鲲古没反应过来,倘若抱着侥幸心理,等打不过鲲古时再想要临时突破,那时候鲲古可不会再给他这样的时间和机会。

    想要赢,就得对自己狠一点,人要是不真正狠狠的逼自己一把,怎能知道自己真正的极限在哪里?

    如果不敢冒险,那凭什么成为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真正主宰!

    痛苦、恐惧、担忧……但又夹杂着一丝从未有过的赌博的兴奋。

    上一次面临生死抉择时,他选择的是逃避离开自己亲手创建的公司和朋友们,可这次,他要选另一边!

    这一瞬间的赌博快感还真是件很刺激的事儿,感觉自己前三十年都是白活了。

    脑子里突如其来的兴奋冲淡了老王肉身的痛苦,仿佛给那已经濒临破碎的肉身来了一次加固。

    此时他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包括被迸裂开的皮肉处,都已经被高度浓缩的金光所充斥,无数的金色裂纹在他身上遍布、疯涌,仿佛要将他这身体彻底撑破,可却偏偏就是不彻底裂开。

    天魂珠的‘灌入’模式此时也已经被贪婪的虫神变给生生劫掠成了夺取模式!

    倘若老王在识海中有一双眼睛的话,那就能看到三颗浑圆的天魂珠,此时已经被吸得有种快要‘变形’的感觉了,肉身也在立刻就要崩溃的边缘处疯狂试探,让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死掉了。

    但他心里却仍旧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想法,甚至都没有半分颓丧,有的,只是那第一次赌博时的兴奋、紧张和快感。

    妈的,人死不过屌朝天,选了就不后悔,管你开大开小,离手无悔!

    嗡~~~

    一声光芒绽放的嗡鸣声响,老王的视线瞬间被那无尽的金光彻底占据。

    在他身后的鲲鳞都已经看得惊呆了,他不知道王峰用的什么招数,但是能感受到此时王峰魂力的急剧提升,想来是在用血祭秘法去提升潜能之类的东西,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鲲鳞瞬间就感觉有些羞愧,闯鲲冢是他要来闯的,王峰不过只是陪同,可现在,陪同的人却挡在正主的身前,用这样惨烈的方式在拼命、在救他,而他这正主、真正该接受考验的人却躲在了别人身后……

    对面的鲲古也感受到了这人类急剧提升的实力,那庞大的潜力、不断上升的魂力,甚至让他都感受到了威胁。

    好强大的力量,有危险!

    鲲古的本能早已掩盖了他的意识,这时候可顾不上什么杀人顺序了,他眸子中幽光暴涨,血脉之力调动,对狂化状态下早已失去了基本理智的人来说,一切攻击都无限遵从于本能,面对最危险的敌人,当然就要用最强的招数!

    他手中那白玉般的白骨剑往后微微一拉。

    鲲之力瞬间迸发,一股血色瞬间蔓延上了白玉般的骨剑,让那整柄剑变得赤红无比,凝聚的杀气已经浓郁得几乎快要在那剑尖上滴出血来!

    嗡嗡嗡嗡~~~

    骨剑在嗡鸣着,尽管还未出击,可任谁都已经能感受到此时在骨剑中酝酿的那股庞大力量,而与此同时……

    “吼!”

    悬空的王峰一声怒吼,猛然抬头,一股内蕴的金芒从老王的双眸中猛然喷射而出。

    不止是双眼,连同他的鼻子、嘴巴、耳朵,七窍都不由自主喷射出利剑般的金光,足足射出上百米远,形成几道清晰的金色光柱!

    而他肉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金色裂纹,此时则都仿佛被‘缝补’了起来,丝毫不外泄,力量与肉身融而为一……

    鬼巅!

    鲲古可不会在乎王峰的虫神变什么时候结束,在那金光无可抑制喷涌出来的瞬间,骨剑已经出手。

    不是刺,而是绞。

    强大的力量汇聚,在骨剑绞出的那一瞬间改变了物理规则,都说旁观者清,可即便是此时正在旁观的鲲鳞,也都感觉白骨剑刺出时,仿佛消失了一样,化为一个细小的、却能吞噬一切的黑洞。

    只见那黑洞瞬间在王峰的身前放大,周围喷射的金光也好、空气也好、魂力也好,瞬间就被那黑洞吞噬掉,就像是被覆盖、抹杀了一样,而下一步,它就要抹杀掉王峰!

    可也就在此时,一只金光闪耀的手指在空中一划……

    那手指似乎只是在空中画了个简单的直线,毫无滞涩转圜的动作,可空中出现的却是成片的细小金色符文,金光闪耀、排列有序,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就好像是在一瞬间印刷出来的一样!

    紧跟着,当老王那带动金光的手指停下时,那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猛然定型,在他手中化为了一柄两米长的金色大剑。

    圣符——虚神兵!

    什么是圣符?

    普通人用符文笔也好、用手指也好,一笔一划去勾勒每一条符纹线条的,那叫符文;而对那些在符文道上已经大成的一代宗师而言,掌控魂力的是心而不是手,心念到符文成,完全就是一瞬间的事儿,这就叫圣符!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足够充沛强大的魂力才行,而此时此刻刚完成虫神变、而且是连跨两阶的老王,显然就有这样的底气。

    下一秒,金光闪耀!

    鬼影魂象——天剑绝斩!

    那耀眼的金色剑气无可匹敌,宛若劈斩天地般,将鲲古的‘黑洞’、甚至连同这整片空间都仿佛被劈斩开了一条裂缝。

    鲲古所有的攻势瞬间被瓦解,恐怖的斩杀力化为一道透射的金芒,在瞬间透过鲲古的身体、飞射向远方。

    画面在瞬间静止下来,王峰单手持剑悬空而立,仿佛自始至终就没有移动过分毫,用那金色的冷漠眼神打量着对面的敌人。

    而鲲古则是保持着刚才攻击的姿态一动不动,他眼里露出满满的惊诧和愤怒。

    哗……

    一声诡异的分离,白骨剑的半截剑身滑开,露出那平整得宛若镜面一般光滑的断切面,而鲲古的身体也是同时一颤,宽阔的上半身,自右胸口位置四十五度角斜下,平整的切面一直拉到了腰间,巨大的身体在这瞬间上下分离!

    一剑之威,灭杀鲲古这样级别的鬼巅力量者,后面的鲲鳞简直都已经看呆了,嘴巴张开得大大的完全回不过神来。

    这……真的只是一个鬼初的人类?就算使用了秘法,可也不至于强大到这样的程度吧!

    可王峰的眼中却并没有获胜的喜悦,对方虽然受了这一斩,但气息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那本来就不是一具真正的血肉之躯,断开的切口处并没有丝毫血液流出,呆滞的表情大概只是没想到一只虫子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吧?

    果然,只不过迟滞了半秒,鲲古的身上猛然爆发出耀眼的血光,生生将那已经滑落开的半边身体再重新拉了回来。

    分开两半的身体在瞬间归位,看不出丝毫的伤痕,被斩断的白骨剑就更简单了,此时猛一幻化,成了一面巨大的鲲天鼓。

    “吼!”

    鲲古暴怒了,区区一个蝼蚁般的人类,仗着一点秘术竟然就能伤它?

    它脸上原本的那丝高傲和不屑不见了,被彻底的愤怒和狂化所取代,连那眸子中最后的一丝理智也都已经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本能。

    右手的鲲天鼓已经架好,全身的血脉力量此时都汇聚于那巨鼓间,变得血气腾腾。

    天音三震,单独玩儿一两个字诀不过是基础而已,真正的‘三震’集百音之大成,他要让这小子好好的见识见识当年鲲古大帝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音波功!

    可下一秒……

    唰唰唰唰!

    老王手中的虚神兵在空中划出几道闪耀的弧线,横七竖八、交错成型。

    一道道宛若斩出了天堑一般的剑气,组成一张无可闪避的剑网,仿佛空间的裂痕、宇宙的缝隙,瞬间就印在了鲲古的身上。

    天裂五剑!

    没有剑芒飞射的过程,就算有,鲲鳞也看不清,只感觉王峰挥手间,那足以撕裂他的攻击就已经加身。

    鲲古能看到……凭借曾经龙巅的灵魂,王峰这种玩儿空间障眼法的招数,在他眼里其实不过只是小儿科而已。

    但他却闪不开!

    肉身只有鬼巅的力量,力量虽大,但那只是因为肉身有十几个鬼巅的力量堆积,持续性强则强也,但论爆发,论魂力的精纯,现在的他还真不如王峰,此时就属于典型的眼睛跟得上、意识跟得上,可就是肉身跟不上的尴尬境地,但也正是这种境地才是最尴尬、也最让他愤怒的。

    “吼吼吼!”他气得疯狂咆哮,可就连声音、甚至是连那张嘴巴都在下一秒裂开。

    这次可不再是上下体分离,交错纵横的斩杀,在瞬间就将鲲古那庞大的肉身给生生斩成了十七八段碎块儿。

    哗啦啦啦……

    那小山一样大的身体碎块儿,哗啦啦啦的从鲲古的身上滚落下去,跌落满地。

    赢、赢了?

    鲲鳞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次不止是王峰,连他都感受到了。

    即便是被斩成了这样,可鲲古的气息仍旧还是没有减弱多少,须弥肉身,本就是借用、堆砌来的身体,物理性质的外伤对他来说压根儿就是没意义的事儿,也就是斩得太碎的话,重组起来或许要多费一点时间的事儿……

    只见此时地上那被切开的眼睛瞪得鼓圆,漏风的嘴巴在咆哮,发出古怪的声音,手掌握着拳头、仗着半条胳膊在地上拼命蹦跶,独独的一条腿儿还在不停的跳跃。

    而下一秒,全身所有的碎块儿都开始闪耀出红芒,然后就好像是凭借着这些红芒给自己重新定位一样,所有碎块儿都飞快的、有序的汇聚了起来,仿佛顷刻间就要再次聚合。

    鲲鳞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恢复力?这是真正的不死之身啊!谁能战胜这样的敌人?

    还好老王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此时的老王冷漠而淡然的看着眼前正在聚堆的碎块儿,手中的虚神兵一收,老王的嘴里吐出了两个词。

    “圣瞳——净化!”

    哗~

    只见在老王的额头上,一条宛若第三只眼般的裂缝突然裂开,闪耀的金光从那裂缝中透射出来,瞬间洒满了鲲古那堆正在不断蠕动堆砌的肉身。

    只见刚才还在急剧蠕动的肉块儿,此时突然就被定住了一样。

    那金色的光芒就像是最炙热的高温,将普照到那肉身的瞬间,直接就将之烧得皮开肉绽、化出大股浓烟。

    一股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皮肉烧烂的那种滋啪作响声,回荡在这大殿,随即,凄惨的叫声竟然越来越多!

    不止是鲲古的,还有其他鲲族的,鲲鳞听出来了,这都是那些死在这座大殿考验中的鲲族!

    它们的声音虽然各不相同,但所蕴含的情感却都一样,那是一种长久幽闭封印后的绝望咆哮,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怨恨和愤怒,都是些被折磨得崩溃疯狂了的怨魂!

    王猛囚禁了鲲古的灵魂,而鲲古则囚禁了它们的,还美名其曰,让它们协助镇守鲲冢……同室操戈,它们对鲲古的恨,甚至比鲲古对王猛的恨还要更加强烈!

    那种恨意、那些凄厉的叫声,即便隔着老远都让鲲鳞感觉全身发冷、内心烦躁。

    可老王却毫不在意,圣瞳开启,万秽不侵,那些怨魂的恨意根本就无法影响他分毫。

    “尘归尘、土归土,无论输赢胜败一杯土!天王贵胄,历经沧桑也要入土为安,土再卑微,看尽炎凉也会含笑九泉,”老王的声音平静而悠扬,带着某种独特的韵味和旋律,就像是在替它们做着超脱的祷告,他在安抚这些亡魂:“唯有安眠于极乐净土,才能得到真正的永生!”

    他每念诵一句,照耀到那碎肉身上的金光就更温和一分,但那些碎肉的燃烧速度却变得更快一分。

    它的皮肤寸寸燃烧、肌肉寸寸化烟、五脏六腑更是直接变得透明、雾化……

    那些惨叫声也在不断的变化着,从愤怒咆哮、变成迷茫的嚷嚷,再到低声细语,然后淡然无声。

    不止是那些怨魂,就连作为肉身主体的鲲古,也从那疯狂的狂躁中渐渐平静了下来。

    残魂被王猛炼制封印、被困永镇此间,长久的囚禁让它心态失衡,时而狂化,甚至杀掉了好几个本可以不杀的鲲族子弟,铸下大错、受尽苦楚。

    却又在王峰的帮助下摆脱封印,超脱这层桎梏,得到了自由和安息,它此时的内心平静极了。

    什么鲲族的未来、什么族群的兴衰、乃至于镇守鲲冢的使命、自己此生的对错……坦白说,鲲古已经不在意了。

    生命啊,只要活得够久,那迟早对任何东西都会失去兴趣的,就像人终有一死,又有什么族群是一定可以万古长存的呢?

    尘归尘、土归土,输赢胜败也不过还是一杯浊土……没能超脱那就一切皆空,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大殿上散开了大片的雾气,这是鲲古一开始时附身白骨前的状态,而此时这些雾气并没有要重新归位于神殿某处的打算,而是宛若随风飘散一般,顺着屋顶上的破洞往外飘去、散开,而在那白雾中,终于听到鲲古爽朗的声音响起道:“始于人王,终于人王……好,好好好,哈哈哈哈!”

    声音方落,哗啦啦……

    那连接着骨架,已经红光单薄的鲲纹断裂,堆砌了七八米高的巨大骨架轰然坍塌,不止是骨架,连同这整座鲲冢神殿,此时也哗啦啦的‘坍塌’了,但却并不是那种物理坍塌,而是像鲲古的肉身一样,化为一阵阵气雾飘散到夜空中,这整座神殿,都是承载鲲古灵魂的容器!鲲古不在了,神殿自然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和力量支撑。

    变故持续了约莫两三分钟,当最后一块儿瓦片、最后一块枯骨都已经雾化时,老王和鲲鳞的四周,原本神殿的位置已经彻底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山头,而在这山头的两端,两扇白茫茫的大门矗立。

    一边通往进入此山头时的那片鲲天之门,似乎是可以回去的路,而另一边的门外则是一片白雾茫茫,通往未知……

    看来这鲲古是不会再复活了。

    鲲鳞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粗气,他这口气都憋了七八分钟了,王峰突破鬼巅后的力量实在是太过震撼,鲲古的仙逝兵解又让他紧张激动,身上的伤势更是让他呼吸不顺,一口气就这么堵着,直到一切尘埃落定,这口气才得以喘了出来。

    呼哧呼哧呼哧!

    神殿都已经消失,这显然是已经通过了考验,可惜真正迈过这一步的并不是他。

    一时间,百般滋味儿涌上心头,鲲鳞看向王峰的方向,却见刚才还神威天降一般的王峰,此时身上金芒渐渐消退,随即悬空的身影一歪,居然直接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他一直认为王峰使用的是透支生命的,类似‘血祭’之类的秘术,事后的乏力晕厥显然都是正常情况。

    鲲鳞的全身也在剧痛着,但总算是奋起余力扑跃过去,将坠落的王峰一把接住。

    此时老王额头上的裂缝已经消失不见的,全身不停的颤抖着,所幸意识还在,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摸出一瓶红色的魔药,想要递到嘴里,却生生从颤抖的手指中滑落下去。

    还好鲲鳞一把抄住药瓶,然后掰开老王的嘴,将魔药倒了进去。

    咕噜咕噜……

    老王咽下,痉挛了四五秒后,才猛然一口大气吊上,感觉是活了过来。

    虫神变虽然不等于血祭之类的自残秘术,但毕竟是一种能量的透支,以及肉身的极限承载考验,只要你成功了,那就不会留下什么永久性的创伤,但事后的乏力、受伤,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变少。

    此时老王颤抖的身体稍稍平稳,示意鲲鳞扶他坐好,这才开始缓慢的梳理着体内乱窜的魂力、修复着濒临崩溃的身体。

    用虫神变连跨两级,对身体来说是有点太过于极限透支,能活着、能马上自己疗伤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此时虫神变的力量已经散去,身体恢复到鬼初时的状态,先前力量充盈时,全身半点毛病感觉不到,但现在力量散去,却就好像突然成了个漏风的破布袋一样,承载魂力的肉身四处开裂,全身经脉乃至灵魂,到处都有阵眼般的破洞……

    这也就是有三颗天魂珠了,否则伤成这样,那已经可以说这是一次失败的‘虫神变’,这样四处‘漏风’的肉身和灵魂,也就只是个死和残废的区别罢了。

    但这也让老王大概摸清了自己现在的极限,而且虫神变时效过了之后,虽然力量重新跌回到鬼初,但毕竟身体已经适应过了一次鬼巅,等伤势好了之后再重新修行的话,这些已经被‘开荒过’的经络、肉身,将会一路顺风顺水,让修炼效果事半功倍的。

    不过,最近几天是不要想再用这么强大的力量去战斗了,甚至因为身体伤势,估计连平时正常鬼初的力量都得打个折扣了。

    老王盘坐冥想,静静的调息着。

    这鲲冢中的山头只有王、鲲二人,除了已经消失的鲲古外,再无第二个其他生命,倒是用不着谁护法。

    看到王峰已经进入冥想状态,鲲鳞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别的忙,只得抓紧时间盘坐下来调息他自己的身体,天音三震给他内体带去的伤害是可怕的,还好鲲族的恢复力本也够强悍,他身上的鲲纹闪耀了起来,这东西既是鲲族的封印,但能封印鲲种血脉的力量能差吗?鲲族早已适应了这样的封印力量,甚至是熟练之极的将之转为己用……

    两人不发一语,冥想调整,这一坐就是足足大半天时间。

    先醒来的是鲲鳞,毕竟伤势并没有王峰那么重,而等王峰醒来时,鲲鳞早已恢复完毕。

    他此时正站在旁边眺望这空间的远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听到王峰活动的声音,鲲鳞转过头咧嘴道:“醒了?身体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

    老王笑了笑,三颗天魂珠同时发力,修补灵魂创伤是很容易的事儿,就是肉身的伤势难以迅速恢复,即便空间容器里备有上好的魔药,那至少也得养上好几天才行。

    他忍着身上的痛伸了个懒腰,一边看了看山头上的情况。

    此时光秃秃的山顶上早已不复此前鲲冢神殿还在时的那种阴冷,夜空中也多了些光亮,而那两道前后对立的大门更是醒目,老王只看一眼就能感知到各自通往何处。

    “你们都说此间从无鲲族的生还者,我还以为进了鲲冢就没法再回去了呢。”老王说着,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鲲鳞。

    和鲲古这一战后,其实无论是实力还是心境,鲲鳞都并没有交出足够亮眼的表现来,鲲冢的难度也有些超乎两人之前的想象,奇迹那种词儿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真要是继续走下去,鲲鳞大概率得死在这里。

    “那是因为选择进入鲲冢的族人都许下过宏愿,不破鲲种封印,绝不贪生苟还。”鲲鳞说道,他感觉自己明白王峰问那句话的意思,不外乎就是不想继续深入了……这完全可以理解。

    这次冒死闯鲲冢,鲲鳞是为了拯救鲲族,能成功比其他一切都重要,他并没有什么非要靠自己的精神洁癖。

    坦白说,王峰变得如此强大,鲲鳞本是对他充满了期待,这次闯鲲冢能得到一个这样强的帮手,无疑是对成功率巨大的提升,但鲲冢的危险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两人进入前的预估了,照正常思维推算,前面的路一定更难走、更危险,而面对必死的局面,王峰如果选择原路返回完全就在情理之中。

    “你回去吧。”鲲鳞终于还是说到,王峰既然生了这样的心思,那倒不用强求了,自己虽然救过王峰的命,但王峰刚才也救了他的,大家扯平,王峰并不欠鲲族、也不欠他鲲鳞什么,更没有什么必须要拯救鲲族的使命责任,毕竟他只是个外人:“王城虽然有危险,但还无法和鲲冢的危险相提并论,你犯不着为了我把命赔在这里。”

    为了你……老王有点哭笑不得。

    这孩子大概率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其实,老王是想让鲲鳞一个人离开而已,对老王来说,进鲲冢就是来抢机缘的,他能在这里感受到类似天魂珠的气息,天魂珠对老王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在没搞清楚结果之前,老王哪里都不会去,但毕竟谁都不想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还非要带个拖油瓶在身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