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北伐 三十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张晏然?”
      刘禹还真听说过这个名字,源于一个流产的计划,当初建康之战后,他曾经伙同李庭芝、张世杰制订过一个偷袭鄂州的计划,为此还冒险亲自去考察过,计划中的一环,就有面前这个卑躬屈膝的男子。
      “你还记得程鹏飞么?”
      张晏然愕然抬起头,他没想到会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罪官记得。”
      “那你可知他的下场?”
      “听闻死于建康城下。”
      “当年你们位属同僚,一齐降了鞑子,他充当鞑子的先锋犯我江东,得到应有的报应,你呢,在元人那里高官厚禄,帮着他们欺压大宋的百姓,可知罪否?”
      张晏然“咚”得一头叩在地上:“罪官知罪,故此才会阵前戴立功,只求宽肴一二。”
      “宽肴?”刘禹看了一眼被押在后头的几个人。
      “他们么?”
      “是,回上官的话,此人乃是大元......喔不,鞑子荆湖行中书省的左丞,总领荆湖岭南所有的军政要务,罪官将此献上,不求功劳,只求饶下一条性命,再为大宋效力。”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虽然对于元人的大官,刘禹并不感冒,不过能活捉,对于瓦解敌人的士气是很有帮助的。
      “按照我军的规矩,破城之前叫战场反正,算是大功一件,城破之后叫势穷而降,不过你能抓住鞑子首脑人物,不无微劳,性命可保无逾,想要更进一步嘛,就看你愿不愿意立下更大的功劳了。”
      张晏然面带喜色地抬起头:“愿凭大帅吩咐。”
      “我军克复鄂州,乃是拨乱反正,救民于水火的义举,可是这城中,除了你等主动纳降,竟是毫无动静,莫非全都心向元人,已经忘了自己姓什么?”
      张晏然赶紧答道:“下官这就命人大开城门,迎接大帅入城。”
      “这城门还用开么,本官又何需这种虚应本事?”
      不是礼数不周的缘故?张晏然的脑子急速地转着弯,心向元人,心向元人,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这位年青的抚帅要的不是迎接,而是惩罚?
      “城中颇有些大户与鞑子过从甚密......”他试探着说道,稍稍停顿了一下,偷眼看了看刘禹的表情,发现对方目中有鼓励的意思,于是接下去。
      “闻得大军到来,不仅不心怀故土,反而出钱出人为鞑子守城,顽抗之心不言而喻,下官以为,当明正典刑,以儆效由,这样处置可妥当否?”
      上道,刘禹暗暗赞了一声,有了此人的引路,他才能正大光明地下手,虽然硬来也不是不可以,毕竟难以做到面面俱到,况且他并不想正规军去做脏活,那样不利于培养军队的精神。
      黑点能不沾还是不沾的好。
      张晏然自有他的手段,就算最后过火了些,最多将其抛出来当个替罪羊,刘禹将他打发走,这才有闲瑕打量缚住的元人大官,欧化的面孔,却做汉人的装束,又是一个典型色目人,不过当听到他的名字时,刘禹稍稍有些愣神。
      “你是廉希宪?廉希贤是你什么人。”
      廉希宪也没想到,宋人的这个主帅竟然认得自己的兄弟,当然了,认得归认得,刘禹也只是好奇而已,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处斩就没必要了,既然是这么大的官儿,活着比死了有用。
      于是廉希宪如愿再一次见到了老搭档,没等叙叙旧,两人连同那些万户、千户又被宋人推上了囚车,成为废物利用的典型。
      城中的守军除了城墙倒塌后或死或伤的那万把人,其余的六万多人全数被宋人赶出城,按照围阙一的原则,他们只有一个方向可去,而等到了大江边上,面对宽阔的江边,这些失去了胆气和指挥的溃兵,断绝了最后的生路。
      因为大江的对面,红旗招展,骑兵如炽,那是一只比火枪兵更可怕的队伍,逃是逃不掉了,宋人从三个方向逼近,呈一个半圆形,到了大概百步之外停下,排出整齐的阵列,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像是看着一群死人。
      双方出现了诡异的对峙,打破这片平静的是一队囚车,从两军之间缓缓驶过,排在第一个就是他们的中丞。
      “啊,中丞。”
      “大帅。”
      “禇万户。”
      “李万户。”
      ......
      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让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全都明白了宋人的用意,要么降,要么死。
      宋人连这么大的官儿都没杀,还会为难他们这些普通士卒么,精神与武力的双重压力,让多达数万的元人残军松开了心弦,毕竟求生才是人的本能,无论是本地戍军还是淮西军团,全都放下武器,照宋人的要求一个帮一个地缚住了双手。
      接下来就好办了,军中早已形成了一套固定的流程,先从这些人当中梳理出千户以上的高级将官,将他们分离开来,也就熄灭了有组织的反抗可能,然后是文化教官全体出动,将数万人分成成百上千的小块,每个教官负责几百到一千不等的降兵,进行从思想到灵魂上的洗礼,从揭露到诉苦,从民族大义到个人利益,教官们用生动翔实的例子,勾起了他们心中的仇恨,所有的罪行被相互揭发而暴露在阳光下,属于公罪的都既往不究,只有那些残害无辜百姓的会被拉出来处以极刑,几千颗人头将这些降兵的退路断绝,让他们只能一门心思地一条路走到黑。
      不,应该是光明。
      这个过程与鄂州城中的清算是同步的,鄂州之战的完胜,被人口口相传,很快就通达了各地,邻近的州县无不是望风而降,从降兵中挑选出来的积极份子,便被组织起来,向这些新降的州县出发,以绝对优势的武力,开展清算工作,各军的文化教官担当起工作组的职责,在他们到来之前,提前开展建立基层组织和分配土地、生产资料的工作,与此同时,各地的消息也在不断传来。
      荆湖北路到南路之间的叛乱基本上被扑灭,果不其然,高达率军直扑江陵府,依靠个人威望叫开城门,手下的新附军随即进城接管了一切,将所有的参与人物一网打尽,直到黄文斌带着人到来。
      黄文斌更是了不得,竟然单枪匹马回到曾经工作过的常德府,带着一个指挥的火枪自卫队和一千多民兵杀回江陵府,并且将沿途好几个县的叛乱武装一一剿除,连正规军的一兵一卒都没有动用。
      在他们的通力合作下,荆湖的叛乱来得快去得更快,大规模的镇反工作随即展开,一批又一批旧官僚、乡绅被抓获抄家,新军不但巩固了自己的政权,还在百姓们当中取得了更大的威望,之前对于农业合作社还有所观望中的农户们,纷纷主动要求参加,因为他们看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可以保护自己的利益。
      事情千头万绪,刘禹又是最不耐烦处理这些杂务的,不得不将杨行潜从谭州调过来,同行的还有他的小妾,以及野战医院的那些女医官和护士。
      “这个黄文斌倒是个有用的,有胆识也不缺脑子。”
      这是刘禹第二次听到有人夸他了,当然人家也值得夸,至少十六岁这个年纪,比他做得更好的,没有几个。
      “你又没有女儿,夸成一朵花又有什么用?”
      杨行潜“嘿嘿”一笑:“某是没有,高老汉有啊,不光有,还有好些个,这不,看上人家了,想要保个媒。”
      “他都八十多了,还能生下女儿?”
      刘禹不得不感叹古人旺盛的生育欲望,自家老岳丈,这会子多半还在造人呢。
      “孙女,还有玄孙女,都有适龄的。”
      原来如此,刘禹摇摇头:“新占之地,依然要受到新婚姻法的约束,特别是对于琼州干部而言。”
      “问题是,新法只规定了女子十八方能成亲嫁人,可没有规定男子多少岁啊,高老汉的家中还真有到线的。”
      “嗯?”刘禹突然反应过来,事情好像的确是这样,规定是保护低龄女子的生育年限,并没有规定男子也要遵从,因为潜意识里,没有人觉得十多岁的男子需要保护。
      他们又不用生产。
      杨行潜忍着笑说道:“高老汉是人精,黄文斌也贼着呢,他属于新学出生,眼界何其之高,哪里还瞧得上那些闺阁小娘子,只推说婚姻大事要父母之命,这时节,却要到哪里去寻他的父母?”
      “他爹不是机宜司的人吗,似乎就在这一带活动。”
      “所以啊,机宜司的人是不见光的,想寻也寻不到。”
      两人当成趣事谈笑了一阵,其实心里都知道,这种试探的背后,是当地势力与新的外来势力的某种交锋,联姻从来都是打入势力内部最便宜的手段,以高达的精明,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当然了,运用得好,也是迅速稳定新区形势的一种方法。
      “告诉黄文斌,他自己的婚事,自己便可做主,不过在做之前要想清楚自己的立场,无论什么样的选择,都会得到组织上的保护,不要存在什么压力。”
      刘禹对此并不在乎,如果一个受到新式教育的人,这么快就被金钱美色腐化,只能说自己的方法失败了,结果不出所料,黄文斌得到了准信,悍然提出,联姻可以,当妻不成,因为要争取家中的意见,若是退而求其次,当个妾的话,即时便可成行,也不知道高达是怎么想的,竟然当真从孙女中选了一个年满十八,许过人家但最终没成的嫁了过去,成为众人津津乐道的一件趣事。
      这件事的余音犹在,另一件喜事便接腫而至,射声前厢经过十多天的隐蔽行军,出其不意地拿下了元人曾经围攻六年之久的襄阳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