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第24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为“梦幻0绝恋”的打赏加更22/110】

    原盟主话音落下,陈长生立刻就提出了异议:“西大陆可以联系,妖庭和大乾就不要了。”

    “同意,参与的人过多,容易走漏消息。”

    “我们没打算与太多人分享研究的成果,所以也不可能邀请太多的人参与这场盛宴。”

    “问题是仅凭我们自己的话,能顺利的屠神吗?即便能,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们要的是杀敌一千,自损一百。而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

    修真者联盟内部之间有了分歧。

    在屠神这件事情上,他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但是在屠神的方式上,他们各有各的想法。。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不缺冒险的胆量,但他们也不想冒无谓的风险。

    既然要做,就要成功。

    可屠神这种事情,注定会是一次惊天的豪赌。

    原盟主用右手中指敲了敲会议桌,示意大家安静。

    值得一提的是,原盟主姓原。

    叫他原盟主,只是字面意思。

    当然,他也的确是宋连城的前任,修真者联盟的原盟主。

    当所有人都静默后,原盟主缓缓开口:“大家不用担心,我们敢叫人参与,自然有保密的手段。不过既然要别人帮忙,就肯定要付相应的报酬。所以这件事情到底是我们自己做,还是向外求援,大家畅所欲言。”

    佛门的一位高僧缓缓开口:“其他人可以不参与,剑阁的古月必须要加入,我们需要从他那里获得屠神的经验。”

    “不错,古月必须要参与,只有他知道屠神需要的力量。而且古月本身也是一个强援,有他加入,成功的把握更大。”

    “古月和大乾走的太近了,让古月加入,消息很有可能会走漏,从而让刀神警觉,盟主可有把握让古月不把消息外泄给修真者联盟?”

    原盟主点了点头,道:“大家尽可放心,这个交给我。古月不难说服,而且本座有让他守诺的把握。”

    “好,那就让古月加入。我们这些年为屠神也做了不少的准备,先评估一下我们自己的实力,再想要不要请外援。”

    神刀门门主道:“老祖宗的实力,应该不会超过我们的预期,尤其是现在老祖宗还身受重伤。妖皇天克老祖宗,所以老祖宗的伤势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好利索。不过老祖宗敢下界来追杀魔君,身上必然有杀手锏。我们不能确定这个杀手锏是专门针对魔君,还是对我们都有用。如果对我们也有用的话,那就需要慎之又慎了。”

    “还有,我们如果真的屠神成功,会不会招来上界的报复?”

    “这方面无需担心,我们佛门有记载,从天下飞升到天上,需要绝强的实力。而从天上下凡来到天下,则需要巨大的牺牲。而且天人相隔,天上只能知道一个大概,不可能知道下界发生的所有事情。”

    修真者联盟的宗门都是大有来历的宗门,传承成千上万年的宗门有的是。

    他们不缺老古董,所以知道的信息比普通人多很多。

    在场的又是大修行者,各方信息汇总之下,即便他们不知道天帝的存在,但是对于天帝规则的存在也隐隐揣摩了出来,而且还能加以利用。

    这方面乾帝就比不了。

    皇族的实力不差,要是放在修真者联盟,单单皇族本身的底蕴就能够媲美修真者联盟的一品宗门。

    但乾帝对于信息的判断显然就没有这些修行者精准。

    继佛门的高僧开口后,又有天音宗的宗主附和道:“天上的那群神仙要是能随意的下来,那早就下来了。音神尚且需要转世,通过我和音神的接触,我基本能够确定,天上的神仙想要下凡,远比我们飞升上界还要更加困难。”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必再犹豫,立刻联系古月。”

    “可惜,上官婉儿还太年轻,也没有恢复真神的实力。否则朝上官婉儿下手,风险比对刀神下手小多了。”

    “转世的神仙没有什么大用,如果要是有用的话,本座早就把贾瑛抓起来仔细研究了。”陈长生淡淡道。

    “陈兄话说的太绝对了,贾瑛是神瑛侍者转世,不是我等的追求。但上官婉儿是音神转世,还是不一样的。”

    “也有道理,琴宗主,你在上官婉儿那儿可有什么发现?”

    琴宗主——琴心,修行界最顶尖的大修行者之一,一代人的女神,天音宗现任宗主,音神的徒子徒孙。

    不过琴心的话中,对于上官婉儿并没有对老祖宗应有的恭敬。

    琴心淡淡道:“她对我防备很深,而且成长的速度适中没有超出预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看来还是要从刀神入手。”

    “古月来了,肃静。”

    古月现在是剑阁的阁主。

    以古月的身份,其实应该列席之前修真者联盟的核心会议。

    不过古月毕竟是“叛将”,之前背叛过修真者联盟,和大乾穿一条裤子。虽然现在号称已经“改邪归正”,但是修真者联盟也没有蠢到现在就把古月和剑阁当成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该有的防范和警惕自然还是有的。

    所以一些核心的会议,并没有让古月参与。

    这次被叫来,古月本来还有些奇怪。

    他和这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听到原盟主的问话后,古月就更奇怪了。

    “古月,你可还认同自己是一个修行者的身份?”

    古月感觉莫名其妙:“当然认同,剑修本来就是修行者的一大分支,盟主想说什么?”

    “修行者的追求你可还记得?”

    古月皱眉道:“修行者,自然要逆天而行,与天争命。原盟主,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想屠神,古道友可愿共襄盛举?”

    古月一怔。

    片刻后,他才反应了过来:“刀神?”

    “对。”

    “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我们都想要更进一步,我们都想探究成神的奥秘,我们想知道真神的躯体和我们相比到底有何异同,我们想知道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做出加强。

    “最重要的是——修真者联盟是我们修行者的联盟,我等生来自由身,绝不愿卑躬屈膝,甘居人下。

    “天上诸神,视我等修行者为奴仆,颐指气使。可他们也不过是先行者罢了,我们一路修行至如今,不是为了跪在神祇的脚下,而是要取而代之。

    “道友,你意如何?”

    看着这群曾经和他并肩求道的大修行者,古月沉默良久,忽然朗声大笑:“好,很好。这才是我熟悉的道友,这才是当年与我争锋的对手。卫国战争一战,我本以为你们已经失去了胆气。现在看来,倒是我孟浪了。”

    原盟主微微颔首,向古月致意:“古兄的剑道宁折不弯,所以勇往直前。我等不修剑道,无需如此刚烈。但能修行至此,渡劫无数,都有一颗桀骜不驯的求道之心。三千大道,殊途同归。我等与古兄求道的方法不同,不过也未必不能殊途同归,便如现在。古兄,我带你去见一个熟人。”

    原盟主带着古月,再次转换空间,带着古月去了他们的私密实验室。

    当古月看到那具熟悉的尸体后,以他的一颗剑心,也有片刻的失神。

    甚至不能置信。

    “这不可能,我当年亲眼看到祂在我面前灰飞烟灭。”古月道。

    这个神是他亲手屠杀的,印象深刻。

    他那一招献祭之剑,一剑祭出,诛神灭仙。

    这个让大乾几乎所有人都奈何不得的真神,就此灰飞烟灭。

    成就了古月的传奇。

    也成为了古月心中永远的伤疤。

    因为那一剑的代价,是玉门关前再也回不来的前太子,是另外十七位风华正茂的铁血救国会成员,是玉门关上下三千七百二十一位老兵的性命。

    正因为如此,古月的记忆深刻。

    他不明白,为什么早该灰飞烟灭的存在,会出现在这间实验室里。

    一声娇笑,在古月耳畔响起。

    “古兄,这是我的杰作。”

    古月眼神闪过些许的明悟:“原来是你,幻月。”

    幻月,修真者联盟十大创始宗门之幻神宗的宗主。也是当今天下,幻术最高的人。

    幻月一度是和古月并称的天骄,当年在他们那一代,古月和幻月,都是天骄榜前五的常客。

    作为剑阁与幻神宗倾力培养的核心弟子,也是同代当中熠熠生辉的天骄,两大宗门甚至一度想要亲上加亲,成就一段修行界的佳话。

    但古月一心为剑,并无其他想法。

    幻月同样眼高于顶,尽管古月当年也是众人艳羡的天骄,但依旧没有到她仰慕的档次。用幻月的话说,想做她的道侣,至少要让她心服口服。

    那一年的天骄之争,幻月与古月双月争辉。

    在幻月的幻境当中,古月成就了自己的剑心通明。

    而在古月神剑的致命威胁下,幻月一举将自己的幻术提高了迷天层次。

    双月争辉,一战过后,在天骄争锋的年纪,他们双双脱离了天骄榜。

    因为他们都已经迈入大修行者的层次,从此脱离天骄的行列,成为真正的强者。

    那一战至今依旧是被人称道的传奇。

    而古月和幻月的发展,时至今日,依旧没有让人失望。

    古月,距离成神最近的男人,也是唯一屠神成功的凡人。

    幻月,幻神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宗主,也是天下第一女性强者的有力竞争者。

    “你当年的确杀了祂。”

    面对古月的疑惑,幻月微微一笑,魅惑万千。

    “但你使用的是献祭的力量,而非你本身的实力。那一剑过后,你尽管屠神成功,可你的身体承受了超负荷的实力,也让你自己身受重伤。当时的你,根本看不穿我的幻境。

    “所以,我瞒天过海,以假乱真,在你的眼皮底下,将这具神尸拿了过来。”

    听完了幻月的解释,古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幻月的实力一直就不比他差太多。

    即便是正常情况下,他也很难第一时间就发现幻月的幻术。

    更何况当时他已经身受重伤。

    被幻月骗过,十分正常。

    不过……

    “剑阁当时还是修真者联盟的一员,我对修真者联盟的情况也算了解。当年修真者联盟对于真神是十分敬畏的,你们为何还要偷梁换柱?”

    幻月嗤笑一声,依旧风姿万千:“古月,你总是这样眼高于顶,以为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个英雄。当年在修真者联盟,你的实力的确出来拔萃,但不比你差的修行者难道就没有?你不甘心做狗,难道你以为我们就甘心?”

    古月摇头道:“我从不认为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个英雄,只是当年修真者联盟的所作所为,的确让我失望。”

    “道不同,不相为谋。”幻月的声音冷了下来:“都是求道而已,你有你的办法,我有我的方式。古月,你对修真者联盟,还不够了解。”

    古月看到周围的一切,不得不承认幻月的话是对的。

    他一心扑在剑道上。

    后来又被铁血救国会的赤胆豪情所感召。

    相对来说,古月其实活的很纯粹。

    他并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修真者联盟上,所以他对于修真者联盟的了解并不深入。

    眼前的一切,就颠覆了他之前很多的想法。

    “你是对的。”古月是一个敢于认错的人:“的确是我成见在先,今日方知自己井底之蛙。不过我依旧不懂,按照魏君史书上所写,修真者联盟的确曾经被天上的真神所驱使,难道魏君搞错了?”

    原盟主缓缓开口:“魏君没有说错,我们最开始确实是听从真神的命令。不过古兄莫要忘了,修真者联盟在卫国战争的最终立场在何方。”

    古月无法反驳。

    的确,修真者联盟在卫国战争期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大乾并肩作战。

    尽管这个盟友很不靠谱。

    但修真者联盟并非没有选择自己的立场。

    “我们听从真神的命令,是为了获得更进一步的办法,也是对真神实力的敬畏。但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实在是不食人间烟火太久了,他们真的产生了自己高人一等的意识。”

    说到这里,原盟主嘴角浮现出一抹冷酷的笑容:“我们敬畏他们的实力,可他们却把我们当成蝼蚁,认为我们可以随意被他们摆弄。他们忘了,蚁穴虽小,却可溃千里长堤。

    “古兄看他们不爽,我们看他们也不爽。不过古月选择正面硬干,而我们选择迂回作战,先熟悉对手,了解对手,研究对手,甚至解剖对手。

    “最终,取而代之。

    “今日的刀神,就如同卫国战争期间的那些神仙,也开始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古兄,我等志在屠神。再次相请古兄,可愿共襄盛举?”

    所有修行者的目光都落在古月身上。

    古月豪爽大笑:“求之不得。”

    当年剑神屠神,剑下沾染的更多是自己人的鲜血。

    那一战壮烈。

    但也伤怀。

    现如今古月放眼望去,都是当年乃至现在依旧可与他相提并论的大修行者。

    如此战力,仅凭本身的实力,无需任何主动牺牲,便有屠神的可能。

    古月的战血开始沸腾。

    说到底,他也是一个顶尖的大修行者,而且还是修行者中最擅长战斗的剑客。

    他本就好战。

    更喜欢与强者出剑。

    屠神……这再对他的胃口不过了。

    古月的回答在其他人的意料之中。

    因为古月本就是这种人。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原盟主还是提醒道:“此事需对大乾保密,古兄稍后可能会发下剑誓。”

    “没问题。”

    古月并无心理压力。

    他是大乾的盟友,不是大乾的奴才。

    他做事情,无需经过大乾的同意。

    这才是剑神应有的风采。

    如果束手束脚,便不为剑神。

    其实这也是修行者应有的风采。

    修行者,自在逍遥,唯我独尊,他们是很难为国效力的,因为他们不可能融入国家的体制。

    所以魏君取消了古月铁血救国会的正式成员身份。

    古月可为友,不可为同志。

    那样只会束缚了古月的剑道。

    言归正传,古月的爽快答应,让原盟主十分满意。

    他继续开口道:“很好,现在有一事需要古兄提供帮助,我们需要计算古兄当年屠神所展现的实力,也需要评估当年的这具神尸和现在刀神的实力差距,力求万无一失。”

    屠神是一件大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技术活。

    不是想做就能够做的。

    当年古月屠神成功,靠的是前太子和一众老兵的自我献祭,那种方式,修真者联盟自然不可取。

    他们其实也用不了。

    因为他们缺少大乾那种军心和士气,也缺乏那种慷慨赴死的壮烈。

    不是随便牺牲几千个人,就能够屠神成功的。真要是那样,那神仙也太好杀了。

    这其中需要的东西很复杂,修真者联盟做不到,他们也不会用那种方式。

    修真者联盟希望的,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

    论实力,修真者联盟本就在大乾之上,他们也有资格这样野望。

    不过古月还是不懂。

    “这个要怎么评估?我只能提供一个大概的感觉,很难做到万无一失。”

    原盟主微微一笑,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一个黑衣黑发和戴着黑色面具的人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似乎是听到了刚才的谈话,直接吐槽道:“一群白痴。”

    古月:“……”

    他看了一眼其他人,好像都习以为常了。

    “这是?”古月试探着问道。

    原盟主介绍道:“尹默,古兄可以称他为尹大师,关于这具神尸的研究,主要是尹大师在负责。”

    古月仔细思索了一下“尹默”这个名字,确认自己从未听说过。

    他又看了一眼尹默脸上的黑色面具和一身黑色的装扮,再联系“尹默”这个名字,基本猜到了尹默的来历。

    不过他没有寻根究底。

    尹默也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直接扔给了原盟主一个透明的圆柱体东西。

    “用不着古月提供数据,我早就摸清了。刚才扔给你的东西叫能量测试仪,可以测试破坏力。当年古月屠神的时候,我们就在地下藏着,当时我就已经标记了数据。”

    古月:“……”

    修真者联盟为了屠神,到底准备了多长时间?

    他感觉自己之前加入了一个寂寞,根本就没有接触到修真者联盟的核心秘密。

    “之前妖皇和刀神动手,在幻月的帮助下,我也隐藏在暗处搜集了数据,对于刀神和当年这具神尸的破坏力基本有了一个判断。

    “如果把当年这具神尸的破坏力当做是一百,那古月屠神的时候,破坏力在一百一,刀神的破坏力在一百四。不过要算上妖皇对刀神的克制,那刀神的真实实力很有可能在一百六左右。

    “至于你们,你们的平均破坏力在三十到四十之间。

    “不过你们要注意,从三四十到一百六,不是通过增加人数就能够解决的问题,量变在要足够多的情况下才能够产生质变,几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能听明白吗?”

    尹默的话,听的古月心有余悸。

    战斗可以这样数据化的吗?

    修真者联盟的研究竟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了。

    这难道就是科学修仙?

    古月还停留在古老的修行方式当中,但是对于这种新型的研究方向,古月仅仅通过尹默的寥寥几语,就明白了这个方式的恐怖。

    他在进步,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也在进步。

    他的进步,来自于尘珈的帮助。

    而修真者联盟的进步,却来自于优秀的人才和优秀的机制以及自身的开拓创新与求新求变。

    古月隐隐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修真者联盟的其他人此时显然并不关心古月的想法,他们对于尹默的态度也已经习以为常。

    原盟主直接点了点头,道:“基本明白,尹大师,我们要把刀神的实力削弱到多少之内,才有可能通过人海战术磨死祂,且不伤及我们的性命。”

    “一百之内,都是两位数的情况下,靠人数有可能会磨死祂。”尹默果断道:“至于要怎么削弱刀神的实力,这些年的研究成果我已经发给你们了。通过我的方式,把刀神的实力削弱到一百三没有问题。剩下的三十,就需要你们自己努力了。”

    听到尹默能够把刀神的实力削弱到一百三,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们都眼前一亮。

    原盟主甚至轻笑着点头道:“很好,尹大师没有辜负我们海量的投资。”

    科学研究是最烧钱的。

    为了供养尹默研究,修真者联盟砸的钱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这一切都值得。

    因为他们在研究弑神,以及成神。

    “诸位,剩下的三十,就看我们的了。”

    佛门一位高僧开口:“屠神的话,老僧力有未逮。但是削弱真神的实力,佛门还是有几分手段的,把刀神的实力压制到一百二,问题不大。”

    这口气说的有些狂妄。

    古月质疑道:“佛门有这种实力?”

    高僧拈花一笑:“阿弥陀佛,古施主,你可知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之争?”

    古月摇头。

    对于佛门的教义,他根本不感兴趣。

    高僧淡淡道:“小乘佛教的教义,是让天下共尊佛祖。而大乘佛教的教义,是天下人人皆可成佛。”

    说到这里,高僧的话音顿了顿,然后脸上出现了慈悲为怀的笑容:“所以现如今,佛祖只出现在大雄宝殿。天上只有真神,而无真佛。”

    因为,人人皆可成佛。

    彼可取而代之。

    古月看着慈悲为怀的大和尚,脑海中闪过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的教义之争,立刻意识到了这种变化的背后,绝对不会是和平的演变。

    古月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大师了不起,佛门了不起。”

    魏君说过,让天下人人平等,那是梦想。

    而佛门,已经实现了让全体弟子认同人人皆可成佛这个理念。

    这当然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这背后的变化,意味着佛门的修行者——至少屠了一尊真佛。

    大概率,还不止一尊。

    高僧双手合十,再次喧了一声佛号:“古施主有佛性。”

    古月没有说话,只是剑光一闪,浑身的剑骨发出清脆的剑鸣。

    环视左右,古月在震惊过后,又重新战意盎然。

    很好。

    这不是他熟悉的修真者联盟。

    也不是他熟悉的修行者。

    但这是他认同的修行者。

    这是他尊重的修真者联盟。

    即便日后与其为敌,他依旧尊重对方。

    不敬天地,不礼神佛。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