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一览诛两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第834章一览诛两族
  
  茫茫山峦间,不知谁人打造的一座阁楼上,陆寒随意站立,正阅览手掌竹简。
  
  这是断神宫里,比那些功法秘术还有价值的东西,虽然只是记载玄界百态,却有他恰恰想要的。
  
  ‘当初在小界面,我初入化神期不久,就被玄界大族差点打残,居然跨界偷袭,为一个后裔耗费巨大代价。’
  
  他清晰记得,跨界凶兽的狰狞和丑陋,生有四只幽绿大眼,一对褐绿色粗壮臂膀,上面画满无数灵纹,万千毛发如密集钢锥。
  
  黑灰色头颅足有两丈,表面凹凸不平肉瘤横生,光秃秃的无丝毫毛发,除了额头上的妖目,还有一对扭曲的牛角。
  
  大嘴里两排锋獠牙,根本没有鼻子,两腮处各密布着十几个圆孔,从怪物的脖颈下方,还长出如螃蟹般的两只大螯,上面电弧累累。
  
  “能不惜代价进行跨界袭击的,必然是名望累累的大族,实力几乎追平二流宗门,符合条件的海姓家族,当属他们最符合条件了。”
  
  那时,海姓三角眼交横跋扈,被自己当场斩杀,而纤斓和苍星两人,在妖兽跨界狂沛一击下几乎陨落,他们泱泱族群,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此多年过去,想必又该蠢蠢欲动了。
  
  思忖完毕,陆寒挥动衣袖,面前就多出两件造型独特的飞宝,一个是柳叶形小舟,碧光盈盈长度三尺,无数道金色线条颇为匀称。
  
  另一件还是个金枪鱼状的飞梭,表面刻画层层黑红色鳞片,光滑无比细腻考究,尖端如一把锋矛,直接刺开前方虚空。
  
  两者都是长距离代步工具,且都达到下品天宝级别,将速度催动到极致,若不切割虚空连续跨越,除了他之外,任何修士都休想追上。
  
  粗略估算,日行五百万里可期,即便这样日夜不停,到达天武圣山辖区,仍旧需要十天光阴。
  
  区区十日,常人看来不足挂齿,但陆寒自从重生,感觉每一天都很长,渺渺仙界才是终极去处,
  
  而海家,就是挂靠在其下,又完全独立的迥异存在,其中利益来往,必然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否则不会有这等资格。
  
  那又如何!
  
  最终,陆寒选择了飞舟,这件飞宝就出自断神宫,他将海量灵石塞满凹槽,化为翠芒稍纵即逝。
  
  这几天,整个西半部出奇的诡异,因为得知陆寒连续搞垮两个宗门,许多势力惴惴不安,不知谁会是下个目标。
  
  如今,连豢养多年的阵法师,好多宗门都不再信任,疯狂搜寻和聘请更超然的大师,竭力为保护层加固或升级。
  
  一时间,七级阵法师的酬劳,竟然暴涨到以天数计算,每坐镇一日就可得到数万灵石,所需修炼资源完全免赠。
  
  八级阵法师的稀缺,根本难以用价值衡量,各个宗门曝出超多条件,甚至不惜用小半资产做代价,并将副宗主之位相让。
  
  无论面对陆寒,还是界面大劫,考验生死的时机已到,一切刻不容缓,尤其前者造成的压迫感更为强烈。
  
  …………
  
  若论玄界之大,仅凭这片陆地,即便也算宏观,但在陆寒经历的同位面诸界中,仅仅属于中小规模。
  
  但加上茫茫外海,才堪称深不可测,传闻那里可以包容无数大陆,甚至可能沟通妖界。
  
  浩瀚之水无边无际,天空灰蒙蒙一片,大小岛屿不计其数,却不见任何异动,静的几乎出奇。
  
  随着深入,不知已经多远,海水莫名高了一阶,跨度足有百丈,仿佛大海遭到平地托起,而且没有半点相融的征兆。
  
  若超越这个断层,再向前方眺望,便发现天际有霞光射下,找出海面密密麻麻的身影,数量不下亿万。
  
  堪比万妖朝会,岂止能以繁盛来形容,简直拥挤似密林,但诡异的是无半点声响。
  
  细看之下,这些水兽海妖,都保持大概相同姿态,身躯微微前倾,似乎在等待圣人垂青,在光线中相当可怖。
  
  “吼——!”
  
  原来,那霞光绝非天降,竟然是一只大型八翅大鸟,浑身光晕灿灿,停驻在万丈苍穹,将骄阳光辉反射而下。
  
  但笼罩中,无数恐怖气息并列,数十名强者的拥护下,紧紧簇拥着一个身影,它才是万妖朝拜的核心。
  
  那身影高约九丈,浑身笼罩于黑色甲胄里,铠甲表面尽是古怪花纹,似乎来自妖王的手笔,蕴含着无穷霸意,惊人力量在纹理中动荡。
  
  披挂铠甲的身躯,似乎非常年轻,长脸近似龙首,身躯修长光滑,但腹部探出是个迷你利爪,且背生铁灰色双翅。
  
  一双海碗大的青瞳幽深似海,瞳孔深处隐约有赤红点睛,两只粗壮鹿角上,闪烁金属光泽。
  
  “震——!”
  
  莫名间,一股极其强大的波动,从他身上喷射而出,仅仅呼吸间,周遭千里的海面,便硬生生再次拔高十丈。
  
  也仅有他,脚踏一股十里方圆的千丈水龙卷,如海族王子般傲视四方,自吼声开始以后,空间多出道道裂纹,恐怖威压层层席卷,将任何海妖都轻松覆盖。
  
  尤其是那两只包裹在黑暗水雾里的两只大脚,在迫开遮盖露面的刹那,天光立即聚焦,尽数照射在其上,顿时爆发出浑雄气息,无法想象的气势,激发出层层巨浪,向远方奔涌推去。
  
  “恭迎赤鹏族奥神王子!”
  
  方圆数百里,万千海妖齐齐呼喝,被滚滚气势和威压震慑,几乎当场瘫倒,肉身颤栗不已。
  
  但内心气血澎湃,似乎在朝拜神圣般,口中怪叫似的大呼,表示无比狂热情绪。
  
  尤其是最前方核心处,围拢的一干至高强者,纷纷排队上千,开始趴伏在这位王子脚下,用丑陋嘴巴热烈亲吻。
  
  那双大脚堪比鹰足,额外宽阔肥厚,被一层金色鳞片包裹,光芒中尤其吸睛,两个脚腕还各戴着有一枚白玉圆环。
  
  “我从深海云宫走来,一路所见,皆浩瀚奔腾,诸族富饶,强者如临!
  
  数万年时光已去,古老的神圣使命再次垂青,因此我们要忠诚遵循,为了永远昌盛不衰,以传承之勇一举踏平人族!”
  
  “一统玄界,为了气运!”
  
  ‘吼——!’
  
  “阴阳之下,只有沧海!”
  
  ‘吼——!’
  
  “让圣界之光,恩赐每个角落!”
  
  “吼——!”
  
  “二十年后,战!”
  
  ‘吼——!’
  
  ‘咦?提前了?’
  
  …………
  
  界面边陲,八岐谷地域偏僻,却占据较为重要位置,这里扼守通往小寰界的要塞,最大的通道被牢牢锁住。
  
  若有人来往,除非另辟蹊跷,虽然也有无数隐秘通道,但并不能容纳大型军团,零散修士几被忽略。
  
  距离海妖下达战书,已经二十五天,东北方天际苍穹,有流光激射而来,露出三丈翠绿小舟,陆寒笔直跳下,踏空于幽深峡谷之上。
  
  下方地势,如一条地龙向前蜿蜒,直接延伸千里,尽头处有高门巨阙,无数高阶修士严防死守。
  
  就连峡谷都被种下层层禁制,当他现身时,顿觉被什么东西锁定,如长矛抵在身后,暗处人影浮动。
  
  “何人?何事?”
  
  一声厉喝,堪比闷雷从下方传出,至少有六股气息,先后自峡谷一侧就要飞近,但迎接他们的是弥天大掌。
  
  呼吸间,数百里内,都被巨掌阴影覆盖,那大掌超过千丈,在拍下时快速延伸,转眼遮蔽小半山谷。
  
  “顺手将你们除去!”
  
  轰隆——!
  
  两侧山脉,遭到沉重拍击,只见五光十色迸射,强威隆隆撕扯着所有,这一击堪比天神盖顶,谷内万物皆亡,区区禁制一并崩毁。
  
  相当于八级地震,瞬间传到千里外,那处高墙参天,顷刻用来无数遁光,人影至少过百。
  
  “匹夫,此乃八岐谷辖区,咦……你是陆寒?”
  
  为首的多达五人,清一色上玄境,未等杀到近前,最先一名青袍鸠面中年,看清后蓦然转身,竭力向回逃窜而去。
  
  其他修士有些懵逼,但听到陆寒二字,几如见到魔神,顿时吓得哭爹骂娘,只恨境界压制了逃命速度。
  
  “镇!”
  
  这里虚空,莫名颤抖起来,接着有倏然凝固,随机见到一个身影,跨越几百里到达近前,一根手指点在惊骇欲绝的鸠面中年额头。
  
  砰!
  
  如西瓜爆裂,从上到下整个身躯,全部化为血雾,元婴跟随暴毙,死亡气息笼罩这里。
  
  泱泱上百人,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直接被无数银丝洞穿腹部,然后空间一松,惨叫声漫天遍野,无人能够矗立,一同向下栽去。
  
  他们的元婴已被重创,此生断绝飞升之路,能保证几百年风尘,就是莫大幸运。
  
  ‘咚咚咚……!’
  
  杀伐战鼓几欲震天,高墙门楼上,目睹凄惨一幕,防守的八岐谷弟子面如死灰,纷纷捶胸顿足,幸好还要大阵压制。
  
  ‘此贼才碾平断神宫,但无论如何,要么从东向西,还是由北至南,也不该轮到这里啊!’
  
  ‘这才活见鬼,陆寒为人狡诈残忍,一向非常邪乎,就算魔王也不如他,五大镇守使死伤殆尽,咱们咋办?’
  
  ‘这座破阵,能抵挡个屁,宗门只是拿我等当炮灰,做个御前报警的卒子,战鼓既然敲响,还不速速扯呼!?’
  
  嗡——!
  
  当陆寒降临门前,里面人去楼空,但杀阵已经开启,狂风暴雨似的袭击,封锁住任何前进之路。
  
  “呼!”
  
  飞矛利剑还未近前,就被他一吐一吹的罡风,横扫着尽数搅碎,巨大拳罡呼啸划过,以百丈规模硬撼高墙门阙。
  
  堪比天鼓锤响,强光跟随拳罡剧烈撕扯一切,整个法阵被砸的凹陷百丈,中间处裂缝横生,尖锐哀鸣中轰然崩溃。
  
  罡风杀伐进去,席卷撕碎一切,楼台建筑在巨震下分分化为瓦砾,这座堪比上百足球场的要塞,逐渐倒塌滑向谷底。
  
  如此动静,岂能不惊扰八岐谷重地,那里宛如苍龙环绕,巨大山寨矗立于瀑布流水间,大好美景却不出圣人。
  
  锷轮玦,一谷之主,站在云巅眺望,瞳孔不断收缩,他已见陆寒踏空而来,其上空隐约有星月跟随,背后风起长龙,没有法相却酷似战神之躯。
  
  “罢了!当日斩我八岐神兽时,本宗气运早已半衰,再守护也只是徒增伤亡!”
  
  ‘启禀谷主,四长老带着他的狗腿子大乘孔秋罗,两人竟然偷偷逃了,其心可诛!’
  
  忽然有人飞至,怒火冲冲的叩拜并说道,但这一切似乎早被锷轮玦预料,当时前往围剿陆寒失败,内部便松动不稳。
  
  ‘报!滚雷车已被推出,请指示是否攻击?!’
  
  ‘报!那三支劫雷神弩已经吞噬完灵力,就等将陆寒洞穿,请谷主指示!’
  
  “散——!”
  
  什么?
  
  惶惶人群,齐齐震动,感觉自己听错了,但却见谷主,长袍大袖下垂,一身威严扫地,战意消失殆尽。
  
  他们早已不敢向外观望,仅仅接触陆寒双目,就如被电击般汗毛乍起,气势不俗只靠人多,能抵抗者十不存一。
  
  “快滚!让我在此阻挡陆寒一刻!”
  
  呜!
  
  数千人闻风而去,如逃遁的鱿鱼,转眼消失在茫茫山野,锷轮玦胸前开始剧烈起伏,袖袍抖动横飘,三幅阵图横在面前。
  
  整个人瞬息变得时有时无,吸纳万千云气,吐出无数风暴,脚下深处一只大蛇虚影,不断听见震天咆哮。
  
  但陆寒,仿佛失去兴趣,眉头斜指苍天,似乎在思索什么,一副神游在外的态度。
  
  虽然他发现,有三支巨弩额外刺目,有一架战车非常霸气,有凶荒气息蛰伏,但无数疑惑逐一扫过脑海。
  
  ‘那些渡劫期老鬼,何以如此安详?无一人秉性暴躁?半个界面任由自己蹂躏,各个安静如猪,连警告之意都未送到?’
  
  ‘他在干什么?’
  
  剑,起!
  
  还是那把虚无之剑,纯粹由星光聚合,上面挂满月华,抽空千里元气,凝住无数法则,向前倏然斩去。
  
  在劈落刹那,陆寒转身离开,脸上挂着一丝讥笑,化为惊鸿向西飞掠,留下锷轮玦既惊骇又惊讶的面孔。
  
  这虚无之剑,他早已听得老耳起茧,防护大阵绝不会高过断神宫多少,但今天,他无论生死,八岐谷都不复存在了,气数断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