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又一颗神秘珠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异族女子花容失色,浑身寒毛直立,那一双秋水眼眸里瞬间便布满了恐惧。
  
  要知道,她身后不止有着寻常的高阶异族,还有两位异族已达到了第七阶!
  
  这种实力,竟然在悄无声息间,直接被一剑秒了!
  
  至始至终,她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呼”,一阵微风吹过,死去的异族化为齑粉。
  
  顾小满黑色道袍的衣角被微风吹起,看着眼前的异族女子,直接出剑。
  
  与在细节处炫耀着自己好身材的异族女子不同,顾小满的道袍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虽然如此,她在运剑之时,衣袍飘飞,依旧有着一股飘逸出尘的美感。
  
  异族女子右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把小扇。
  
  圆形的小扇向前一扇,便刮起了阵阵大风,以及银灰色的细密罡气!
  
  这是一个运风的风/**子。
  
  顾小满面色不变,手中的手中也不疾不徐。
  
  她微微挥动木剑,【声声慢】上产生一道很简单的剑气,立马便撕裂了所有的罡气,并逼得异族女子后退数丈。
  
  女子头上的淡紫色长发漂浮起来,一缕缕长发有点像是伺机而动的长蛇。
  
  它们突然变长,向着顾小满席卷而来。
  
  而她手中的小扇也没有停歇,不断的扇出一道道罡气。
  
  清冷道姑的每一剑都是那般的简单,但用路浔的话来说,二师姐的剑气虽然看着普通,但却专克一切花里胡哨!
  
  淡紫色的长发瞬间就被斩断,罡气也被瞬间摧毁。
  
  诡异的是,被斩落的头发竟还在动,且速度极快。
  
  如果路浔在场,可能会忍不住吐槽道:“看着像是蛇,没想到是蚯蚓!”
  
  顾小满没有理会这些断发,直接掷出了手中的木剑。
  
  【声声慢】向前飞去,以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将异族女子给洞穿。
  
  这些扭动的断发在靠近顾小满时,她手掐道印,那一双手控看见了会发疯的玉手轻轻一动,便让这些断发化为冰晶,然后碎裂开来,消散不见。
  
  从开打到结束,其实也不过用了三息时间。
  
  第八阶的异族,在第八境巅峰的顾小满面前,明显不够看。
  
  结束战斗后,顾小满没有急着飞回魔宗。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会有异族进入东域。
  
  她将木剑负于身后,缓缓向前飞去。
  
  有她一人守着,足矣。
  
  ……
  
  ……
  
  魔宗后山,枣树下。
  
  少祭祀闭着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来寻你的人,死了?”路浔猜测道。
  
  少祭祀点了点头,道:“但好在也不会死太多人了。”
  
  “为何?”路浔问道。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自己是【尊上】,少祭祀消失后,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他。
  
  光是他身上没有血契这一点,就足够了!
  
  少祭祀佝偻着后背,轻咳后看着路浔,道:“因为我就要死了。”
  
  “不是明日?”路浔问道。
  
  “确切地说,是子时以后。”少祭祀微微一笑。
  
  “我日,那岂不是还不到半个小时!”路浔没想到少祭祀12点以后就会挂掉。
  
  不过现在的少祭祀,面色的确比先前要好一些,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不至于毫无血色,这感觉……不就是回光返照嘛!
  
  路浔犹豫了片刻,然后,脸色有了一丝和煦的笑容,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道:
  
  “你在死的那一刻,介不介意我捅你一下?”
  
  反正那一瞬间都是死,我如果来上一剑,把他给透了,估计还能搞到不少经验值与贡献点。
  
  emm……有那么点薅系统羊毛的意思。
  
  “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少祭祀倒也没觉得生气。
  
  “你才是个怪人。”路浔回复道。
  
  我准备给你来上一剑,你居然还觉得我有趣?
  
  如果是路浔,他肯定不愿意别人这样对待自己。别的不说,至少破坏身体的美感,多一个血洞,多丑啊。
  
  少祭祀感受着身边吹来的微风,虽然是炎炎夏日,但魔宗后山的夜风却带着丝丝凉意,就像是整座后山都开着中央空调似的。
  
  他抬起自己瘦骨嶙峋的右手,微微摆了摆手道:“在我死之前,你是伤不了我的。”
  
  “真的吗?我不信!”路浔用某主持人的语调道。
  
  少祭祀清澈的眼眸中笑意流转,似乎从没有人与他以这种方式交流,他开怀一笑,道:“在你们天尘,我死之前,恐怕除了先生,没人可以伤到我。”
  
  “也是因为【天道之力】?”路浔问道。
  
  少祭祀点了点头。
  
  这打破了路浔想要捞一笔经验值的幻想,让他觉得万分遗憾。
  
  与此同时,心中又觉得有些轻松。
  
  想了想后,他觉得还是要去告诉先生一声。告知他少祭祀等会儿就要凉了。
  
  他正欲起身,耳边便传来了先生的声音。
  
  “你且在此候着。”
  
  路浔闻言,拱手道:“弟子领命。”
  
  看来,先生一直都有在关注着这边。
  
  让路浔比较费解的是,他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要让他在这里候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少祭祀所说的时间,还有最后一柱香的时间。
  
  而在这个时间里,路浔亲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如耄耋之年般的少祭祀,居然在逐渐变得年轻!
  
  他那佝偻着的后背在慢慢挺直,他身上的老人斑在逐渐消散,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在慢慢变浅!
  
  他就这样以极短的时间,从一个老年人,变成中年人,然后又变为少年。
  
  路浔看着他,不得不承认,少祭祀先前也没吹牛,的确有我七八成的水准。
  
  眼前的少年甚是英俊,是那种走在路上,少女们都会装作没看见,然后忍不住疯狂偷瞄的那种。
  
  原来,这才是他在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的确生的不错。”路浔夸赞道。
  
  少祭祀想了想后,道:“不过也是别人的身体。”
  
  路浔闻言点了点头,这具身体来自天尘人,少祭祀不过是鸠占鹊巢,借死尸而活。
  
  而这具身体在变成少年模样后,还在逐渐变小。
  
  很快,他就变为了大男孩,然后变成了孩童,最终,变为了婴儿。
  
  少祭祀先前说过,他是在一具死婴身上诞生了意识。
  
  他那双清澈的眼眸此刻正抬头看向天尘大陆的星空。
  
  星空璀璨,甚是好看。
  
  这是他看向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
  
  风儿吹过,这具本该早就消散的身躯,随风化为飞灰,然后彻底湮灭在这个世界里。
  
  枣树上,只剩下了一团混沌的气流。
  
  先生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路浔的身边,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伸手朝着这团混沌的气流轻轻一招,它们便飘到了先生的手中。
  
  先生握紧手掌,等到他再次摊开,气流已化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
  
  ……
  
  n.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