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文化兴国运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一般来说,领导调离时,如果是心腹部下,要么带走,要么便会提前安排好去处。很明显,刘常德并没有打算从鹿城带走任何一个人,但却也没有提前为贾牧的未来做一些该做的打算。心中一丁点怨气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贾牧也知道,刘常德调离的消息其实来得也很突然,而且在走与不走之间,自己这位老板也挣扎了许久,此前也不是没有频繁地跑省城,但结果不甚理想。也许是走得太急,没来得及有所安排吧!贾牧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不过也没关系,你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且情商还那么高!”冉雨有些羡慕地筷子指了指他,小声道,“不掺和这些事儿其实也挺好,以往梁和刘斗得那么厉害,但梁书记却一直对你的印象相当不错,好几次都当着我们的面批评莫大秘,说他写的文章远不如你呢!”
      秘书是领导身边的万金油,在关键时刻,不但要能耍得了笔杆子,还能挥得动“枪杆子”,但在刘常德与梁实康的斗争中,贾牧一直保持着一种很超然的态度——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并不看好自己的这位老板跟梁实康能斗出一个好的结果。
      “没事儿,大不了,我再回媒体跑新闻去。说实话,我现在回过头来想,能自由自在跑新闻的日子,其实是毕业以来最开心的!”贾牧笑着说道。这话他其实只说了一半,开心是开心,但享受过权力的滋味,享受过那种在领导身边万众注目和万人敬仰的瞬间,此时再回去做一个无名小卒式的新闻记者,这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很难去迅速平复心态的过程。
      冉雨看了看里面,叹了口气道:“啥时候才能来个女书记呢?我也好过过当二号首长的瘾!”
      贾牧笑了起来:“二号首长?你可以主动请缨啊!”
      冉雨喝了口水,放下杯子才小声道:“我倒是想啊,可是在体制里,你在哪儿见过男领导配女秘书的,谁都会避嫌的嘛!就是不知道这回小书记要点谁的将了,哎,也许又一个幸运儿要诞生了!”
      贾牧突然想起自己从媒体调到市府办的那段时间,就连原先鼻孔朝天的单位领导见了自己都略带三分讨好。权力,果然是个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好东西啊!
      “伴君如伴虎你没听说过吗?”贾牧小声对冉雨道,“小书记在西湖当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实干派,据说经常整夜不睡觉加班,去了江北当一把手后,据说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扑在工作上,嘿嘿,冉大美女,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你们秘书处的兄弟姐妹们怕是接下来没得舒坦日子喽!”
      冉雨长得的确很漂亮,皮肤尤其白皙,长发干练地束在脑后,此时进了屋脱了羽绒服,紧身的羊绒衫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段。她笑起来的时候很有感染力,大院里为她神魂颠倒的小伙子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个,据说还有一位鹿城市民营企业家的公子在某个场面见过她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只是连续追了三年,都没见冉大美女松口。
      此时听到贾牧说往后工作可能要辛苦些了,冉雨笑了笑道:“其实我倒是真的想跟着李书记多学些东西,我听省城的朋友说了的,李书记可厉害了,那手腕和人格魅力,可不是一般的领导能有的。咱们干服务领导的工作的,哪有什么能真正歇着的时候?以往梁书记在的时候,他是不加班,可挡不住秘书长那边总有任务安排下来,领导休息的时候,我们可没有得怎么休息。这几年,我就没在八点前下过班!”
      贾牧张了张嘴,这一点他倒是有所耳离,只说倪秘书长把市委办那边管得很严,这一点跟府办的武秘书长很是不一样。也许是因为梁实康的强势,很明显站队在梁实康一系的倪昊言将委办管理得有声有色,而府办这边因为市长的弱势,武大庆也许是担心梁系人马会把矛头指向自己,加上性子本就惫懒,所以也委实没有什么兴致去做梯队培养,对府办这一块的年轻人管理得相当松散,一到五点,经常贾牧想要找点什么资料,连个人影都没有。
      两人说着些悄悄话,但毕竟不是很熟悉,加上贾牧心情的确也不太好,所以吃了饭以后又聊了会儿便没了话题,两人便靠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里面偶尔有些一声音传出来,但都是关于一些工作方面的事情。
      贾牧看了一眼墙上的时英钟,已经过了晚上八点了,看来刘市长倒真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思路都传递给了李云道。
      办公室里,李云道和刘常德两人站在一张颇大的规划图面前,刘常德似乎对这幅图相当得意:“这是我让鹿城大学城市规划学院的人加急弄出来的,你看,按照此前的规划,乐成市和卧龙市将会是鹿城腾飞双翼,还有永嘉这边,三产服务业多数都会集中在这里,嗯,还有金融!”他用手在整张规划图上划了一个大圈,如果按照我刚刚说的那些方法推进下去,不出五年,甚至三年吧,我相信鹿城必然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
      李云道也站在这张规划图的面前,说实话,他原本只是来找刘常德问些基本情况的,没想到刘常德交浅言深地说了这么多,而且还把自己此前的规划想法或者实政方针都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鹿城的情况他是做了一些基本研究的,但那都是停于书面的研究,刘常德再如何无能,却也在这里待了几年了,他刚刚说的那些,已经是将理论联系了实际,如果抛开鹿城这边如今面临的一些重要问题来看的话,的确不失为一套好的经济发展方略,至少如果真的贯彻下去,鹿城在的接下来的十年里应该还能死咬着西湖和甬港,保住GDP前三的位置。这就让李云道有些好奇了,此前梁实康当真强势到了连市长的权力都剥夺了的程度吗?
      刘常德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这才想起刚刚有人送了盒饭来,两人到这会儿都没有吃饭。
      “哎哟,说了这么久了,饭都没吃,来来来,我们俩边吃边聊!”对于李云道谦逊的态度,刘常德是很满意的,这跟之前梁实康从来不让他多说两句话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许是因为之前憋得太久了,所以今日他不吐不快,终于在得到年轻人的认可后,他也终于觉得,自己这番心血没有白费——毕竟在鹿城这几年,他还是做了一些实地调查和研究的,这套方案甚至自己都没有能够拿到梁实康面前去探讨一番,两人的关系更已经急剧恶化。 
      “果然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李云道由衷地说道,“此时在京城党校读研的时候,我也做过地方经济的一些研究,当然也只是针对地方上公开的数据来做一些统计和分析。现在到了鹿城,我才发现,之前所做的一些分析,还是有些偏颇的,往后不做实地调研,还是不能依据表面数据下判断!”
      刘常德冲他竖起大拇指道:“云道同志,就冲你刚刚这句话,我就得给你一百个赞!嘿嘿,现在年轻人不都流行点赞嘛!”他一边打开盒饭,爬了两口,又道,“现在党内的很多领导干部,依旧是‘一言堂’,这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这些六零后的知识框架也早就陈旧了,管人培养人,我们自然是有一套方法的,但搞经济,就得多学习多研究!有人就光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定策略,这能弄出个花儿来才怪呢!”
      李云道笑了笑,对于梁、刘之争,昨晚柳震泓已经跟他普及过了,据说已经闹到省里面对这届班子都产生了极大的反感,此时梁实康已经死了,刘常德还是不由自主地要吐槽上两句,两人积怨之深由此可窥一斑。
      这个话题上,李云道并不愿与他多做探讨,只是一边吃饭一边换了个话题:“刘市长,鹿城的文化产业这几年我看也在稳定往上走啊!”
      刘常德对于经济数据还是手到擒来的:“十二五期间文化产业从100亿到了200亿,但占有率上还是低了,从百分之三点二到了百分之四点三。去年到300亿了,但还是杯水车薪啊!”
      李云道点了点头,在五千四百亿的GDP里,三百亿的的确确是个小数字,但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鹿城的文化产业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刘常德似乎发觉了什么,笑着问道:“怎么,想在文化产业上做些文章?”
      李云道笑了笑,却也没瞒他:“一号首长说过,‘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其实我们鹿城还是有些得天独厚的环境的,之前文化和金融的融合就做得很不错。”
      别催更,在出差中,看完的兄弟姐妹去羽少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