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水之精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有些人的一生就是在为某一刻活着的。
  
      比如眼前这三个人。
  
      在某一段时空里的八十一天内,他们的生命之花开的如火如荼……
  
      在那个时空里,他们不是在为旧有的王朝效命,而是在为自己的尊严拼尽全力。
  
      这种品质是云昭最看重的一个品质,他比聪明重要,比忠诚重要,甚至也比爱情重要。
  
      尊严,是所有重要名词的前缀音!!
  
      我们必须有尊严的活着,有尊严的聪明着,有尊严的忠诚,有尊严的恋爱……这是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超脱动物概念的基石。
  
      徐元寿想不明白云昭为何对那些鸿儒博学,名望远播的人弃如敝履,唯独对这三个小吏青眼有加。
  
      “你拿来的这个酒,恐怕要五两银子一坛吧?”
  
      经过这些天的交往,阎应元对云昭的观感已经没有那么差了。
  
      云昭道:“你猜错了,这一坛酒来自蜀中剑阁之南,藏了三十年之后,一坛酒只有原来的一半,酒浆粘稠,需要兑上新酒一起喝滋味最好。
  
      三十年,一坛酒,一辈子人,五两银子岂不是太辱没了?”
  
      “这就是做皇帝的好处?”阎应元微微叹了口气。
  
      云昭举杯跟面前的三位碰一下酒杯,喝光了杯中酒道:“做皇帝的好处多的让你们无法预料。”
  
      阎应元点点头道:“怪不得这天下有如此多的害民之贼。”
  
      云昭摇头道:“我蓝田从来就没有害过百姓,相反,我们在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天下百姓见过太过辛苦,就让我当他们的皇帝,很公平的。”
  
      学政训导冯厚敦无奈的道:“我知道你家累世巨寇,你好歹是一代大儒徐元寿的弟子,脸面终归是要顾忌一下的,不能随便将一件无耻的事情说成天经地义。”
  
      云昭瞅着站在门外伺候的狱卒道:“你喜不喜欢我做你的皇帝?”
  
      狱卒笑嘻嘻的施礼道:“小的心甘情愿,不仅仅小的心甘情愿,就连小的早就亡故的父亲也是心甘情愿的。”
  
      云昭对狱卒的回答非常满意,摊开手对冯厚敦道:“你看如何?”
  
      冯厚敦怒视着这个中年狱卒道:“你父亲去世多少年了?”
  
      狱卒笑道:“十九年了。”
  
      冯厚敦道:“那个时候,云氏还是山野巨寇,你们也喜欢?”
  
      狱卒道:“当然喜欢,不信,你去问我父亲。”
  
      冯厚敦道:“好,等我们喝完这顿断头酒,就去问你父亲。”
  
      云昭诧异的道:“没人打算杀你们。”
  
      陈明遇摆摆手道:“我们三个必须死!”
  
      云昭瞅着年纪最大的阎应元道:“何解?”
  
      阎应元道:“江阴十万百姓差点成为火炮下的亡魂,我们三人不能再活着,江阴百姓秉性刚毅,容易一怒暴起,我们三人如若不死,我担心,江阴百姓会被你这样的巨寇所趁。”
  
      云昭摇头道:“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有,也会被朕砍头!”
  
      阎应元大笑道:“你以为你是皇帝就真的能为所欲为不成?”
  
      云昭笑道:“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你们不活着看着我点,说不定那一天我就会发疯,弄死江阴十万百姓。”
  
      陈明遇道:“如果是个皇帝就能为所欲为,大明崇祯皇帝就不至于在皇宫饮鸩酒自尽了。”
  
      云昭摇摇头道:“他喝的不是鸩酒,而是断肠散,用乌头酒送服的,别人喝一杯就送命,他喝的七窍流血依旧狂饮不已,算是一个硬汉子。”
  
      阎应元沉默片刻道:“你送的酒?”
  
      云昭摇头道:“我派人去了京城,问他要不要尝尝平民百姓的生活,结果,他不肯,说自己生是皇帝,死也是皇帝。
  
      他这样想也无可厚非,我才当了半年的皇帝,如果,突然间不当皇帝了,也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你也会寻死?”
  
      “不会,我一定会同意人家让我当一个平民的建议,我没有他那么执着。”
  
      陈明遇道:“可能是你当皇帝的时间太短,还没有食髓知味。”
  
      云昭想了一下道:“凡是开国君王,大多有百折不挠之决心,有卧薪尝胆之坚持,所以,他们都知道,活着才能创造无限的可能,死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啊,很多开国君王都干过很多丢人的事情,成功之后就要死命的颠倒黑白,把自己怕死,失败,生生渲染成高尚的节操。”
  
      “你以后也会这么干吗?”冯厚敦对云昭说的话很感兴趣,忍不住追问道。
  
      “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一次就成功的盖世典范,更是日后帝王模仿的对象,毕竟,朕的存在本身就是大明百姓的无上运气。”
  
      “我是说,你的强盗世家的身份,你好色成狂的名声,以及你明明接受了大明册封,是真正的大明官员,却亲手逼死了你的皇帝,亲手搅乱了大明天下,让大明百姓遭遇了旷世劫难……”
  
      “云氏乃是千年的强盗世家,朕觉得这是一个荣光,就像圣人家族一样都是一时之选。这个没什么好避讳的,不仅仅不避讳,朕还要把云氏千年强盗的血脉生生的融进大明百姓的血脉中。
  
      毕竟,在乱世到来的时候,唯有强盗才能活的风生水起。
  
      至于别的,比如好色,比如弑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跟任何人解释,毕竟,朕是君王。
  
      既然是君王,被天下人评论本就是应该的,朕并不介意。”
  
      陈明遇皱眉道:“你如此大意,难道就不怕朱明死灰复燃吗?“
  
      云昭从袖子里掏出一条衣带丢给陈明遇道:“这是朱明最后一个没有投诚的王给朕写的哀告信,你们要是觉得这样的死灰还能复燃,我就没话说了。”
  
      三人里面学问最好的冯厚敦展开衣带看了一遍,递给阎应元道:“没希望了。”
  
      阎应元看完衣带诏之后丢给陈明遇道:“我们在江阴之所以要阻拦大军,并非为了这些蠹虫,只是听说蓝田大军来了,要收回我们所有人的产业,从此后,天下所有人都将成为你云氏的奴仆,只能靠着你云氏才能存活。
  
      为人奴婢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后来听顾炎武说了蓝田国策之后才明白上当了。”
  
      云昭笑着举起酒坛子从里面控出来最后一点酒,分在四个人的酒杯里,每个酒杯都不太满。
  
      云昭举起酒杯道:“来来来,三位我们共饮这杯酒之后就各奔东西吧,我继续去当我的皇帝,你们回江阴继续去当你们的百姓,如果想当官,就去地方县衙,府衙报备,只要能通过考核就成。”
  
      陈明遇苦笑着举起衣带诏就要扯烂,被云昭一把夺回来,重新塞进袖子里道:“这可是好东西,不能损毁,以后要保存起来放在大会堂里展出。”
  
      陈明遇道:“我们把三人应该死……”
  
      话说了一般就被云昭将他的手抬起来用酒杯堵住他的嘴道:“死什么死啊,大好的日子就要到来了,且好好活着,看朕如何大展雄风将我汉人天下治理成天下之雄!”
  
      说完话,就把半杯残酒一饮而尽,丢下酒杯朝三位拱手道:“就此告辞!”
  
      然后就站起身,背着手虎步龙行的走了。
  
      阎应元三人看着云昭的身影消失在监牢拐弯处,三人对视一眼,也齐齐的丢下酒杯,全没了说话的心思。
  
      监牢的门大开着,他们并不怀疑云昭放他们离开的诚意,只是多少有些难堪,至今,他们还不明白三个小小的胥吏有何资格与当今天下凶名昭著的巨寇一起饮酒。
  
      冯厚敦第一个出声道:“或许这就是皇帝真正的模样吧,与他见面三次,对他的看法就改变了三次,我好像不怎么反对他当我的皇帝。”
  
      陈明遇道:“开国帝王那里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不过,总体看来,开国皇帝做事都不会太差。”
  
      阎应元瞅一眼那个守在门口一脸不耐烦的狱卒道:“走吧,皇帝对我们礼遇,这些混账却不会,老夫当了多年的典史,甚至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
  
      既然人家不杀我们,我们也没有自己寻死的道理。”
  
      三人背着包袱刚刚离开监牢,就看见那个狱卒换了一身普通衣衫出来了,还把监牢的大门锁上,从树下解开一头驴子,跨坐在上面,得得得的走了。
  
      “整座监牢里就关了我们三个是吧?”
  
      冯厚敦有些不相信。
  
      阎应元与陈明遇本就是江阴典史,那里会不明白冯厚敦的疑惑,这些天来,他们就看见了这一个狱卒,而且这个家伙只在白日里的出现,夜晚,整座监牢里安静的吓人,监牢里可不就只有他们三个囚犯嘛。
  
      “走吧,回家。”
  
      阎应元把自己的包裹背在背上率先离开,陈明遇,冯厚敦两人紧紧跟上。
  
      离开了玉山监牢,三转两转之下,就汇入了一条主街。
  
      这条街上人来人往,热闹异常,等三人汇入人群之后,很快就消失了,就像三滴水汇进了江河湖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