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他师父有多凶,你是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绝望深渊,北海鲲族居住的区域。
  
  这里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巨渊,常年看不见阳光。
  
  而太虚鲲族便居住在此地,并且稳稳统帅着方圆数千万里区域。
  
  在北海,太虚鲲族地位仅次于黑龙岛,堪比东荒圣地级势力,而且是顶尖圣地。
  
  “父王我好羞耻啊!”
  
  “为什么会这样,让我死了算了吧!”
  
  “鲲鹏法,鲲鹏法啊!它就摆在孩儿面前,但是我……”
  
  “但是我去晚了,传功玉壁神韵已经耗尽,根本悟不出来,太难,太难了!”
  
  三丈高碧色鱼缸中,一道身影悬浮着。
  
  它约莫成人大小,通体宛如大鱼覆盖着黝黑色鳞片,但脑袋却又不是鱼头,反而像极了鹰隼大雕。
  
  此时,它眼中留下滴滴泪水,与鱼缸中的灵液混为一体。
  
  在这只鱼雕面前,站着一位伟岸的黑袍中年男人,他通体散发着淡淡幽光。
  
  他就那么随意地站在那里,便如与周围虚空完全融合般,万法不沾身,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此人,正是现任太虚鲲族的族长——昆虚。
  
  在太虚鲲族的历代族长中,昆虚绝对是才情顶尖的存在之一。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2000岁之前便证道成圣,而且是圣人中的强者。
  
  更不可能压过鲲族诸多天骄,稳稳坐在族长之位上,要知道那些巨鲲可不是好统帅的。
  
  鲲神王望着鱼缸中的声音,那是他的独生子,也是如今鲲族最强天骄:昆冥。
  
  昆冥数月前在混沌海域,发现了传说中的鲲鹏神殿和鲲鹏法。
  
  这本来是件好事,然而那记录着鲲鹏法的鲲鹏玉壁,不知道被谁捷足先登,神韵道意被消耗得七七八八。
  
  仅剩的那一丢丢神韵简直就是鸡肋,让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换做旁人,悟不出来就算了,大不了直接走。
  
  然而作为太虚鲲族的少族长,昆冥对鲲鹏法的执念实在太深。
  
  他竟然坐在那鲲鹏玉壁前硬生生地坐悟几个月,强行逼自己领悟那门鲲鹏法。
  
  最终,他强行催动那门鲲鹏法想要化鹏,但是结果显而易见,走火入魔变成一只鱼雕。
  
  嗯,也可以说是鸟鲲。
  
  ……
  
  要说昆冥的蜕变完全失败嘛,倒也不算完全失败。
  
  毕竟巨鲲化鹏,的确是从脑袋开始慢慢蜕变的,昆冥的步骤是没错的。
  
  尴尬的是他领悟的鲲鹏法【化鹏篇】实在太残缺,导致他只化出个脑袋就没法继续。
  
  更尴尬的是他也化不回来鲲,只能以这种半鱼半鸟的姿态存在着。
  
  这就蛋疼了呀!
  
  虽然昆冥也可以用障眼法,把自己变回人类形态。
  
  但打架的时候,或者别人用洞察类法术看你的时候,都能直接看到本体跟脚。
  
  到时候本鲲鲲顶着个大鸡头,简直不要太美。
  
  我堂堂太虚鲲族少族长,不要面子的吗?要是传出去,还怎么做鲲?
  
  “父王,我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以后就只能维持这个模样吗?”
  
  感受着鱼缸中昆冥的欲哭无泪,鲲神王嘴角隐隐抽搐。
  
  他已经掏出自己的家底灵液,把宝贝儿子泡在里头,就是想借助灵液的力量,让昆冥突破那层壁垒,成功化鹏。
  
  然而结果很显然,他失败了。
  
  虚鲲化鹏不仅仅是能量足够,就能进行的。
  
  其中还牵扯到极为复杂玄妙的变化,只有《鲲鹏法》中的《化鹏篇》能阐述清楚。
  
  而今鲲鹏法失传,昆冥如今的情况相当不妙。
  
  就在这时,虚空缓缓波动,几道人影出现在大殿中。
  
  这几位正是之前跟踪沈天的那几位鲲族长老,此时他们眼中满是挫败。
  
  “启禀族长,已经查清楚在少族长之前领悟完整《鲲鹏法》的人,是何方神圣了。”
  
  ……
  
  哦?
  
  鲲神王转过头来,深邃的双眼中光芒闪烁:“是谁?”
  
  其中一位长老道:“我们在混沌海域外围,见到新任神霄圣子沈天,施展鲲鹏法遁走。”
  
  “只可惜这小子实在狡猾,居然擅长某种收敛气息的功法,直接遁入海底藏了好几天时间,一直都不露面。”
  
  “我等没有办法,也只能先回来禀告族长。”
  
  神霄圣地,神霄圣子?
  
  昆虚体表幽光微颤:“是楚龙河和张龙渊的徒弟吗?”
  
  另一位长老点头:“是的,正是神霄圣主张龙渊的弟子,区区一个东荒圣子,居然跑到北海来,还敢跟本族抢夺鲲鹏法。族长,要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说着,那名长老缓缓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鲲神王嘴角微抽,脸色微沉道:“愚蠢,你可知道这小子背后有多少人撑腰?”
  
  长老不解:“他背后不就一个张龙渊和一个楚龙河嘛!”
  
  “楚龙河早已被废,张龙渊也不过是新晋圣者,本族圣者众多,难道还怕他区区一个落寞圣地吗?”
  
  “族长您当年不是曾经与张龙渊鏖战七日七夜,未分胜负吗?若是能取回《鲲鹏法》,你必将实力大增,届时何必……”
  
  长老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冷哼打断:“闭嘴!”
  
  却见鲲神王背负双手,脸上带着正大庄严的浩然之气:“我鲲族乃北海两大至尊种族之一,怎能做出以大欺小之事?”
  
  “若是冥儿出手将沈天击败甚至击杀,迎回鲲鹏法,那是冥儿的荣耀。”
  
  “可若是你们这些天尊级长老出手,纵使真的把这小子杀了,迎回鲲鹏法,那也将沦为五域的笑柄。”
  
  那长老面露不甘:“可是《鲲鹏法》至关重要,本座觉得为了它,可以采取特殊手段。”
  
  鲲神王哼道:“没有什么比鲲族的骄傲和尊严更加重要,哪怕是《鲲鹏法》。”
  
  一语罢,他背后陡然浮现万丈巨鲲虚影。
  
  澎湃浩荡的威压,顷刻间席卷万千里海域,令无数海族战栗。
  
  昆虚淡漠道:“传本王令,鲲族与神霄圣地世代交好,本王与神霄圣主更是至交好友,神霄圣子做客北海,理当招待。”
  
  “放【虚鲲令】邀请神霄圣子来绝望深渊做客,北海各族共证之。”
  
  “即便要迎回《鲲鹏法》,本族也要迎得堂堂正正。”
  
  ……
  
  很显然,当代鲲神王虽然年轻,但在太虚鲲族中话语权并不小。
  
  当他正式发出号令后,剩下那些长老们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无奈告退,准备照办。
  
  当所有长老全部离开后,鱼缸中的昆冥询问道:“父王英明,您这是准备在绝望深渊中摆一出鸿门宴吗?”
  
  鲲神王哼道:“什么鸿门宴,不知道你这脑袋里成天想什么。”
  
  “连通神境都还没达到就学人家争风吃醋,为父稍不注意,你居然还跟神霄圣子结怨。”
  
  “你可知道这位神霄圣子什么底细?知道人家什么实力?知道人家有什么手段吗?”
  
  昆冥撇了撇嘴:“不过是个人族圣子,运气好抢先孩儿一步领悟鲲鹏法罢了,有什么了不起?”
  
  “若非孩儿现在蜕变出了问题,不方便露面,即便还是原来的实力,也能镇压他。”
  
  鲲神王嗤笑道:“你这倒霉孩子,都已经换了个鸟头,没想到脑子还是不好使。”
  
  说话间,鲲神王抛出一枚玉佩:“这是为父特意让银章神族和龙族那边的探子打探出来的,关于神霄圣子的消息,你自己看看。”
  
  鲲神王越说脸越沉:“仔细看看,神霄圣子沈天,号称东荒第一美男子,年龄16岁,出生凡俗世界某王国。”
  
  “从小命运多舛,被视为灾星,然而数个月前忽然转运,宛如天道眷顾般。”
  
  “开个灵矿石,开出神霄圣地失传万年的禁忌篇章《以身化劫》。”
  
  “去个上古战场,从里头鼓捣回至尊神器战神塔。”
  
  “你知道这叫啥吗?这叫潜龙升天命格,是真正的无上气运之子。”
  
  昆冥嘴角微抽,嘟囔道:“哪那么玄乎,父王你未免把这家伙看得太神了吧!”
  
  鲲神王哼道:“本王怎么就生出你这个没脑子的主?”
  
  ……
  
  说着,鲲神王淡漠道:“你仔细看看,沈天加入神霄圣地后,但凡跟着小子做对过的人,后来都咋样了?”
  
  “神霄圣地大师兄方常,曾经跟他作对,结果突破金丹九转失败,金丹裂了。”
  
  “北斗圣地圣子辰中天,曾经跟他作对,结果气得元婴差点裂开。”
  
  “紫府圣地圣子齐少玄,也曾经跟他作对,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沈天一招击败,到了北海之后碎丹成婴,元婴差点被自己的金丹憋死。”
  
  “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再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鬼模样,不觉得眼熟吗?”
  
  咚~
  
  鲲神王的话,宛如醒世神钟般在昆冥耳边响起。
  
  他脸色阴沉道:“难道说我这次走火入魔,是这小子在设法阴我?”
  
  鲲神王嘴角抽搐,强忍着把这傻儿子塞回他娘肚子里的想法:“动动你那愚蠢的猪脑子。”
  
  “你自己强行化鹏失败,他连面都没露,怎么可能阴你?是气运的冲击!”
  
  扶着额头,鲲神王无奈道:“每个黄金时代都会出现一些天道钟爱的主角,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天赋和气运。”
  
  “齐少玄是这种人,你也是这种鲲,但天道钟爱的主角也是分等级的。”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说你与齐少玄是天道的干儿子,那沈天这小子的等级,就相当于天道他亲儿子。”
  
  “你一个干儿子要跟亲儿子打架,你说天道他帮谁?”
  
  昆冥:“……”
  
  倒抽一口凉气,昆冥感觉父亲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鲲神王,道:“难道说,孩儿只能朝那个人族圣子认怂吗?”
  
  ……
  
  鲲神王望着昆冥,宛如望着一个憨憨。
  
  他嗤笑道:“认怂有什么不对?虽然群妖都不承认,但人族就是天道所钟爱的万物灵长。”
  
  “我们鲲族的确强大无比,甚至足以镇压人族许多圣地级势力。”
  
  “可那又如何?难道能与整个人族相抗衡吗?”
  
  “不行,莫说是我们鲲族,即便是太古时期的祖龙、天凰,乃至真正的纯血鲲鹏,也远远不够。”
  
  “虽然不知为何,太古时期的天庭崩塌,人族分裂成这么多圣地,彼此不合。”
  
  “但天道对人族的青睐,一直都远远凌驾于其他万族之上。”
  
  “别忘了,如今的五域最强者可也是人族。”
  
  “沈天拥有人族最难得的‘潜龙升天’命格,气运强大也是很正常的,你怎么跟他比。”
  
  看着侃侃而谈的鲲神王,不知为何昆冥总感觉父亲眼中带着淡淡的黯然。
  
  他忽然感觉有些沉重,仿佛一直以来的‘骄傲’都要被压垮。
  
  鲲神王显然也发现了儿子情绪的变化,他笑着安慰道:“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非常自傲,觉得自己是北海最强天骄。”
  
  “但是孩子,你要明白这五域的天空,比区区北海大得多得多。”
  
  “巨鲲为何要化鹏,正是为了摆脱海洋的桎梏,进入更大的世界,看到更加壮阔的风景。”
  
  “如果你一直拘泥于‘北海第一天骄’的身份,就只能沦为‘井底之蛙’。”
  
  “没有真鹏的心,纵使给你‘鲲鹏法’,又如何化鹏?”
  
  “只有放下些沉重的东西,才能飞得更高。”
  
  ……
  
  放下些沉重的东西,比如说脸吗?
  
  昆冥望着自己的父亲,忽然感觉眼前这个人有些陌生。
  
  这还是他那动不动就在族人们面前,鼓舞‘鲲族的骄傲不容亵渎’的父亲吗?
  
  那个纵使在黑龙王面前,也敢撅着胡须对喷的霸道族王,为何会对区区一个神霄圣子如此忌惮?
  
  更匪夷所思的是,听完鲲神王对沈天的描述,再看完沈天的生平经历后,昆冥也有些慌了。
  
  毕竟沈天这一路走过来的履历,的确有些让人细思极恐。
  
  跟随着他当他小弟,拍他仙屁的人,每一个都飞黄腾达在修仙路上高歌猛进。
  
  这次进混沌海域试炼,玉蹁跹、四大公子都没少捡便宜,至于敖乌和齐少玄就更不用说了。
  
  听说他们离开混沌海域后就直接奔黑龙岛,好像说得了什么让龙族都震动的至宝。
  
  而跟神霄圣子作对的人,也都无一例外倒大霉。
  
  甚至就连邪灵教的圣者,都栽在他的手里,被神霄圣地逮住。
  
  这家伙实在是有点邪门。
  
  ……
  
  忽然,昆冥仿佛想到什么:“父王,为啥你对沈天的事情这么清楚?”
  
  鲲神王的眼中露出一丝不自然:“咳咳,只是随便查查罢了。”
  
  呵呵,为什么调查得那么清楚?
  
  也不想想这家伙的师父是谁,那俩家伙当年把北海闹得翻天覆地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他师父有多凶,有多阴,有多腹黑……
  
  呵呵,你是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