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一章 变化,王冲的不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而大殿内,众人却并不知道这些,看到安轧荦山的举动,所有人也纷纷下意识的瞥过头去。
  
  万国盛宴,京师之行,众人虽然成功的回到了幽州,但严庄却永远的留在了那里,而安轧荦山也被王冲削去了一只右耳,整个人看起来怪异无比,这也是安轧荦山心中永远的伤痛。
  
  “等到神州覆灭,我一定要第一个将他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安轧荦山恨恨道,他目中喷射出滔天的仇恨。
  
  ……
  
  时间缓缓过去,那一天的太极殿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在那一天之后,整个大唐终于又恢复了正常,那个英明神武,众人熟悉的圣皇再次出现在了朝堂之上,只不过短短时间,之前发布的荒唐命令全部都被撤除。
  
  太平楼被推倒了,各地的选秀命令也撤除了,而曾经蛊惑三子玄,为其炼制“不老药”的玄冥子,见势不妙,想要逃离时,也被早早埋伏好的禁军和皇室供奉当场抓获,关入天牢。
  
  圣皇颁布诏书嘉奖太子,夸耀太子的品性和修养,各地受到贬谪的御史以及朝廷重臣也收到命令,一个个重新召回,官复原职。
  
  对于朝廷上的文武重臣来说,这绝对是数月以来最令人振奋的消息。
  
  回首过去,圣皇的种种表现都恍如一梦,但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结果恰恰是众人梦寐以求,最想看到的。
  
  朝野内外,一片振奋,而整个朝堂也一扫之前的颓势,恢复了之前的清明秩序。
  
  然而尽管朝廷内外一片振奋,但王冲的内心深处却始终有种深深的不安。
  
  “怎么样?”
  
  异域王府中,王冲一身衮服,长身而立,望着门前的张雀道,他的眉头紧皱,眼中透露出一丝深深的忧虑。
  
  “回王爷,边公公已经发来消息,他托人偷偷调查过,陛下那里一切如常,只是每天宫女们送去的菜肴吃得越来越少,相比以前远远不如。”
  
  “浣衣坊那边怎么说?”
  
  王冲再次道。
  
  “一切如常!”
  
  张雀躬着腰身沉声道,顿了顿,犹豫了一下:
  
  “不过,我们查过几天前浣衣坊收到的龙袍,有一件龙袍上的袖口,有淡淡的,似乎经过罡气蒸发的血气,因为颜色很淡,又经过水浸,所以一时之间我们也无法判断!”
  
  张雀道。
  
  嗡!
  
  听到血迹两个字,王冲眉心一跳,整个人瞬间变了脸色。
  
  收集皇帝在宫中的事情,这是做臣子的大忌,弄不好就会扣上一个图谋不轨的名声,但是王冲已经不在意了。
  
  “怎么会这样?”
  
  王冲心中此起彼伏,圣皇是天下人心所向,是这个帝国的精神支柱,关于他的所有一切,都必须妥善处理。
  
  张雀想从圣皇身上找到血迹,是绝不可能的。
  
  不过王冲同样也清楚,张雀他们找到的绝不可能是什么普通污渍,修为达到圣皇那种级别,是不可能有什么污渍落下的。
  
  “难道我找的那株五彩琉璃草,还是没有用吗?”
  
  王冲仰起头,心中喃喃道。
  
  之前找到的古藉,虽然提到了五彩琉璃草能对神武境冲击失败的伤势有效,但是却并没有提到怎么样将五彩琉璃神草提炼成丹,如何吞服,以及治愈的具体方法。
  
  王冲在太极殿中,将神草碾碎成尘,散入虚空之中,让三子玄吸收也仅仅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到时有没有发生作用,就连王冲都不知道。
  
  但从张雀从后宫收集的消息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利好的消息。
  
  而且,让王冲担心的还不只是这个。
  
  圣皇冲击神武境失败,功力退化,一日不如一日,早在他重生之前就已经发生了,而且按照他的记忆,上辈子,圣皇也就是这段时间陨落了。
  
  所以上次从京师回来之后,王冲心中就有一种浓烈的不安。
  
  不过,王冲一直都没有在张雀他们面前的提起过。
  
  同样,他也不知道之前所做的努力,包括那株神草是否发挥了效果,又有多大的效果?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王冲能做的,就是全面关注,以及持续监督这件事情的发展。
  
  “哗啦啦!”
  
  也就在王冲思忖的时候,一阵羽翅的拍打声突然传入耳中。
  
  王冲下意识的抬起头,只见一只边缘羽毛呈现出淡金色,飞行姿态优美的信鸽正从外面飞了进来,右脚上一只金环清晰可见。
  
  “王爷,是宋王的信!”
  
  张雀伸手一托,接住信鸽,拆下信笺,飞速递给了王冲。
  
  张雀负责门下所有的信息往来,对于宋王府的信鸽再熟悉不过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王冲接过信笺,点了点头,淡淡道。
  
  王冲虽有参政之权,但现在早已退出了朝堂。
  
  现在四海升平,无兵戈战争之忧,已经用不着他去朝堂讨论了,至于其他的吏治以及各地政务,朝堂里的那拨老臣比他还要擅长得多,有他们在,有他没他都没什么差别。
  
  所以王冲自然也就不怎么参与朝堂了。
  
  不过尽管如此,朝堂里的文武大臣,包括宋王在内,有很多事情依然会找王冲商量。
  
  张雀很快离开了,大殿里一片安静。
  
  王冲打开信笺,很快阅读起来。
  
  宋王的来信,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圣皇归位,老臣们的喜悦,选秀撤除,地方上的轻松……,同时还跟王冲分享了一些大唐蒸蒸日上,恢复正轨的一些振奋人心的消息。
  
  包他和章仇兼琼一起对付宰相李林甫的事情,也被他写在了信里。
  
  王冲看到这里,也不由一笑。
  
  李林甫这个人城府太深,隐藏的也太深,他的权利心极重,但最大的问题却是不明大是大非。
  
  安轧荦山是胡人,包藏祸心,陷害了张守珪不说,还和高句丽等国勾结,李林甫仅仅为了对付自己,削弱自己与宋王一系,便与安轧荦山勾结,这让他前期的努力毁于一旦。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朝堂内外,对于这位做了几十年的“明相”,也不再是像以前那样蒙在鼓里了。
  
  至少宋王和章仇兼琼等人,已经认清了这位“明相”的真面目。
  
  整封信看下来,并没有太大的内容,和以前宋王派人送来信差不多,但是在信的末尾,宋王提到的一件事情却让王冲瞳孔一缩,微微变了脸色。
  
  宋王在信中提到,自一切恢复正常之后,圣皇天天上朝,从善如流,朝廷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但是宋王和章仇兼琼等人也注意到一件事,就是圣皇虽然每天都上朝,但看起来渐渐有些疲惫和力不从心,往往朝会进行到一半,圣皇脸上就现出一丝疲惫。
  
  不止如此,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圣皇重新上朝之后,宋王就感觉圣皇好像苍老了不少。
  
  有这种感觉的,还不只是宋王,还包括许多朝中的老臣。
  
  有一次朝会,宋王和章仇兼琼等人甚至隐约还感觉到圣皇头上好像多了几根白发,不过,圣皇暂时还没表现什么不适,每日朝会也是正常进行,所以宋王等人也不好如何说。
  
  不过,宋王和章仇兼琼那边已经讨论组建一批新的更有经验的内阁,处理朝中事务,以减缓圣皇的压力,让圣皇调养功力,休养。
  
  宋王他们已经拉了不少大臣,现在还需要王冲的签名。
  
  让王冲在意的,并不是组建新内阁的事,也不是需要他的签名,而是宋**中透露出来关于圣皇的消息。
  
  从圣皇归体到现在,也只有十多天的时间,最初的时候,王冲也上过朝,见过圣皇,那个时候一切如常,但只不过短短时间,宋王就说圣皇显现疲惫、苍老之态,这怎么可能?
  
  一瞬间,王冲心中顿时变得沉重无比。
  
  饭量减少,袖口上的血迹,朝堂上的疲惫和苍老之态……
  
  这一刹那,王冲脑海中掠过许许多多的念头。
  
  “难道……”
  
  电光石火间,王冲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然而王冲心中一颤,却不敢再想下去。
  
  “希望一切不是我想的那样,陛下……”
  
  ……
  
  与此同时,皇宫深处。
  
  微风鼓荡,大门洞开。
  
  圣皇高坐上方,眺望前方,他的目光掠过重重空间,穿过太极殿的大门,望向了前方佑大的京师,以及更远处无尽的山河。
  
  气流涌动,掠过一代明君的耳畔,那张神武英明的脸庞上,此时却多了许多细密的皱纹,隐隐显出一丝苍老。
  
  如果宋王和章仇兼琼在此,必定会相当吃惊,因为此时的圣皇,和他们在朝堂上见到样子,明显又变化了许多,更加的苍老了。
  
  普通人,或许一年才会显出一丝老态,但是在圣皇身上,这种变化却似乎是按日来计算的。
  
  不过尽管如此,那双震慑诸方,谛造了一个时代,令无数强者、国君敬畏的眼眸,却依旧凛冽如初,充满了一种一以贯之的坚定、从容、执着,还有无匹的信心。
  
  那是一种连时间和死亡也无法降服和屈服的力量!
  
  “陛下,您该休息了。”
  
  一个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高力士侍立在一旁,望着渐暗的天色,突然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一丝担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