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算计,安轧荦山上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某种意义上,从那个时候开始,张守珪就成了幽州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幽州人只知有张守珪,而不知有皇帝。
  
  之前也就罢了,只要张守珪能够守住幽州地界,谁也奈何不了他,但是现在一场大败,将他的资本输得干干净净。
  
  “他们敢!”
  
  听到张守珪的话,安轧荦山猛地抬起头来,一脸的愤怒:
  
  “谁敢换义父,孩儿和幽州众将决不答应!”
  
  “不错,我们幽州众将决不答应!”
  
  大殿内,一群幽州将领也纷纷附和道,声音震动殿宇。
  
  “义父,现在朝堂变动频繁,圣皇也和以前大为不同,应该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
  
  安轧荦山抓着张守珪的衣袖道。
  
  “没有人喜欢一个失败者,幽州大战,我们终归是赢了,朝廷不见得会撤换我,但是我们却不得不防。历朝历代,因为一场战败而被解去兵权的屡见不鲜,这已经和朝堂上是明君和昏君无关了,如果是昏君,我们的处境恐怕更麻烦。”
  
  “幽州是老夫一辈子的心血,绝对不可以落在他人手里,老夫也绝不为他人做嫁衣裳。这次如果出现万一,朝廷要撤换我,老夫到时候就会举荐你暂代我大都护的位置,上书的奏章我都已经写好了。”
  
  “你在幽州刚刚大胜,圣皇必定也听闻了你的名声,而且你又是幽州本地的将领,对东北最熟悉,如果再加上我的举荐,朝廷必定不会拒绝!”
  
  张守珪一只手按在安轧荦山的右肩上,他的目光深邃,似乎早已看透了一切,他已经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地面上,听到张守珪这句话,安轧荦山浑身一震,显然有些意外,眼神中似乎也隐隐有一丝触动。
  
  不过下一刻,张守珪的声音立即传入耳中:
  
  “只要你代我掌控住安东都护府,到时候老夫积极奔走,最多只需两年,我便能重回幽州,到时候,你我重续父子之情,幽州也会重新落入老夫的掌控之中,到那时,为父也绝不会亏待你!”
  
  听到这番话,安轧荦山目光一冷,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讥笑,但很快就换上了一副真挚的神色,一脸感激道:
  
  “多谢义父!”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大殿内响起,张守珪说完这番话,似乎已经耗尽了自己的体力,眼中的神采迅速淡去,苍白着脸色,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轧荦山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扶住了张守珪。
  
  “义父,你怎么样?”
  
  安轧荦山一边扶住张守珪,一边向着身后的田乾真,崔乾佑打了个眼色:
  
  “还不快拿药来!”
  
  只不过片刻的时间,一碗黑色的,浓稠的药汁立即被端了上来。
  
  “义父,大事为重,您一定要保重身体,这碗药汁对您的身体有好处,让孩儿服侍您喝下吧。”
  
  安轧荦山一脸真诚,低着头举案齐眉,恭恭敬敬道。
  
  “这么多年,还是你对为父最好。”
  
  张守珪神色感慨,不疑有他,直接从安轧荦山手中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喂完药,张守珪很快在婢女的服侍下安寝去了。
  
  而大殿内,所有人将领也全部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安轧荦山从大殿内走出,回头看了一眼,那副单纯真诚,甚至看起来有些可笑的,胖乎乎的面孔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凶恶怨毒,同时又带点狡计得逞的面孔。
  
  没有多在都护府逗留,安轧荦山径直离开,而就在数里外的地方,就好像事先约好一般,崔乾佑,田乾真,田承嗣,高尚等人纷纷迎了上来。
  
  “主公,这一次大战千载难逢,而且更是张守珪最虚弱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不将他索性杀掉,一了百了,主公反而还要去救他?”
  
  第一个开口的是崔乾佑。
  
  大战结束已经有几天,安轧荦山一直服侍在张守珪跟前,鞍前马后,他直到现在才有机会问出这个问题。
  
  几天前的大战,张守珪危急万分,崔乾佑本来是准备在后面偷袭张守珪,配合渊盖苏文,将他一刀了结的,哪里料到,安轧荦山从旁杀出,不但阻止了他,还从渊盖苏文手中救下了张守珪。
  
  包括现在,诸将的意思,可以直接在张守珪药里下毒了,但是却被安轧荦山和高尚否决了。
  
  “你们还是不明白,张守珪确实要杀,但却不是在现在,现在的张守珪对我们还有利用价值!”
  
  安轧荦山的身躯慢慢挺直,他的目光睥睨,眼中也迸发出阵阵勃勃的野心。
  
  “安东都护军毕竟是张守珪一手建立起来的,里面还有相当多服从他的将领和士兵,而且,这毕竟是唐人的地盘,我是胡人,需要张守珪的承认,才能稳固现在的地位。另外,你们不是听到了吗?张守珪要举荐我做安东大都护!”
  
  说到后来,安轧荦山眼中流露出一丝讽剌的神色。
  
  之前他还想着怎么获得张守珪的帮助,名正言顺的统领安东都护军,特别是,获得安东的百姓的认可,但是真是想不到,张守珪居然主动替他写了一封举荐信,让他直接暂代安东大都护,直接省了他不少的功夫。
  
  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张守珪待不久了。”
  
  就在此时,一旁的高尚突然开口了:
  
  “京师那边已经传消息,擢升主公为安东副都护,再加上张守珪的举荐信,整个幽洲地界,三大藩镇,就真的全部落入我们掌中了。等到主公继位,张守珪就真的可以除掉了。那时候,他就不是我们的助力,而是我们的阻碍。”
  
  “在此之前,张守珪绝不能死,这也是我和主公共同商定的。”
  
  高尚沉声道。
  
  在整个安东,高尚已经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军师,他的很多判断,日后都证明是正确的。这一点,就连崔乾佑和田乾真都对他敬服不已。
  
  “现在唯一的阻碍就是那个异域王了!”
  
  此时,另一个声音开口道,那人瘦瘦弱弱,手中拎一杆洞箫,垂一条红丝穗,看着文质彬彬,狡猾多智的样子,正是安轧荦山麾下的二号军师严庄。
  
  严庄不像高尚,精通易经推理、数术之列,也不像他周游天下,对中土各地极为了解。
  
  但是严庄这个人,从安荦轧山还是一个“捉奴将”的时候就跟他认识,为人有些小智,善于察言观色,洞察细微,于人情处极为精通。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对主公始终高看一眼,并且曾经写信提醒张守珪,说我们下药,想想就令人生出一身冷汗,还好我提前截获,改在张守珪的茶水中下药。他只注意菜肴里插针,却全然没注意我们在他喜饮的茶汁中下药,这才骗过他的警戒,取得他的信任。张守珪也因此至今对我们不疑。”
  
  严庄道。
  
  提起此事,所有人都是神色微异,就连高尚也是微微皱起眉头。
  
  那个京师中的少年始终是个最大的忌惮,这个人兵法如神不说,而且某些时候,还给人未卜先知的感觉,这一点就连高尚都比不上。之前下药之事,事先商议,知道的不过寥寥数人,全部都是安轧荦山身边的心腹。
  
  外人根本水泼不进,但京师中的那位却好像提前就知道了,害得众人互相疑神疑鬼,内部怀疑了一段时间,这点至今是个谜团。
  
  骄傲自信如崔乾佑、田乾真,自负聪明如高尚、严庄,也对这人忌惮重重,不敢轻易说出什么狂妄的话来。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大战的时候,幽洲出现了不少那个人麾下风林火山的人,我们这次的行动只怕瞒不过他。”
  
  严庄开口道。
  
  “没有关系!”
  
  出乎预料,高尚摇了摇头,神色倒是相当平静:
  
  “谋定而后动,现在幽洲大局已定,就算他发现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对于此人还是不可掉以轻心,我有感觉,如果九洲龙变,未来,这个人将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未来主公上位,一定要第一个除去此人!”
  
  安轧荦山没有说话,但是神色却是瞬间变得冰冷无比,满含杀机。
  
  “混蛋!——”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天的怒吼从远处传来,那声音如同利箭直插云霄,即便众人隔了十几里,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一群人顿时纷纷扭头望了过去。
  
  “是大都护!”
  
  崔乾佑眉头一跳,立即辨认出来。
  
  “呵呵,看来圣旨到了!”
  
  一瞬间,高尚和严庄两人嘴角都露出一丝笑容:
  
  “接下来,该开始下一步了!”
  
  ……
  
  就在几天之后,一个消息轰动天下,安东都护府副将安轧荦山在东北大战中表现出众,擢升为安东副都护。
  
  原安东大都护张守珪因为一己之私,在东北幽州引起众怒,致使三国联军进攻幽州,导致安东都护军损失惨重,虓虎军全军覆没,安东百姓也受到牵连,原安东大都护难辞其咎,撤去职务,迁为括州刺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