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诸世轮转一道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张衍心里很清楚,造化之灵若能将一位大德吞夺,那么其多半是会如此做的。
  
  因为其一现出,就是以吞夺大德为目的的,有机会又岂会放过。
  
  可这正是陵幽祖师原来的打算,因为造化之灵欲要如此做,那么必先中断了原来一以贯之的路数,转而把主动权交到了他们这边。
  
  此举实际是以其自身为饵,设法争取大局上的优势。
  
  由于造化之灵被原来大道规序所迫,再加上其余大德也不会给其从容消纳道法的机会,所以陵幽便被吞夺,也只是寄于其身,而无法立刻转为其人助力,
  
  而最后要是大德一方能够胜出,那么陵幽祖师自然可以还化而出。
  
  可以说,在这方大道棋局之上,所有人都必须为大势而用,要是大德这一方最后胜了,那么等若所有人胜了,要是结果相反,那么早些晚些被吞也没有什么太大分别。
  
  张衍要争取大势,那便是他并不想将自身决定权交托到他人手中,当然,这与他自身实力是相匹配的,何等样的能为便能拥有何等样的权柄
  
  假设他实力低弱,那么就算想如此也没有办法,如闳都、相觉等人一般,轻易就会被裹挟入大势之中。
  
  可现在他实力强横,再加上他手中所掌握的道法乃是大德之中最多的,故由他来做主势之人也算是合情合理。
  
  他心念一动,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
  
  诚如他所料,造化之灵没有再继续对那些现世动手,而是决定立刻吞夺陵幽祖师,其显然也知晓这位大德如此做的目的,可他仍是决定沿着对手布置好的路数走下去,因为这般做对他十分有利。
  
  随着其人第四子落下,一声磬钟之响,大道转运又一次被推动起来。
  
  陵幽祖师便对着诸人打一个稽首,诸位大德也是还有一礼,而后其人就在众人面前化作灵光,顷刻之间便散去不见了。
  
  张衍此刻不难看到,由于造化之灵调转了矛头,所以原先对大道棋盘一气推动之势顿时为之中断了,就算下来再行推动,也不会再有先前那等积累之势了。
  
  而诸位大德都没有再立刻主动去做什么,显然是在等,看陵幽祖师秉承他意愿的这一落子,是否能起得该有的作用。
  
  张衍所提议的这一手,并不是单单为了扶持一个造化性灵成道,而是给了所有人一个向道之机。
  
  世间凡众,人人皆有一线机缘成道,可这只是道理上如此,实际不知道要轮转多少世才能遇到,还不见得一定能抓住。
  
  假设无数类同现世同时存在的话,那么哪怕只是一个寻常生灵都有成道可能。可这些现世没有造化之地为依附的话,那么就没人可以成就炼神,哪怕修为再高也是无用。
  
  而陵幽老祖秉持张衍意愿所落下的那一子,却是将这无数现世牵连到了包括布须天在内的所有造化之地上,这等若将那一线机缘给点了出来。
  
  张衍还将这个缘法顺势给了九洲那些无缘大道之人,尽管九洲之人非是造化性灵,便是成道也带不出来那缺失大道,可他愿意给予其等一个机会。
  
  不止如此,因为无数类同现世的存在,在某些现世之中已然故去之人,或许在另一个现世之中还好端端的活着,他们同样也可得享这份缘法。
  
  不过在这里,还牵涉到了他一个后手,若是一切顺利的话,那么在与造化之灵下一步的对抗中当能起到极大作用。也很可能是因为这个后手,才令陵幽祖师主动站出来赞成这个做法。
  
  他目光往诸世之中投去,这一局棋,不止高高在上的大德在这里,无数尘世之灵亦在其中,甚至在某些地方,此辈还决定着这局棋的走向。
  
  某处现世之中,罗萧身着湖绿长裙,身披茸貂斗篷,站在游宫栏杆之前,看着底下山川的秀美风光。
  
  因为只要是斩得过去未来的大修士,都不会在诸世之中再留下任何痕迹了,在此之上的真阳、炼神大能自也不用多言,所以在这一处现世之内,并没有四大祖师前来立下道统,亦没有天外修士到来论道,更是不曾有张衍的出现,九洲后来的诸多玄门宗派也并不存在。
  
  只是天地运转,不因世事而变,地陆之上的灵机匮乏之势依旧未曾有所减缓。
  
  由于灵机用度不足,西洲诸派之间仍是展开了一场大战,后来虽有尝试征伐东洲之事发生,可没有天外修士的助力,结果是两败俱伤,谁都没有能压过对方,只是因为玄阴天魔这等共同大敌的存在,彼此一直维持着均势。
  
  罗萧虽然作为罗氏族人,便是无所作为,也可以过得无忧无虑,而且因为岁数尚小,功行未成,也不必亲自上阵与西洲修道人搏杀,可她并不喜欢现在的日子。
  
  自入道之后,她对修道长生格外着迷,可因为她非是罗氏主支,所以修持道法并非上乘,
  
  为此她暗地里还找了不少西洲修道功法,可结果却令她大失所望,上乘功法都把持在大派手中,而且在罗氏族中,对于这等事限制严格,她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去拜师求教。
  
  可即便如此,她修道进境也是远远胜过寻常族人,毫无疑问,只此世之中,她无疑是极有修道天资的。
  
  她并不知道,在另一处现世之中,她虽是跟随在张衍身侧,上乘功法不难到手,可却是因为自身根底所限,尽管百般努力,终究还是转生而去,以求来世再续道缘,而后来轮转多次,数千年下来,也还没有等到真正机缘来临。
  
  此刻她美眸之中映衬着湖光山水,可心思却是想着那些逍遥云海间,闲看世事变的仙家风姿。
  
  这时有侍婢小步前来,轻声道:“娘子,袁妃来了。”
  
  罗萧道:“请她过来吧。”
  
  袁妃是乃是蟒部之主罗梦泽的妃子,出身袁氏族人,与她算是年齿相近,性子又活泼好动,故是两人经常走动,所以也算交好。
  
  侍婢下去后,少顷,就有一美貌轻健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到来后也不见外,也是走到栏杆旁,舒了一个懒腰,问道:“妹妹在看什么?”
  
  罗萧道:“如此美景,不好好看上一眼,过了此春可就没有了。”
  
  袁妃眨眨眼,不解道:“今年看不到,明年也还可以看呀。”
  
  罗萧摇摇头,没有作什么解释,而是道:“姐姐这个时候不都在修行么?怎么有暇来此?”
  
  袁妃一听这个,就冲她抱怨道:“妹妹你不知晓,前两日宫中下谕,削减修炼所用丹丸,两年削了三次,姐姐只好省着点用了。”
  
  旁边侍婢凑到罗萧身边,小声道:“娘子,听说近说来灵机又是衰减了,下面进贡的丹丸也是愈发稀少,所以族主削减了宫中用度。”
  
  罗萧却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思忖道:“看来又要与西洲修道人斗战了。”
  
  似袁妃这等妃子,修炼所用本就不多,就算现在丹丸再少,照理也少不了她的,所以一定是又要与西洲修士开战,需要大量用到外药,所以族主罗梦泽才做出了一个姿态。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股危机迫近之感,随着灵机越来越少,西洲修士和诸妖部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日,龙君与西洲大修是会亲自上阵的,那结果必然洲陆崩塌,弱小者无有存生之地了。
  
  想到这里,心中涌起一股脱离此世的强烈愿望,她看着天穹,道:“袁妃,你说天外是何模样呢?”
  
  “天外?”袁妃想了一想,道:“天外恐怕都是虚空生灵吧?”
  
  此世虽是没有天外修士到来,可过去灵机兴盛时,却有虚空生灵入至界内,现在中柱洲,就被一群来自天外的左逍鸟占据着,名义上也是受了龙君册封的。
  
  袁妃喜欢新奇,聊了两句,便兴致勃勃道:“妹妹,你可曾听说,前两日在洲水之中,有许多天降石碑落下,只是上面文字古怪,谁都不识。”
  
  罗萧听到是来自天外的物事,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美眸睁大,道:“不认识的文字,可是蚀文么?”不待袁妃开口,她立刻否认,道:“不对,如果是蚀文,就不值得多言了。”
  
  袁妃道:“对啊,那不是蚀文,也不知道是什么文字,有趣的是,每一人看来都不一样,妹妹如果有兴趣,不妨挑个时日去看看,要是等老爷出关了,万一是什么了得东西,可就不见得能见到了。”
  
  罗萧再问了几句,才知罗氏在发现这些石碑之后,都是觉得这东西不简单,更何况是天外落来之物,即便看不懂,也是将之收集起来。
  
  因为罗梦泽近日一直在闭关,没有理会俗务,所在现在这些东西还在库房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处置。
  
  她忽然有种感觉,自己心中所求,或许能从这里找寻到答案,若是错过了,自己恐怕会后悔一生,想到这里,她足下一点,已是飘然遁出游宫,袁妃在后面喊道:“妹妹去哪里?”
  
  罗萧听得此问,她身形微顿,眸光之中透出一股坚定之色,身在半空,回首望来,道:“求道!”
  
  …………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