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魔王之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上次二夫人生产,王府也是早早地就做了准备;

    而这次大夫人生产,王府的准备其实更为充分。

    倒不是说王府在这件事上区别对待了,一个大家庭,阔绰成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动辄几万铁骑的出征后勤都能办得有条不紊,没理由在自家王妃分娩这种事情上去玩什么厚此薄彼。

    主要区别还是在于分娩者自己的心态和所需要的细节上。

    产房的布置,是四娘亲自设计吩咐下去操办的,精细到连喷洒什么味儿的香水都有要求。

    稳婆的衣着,婢女的装束,甚至是连里面挂的画卷,也都是按照四娘的心意来。

    熊丽箐生产时,四娘只是确保了其安全,其余方面她不是当事人,也就没怎么插手,毕竟,真不方便越俎代庖;

    而且,自己去布置的话,可能会让她更为紧张;

    但自己的这一遭,肯定得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与此同时在王府外,

    伴随着锦衣亲卫再度的归防,城外葫芦庙的一对师徒被接入了王府,种种有过一次的细节表明,又有一位王妃要生产了。

    头胎生了个大妞,

    王爷本人是乐得不可开交,化身女儿奴,每天都得抽出很长时间陪着闺女,真的是贴心小棉袄,对她爹也很给面子,每次抱着的时候无论多困,都会笑起来。

    但奉新城的军民们,对此可谓操碎了心!

    王爷怎能没有自己的嫡子?

    第一遭时,大家伙都没准备,第二遭时,风声却早早地传了出去。

    故而一时间,

    奉新城很多家户门口,都被摆上了供桌,大家伙开始为王府祈福,祈求王爷能得世子。

    大家伙没学过概率,

    但大概心里有个感觉,

    已经有一位“公主”殿下了,

    下一位大概就是世子殿下了吧?

    洗过澡的王爷打算进产房陪着,但在入口处却被月馨给拦住了,月馨歉然道;

    “王爷,大夫人说了,等孩子生下来后您再进来陪她,在这之前,您就不用进来了。”

    王爷眨了眨眼,

    他是想要陪着妻子生产的,就坐在妻子产床旁,握着妻子的手,赞美她安慰她鼓励着她,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但四娘显然没打算要他这般做。

    得,

    王爷转身,走到亭子里。

    亭子内,茶水点心早就预备下了。

    坐下去一闻,茶是大泽香舌,点心也是自己喜欢的那几样;

    显然,四娘早早地给自己这个当丈夫的安排好了雅座。

    薛三那边刚完成了自己手术工具的消毒,出来时,碰巧和瞎子撞到了,二人一起来到了亭子里坐下。

    第一次是隔壁剑圣媳妇儿生产,第二次是公主生产,这一次是四娘,三爷的剖腹产工具准备了一次又一次,但偏偏一次都没用得上,当然了,用不上最好。

    瞎子默默地给大家伙倒茶,然后慢慢地品茗,嘴角带着一缕意味深长同时又很欠揍的笑容。

    三爷这会儿很想给瞎子脸上招呼一拳,但看了看坐在旁边明显有些焦虑的主上,还是忍住了。

    不远处,

    空缘和尚和了凡和尚这对师徒已经盘膝而坐,一老一小俩和尚开始敲击着木鱼,木鱼声和经文声一起,给这座院子带来了安静与祥和。

    有了上次的事儿后,葫芦庙里的这对师徒,在王府的地位着实有了提升,而他们,也在尽心尽力地做着自己能做的事,积累着香火情。

    只可惜的是,这位王爷对什么“洗礼”“赐福”“开光”这类的,似乎压根就不感兴趣;

    否则,他早就应该带着小公主殿下来庙里或者把他们喊来进行赐福,赠送开光护身符。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家里头脏东西太多,确实不适合请那些“菩萨”“神佛”这类的事物进来;

    不是因为怕了,

    而是因为家里太脏了,太干净的东西,反而碍眼。

    “主上切莫担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瞎子一边安慰着一边将茶水递上,其实,他已经给出了一些透露。

    郑凡将茶杯放下,没喝,这茶很宝贵不假,也是自己在这个世上一眼能认出的少数几款茶之一,但他可不想在此时犯困。

    媳妇儿在里头将要分娩,自己在这边呼呼大睡过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呢?

    至于说瞎子暗示里的男女性别,郑凡根本就没往心里头去,他真的不在乎四娘肚子里的是男是女,哪怕他已经有了一个闺女,再来一个闺女,他也是极为欢喜。

    外面的人,手下的人,甚至整个诸夏各大势力都在密切关注着的平西王府世子之位的“空缺”,王爷本人反而不在乎。

    坐完了月子的熊丽箐也来了,大妞她让乳娘留在院儿里没带来。

    这会儿,见自家男人坐在亭子里,她也没过去,而是和柳如卿坐进了另一个屋檐下,那里也有茶水早就备好了,还有刚炒好的葵花籽。

    “唉。”

    公主有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我这姐姐,连生孩子都能安排得这般精细,瞧,这还是我最喜欢的糖口儿的。”

    柳如卿附和道:“风姐姐不是普通人呢。”

    二女也没过去凑什么帮忙,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的前提下,她们上去除了表示一下我想帮忙做个意愿之外,其实帮不到丝毫,还有可能会添乱;

    王府的后宅,规矩是有的,但都在大家伙心底,平日里的虚头巴脑的那些玩意儿是真不存在,就这么几口人,整那么多繁文缛节,岂不是自个儿给自个儿寻不自在?

    “得是个世子殿下啊。”熊丽箐说道。

    柳如卿看了看熊丽箐的脸,附和道:“是啊。”

    不光是外头的军民盼望着世子,其实家里头也是一样,一个大家族,有个嫡子哥儿在,大树遮阴着小树,日子才能过得安稳与踏实。

    她们的未来,其实早就被深深地绑定在王府上了,自然会希望王府能够永久地传承下去。

    天天牵着姬传业的手也来了,俩孩子就站在角落里看着面前来来往往忙碌的仆人。

    “哥,会是个弟弟不?”

    “不知道呢。”天天说道。

    “我希望是个弟弟。”传业说道,“那个妹妹不怎么爱搭理我,希望来个弟弟会愿意陪我玩。”

    天天伸手摸了摸姬传业的脑袋,

    犹豫了一下,

    终究还是没说实话。

    天天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灵童的身份,他一直被郑凡保护得好好的,剑圣当初倒是想收他做徒弟,但被天天拒绝了;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人整天在他身边喊着:

    “哇,不愧是灵童!”

    “嚯,这就是灵童的天赋么!”

    所以,天天并不认为自己的体质有什么问题。

    一起玩的小伙伴里,也就剑婢身上也有一些让他熟悉的感觉;

    妹妹出生后,他在妹妹身上也找寻到了很浓郁的熟悉感,总之,很舒服;

    最重要的是,天天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大娘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大娘生下的孩子,不出意外的话,身上的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应该会更浓郁才是。

    而这种味道,

    在姬传业弟弟身上,是么得的。

    犹豫了一下,

    天天觉得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传业弟弟的好,身为哥哥,要爱护弟弟。

    可怜堂堂大燕国皇太子,

    本该是世上身份地位最为尊贵的二代,且没有之一,

    偏偏在这座王府里,成为了鄙视链的最底端的存在。

    更让人心疼的是,

    太子殿下还对即将要诞生的小弟弟,有着一种期待……

    这时,

    院外肖一波领了几个身着彩裙抱着乐器的女子进来。

    这些个,是奉新城最大红帐子里的头牌淸倌儿,是四娘闲余时亲自指点调教出来的,是真正的卖艺不卖身。

    有大王妃的吩咐,

    奉新城内,可没人敢仗着身份去霸王硬上弓。

    大油纸伞撑起,

    琵琶古筝摆起,

    几个淸倌儿开始吹拉弹唱;

    调儿很悦耳,曲儿很清脆;

    不远处敲木鱼的师徒俩,竟然还能跟着她们的拍子,达成了一种大和谐。

    或许,

    这就是真正的佛缘高僧吧,润物细无声。

    熊丽箐顺了一口茶下去,忍不住嗔道:

    “哎哟,我这姐姐到底是要生孩子还是要请客啊。”

    分娩对于女人而言,无疑是走一道鬼门关,但眼前这一出出的,她在里头生孩子,居然还惦记着外头大家伙的吃好喝好玩儿好。

    亭子里,

    王爷很想挥手把那几个赶出去,但又顾及这是四娘安排的,说不得四娘就想着一边听着小曲儿一边把孩子生下来呢?

    “主上,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瞎子只能继续出声安慰。

    随后,

    阿铭手里拿着一壶酒,也出现在了院子里,他也是前阵子从范城回来的。

    樊力是最后一个来的,肩膀上坐着剑婢。

    剑婢目光在这里瞅了瞅,

    伸手捏了捏身侧大块头脖颈上的肌肉,

    道;

    “我以后生孩子时,也得有这种排场。”

    樊力回道:“排场大么?”

    “不大,但大气。”

    “哦。”樊力点点头。

    随即,

    樊力的目光看了看产房那里,

    嘀咕道;

    “她本来就很大气,安排这么多,还是说明她也是紧张了。”

    “你说啥?”剑婢没听清楚。

    樊力不说话了。

    “唔~你要生孩子?”阿铭听到了这里的对话问道。

    “啐。”剑婢啐了一口。

    阿铭开口道;“想生孩子,会死人的。”

    剑婢闻言,脸颊一红。

    这一次,真的是她误解了。

    阿铭的意思是,除非找到类似上次楚国送给公主的那枚送雀丹,否则他们这些个魔王,是没机会孕育后代的;

    但送雀丹的代价,就是榨干母体。

    而剑婢则想到其他方面去了。

    这时,

    冷不丁的没任何的热场,也没报备,产房内开始有婢女端着血水盆出来倾倒,外头预备好热水和纱布的婢女则马上跟进去换班。

    这一幕让院儿里坐着的一大堆人都有些始料未及。

    “这是……开始了?”柳如卿惊愕道。

    “姐姐连叫也不叫一声啊?”熊丽箐也是被唬到了。

    亭子里,王爷站起身,一边踱步一边做着深呼吸。

    产房里的那位,坚强得让人难以想象,但在这个时候,她连叫也不叫一声,就这般闷头生着,反而让外头的大家伙更是焦虑;

    你要是叫嘛,一浪接着一浪,大家伙好歹还能在外头跟着你的节奏在心里帮你加加油;

    可现在,

    真的是有力没地儿使!

    不过,

    还没等第二拨端着热水的婢女进去,

    一个稳婆就掀开了帘子,

    表情抖了抖,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接生以来最快的一次了,

    她甚至都没能来得及喊“夫人再加把劲”,

    她整个人身都没热,

    就结束了……

    稳婆心神有些未稳,但一时间许多道目光投送到了她的身上,让其当即清醒过来,

    喊道;

    “夫人生了!”

    说着,

    稳婆朝着亭子方向跪伏下来:

    “恭喜王爷,母子平安!

    王爷万年,

    王府万年,

    殿下万年!”

    院儿里所有人处于失神状态之中,

    就这?

    就这样好了?

    这到底是生孩子还是回家路上顺手摘了一把邻居家的小白菜?

    但很快,

    所有人都明悟过来;

    先是婢女们全都跪伏下来:

    “恭喜王爷喜得世子,王爷万年,世子万年!”

    随即,

    熊丽箐和柳如卿等也跪伏下来恭贺。

    魔王们一个个地也都跪伏下来:

    “恭喜主上,为主上贺!”

    瞎子左手放在胸口,表情诚恳;

    母子平安,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瞎子在心里大笑着,你有儿子了,你有儿子了,沙琪玛后继有人了。

    当然,这不仅仅意味着这些,当王府的世子殿下问世后,世子甚至什么都不用做,下面人推举其登基的势头,都将一步步地水涨船高。

    现在已经势头很猛了,

    以后,

    还可能继续压得住么?

    三爷倒是一脸的笑容,四娘的孩子,我们所有人的孩子,嘿嘿。

    不远处,

    阿铭也跪伏下来,最爱的酒水随意地丢在一边。

    “我要为你,找寻世上最好喝的美酒。”

    樊力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跪在旁边的剑婢扭头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小声道;

    “大个子,你这么喜欢孩子么?”

    樊力摇摇头,又点点头。

    “哥,听到了没有,是个弟弟,是个弟弟哩。”

    太子很兴奋地拍着手。

    到王府这么久了,什么“万年”“万岁”这种犯忌讳的字眼儿,太子早就可以做到无视了。

    天天也很开心;

    他以后,要将世上最美的东西,拿来送给妹妹;

    把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拿来送给弟弟。

    郑凡迫不及待地抢先走入产房之中,

    而这时,

    瞎子等人也马上起身,瞎子做了一个手势,随即跟了进去。

    产房内,传来了孩子的哭啼声,很响亮,这证明孩子的身体很棒。

    郑凡从产婆手中接过了孩子,有了这阵子抱闺女的练习,现在这刚出世的儿子抱起来就很娴熟了。

    这一次,郑凡倒是没有推开孩子先去看四娘;

    在潜意识里,他和熊丽箐得相敬如宾一些,但和四娘,是完完全全的自己人,就没必要去作秀了。

    瞎子此时也进来了,马上开口道;“外头领赏,全出去!”

    “是。”

    “是。”

    稳婆和婢女们马上按照吩咐走出了产房,产房内一下子就空荡了下来。

    紧接着,

    阿铭、薛三也走了进来;

    樊力则一个人,站在了产房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无论是熊丽箐她们还是天天他们,在此时都不准进来。

    郑凡全副心思都在孩子身上,这孩子粉粉嫩嫩的,很是可爱。

    “咯……咯……”

    王爷逗着孩子,然后向产床走去。

    “主上,让我抱抱。”四娘开口道。

    “好。”

    然后四娘伸手接了过去,

    随即,

    郑凡才发现四娘已经穿戴好了衣服,站在自己面前,抱着孩子!

    “你………”

    四娘抱着孩子,抬头看了一眼郑凡,笑道;

    “主上,奴家不用坐月子的,这家伙终于落地了,我也终于轻松了,这阵子,可是把我累到了。”

    “四娘啊,我觉得你应该还是得稍微尊重一下你的角色。”

    “奴家才不,奴家正觉得身子爽利。”

    阿铭和瞎子也凑到了孩子身边,看着孩子。

    三爷掏出一条绳索,套到了屋檐上,倒挂下来,从上头往下看孩子。

    魔丸也飘浮着,在孩子上方盘旋着。

    这时,

    郑凡也发现了堵在门口的樊力,

    笑道;

    “用得着这般阵仗么?又不是以后不让你们带。”

    瞎子开口解释道;“主上,我们是想要先确认一下,孩子是否会有其他异常,有的话,咱们就能提前做个应对。”

    “孩子还小,就算是灵童,也得等长大了不是?”

    郑凡伸手,从四娘那里将儿子又抱了过来,逗弄道:

    “你们就是过度紧张了,瞧瞧,多可爱的孩子,能有什么异常。”

    孩子已经不哭了,

    睁着眼睛,

    看着自己的爹;

    当爹的话音刚落,

    襁褓里的孩子身上,忽然发出了一道黑光。

    一时间,

    产房内,鸦雀无声。

    良久,

    “主上,这孩子……入品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