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七百六十五章 丧心病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等不多时,几道身影便联袂从上方驰过,各自神念涌动,查探一切可疑行迹。

    杨开眉头一皱,心想这队伍里怎么还有五品的?这是太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啊,这如何能忍?

    身形冲天而起,直朝那一行四人逼去!

    那四人中,有两位六品,两位五品,正呈锥子型探索搜寻,忽觉下方狂暴气息如海啸般席卷而来,顿时都大惊失色。

    然而还不等他们瞧个明白,杨开身形已如离弦之箭般撞入他们的阵营中,沛然莫御的世界伟力席卷开来,那两个五品当即如狂风暴雨中的独木舟,身形摇摆不定,踉跄不已。

    仓促间勉力稳住身形,定眼瞧去时,其中一位六品师兄已被来人一拳砸在胸口上,当即鲜血狂喷,神色苍白。

    这……下手也太狠了吧?虽然他们也看出来,这一拳并不至于要了那师兄的性命,但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那被砸中胸口的师兄还要反抗,来人却又是接连数拳打中他,六品师兄顿时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朝下方跌落,萦绕身旁的世界伟力都变得紊乱无比。

    这分明是小乾坤震荡的征兆。

    电光火石间,一位强大六品便已丧失战斗力。

    来人实力恐怖如斯!

    另外一位六品的反应虽然不慢,神通秘术齐出,依然没能挽救自己同门的命运,眼见同门跌落下去,顿时又惊又怒,一身实力再不敢有所保留。

    然而这依然只是徒劳。

    不过十息功夫,这位六品惨叫一声,也赴了自己同门的后尘。

    杨开只身立于虚空中,凛然不可一世,霍然扭头朝那两个五品望去,两人顿时脸色发白,平白生出一种被深渊凝视的错觉!

    “跑!”两人中的一人低喝,旋即心有灵犀地左右分散冲去,两位六品师兄都不是对手,他们两个五品又哪能成事?这个时候唯有逃跑方能周全。

    哪里又能跑的掉,杨开抬手,一巴掌一个,拍蚊子一般将两个五品拍了下去。

    少顷,杨开笑呵呵地站在神色萎靡的四人面前,关切道:“几位伤势不轻啊!”

    四人都无语,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这伤势谁打出来的?居然还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不过心中虽然有些悲愤,但技不如人,也实在无话可说。在此之前,他们可从未想过,六品开天能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六品轻咳着道:“杨师弟功力深厚,底蕴不凡,我等认输了!”

    认输便意味在这一场历练中出局,那五光界历练的资格便与他们没关系了,虽然有些惋惜,但谁叫自己等人实力弱小呢。

    身为琅琊弟子,心中自有傲气,对杨开这样的强者,他们多少还是有些佩服的。

    “承让!”杨开一抱拳,手心忽然一翻,手上出现一个玉瓶,笑吟吟地道:“杨某这里有上好的疗伤丹,诸位请!”

    说话间,手腕一抖,四枚灵丹飞出,悬于四人面前。

    那说话的六品微微颔首:“多谢!”

    他还以为杨开有些过意不去打伤了自己,所以才会拿出这疗伤丹,也没多想,几人分别将灵丹塞入口中。

    “咦,这疗伤丹品质不错!”那人眉头一挑。

    另外一个五品还道:“口感也还行……”

    杨开忽然伸手对着他:“承惠一套六品资源或者同等价值的物资!”

    “什……什么?”那六品有些懵。

    杨开沉着脸:“怎么?买东西不给钱吗?师兄难道想强抢?我杨某人虽人单势孤,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那六品一脸茫然:“我买什么东西了?”

    再说了,谁欺负你了?明明是我们四个被你欺负了好吧?

    另外一个六品神色古怪地望着杨开:“杨师弟说的东西,该不会是这疗伤丹吧?”

    “那还能有什么?”杨开理所当然地道。

    几人都无语了。

    最开始说话的六品道:“这疗伤丹,难道不是师弟送于我们的吗?”

    杨开斜眼望着他:“我几时说过送了?此物价值连城,我是要卖给几位!”

    一枚疗伤丹就价值连城了?睁眼说瞎话也该有个限度啊!

    “快点,别墨迹!你们赵师兄等人都是这个价买的,你们也不能例外,我杨某人做生意,向来价格公道合理,童叟无欺!”

    那六品都惊呆了:“赵师兄也买了?”

    杨开点头:“嗯!还有那姓公孙的兄妹二人也买了,不信你们传讯问问,你们彼此之间应该有联络方式吧?”

    见他表情似不像是在说谎,两个六品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赵师兄和公孙师兄师姐真的买了?师兄师姐们连这种事也能忍?

    “咳咳,你且稍等片刻!”最开始说话的六品取出一枚传讯珠,神念涌动,联络起来。

    “赵师兄,师弟有事咨询!”

    “余师弟啊,什么事你说!”

    “那杨开说赵师兄从他从中买过一枚疗伤丹?”

    “……”

    “赵师兄?赵师兄?你还在吗?”

    “在的在的!”

    “此事是否当真?”

    “嗯……大致不差!”

    什么叫大致不差?余师弟都搞不懂赵师兄什么意思了,正准备再问,赵师兄那边已传讯过来:“买了吧余师弟,破财消灾总比被人挂在树上送去下面灵州让底层弟子们围观要好,面子还是重要些啊。”

    什么挂在树上?正不解时,却见杨开不知何时摸出来一根光秃秃,几丈高的树干杵在身前,那眼睛不时地在他衣领处瞄着,好像在寻思怎么挂着比较方便。

    余师弟不禁打了个冷战,连忙回讯:“多谢赵师兄了,赵师兄好好养伤,师弟回头来看你!”

    “你先自己养好伤再说吧!”

    收了传讯珠,余师弟有些无语地望着杨开,苦笑道:“杨师弟真是会做生意啊!”

    杨开一脸自傲:“那是,要不然怎么养活一大家子人?这位师兄可问清楚了?”

    余师弟点点头,连赵师兄都认栽了,他又能如何?没奈何,只能取出一套价值六品资源的物资交给杨开。

    另外一位六品见状,也只能如此。

    杨开乐呵呵地接过,然后转头看向那两个五品。

    两人都快哭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些的五品道:“杨师兄,我全身家当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么多啊!那灵丹我还没吃,要不我还给你!”

    这般说着,从口中吐出一枚灵丹在手心,颤巍巍地递给杨开。

    杨开脸都黑了:“搞的全是口水,谁还要这个东西,杨某人卖东西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那五品道:“可是杨师兄,我真的没这么多家当啊,你这疗伤丹……我买不起啊!”

    寻常五品开天,若有价值上千万开天丹的物资储藏,那就可以说是极为富有了,毕竟他们也要时刻修行,购买一些物资,很难有什么结余。

    出身洞天福地的五品情况固然好一些,富裕一些,但也不可能有上亿开天丹的。

    这是六品才能有的身家。

    “是啊杨师兄,我们没有骗你!”另外一个五品也开口道。

    杨开叹息一声:“我知道你们没有骗我,我也相信你们确实没有这么多身家,但你们自己没有,可以借嘛……”

    说话间,冲两个五品猛朝旁边打眼色。

    一群四人都惊呆了!

    还能这么搞?

    太丧心病狂了吧?

    “我时间不多,你们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但到底会引发什么后果我可说不准了!”杨开见那两个五品还在犹豫,当即沉声道。

    年纪比较小的五品弱弱道:“敢问杨师兄,会有什么后果?”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你猜!”

    虽然杨开没具体说,但两人都有些不好的感觉,真要是不买这疗伤丹,恐怕真会有什么不好的事等着他们。

    年长五品道:“杨师兄,我等修为没有两位师兄高,只有五品,这疗伤丹的价格是不是可以……低一些!”

    “一分钱一分货,跟修为高低有什么干系!”杨开瞪眼道。

    你好意思说一分钱一分货?这世上哪有这么贵的疗伤丹?

    肚中腹诽,嘴上却不敢反驳,两人期期艾艾地朝另外两位六品望去:“师兄,师弟有难,还请师兄仗义相助!”

    那两个六品头都大了,但事已至此,想要息事宁人,也只能借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师弟被杨开挂在树上祭天吧?

    “多谢四位慷慨解囊!”杨开收了东西,眉开眼笑,“四位好好疗伤,我就不打扰了。”

    言罢,闪身离去!

    他才刚走开没一会,那一身红衣的周师姐便领着一队人马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眼见四人鼻青脸肿,个个如丧考妣,大惊:“你们这是怎么了?”

    年长五品痛哭流涕:“周师姐你们怎么才来啊……”

    “发生什么事了?”周师姐皱眉问道。

    余师弟叹息一声:“那杨开将我等打伤,然后强行卖了我们一人一枚疗伤丹!”

    周师姐大怒:“他竟敢下此毒手?”

    不过转念一想,之前自己去找他麻烦的时候,他下手也不轻,自己是个女人都如此,可见杨开心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