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蜀地陈六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兄弟姐妹们,你们要的第四更来了!今天纵横中文有双倍月票,喜欢刁民的书友们不要忘记月票支持哦!
  
      陈六驳这个名字说出来也许很多人都会觉得陌生,但是“驳爷”却是多数山城人都如雷贯耳的。蜀地袍哥传到这一代,早就已经由黑转白,加上仁义礼智信五个字号里“仁”字解放前本就指地方乡绅粮商,到了这一代,下九流的勾当去得七七八八,多数也从原先带着些灰色意味的组织转变成了明面上的行业协会。
  
      智字号,旧社会多数是船夫、车夫以及贫苦农民和从事手工业的,到了这一代袍哥陈六驳的手里,大刀斧地将原先的智字号拆散为多个行业协会,今天陈真武碰上的就是原来的车夫联盟如今的租车行业协会的人马。
  
      那领头的大汉走到远处,出了地下停车场才拔了电话,那头响了一会儿,这才听到一个很是和气的女声:“老九,可约车那伙年轻人干上了!”
  
      被称为老九的领头大汉隔着电话仍旧一脸恭敬陪笑的模样:“可不敢再叫三姨娘替我们操心了!是这样的,今天有个伙计载了一位客人,自称姓陈,要去家里找驳爷,一口北方口音,我们怕是内蒙那边来寻仇的仇家,给围起来问了个究竟。那位说跟驳爷是老朋友,来山城碰到些麻烦,想请驳爷出个手。哦,对了,他说驳爷当年欠他几条花裤衩该还回去了,三姨娘,您看这事儿该怎么个处置?”
  
      电话那头的三姨娘稍稍愣了一下,而后忙道:“快,可不敢怠慢了贵客,老九,要是刚刚多有得罪,麻溜儿地给人家赔礼道歉,你驳爷欠人家的可不是几条花裤衩,那是欠的几条性命!快啊,可不敢像上次那样,回头驳爷发了火,我可不敢再给你们求情了!”
  
      老九听得一头冷汗,幸好刚刚跟人家客客气气地,也没啥冲突,要真起了冲突,那可真要像三姨娘说的那样,驳爷发起火来,那可是长江水都要波浪滔天啊!
  
      挂了电话,老九小跑着赶回原地,老远便陪笑着挥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马上就送您去印长江!”
  
      袁紫衣听得啧啧称奇,不过也知道这领头的汉子怕是已经去跟陈六驳沟通过了,师父陈真武当年跟这位本家袍哥有过一段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只是这些年因为身份的缘由,走动得较少,若不是李云道这次的事情,怕是师父就是来了山城,也不定会与这位当代的袍哥见上一面。
  
      陈真武笑着摆摆手:“不妨事不妨事,安全第一,理解!”
  
      老九抹着一头的冷汗,恭恭敬敬地将两人请上原先的出租车,目送出租车离开地下停车场,这才长长地嘘了口气。
  
      “诶,九哥,这俩儿人什么来头?扎手不扎手?”一名手下也看着停车场的出口,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事儿,虚惊一场,人家是驳爷的老朋友。”他有些心有余悸地干笑两声,又压低了声音,“我给三姨娘打过电话了,说是跟驳爷是过命的交情,幸好刚刚没出手,否则……”
  
      旁边的几名手下听得浑身一哆嗦,驳爷那是离他们很遥远的存在,就连九哥也只是因为都是天津老乡又是曾经的街坊,靠这层关系才能说得上话,就算是这样,这么些年,也连驳爷的面儿都没能见上一回。
  
      “万幸万幸,想不到居然是个硬点子。”一旁的手下嘀咕道,“不过那紫衣服的娘们长得那叫一个俊啊!”
  
      旁边人也纷纷点头应道:“就是就是,都说咱山城的姑娘漂亮,这回我还真见到一个外地的长得这般又白又嫩的……”
  
      九哥皱眉瞪了说话的手下一眼,低声喝道:“闭嘴!驳爷的贵宾你们也敢这样说三道四,就不怕简四眼儿晚上来找你们?”
  
      一听“简四眼儿”,九哥身边众人立刻噤若寒蝉,这些年驳爷早就不太管灰色地带的事情了,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蜀地人称“简四眼”的左膀右臂在代为处理,要说驳爷是高高在上远离尘世的活神仙,那么简四眼就是这些在上下九流行当里打滚的升斗小民们的恶梦。
  
      “下回管好自己的嘴!”九哥挥了挥手,“散了约车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有事情记得电台沟通!”
  
      众人呈鸟兽散的时候,刚刚那辆出租车已经重新驶向印长江的方向。
  
      后视镜里多番观察了陈真武的脸色后,可怜兮兮的出租车司机这才开口道:“爷,我也就是讨口饭吃,之前行会里下了令的,凡是要去印长江的都要注意些,若是看着点子扎手的,还要讨教一番。我也是听令行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啊!”
  
      陈真武笑着点点头:“人活在这世上,总要有个信条,哥老们都信个‘义’字,我佩服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跟你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
  
      刚刚一脸惶恐的出租车司机闻言,顿时松了口气,感慨道:“不愧是我们驳爷的生死之交,就冲这肚量,那就是跟驳爷一个量级的!”
  
      袁紫衣本想呵斥两句,一个小小蜀地的袍哥就敢跟华夏特殊战线的执牛耳者相提并论,简直笑掉人的大牙。
  
      陈真武看出徒弟面色不愉,笑了笑,冲袁紫衣摇了摇头,后者会意,便强行按捺住了火气。
  
      这边出租车正在沿江飞奔时,那边印长江的别墅里,三姨娘快步走向楼顶的书房,高跟脚在大理石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听得格外悦耳。
  
      “是老三来了?来来来,正好,今天四眼儿送来一幅字,说是颜真卿的真迹,我还真不信这个不學无术的家伙能弄得到颜文忠的手书!你底子好,过来帮掌掌眼!”书房里的陈六驳听到高跟鞋的声响,便知道是自家三姨太到了门口,笑着呼喊道。
  
      三姨太姓米名娴,出身在天津一带的书香门弟,十八岁那年家中突变,父母双亡,独自一人来到山城大學求學,在简六眼手下的一家ktv打工赚學费时无意间被蜀中袍哥相中,而后便成了袍哥的第三房姨太。而自米娴入陈六驳后宫,与大房二房相处甚好,家中其乐融融,如今三十有二,却依然生得如同二十岁的妙龄女子,甚得驳爷欢心,自米娴后,便再无美女能入得了陈六驳的法眼。
  
      米娴当了陈家三姨太后倒也没有深居简出,而是帮陈六驳打点城中的两处典当行,因为其本身在山城大學學的是历史學专业,在收藏上颇具眼光,嫁作三姨太后钱没花多少,倒是通过倒手古董藏品帮着陈六驳赚了不少钱,这才有了陈六驳喊三姨太帮忙鉴别颜真卿真迹的一幕。
  
      米娴快步走入书房,看一眼那字,便摇头道:“假的!”
  
      陈六驳不怒反喜:“嘿嘿,我就说简四眼没文化,白戴那个度数的近视眼镜!嘿嘿嘿!”
  
      米娴凑到驳爷身边道:“爷,刚刚下面的兄弟打来电话,说是当年你欠下几条花裤衩的朋友来山城了,想找你搭把手帮个忙!”
  
      陈六驳先是一愣,而后喜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是真武兄弟?”动作幅度太大,将桌上的墨汁弄翻了,黑色的墨渍溅满了那副简四眼花不菲价格弄来的赝品,也不觉得心疼,只惊喜得一把抓住三姨太的胳膊,似乎生怕一个不留神,那人就不来了。
  
      米娴拍拍驳爷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点头道:“应该不会有假,当年您管人家借花裤衩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
  
      陈六驳乐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太好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我那真武兄弟现在是不是也老了!”
  
      米娴也知道这是陈六驳的一个心结,当下笑道:“爷,人在路上了,过江就到。”
  
      陈六驳乐得合不拢嘴:“哈哈哈,中,好兄弟造访,我得亲自下去接,哦不,我得到大门口等着!”说着,年过六旬老头子便往楼下跑。
  
      “诶诶诶,爷,大理石上凉得很,您穿上鞋!”米娴拿在一双黑色布鞋在健步如飞的老头子身后跟着。
  
      印长江,三个字龙飞凤舞,据说这三个字出自江城书房名家之手,每个字都价值百万。
  
      老远地,出租车司机便指着那印长江的门头对陈真武道:“前头就是印江南了,那里面有四栋都是驳爷的……咦,那是三姨娘……”
  
      出租车司机也眼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山城也算得上是个小名人的三姨娘,能让三姨娘热情地挽着胳膊伺候着的,不是那位传说中的袍哥驳爷还能有谁?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开始颤抖:“三姨娘和……和……和驳爷好像在大门口……”
  
      陈真武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鹤发童颜的本家袍哥,当年不打不相识,而后结下过命的交情,虽说因为袍哥的敏感身份,之后鲜有往来,但昔日兄弟见面,虽时光雕琢了容颜,但那份舍我其谁的大气度,还是一眼便能认得出来。
  
      蜀中袍哥陈六驳,坐拥哥老富饶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