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反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这一刻,何止是王冲,就连程三元和张雀都是面露骇容。
  
      高公公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京师里关于这位高公公的传说绝对不在少数。更何况也曾经提过几次,这一位的武功恐怕已经超越了圣武巅峰,达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
  
      但是这样的人物居然会咳血?
  
      如果不是伤势重到极点,怎么可能会这样?
  
      更重要的是,皇宫大内,高手如云,不止是禁军,还有无数的皇室供奉,几乎可以称之为大唐守卫最森严的地方。更不用说,高公公本身就是绝世高手,怎么可能会有人击伤得了高公公?
  
      这一刹那,两人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小李子突然仓皇的逃出皇宫了。无论是谁,一旦知道这样的消息,恐怕活的时间都不会太久。
  
      对于王冲来说,这绝对是他行动之前,根本没有预料得到的!
  
      “王爷,此事千真万确!小的服侍过高公公好几年,这条高公公的丝巾,小的绝不会认错!”
  
      小李跪伏在地上,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取出一条丝半尺左右的丝绢。这条丝绢光滑无比,上面还有着许多精细的云纹,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面料。
  
      而在面料的中心,一滩殷红的血迹,剌目无比。
  
      王冲神色凝重,从小李子手中的接过这条丝巾,只是看了一眼,一颗顿时沉了下去。小李子手中这条丝巾是蜀中的贡品,是由一种青丝云纹蚕吐出的茧丝织成的。
  
      那上面的云纹,而是吐出蚕丝,天然带上的纹路。
  
      数种蚕丝数量稀少,做成的成品也不多,在整个大唐能使用的人寥寥无几,都是亲王这个级别,王冲就曾经获得过种半匹这样的丝绢。
  
      至于宫中,也只有诸宫少数身份显赫的娘娘才能使用。数量都不会很多。
  
      而高公公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你刚刚说,是高公公让你离开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冲突然开口道。
  
      “高公公对小的有恩,在发现那条丝巾之后,小的就往糕点里想办法塞了一张纸条,询问高公公的情况。后来,就在那个膳盒里,小的也发现了高公公的回信。只有寥寥几个字,让小的尽快离开。后来不久,小的就发现,宫中有人在查我。小的心知不妙,所以找准一个机会,提前离开了皇宫。”
  
      小李子跪伏在地上道。
  
      房间里,火光摇曳,王冲紧皱着眉头,一语不发。大皇子那边派出人手,大肆搜捕,很显然也是发现了什么,已经知道了小李子的存在。
  
      “你先起来吧,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高公公那边,我会想办法处理。”
  
      时间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突然开口道:
  
      “另外,三元,你安排一下,把小李子带到异域王府。暂时,就由我们来保护他的安全。”
  
      “是,王爷。”
  
      身后,程三元很快躬身道。
  
      从房间里走出去,王冲眉头紧锁,仰望天空,只见夜色深沉,一如王冲此时的心情一般。
  
      这次行动,王冲原本以为找到小李子,很多疑惑就会迎刃而解。但现在看来,疑惑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在王冲的感觉中,皇宫深处,以太和殿为中心,似乎笼罩着一重浓的化不去的迷雾。
  
      这重迷雾掩盖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在自己离开的那一个多月里,在圣皇退隐后的那段时间里,后宫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高公公为什么不在太和殿,到底又是谁有能力伏击得了他,甚至还让他吐血?
  
      在众人目光看不到的地方,王冲感觉到了一重浓浓的阴谋气息。
  
      而查明这一切,就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走吧!”
  
      王冲衣袖一拂,很快离开了这处陋巷民居。
  
      而在王冲等人离开半个时辰之后,才有一行人怒气冲冲,涌进了那道巷道之中,一路冲入了那间民房。然而只是片刻的时间,一行人便又从里面冲出来。
  
      “混蛋!”
  
      一行人咬牙切齿,很快又离开了。
  
      而仅仅是片刻之后,哗啦啦一只信鸽腾空而起,城南这处民宅中发生的事情,很快就通过信鸽传入了东宫之中。
  
      “什么?王冲突然出现,而且带走了那个小太监?”
  
      东宫大殿之中,听到异域王三个字,大皇子暴怒无比,那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一群废物!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们何用?”
  
      大殿中,一群东宫侍卫跪伏在地上,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大气都不敢出。本来已经找到了那个小太监的地点,但是谁能想到,异域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带走了那个小太监。
  
      异域王的名声现在如日中天,众人又哪里敢和他作对?
  
      而且,大皇子也根本没有说明,那个小太监有多重要,只是说抓捕一个小太监而已啊。
  
      “滚!都给我滚!”
  
      大皇子暴怒道。
  
      一群侍卫满心惶恐,哪里敢逗留,一个个纷纷离开。
  
      等到众人离开,大皇子心中的怒气似乎多多少少平息了一些。
  
      “祝童恩,你说,那个小太监知道多少情况?落到王冲的手中,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很大阻碍?”
  
      大皇子很快转过头来,望向站在大殿廊柱下的祝童恩,眼中透出很大的忌惮。抓不到那个小太监还在其次,他现在担心的,是王冲那边会掌握多少情报。
  
      “殿下放心。从那个小太监匆忙逃跑的情况来看,他知道的情况应该还是不多。就算异域王带走那个小太监,也未必能够问出多少东西。更重要的是,即便他有所猜测,也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所以短时间内,应该对我们还不会有太多影响。”
  
      祝童恩沉吟片刻,分析道。
  
      虽然在武力,以及出谋划策上,祝童恩远没有那么厉害,但在情报分析上,祝童恩的实力确是无庸置疑的。
  
      他总能从一堆混乱的情报中,一针见血的分析出最正确的消息。
  
      这也是大皇子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
  
      “而且,这里毕竟是皇宫,是殿下的地盘。就算他是亲王,也不可能在宫中随意行动。所以殿下短时间内,不必担心。”
  
      祝童恩道。
  
      听到这句话,大皇子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殿外传来,大门外,一名大皇子身边的贴身侍卫突然快速冲了进来。
  
      “殿下,刚刚收到消息,抓到阴山先生了!”
  
      “嗡!”
  
      听到这个消息,大皇子浑身一震,陡的扭过头来,眉宇间的阴郁顿时一扫而空,双眼之中迸射出一阵雪亮的光芒,显得兴奋无比:
  
      “好!这么久了,终于抓到他了。带我去见他!”
  
      “微臣先行告退!”
  
      一旁,祝童恩仿佛明白了什么,眼中现出一丝顾忌,立即往前几步,躬身一礼,先行告退。
  
      阴山先生,整个大唐最富有盛名的天机先生之一,精擅天机数术,精擅望气,能够看出一个人的龙气。
  
      据说,阴山先生对于卜算,已经达到了可以沟通鬼神的地步。
  
      不过,对于替人卜算,望气,阴山先生同样有着怪癖。他一年只算三卦,而且,如果不愿意,谁也无法勉强他。
  
      大皇子在这个时候找阴山先生,用意不言自明!
  
      有些事情,做为属下是不宜参和的。
  
      而大皇子也没有在意,迅速走入一个房间沐浴更衣之后,推开一排书架,一处暗门立即呈现在眼前。打开门,大皇子迅速着一条螺旋形的阶梯,进入到了地底深处。
  
      两侧,一根又一根火把燃起,环境幽深而昏暗。
  
      很少有人知道,在东宫的地底深处,居然还有一个深藏的牢房。这是前朝太子密室,李瑛也是偶然发现,将它改造成了一座监牢。
  
      在就距离地表三十多米的地下深处,由两名高举着火把的金吾卫带着,李瑛来到了一座监牢前。监牢里空荡荡,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头发斑白的黑袍老者,衣袍前后,各有一个阴阳的标志,正披头散发,盘坐在地上,手中两爿犀角,还有几颗象牙签,似乎卜算着什么。
  
      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必然会非常震动,因为这人赫然正是京师中赫赫有名的阴山先生。只是和众人印象中的世外高人不同,现在的阴山先生面目憔悴,似乎受过不少的折磨。
  
      “你们下去吧!”
  
      挥退了几名金吾卫,整个地牢里,只剩下大皇子李瑛和地牢里的阴山先生,四周围立即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呵呵,阴山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大皇子走过去,隔着栅栏,脸带微笑,看起来彬彬有礼:
  
      “上次我曾经问过你,你拒绝了,之后便不告而,离开了京师。现在,我再问一遍,你觉得本宫有真龙之相吗?”
  
      一句话,地牢内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变,变得紧崩无比。
  
      如果在外人在这里,听到这翻话必定会震撼无比。
  
      真龙之相!
  
      只有帝王才可以称之为真龙,而大皇子却还远不是帝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