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 阎罗族本族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张若尘当然不会让所有不死血族修士一起出动,去对付缺,风险太大。况且,缺修炼的是虚无之道,人海战术对他很难奏效。
  
      与张若尘同行的,只有风后、刀狱皇、大森罗皇、越听海。
  
      瑜皇则是留守本族星,继续布置阵法。
  
      夺取帝品圣意丹,代表的,是张若尘的个人利益,不是整个不死血族的利益。
  
      刀狱皇和越听海,之所以愿意帮张若尘做这件事,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毕竟,二人都有参与攻击血天大陆的计划。
  
      张若尘若是有心报复他们,接下来的狩天之战,肯定会派遣他们去冲锋陷阵,做最危险的事。
  
      既然如此,还不如答应张若尘一起去对付缺,帮他夺取帝品圣意丹。他们这么多高手一起出手,缺就算有通天之能,怕是也只能乖乖认输。
  
      “哗——”
  
      光芒闪烁了一下,空间轻轻震动。
  
      通过雲城中的空间传送阵,张若尘等人,来到一片遥远的星空中。
  
      四周,尽是六彩色的星雾,瑰丽绚烂,距离不死血族本族星,已不知隔了多少千万里。
  
      “方位没有错,距离缺已经不远。你们等我片刻,我先布置一座空间传送阵。”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在附近星域,找到一颗长达六百多里的岩石陨星,释放出十万道精神力念头,将一块块紫色的空间圣玉和一枚神石,摆放到了地上。
  
      血天部族的神石,在暗黑星中,已被张若尘消耗殆尽。
  
       但,另外九大部族修士的身上,却有不少神石,现在都落入张若尘囊中。
  
      “有了这座传送阵,我们进可攻,退可走,算是占据了主动权。本后布置一座隐匿阵法,将这颗岩石陨星隐藏起来。”
  
      风后的精神力不弱,在阵法之道上,也有地师级的造诣。
  
      在天庭万界,一些弱界连一位阵法地师都没有(研究阵法的神灵除外),可是地狱界的新生一代大圣中,却有多位。
  
      地狱界的竞争之强,可见一斑。
  
      半个时辰后,空间阵法和隐匿阵法成形,张若尘等人收敛身上的气息,急速向缺所在的方位飞去。
  
      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一颗蓝色星球。
  
      距离越来越近,星球越来越巨大。
  
      “缺藏身在那颗星球上?”
  
      “那颗星球上,似乎有很多生命,不是荒芜星球。不对……狩天战场上的生命星球,几乎都是本族星。”
  
      ……
  
      张若尘也意识到不对劲,率先停了下来,道:“本族星?这里位于狩天战场的中心地带,会是哪一族的本族星?”
  
      刀狱皇神情颇为怪异,道:“阎罗族。”
  
      在场的几人,全部都面面相觑,眼中露出惊惧之色,随后向张若尘望去。
  
      缺怎么可能在阎罗族的本族星?
  
      现在,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张若尘的感应出错。
  
      第二,缺被阎罗族的修士擒住,关押在了本族星。
  
      刀狱皇和风后等人,都见识过缺的超凡手段,显然更愿意相信是前者。
  
      “我的感应,没有出错。”
  
      张若尘肯定的说出这一句后,又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缺隐藏到了阎罗族的本族星,毕竟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而且,隐藏在这里,可以让阎罗族投鼠忌器,不敢大动干戈。”
  
      “第二,缺发现了我种在他身上的印记,故意将我引来阎罗族的本族星。想要借阎罗族的手对付我,也想借我的手牵制住阎罗族。”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首先第一步,我们都得先进入阎罗族本族星。”
  
      风后道:“阎罗族的本族星,必定是被重重阵法守护,是整个狩天战场最难攻破的地方。凭我们的力量,就算激活至尊圣器,也不可能闯得进去。”
  
      “就算强闯进去,也是死路一条,这里可是阎罗族的大本营。”越听海道。
  
      “强闯,当然不行。”
  
      张若尘将紫金葫芦提了起来,道:“你们先进葫芦,进阎罗族本族星的事,由我自己来想办法。”
  
      将风后、刀狱皇、越听海、大森罗皇收入葫芦后,张若尘仔细一番思索,随即,施展出空间扭曲的手段,身形消失在原地。
  
      ……
  
      在阎罗族,并不是每一个修士,都有资格姓“阎”。
  
      实际上,阎姓是阎罗族中的第一尊姓,代表最高贵的血统,最强大的传承。
  
      武姓,在阎罗族中,是排名第十九的姓氏。
  
      武无极,修炼八百余年,达到大圣不朽境,在武姓中,算得上是一代天骄,明日之子。
  
      武无极脚踩神虹,在宇宙虚空中急速飞行,此次,外出猎杀天奴,赚了五万积分。听闻本族星的内部,蕴含无上机缘,所以立即赶回。
  
      “嘭!”
  
      忽的,急速飞行的他,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上,身体剧痛无比,头昏眼花,差一点撞得晕厥了过去。
  
      “不好,有埋伏。”
  
      武无极脑海中,刚刚闪过这道念头,后脑勺就被人打了一拳,顿时,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
  
      张若尘从空间中走出,仔细看了看武无极,紧接着,将手掌按在武无极的头顶,调动精神力,侵入了进去。
  
      张若尘没有强行抹去武无极体内守护意识的神力,只是窥视了他进入狩天战场后的记忆。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武无极,不朽境巅峰境界的大圣。”
  
      张若尘换上武无极的衣袍,将武无极的一把大剪刀一般的君王圣器捏在手中,使用净灭神火,炼化了器灵。
  
       紧接着,他摇身一变。
  
      变成武无极的模样,身形魁梧,肩宽体阔,目若铜铃,手中的大剪刀,有些像蝎子钳。
  
      将武无极丢进紫金葫芦,张若尘向阎罗族的本族星飞去。
  
      “来者止步。”
  
      距离本族星还有千里,两位百枷境大圣穿过一层光幕,走了出来,将他拦住。
  
      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轻。
  
      张若尘仔细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暗暗一惊,二人虽然不是百枷境大圆满的修为,可是,却都挣断了九十二道枷锁。
  
      阎罗族果然高手如云。
  
      张若尘双手抱拳,以沉厚的声音说道:“武无极见过二位大圣。”
  
      ?那位男性百枷境大圣,名叫薛开,语气颇为平和,道:“原来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本族星,猎杀了多少天奴?”
  
      张若尘笑了笑,道:“这不是听说本族星的内部有大机缘,我也想碰一碰运气,所以,才提前回来。”
  
      那位女性百枷境大圣,名叫薛灵,嘴里发出一道轻哼声,带有讥诮的意味。
  
      连她和薛开,都不敢轻易进入本族星的内部,区区一个不朽境大圣,竟然想要去闯,毫无自知之明。
  
      薛开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修士想要进出本族星,都得经过化形镜的验真才行。”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回本族星变得这么麻烦?”张若尘向薛开手中的古镜看了一眼,如此问道。
  
      薛灵没好气的冷声说道:“不该你问的,就别多问。”
  
      四天前,缺就是跟在一位返回本族星的阎罗族修士的身后,偷潜了进去。
  
      为此,薛灵和薛开被阎皇图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如今整个本族星数亿族人都危在旦夕,他们二人难辞其咎,心情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
  
      张若尘没有继续问,坦然接受化形镜的照射。
  
      以张若尘现在的精神力强度,加上“无形无相三十六变”的玄妙,区区化形镜,自然照不出他的真身。
  
      “没问题。”
  
      薛开收起化形镜,将本族星的防御大阵打开了一角。
  
      张若尘飞至阵法缺口处,微微停顿了一下,记住空间坐标,才穿云而过,向地面飞去。
  
      阎罗族的本族星,水域面积占了八成以上,一座座岛屿星罗棋布,各个岛上,生机盎然,绿树成荫,海鸟成群。
  
      蓝天白云,水清沙白。
  
      这里的环境,与地狱界其它地方都不一样,使得张若尘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昆仑界。
  
      向感应到的方向飞去,张若尘来到一片陆地,降落到一座巨大的城池外。
  
      此城,是这颗星球上的第一大城池,有四千万阎罗族族人,居住在城中。
  
      “缺还真是会挑地方,藏身到这里,阎罗族的大圣,就算发现了他,恐怕也不敢轻易向他开战。如此一来,他倒是可以专心悟道,和炼化帝品圣意丹。”
  
      缺修炼的是虚无之道,一旦隐藏到人群密集的地方,恐怕阎皇图无法在短时间内,将他找出来。
  
      入城后,张若尘没有使用精神力刻意去探查,可是依旧感应到了多股强大的圣道气息。
  
      其中,位于城中心的一座十七层高塔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最为强横。
  
      张若尘细细观察整座城池的地势结构,又研究了一番城中的阵法铭纹,喃喃自语,道:“那里,应该就是整座城池的阵法枢纽,有数位厉害的阵法师聚集,看来阎皇图也猜到缺会隐藏到这座城池中。都是精明之辈,不好对付。”
  
       缺的位置,变得更加清晰。
  
      张若尘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抬眼望去,视线可以穿透一栋栋建筑,一层层阵法结界,看到一辆行驶在河道边的血兽古车,驾车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
  
      河道宽十二丈,两旁用青石铺成道路。
  
      血兽的模样,有些像牛,又有些像巨狼,浑身长满血红色的毛。车架用红木做成,挂有一串风铃,行驶的时候,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极为好听。
  
      在张若尘跨越数十条街道,看到血兽古车的一瞬间,盘坐在车中的缺,豁然睁开双眼,自言自语的道:“被发现了?”
  
      “停车。”
  
      驾车的童子,将绳索紧拉,顿时血兽停了下来。
  
      而这时,张若尘的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站在河道的对岸,背负双手,静静而立,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坐在车上的童子,后头看了一眼,问道:“先生,为何停车?”
  
      “因为,我等的人到了。”车中,响起低沉的声音。
  
      童子一双灵动的目光,向四周看了看,寻找先生所说的那个人。
  
      张若尘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
  
      “天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找到我,因为,他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绝对自我时间印记。”缺的声音,似虚似实,飘忽不定。
  
      张若尘道:“居然被你发现了,看来你的确比我想象中更强。”
  
      “如果我连这都发现不了,怎么做这个时代的最强?时间之道,我也有研究。”缺道。
  
      张若尘并不意外,就像他是时空掌控者,可是,却依旧在修炼和研究真理之道、黑暗之道、命运之道。
  
      研究黑暗之道和命运之道,并不是真的想要将它们修炼到多么高深的境界,而是因为,心中忌惮。
  
      越是忌惮一种力量,也就必须要去了解它,研究它。
  
      只有知己知彼,对敌之时,才能从容不迫。
  
      缺研究时间之道,多半也是这个原因,说明时间的力量让他感觉到了危险,必须去了解。
  
      “你做不了这个时代的最强者,因为有我。”张若尘道。
  
      缺道:“你的确很不错,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尚且还没有资格,与我交手。可是这一次见面,你强大了很多,确切的说,强得有些让我意外。但,你来早了,才挣断了三十条枷锁而已,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我倒觉得,时间刚刚好,总不能等你炼化了帝品圣意丹再来。对吧?”张若尘道。
  
      缺道:“你怎么就确定,我还没有炼化帝品圣意丹?”
  
      “因为你现在还在悟道,说明没有做好吞服帝品圣意丹凝聚圣意的准备。”张若尘道。
  
      缺道:“那你看得出,我在悟哪一种道吗?”
  
      张若尘在大河两岸看了看,道:“水!这几日,你一直坐在车上,沿着此河行驶,石板上留下了一道道车轮的痕迹。”
  
      “而且,与第一次见你相比,你的身上,少一分锐气,多了一分水的柔性和耐心。”
  
      “第一次与你见面之后,我曾与血天部族的修士共议,给你的评价是,争强好胜,心胸狭窄。可是修炼水之道后,你却将性格上的弱点,慢慢的弥补。”
  
      “水,利万物而不争,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正是修心的第一大道。”
  
      “我猜测,你修炼水之道,不仅仅只是在弥补心境上的弱点,也是想要弥补圣意的缺陷。如果你的圣意,还存在缺陷,说明你修炼出来的圣意必定极其高明,很有可能达到了二品。”
  
      车架中,缺久久的沉默。
  
      驾车的童子,则是茫然的搔了搔头,问道:“先生,地上有很多车轮的痕迹吗,我怎么看不见?”
  
      “有些痕迹,你是看不见的,就像你现在还看不见天地间的规则。但,规则就在那里,痕迹也在那里。”缺轻叹一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