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奖励比想象中丰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一大早,周会长就打来电话,告诉了袁州交易时间和地点。
  
      之前说过,古籍古方还是要亲手交接好,以免运送途中有损坏,所以袁州这倒觉得没什么。
  
      说一句很扎心的话,现实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没有见过关于厨艺古籍书的。
  
      交易时间:下午三点半
  
      交易地点:蓉城北站一家名为“醉梦”的咖啡馆。
  
      “时间和地点都很符合我心意啊,这样就不用请假了,不过有点太顺利了。”
  
      袁州自言自语,但也没有继续往下想,毕竟谁也不会嫌弃自己运气太好。
  
      在下午练完刀工,青厨会观摩团走后,袁州就来到醉梦咖啡馆。
  
      作为中间人的钟丽丽,提前到了地方,这自然是周世杰安排的,让钟丽丽先去把繁琐的事情,以及能解决的小问题都解决了。
  
      袁州走进咖啡馆,环视一圈,首先就看到了一身灰色职业装的钟丽丽,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然后,袁州才询问道:“人还没到?”
  
      钟丽丽神色有些古怪,招呼道:“先坐”
  
      袁州坐下,钟丽丽组织了会语言,道:“几个人都到了,不过服务员说他们有急事都走了,然后托店家把东西留着了。”
  
      说着,钟丽丽把手边精致的小黑包推到了袁州跟前。
  
      小黑包胀鼓鼓的,袁州打开往里瞄了瞄,一眼就能看出历史感的古籍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十七本菜谱的古籍,还有安静放好的七张古方。
  
      “可以,这很强势。”袁州定了定神,这里面问题有点多,道:“我记得昨天周叔给我说,是五个有意向卖书的人,就算五个人都认识,然后也都有急事,所以东西放一起,可是我还没给钱啊,就那么放心?”
  
      钟丽丽道:“他们说相信厨联这块招牌,所以让袁老板你确认完之后,将钱打到他们分别的账户上就可以了。”
  
      完全没有说服力,连钟丽丽自己说出来自己都不信,哪有这样操作的,然而偏偏这个事情还真发生了,所以她才脸色古怪。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袁州联系了前后,认真想了想。
  
      钟丽丽没想通,直接问道:“是怎么回事?”
  
      袁州没回答,直接道:“那钟秘书把五个卡号给我吧。”
  
      价钱什么的都是确定好了的,钟丽丽将五人账号用短信发给袁州。
  
      现在太方便了,袁州当场就用手机转给了五人,然后道:“这次麻烦周叔和钟秘书了。”
  
      钟丽丽道:“不麻烦,我的工作就是这个。”
  
      虽说依旧很好奇这次交易究竟有什么猫腻,但袁州没说,她也就没再追问。
  
      拿起小黑包,袁州是双手拿,小心翼翼的。
  
      钟丽丽开车将袁州送回桃溪路小店。
  
      袁州本来想自己打车,不想麻烦人,但钟丽丽说自己顺路。
  
      其实严格来说,作为路痴的袁州,也不知道钟丽丽说的顺路是不是真的。
  
      二十多分钟后,车辆就把袁州放在了桃溪路的街口。
  
      袁州压抑住想要马上观看这些古籍古方的心情,先将其妥善的放在卧室,准备晚餐时间后再看。
  
      现在最重要的是准备晚餐食材,今天有人预定了全鱼宴,预定的人还是许久没来的魏先生和魏薇。
  
      魏先生升职了,所以这是作为升职宴预定的,当然,魏先生是没有调离本部的,小姐姐魏薇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听魏先生说,魏薇最近喜欢上了羽毛球,还加入了羽毛球业余俱乐部,虽然练的是残疾人羽毛球,但魏薇也是很认真。
  
      到点就有食客排队,袁州小店是永不空闲的。
  
      在聊天的时候,小伙伴们也各自聊了起来。
  
      “袁老板今天又来麻烦你了。”张颖今天也到了。
  
      先和袁州打了个招呼,然后下一秒就探着头四处张望,下一句话就是:“姜姐为什么没来?”
  
      程技师开口:“姜姐这两天有收购会议,所以没时间过来。”
  
      要说姜嫦曦是真有一股气场,从年龄和辈分程招妹可都是比姜嫦曦大的,但还是不自觉的跟着大家叫姜姐。
  
      “哦,谢谢程叔叔。”张颖是张焱的女儿,而张焱和程技师是平辈,所以这一声叔叔倒是没有叫错。
  
      张颖语气有些低落,显然是因为看不见偶像的缘故。
  
      “乌门檐,开幕式的时候,我能不能和您一起接待来宾。”周希道。
  
      “我又不接待来宾,这些事一向是家伟做,你直接问他。”乌海有气无力的道。
  
      “哦我知道了,我去问家伟哥。”周希点头,然后又问:“不过乌门檐,你今天怎么有气无力的?”
  
      “我过几天,要去弗洛伦萨参加活动。”乌海唉声叹气,几乎是三个字一叹气,他道:“家伟说这个活动非去不可,不去不行。”
  
      “弗洛伦萨,乌门檐你说的是画坛尖峰会议吗?”周希震惊的询问。
  
      “好像是什么高峰吧。”乌海整张脸都耷拉了下来,喃喃自语:“这一去一来,又得一周,好绝望。”
  
      虽然从乌海的脸色和语气都能够感受到他发自灵魂的绝望,但那可是画坛尖峰会议啊!
  
      那不是画展,也不是个人展,类似于高峰会议,虽然才操办二十年,但已经成为全世界画坛逼格最高的会议。
  
      乌海是唯一一个被邀参加这个会议的黄种人。
  
      其实如果这个会议,再早办个一二十年,那么华夏肯定也会有画家被邀请,但现在只有是乌海。
  
      这可以说是乌海被世界认可,是一位世界级的画坛大家的证明,所以郑家伟才会说必须去。
  
      有乌琳的**,乌海反抗无效。
  
      周希很激动,自家偶像有这成就,当然开心,可乌海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激动不能表现出来,简单来说就是,他憋得很辛苦。
  
      调理自己憋得慌的心情,周希开始安慰乌海,然而这种事情谁安慰都没用。
  
      张颖很羡慕的瞅着周希,虽说周希显得有些狗腿,但能和自己的偶像关系那么亲密。
  
      相比之下,张颖每次也就只能和姜嫦曦说上几句话。
  
      “要不要,跟周希问问经验。”张颖在心中琢磨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方恒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魏先生注意到排在他身后的方恒,手上拿着一个小包裹。
  
      因为魏先生也会抽奖,所以也是小酒馆的酒客,因此和方恒还是挺熟悉的。
  
      毕竟,男人的友谊是可以在酒桌上喝出来的,哪怕是抢酒。
  
      “我们酒厂新酿的郫筒酒,借用了一点袁老板的技术,还没开始售卖,所以,我这一来是想拿过来给袁老板尝尝,二来是感谢袁老板。”方恒道。
  
      新酿的郫筒酒,还是借用了袁老板的技术,还没售卖。
  
      三个知识点瞬间在魏先生脑海中闪过,目光微微一闪,随即又立刻恢复平静。
  
      “袁老板还真像一个宝库一样,我记得漫漫也是学了袁老板做点心的技术的,所以现在漫漫的蛋糕店在蓉城也是小有名气了,现在又有你。”魏先生话锋一转:“方恒你知道漫漫第一次给袁老板带来感谢的蛋糕是什么蛋糕吗。”
  
      方恒摇头,表示不知道。
  
      “是漫漫用了一个星期做的,三层大蛋糕,用心得很。”魏先生道。
  
      “呃……”方恒道:“三层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吃得玩?”
  
      魏先生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方恒,道:“不是吃不吃得完的问题,这是诚意你明白吗?一种态度,态度要拿出来懂不懂?”
  
      方恒转念一想,好像真是这样,看了看自己手中提着的酒,因为是第一批还没出售,所以也没有盒子,这是用一块碎布包着,好像是有点随意了。
  
      是不是要回去包装一个好点的盒子,方恒心道,越想越觉得应该如此。
  
      “那是下次包装好一点,再送给袁老板尝尝。”方恒把小包往后藏了藏。
  
      “嗯,的确应该这样,不过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魏先生脸色略显犹豫。
  
      “魏哥你说,我听着。”方恒道。
  
      “你看你拿个小包去吃饭,万一被袁老板看到了,是不是有些尴尬。”魏先生诚恳的说道。
  
      “呃……好像是。”方恒道:“那我先拿回去放着。”
  
      魏先生马上道:“那你今天不吃了?”
  
      简直是直击灵魂的问题,因为袁州小店不能占位,必须本人排队这一说,方恒回去放个东西,回来那是绝对没得吃了。
  
      “那我怎么办。”很显然,方恒是不想放弃今天的美食。
  
      “别急我帮你想想办法。”魏先生很是义气的道。
  
      大概半分钟后,魏先生就道:“要不我们先把这郫筒酒放在其他地方暂存,嗯……好像也不是太好。”
  
      “这样。”魏先生咬咬牙,道:“把酒给我,我给你放着。”
  
      方恒犹豫。
  
      “你知道,我今天升职宴,请同事们吃饭,所以带一瓶酒很正常。”魏先生道:“等吃完饭,再拿给你。”
  
      “今天既然是魏哥升职的好日子,那这瓶酒就送给魏哥当庆贺吧。”方恒道。
  
      “这不太好吧。”魏先生犹豫道。
  
      “有什么不好,我们酒厂还没上市,魏哥不要嫌礼轻才好。”方恒道。
  
      “你们酒厂出的酒,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魏先生夸奖。
  
      方恒不由笑了笑,然后道谢:“今天要谢谢魏哥才是,如果不是魏哥提醒,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没事应该的,都是朋友。”魏先生拍了拍方恒肩膀。
  
      排在前面听完全程的魏薇,忍不住捂额,这又开始了。
  
      晚餐结束,乌海邀请袁州去意大利玩,一路上的费用都包干净,听上去挺不错,然而还得被袁州无情的拒绝了。
  
      乌海生无可恋的离开,今天依旧没下雨,在王鸿幽怨的眼神中,小酒馆开始营业。
  
      今晚不去牧场,袁州要研究古籍古方。
  
      窝在二楼,先瞅了瞅任务
  
      【请宿主收集齐十道古方菜方】(已完成)
  
      【任务进度】10/10
  
      【任务奖励】十二道古方菜方发明者手稿(待领取)
  
      打开任务栏,瞬间就变换了模样,和想象中有点不同。
  
      “诶?没有超额完成任务这一说?”袁州询问。
  
      在他看来应该是【任务进度】31/10。
  
      系统现字:“没有。”
  
      “这个可以有。”袁州道。
  
      系统现在字:“这个真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袁州注意到另一件事:“系统我一共收集到31本,但奖励只有十二道创造者手稿,是我能指定,还是随机。”
  
      系统现字:“宿主指定。”
  
      闻言,袁州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古籍古方都珍贵,但那也是分一二三的。
  
      比如说,其中就有一道《芭蕉炒肉丝》,芭蕉花炒肉是很常见的一道菜,但芭蕉炒肉就少见,即使网上有,味道方面也比较一般。
  
      这道古方来源于清末一位富商的厨师,富商喜欢吃芭蕉,恨不得顿顿吃的那种,就让厨师研制出一道关于芭蕉的菜,然后厨师研究,并且将方法记录了下来。
  
      做法比较简单,芭蕉切片裹面粉下锅炸,炸至金黄,然后捞起备用。肉切丝和甜椒、马蹄丝翻炒,最后加入备用的芭蕉片翻炒,出锅。
  
      虽然袁州没有吃过,但能想到味道,用马蹄和甜椒,来综合肉丝与芭蕉的腻,应该是很耐吃的一道菜。
  
      实际来说,这道菜还有改进的余地,比如先把肉剁碎,然后把芭蕉切丁放进去一起搅拌成馅,最后马蹄中间掏空,将馅包进去蒸。
  
      又或者芭蕉切厚片,然后在里面夹上牛肉丝和青椒。
  
      即使是富商爱吃炒菜,袁州也能想到更贴切的方法。
  
      没有错,以目前袁州的厨艺,在他看来古方上的做法并不是最佳方法。
  
      袁州一直很清楚,并不是古方古籍就一定比现代厨艺好,同样很多历史上出现的菜肴,现代也还原不了。
  
      古方古籍珍贵的原因,是因为里面可能会隐藏着很多古人的奇思妙想,甚至于失传技艺,别的不说“三香放海”就是典型,袁州虽然依靠他的理解完成了,但还真不一定是古籍本身所用的方法,这个时候若是能有创造者的笔记或者手稿互相印证,那就太棒了。
  
      31本古籍和古方,袁州将他认为有研究价值的列了出来,然后又纠结了一会,共选出了十二个。
  
      古籍:《调香记》、《非食论》、《不饮》、《广公游记》、《培禽纲目》
  
      古方:活水鱼、开地菜、白炀药膳、天仙汤、火山鱼、饿死龙、山泉观素斋
  
      袁州道:“五本古籍,七个古方,系统我就选这十二位大师的手稿。”
  
      系统现字:“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已发放,可领取。”
  
      十二段笔记、经验,存在袁州脑中,还有大师当时记录的手稿,这奖励真的爽!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