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玄天之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第773章玄天之宝
  
  转眼间,进入陆寒目中的,至少有五道遁光,成扇形带着狂压滚滚而来,他的神色逐渐浮上幽冷,继而对着瘦脸青年一弹。
  
  “你们可以滚了,绝不允许有下一次,否则他们五个就是尔等的结局!”
  
  瘦脸青年身躯猛地绷紧,接着就形同春水一般融化,直到恢复为软绵绵的身躯,体内无论冰寒,还是各种不适,都彻底烟消云散。
  
  “小子,本尊者今天栽的心服口服,算你有种,但那五人绝非我等能比,奉劝你赶紧逃命为好!”
  
  云罗尊者懊恼的一跺脚,发现又来了更恐怖的强者,煞白的脸色颤了颤,看了瘦脸青年一眼,就头也不回的反方向遁走。
  
  “陆寒!既然你不杀我,老子也是那句忠告的话,这五人都是一流大宗的翘楚,你的法力终究有限,做人不要太狂,小心物极必反!告辞!”
  
  瘦脸青年一瞥远方,收取收缩变小,赶紧向下方地面扎去,黄芒加身动用土遁,似乎又追随丑汉而去,那里的天际,轻纱妇人只剩下个黑点。
  
  ‘哼!我的极限,气势尔等小厮能窥探的,你们差点太远了!’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这家伙居然认的‘史冰元毛’,看来玄界关于上面的典籍也不会太少,他动用的神通,的确不是此界之术。
  
  寰宇万寒,不仅以冰封一界甚至一域为强大,细节处的恐怖才是王道,在冰毛前,那些冰晶和冰花一类,已跌落在殿堂之外。
  
  传闻冰寒属性的最高境界,是无法感知的不寒之寒,没有冷意却侵彻亿万里,天下万物皆为雕塑,并且仍不影响繁衍生息。
  
  至于那个妇人,如此羞辱一番,才能在性命无恙下,又可以铭记终生,引以为傲的禁魂环对自己无效,也该摧毁她的三观了,估计会郁闷好多年。
  
  那自称云罗尊者的丑汉,根据陆寒对此界面的了解,只有一个名为‘魂罗古狱’的奇怪势力,特别擅长豢养魂兽,并且在控妖之术上威名远播,也是妖族最为憎恨的对象。
  
  没过多久,那道狂吠的赤色遁光,就跳跃着到了附近,也带来铺天盖地的威压,好像高大的赤龙般,十丈法相布满晶光,凝聚成一个霸气的‘王’字。
  
  此人四方脸上刻满横纹,几乎不人不鬼,凶悍气息能把元气排斥的不敢近身,被几道粗壮洪流缠绕着,如同虚无中诞生。
  
  “据我看来,这姓陆的似乎自从进入小缥缈境,就从未有片刻宁静啊,现在折腾的差不多了,这条大鱼合该由我们收网。”
  
  有刺耳之音划到,那是一大团滚滚红光,伴随大量魔气瞬移,似乎无限深邃。
  
  但早被陆寒看透,里面有张白骨铸就的座椅,上面半隐半现的坐着个青年,魔光在体表翻滚,身躯嘎巴嘎巴的不断发出怪音。
  
  惨白色座椅,酷似是某种魔兽的一段骸骨,魔气正翻滚着涌出,将神念阻隔在外,还有血腥气息令人作呕,似乎才吞噬过生灵。
  
  当到达后,青年大手一挥,那座椅就诡异的膨胀起来,继而变形成灵,幻化为巨大的双头妖魔,四只巨目涌动黑紫精芒,獠牙外露愈发狰狞,气息无尽接近神照。
  
  所有魔气被青年吸附一空,身躯凝实之后,样子却非常普通,似乎农家之人,只是双目黑的可怕。
  
  第三道、第四道以及第五道遁光,或者如雷火烧烤长天,或者带着一片阴沉,甚至长弓搭箭,酷似夸父在世,率先把陆寒的气机锁死。
  
  “但我怎么看,此子仍然法力旺盛,没有半点枯竭之象?”
  
  长须飘然,脸上有几块黄斑的蓝袍老者,仍然警惕的打量陆寒,他脑后有团暗影,虚虚实实不断变幻,似乎蕴藏着无上天机,可以给他掌眼未来。
  
  “哈哈!人家自称炼丹大师许久,或许真的藏着几枚不世神丹,危急之下吃一颗有何不可,贼婆娘规避死了便宜咱们要好很多。”
  
  接话的家伙,脚踏一对火轮,背后还被挎着一个行囊,一呼一吸都是热浪,已经无法看出他对诱惑是否有火热之色。
  
  “我已对彩头不抱幻想,但用他这条命换来的回报,也是丝毫不差的,嘿嘿!”
  
  大手紧握的长弓,不断有紫色纹路亮起,可以清晰看到握把处,镶嵌着五块上品灵石,搭在上面的箭矢,已经放出刺目的犀利长芒,前锋如针尖般精细,反射出的光晕都刺人生疼。
  
  几百里外,小山脊后的草窝内,两个身影收敛气息,才把疗伤丹药吞下去,仍然惊魂未定。
  
  他们趴伏在地,死死盯着天际尽头的动向,疲惫的脸上还有几分兴奋残留,似乎在期待什么。
  
  ‘如今世风日下,堂堂一流宗门,都主动作了超然势力的走狗,等同于拉帮结派,这是要有暴风雨来临啊!’
  
  瘦脸青年抚摸着胸口,身体内似乎还有未去的寒气,他也损毁了一件天宝,在那股奇寒中没剩下半点残渣,但比起云罗尊者状况要好。
  
  ‘此乃大道法则,犹如万千星辰,乃至浩瀚星域,也在不断的兼并和崩离,能活下来才是正解,譬如你我,嘿嘿嘿……!’
  
  云罗尊者那张丑脸,笑起来更加渗人,回应他的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面孔,但气氛有些凄凉,显然这么活下来的有辱正常之道。
  
  ‘打死他,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陆寒,这次绝对死定了,我要亲眼观摩才能解恨。’
  
  ‘对头!否则本尊会产生心魔,只是可惜了他的一身神通,若被那五个畜生得到,更是界面修士的悲哀。’
  
  两人转而又呲牙咧嘴,一幅愤恨十足,想必那个轻纱妇人更加怨怒,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都不是好东西,最好的局面是,陆寒临死前也把他们带走,然后咱俩回去捡漏,额哈哈哈……!’
  
  ‘薛耗子,你这可想多了,为首的可是赤轮王老贼,加上红魔将军,他们二人就能把咱俩灭了,何况还有火雷霸主,以及阴算子和射天狼君,他们五人可灭一宗。’
  
  “丑鬼,老子叫薛樊昌……咳咳,那是你不知道,我总感觉陆寒已经不是大乘,嘘——他们要动手了,先闭嘴!”
  
  在云罗尊者震惊的表情下,两人暂时不再纠结其他,悄悄祭出一丝神念,加上惊人目力,盯住战场的一举一动。
  
  他们发现陆寒,仍然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越发为之气结,那个想法反而更加浓重,但即便神照境亲临,以一敌五也凶多吉少。
  
  “轰隆——!”
  
  就在此刻,一道天雷在九霄炸向,接着就有五彩雷光垂下,把千里内都震颤成波浪,充斥的毁灭之力,差点把五人当场撂倒,就连陆寒也为之惊讶。
  
  但那股熟悉的气息和情景,又让他大感意外,急忙抬头望去,那里万丈高空,一尊五色雷印,正孤独而骄傲的悬浮着。
  
  表面就有恐怖法则变幻莫测,雷云环绕左右,既古朴又充满霸绝之意,好像雷王的至宝降临人间,五人看到后尽数惊骇。
  
  “这不是天宝,难道哪位老祖降临了?”
  
  此话一出,几人更是受到惊吓,
  
  “玄天之宝?”
  
  几乎是异口同声,骇然的惊呼声无法掩饰,五人差点瘫倒,脸色煞白一片,似乎见到了最可怕的东西。
  
  对雷霆最为忌惮的,当然是魔气森森的青年,此人正是云罗尊者口中的红魔将军,他缩了缩脖子,怎么感觉那枚大印,十有八九冲着自己来的。
  
  “还不恭迎老祖,肯定是哪位老人家来视察了,我等该先行大礼,小心冒犯之罪!”
  
  为首的四方脸,将满是横纹的丑陋面孔一沉,率先躬下身躯,如见祖宗般的卑微,不但气息收敛干净,半点凶相都藏匿起来。
  
  其他四人哪敢怠慢,就凭这件雷印,只需咔嚓一下,所有人都将化为烟尘,在渡劫老祖前,什么都是浮云。
  
  就差当场拜倒,对着苍穹重重扣头了,汗水津津都不敢抹去,开始谨慎的等待,若能见到那等存在,可以吹嘘几百年。
  
  ‘陆寒匹夫,你还不速速跪倒,当老祖亲临,我就当场控诉你的所为。’
  
  ‘小子,连老祖的神器都不敬重,你是嫌弃死的太慢吗?’
  
  ‘快点恭敬些,否则连累我们,你会百死莫赎!’
  
  他们看到陆寒,不但没有半点敬畏,还昂首盯着五雷大印,毫不掩饰自己的无礼,直勾勾颇为放肆,先后吓得大声惊怒斥责起来。
  
  几百里外,云罗尊者和自称薛樊昌的瘦脸青年,也几乎当场吓尿,瞬间爬起身躯,无比虔诚的跪服。
  
  ‘区区小缥缈界,为何要来老祖啊?’
  
  ‘别说话,老祖的神通,在万里之外都能听到你不敬之言,想死吗?!’
  
  薛樊昌吓得一哆嗦,他也在暗暗惊惧,莫非此地出了大事,否则岂能惊动界面顶尖存在,也不知来的会是谁。
  
  云罗尊者面孔抽搐,赶紧闭上嘴巴,周围万籁寂静,似乎连风声都消失了,只有雷霆在头顶翻滚,那威压早已让草木蛰伏。
  
  ‘尊贵的老祖啊,这陆寒一直逆行倒施,和我们无人毫无关联,相信您会赏罚分明!’
  
  红魔将军变得太普通了,一丝魔气都察觉不到,却肉眼都可见他的身躯开始颤抖,那是只有血脉压制才能发生的诡异状况。
  
  “嗯!陆某的确恩怨分明,该杀的绝不放过,想死的都成全其美事,就如你们这些蝼蚁。”
  
  什么?
  
  不但对玄天之宝没有半点畏惧,对渡劫老祖没有半点敬畏,还如此放肆的挑衅他们,简直矿玩的匪夷所思。
  
  ‘若非老祖亲临,你此刻已经死了。’
  
  有人恶狠狠的盯了陆寒一眼,咬牙切齿忍住冲动,玄天之宝可是成灵的存在,比起天宝以及灵宝,只能封印妖魂在其中,直接高阶了千百倍。
  
  甚至有的玄天之物,本就是一种天地灵物的本体,可以自主升级修炼,这件五彩雷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除了基本的击杀防御之外,已经产生大喜大怒。
  
  ‘等老祖现身,他老人家也不会容你苟活。’
  
  ‘哈哈!我们会坐看你被直接秒杀的,不论你的背景是谁,也难以和渡劫强者相提并论。’
  
  半晌未见五雷大印的主人现身,五人又开始讥讽取笑陆寒,仿佛看到他被神魂俱灭的一幕,而且不费吃灰之力,照样能拿到小虚天的奖赏,都纷纷开心不已。
  
  “唉!你们啊,真是浪费了许久的资源和灵气,快点消失吧!”
  
  陆寒一扫这五个家伙,如看死人般,在他们冷笑的目光下,伸出右手,对着万丈高的五彩雷印招了招。
  
  ‘沃日勒,他要干什么?’
  
  ‘还嫌死的太慢啊,竟然敢对玄天之宝这般无礼!’
  
  ‘他疯了,他应该就是个疯子,我等只要不被牵连就好。’
  
  “喂,苍雷阙,几个月不见,就如此想念陆某吗?不如下来聊一聊,但先把这些苍蝇清理掉,他们很恶心。”
  
  啥?
  
  噗——!
  
  这几人看向陆寒,如同望着智障一般,他们越发断定此人已疯,若非忌惮玄天之宝,早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轰隆!
  
  九天之上,雷云环绕的那枚大印,好像震怒般的爆开一片雷光,但在五人耳中酷似天音,纷纷窃喜玄天之宝果然怒了,下一秒就是陆寒的死期。
  
  果然,无比恐怖的威压,很快向下狠狠一沉,好像整个天宇沦陷,就连陆寒脚下,都被踏出数丈深坑,其他人更是当场跪倒。
  
  那枚雷印看似精巧玲珑,可惜给人的感觉,不亚于万亩之巨,就那么向下压来,转眼只剩余千丈距离,可以清晰看见,五色神光微微一颤。
  
  咔嚓!
  
  强芒可以耀世,一条土黄色雷蟒,瞬间打在了某处,酷似山河崩塌那等级别的炸音,把空间推出几道褶皱,差点演化为空间裂缝。
  
  当恢复正常知觉,大喜的不止一人,根本不用看雷击的地方,就知道陆寒灰飞烟灭了。
  
  “咦?不对!”
  
  猛然,几人察觉到了什么,猝然扭头观望,继而发现陆寒仍旧无恙,他们却惊骇看见,红魔将军所在之地,只有百丈之巨的雷坑。
  
  n.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