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十九章 魔威滔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
  
      “阿,阿克曼,被吞下去了?”
  
      残破神殿一端,瘟疫使徒,黑陨使徒,以及深渊之主卡奥斯,全都目瞪口呆,一个个立在原地,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几大魔神中,资历最老,整体势力最大的吞星使徒阿克曼,居然被那柄魔刀一口给吞了下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那柄魔刀内部或许真的拥有一个异度空间,能吞下天魔残星,这种还未引爆的行星,他们还可以接受,但阿克曼却是一位活生生的天魔之神,他实力强大,哪怕受了重伤,断了一臂,也不至于没有逃脱之力。
  
      可眼下,却硬生生被那柄魔刀一口吞下,如此结局实在是令他们始料未及,远远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料。
  
      ……
  
      “我,我的天……”
  
      “那柄刀,简直就像活物一样!”
  
      同一时间,残破神殿另一端,苦修士妮妮,小天使贝贝,以及王焱的其他几位同伴,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魔刀刀身横贯虚空,吞天摄地的恐怖场景,实在太过凶残震撼,以至于王焱在场的几位同伴,呼吸都仿佛要停止。
  
      尤其是光明圣女露露,小天使贝贝与苦修士妮妮这三位,长期生活在圣光下的光明教廷的成员,根本就无法想象,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狰狞凶残的魔器。
  
      关键是这柄魔刀,居然可以把吞星使徒阿克曼生生摄在原地,不论阿克曼如何逃蹿,始终无法脱离大魔刀的吸力范围,最终还是被大魔刀一口吞下。
  
      这让他们几位同伴,着实开了一个眼界。
  
      “是吞天魔功!”
  
      王焱与乌雅安歌,乃至黑暗魔神玛门接触较多,一下就看出了其中的奥秘。
  
      “源自黑暗魔神玛门的吞天魔功,暗含着吞噬法则的真韵,可以将世间游离能量,吞噬吸纳,最终消化成滋养自身的黑暗魔能。想必大魔刀正蕴含着吞噬真韵,并且将吞噬法则的强大威能,发挥到了极致,这才拥有吞天摄地之能!”
  
      王焱远远看着横贯虚空的大魔刀,冷静分析。
  
      他曾经亲眼见过乌雅安歌修炼时,施展出来的魔蝎吞日。这正是吞天魔功的其中一招,施展出来日月无光,万物都会被她吸纳消化,最终成为滋养她自身的纯正魔能。
  
      现在再看大魔王,那吞天巨口,以及仿佛要吸尽万物的凶悍姿态,正是吞噬法则的体现。
  
      不过眼下王焱神态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因为将威力巨大的天魔残星,以及阿克曼一同吞下,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
  
      果然,就如王焱所料。
  
      仅仅数个呼吸过去,大魔刀横贯虚空的巨大刀体,突然发出了剧烈的颤抖,刀腹开始出现了如波浪一般翻滚扭曲的可怕膨胀。
  
      “呼!咕隆隆!”
  
      扭曲的声响,刺耳瘆人,乌雅安歌面色苍白,额角汗珠滑落,双手紧握着刀柄,看得出她正在使尽全力,但如此不良的反应,连她都无法控制。
  
      忽然,“嘭”的一声巨响!
  
      大魔刀脊背,直接被猛烈的爆炸,炸出了一个大窟窿。
  
      强烈的浓黑气劲,混杂着灼热的火气,就好似核弹爆炸一般,从窟窿中腾空升起,径直向四周喷射了至少十数万米,才逐渐平复扩散开来。
  
      但爆炸产生的剧烈震荡,令四周空间激荡不止,连身后巨大的神国星球都似乎为之晃了一晃。
  
      这一晃,又不知会为神国星球上的神灵,造成多大的伤害,为此光明父神只能一声叹息,此刻他对此也无能为力。
  
      不止如此,伴随爆炸喷射而出的尸骸骨骼,以及陨石碎片不计其数。
  
      这些犹如兽骨与虫肢一般的尸骸骨骼,都是大魔刀的一部分,那些陨石残片,一些是被大魔刀吸纳进去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正是天魔残星的本身。
  
      现在全都如火山喷发一般,从大魔刀刀背上喷涌而出,其中绝大部分都被神国星球的引力捕获,最终统统成为四散划落的流星,纷纷穿过神国大气层,为神国降下了一场瑰丽的流星雨。
  
      “等等,老王你看!”
  
      “那,那是阿克曼的……头颅!”
  
      爆炸的混乱中,王焱身边的同伴,看到吞星使徒阿克曼的头颅,确切的说是半块头颅残骸,混杂在爆炸的残骸中,一同被炸飞了出来。随后便在翻腾的烈焰与魔气中,被销毁成齑粉。
  
      一代魔神,至此彻底陨落!
  
      见到这一幕,现场众人不禁有些唏嘘,那位曾经声名赫赫的吞星使徒阿克曼,居然在乌雅安歌的大魔刀中,被自己的天魔残星,炸得粉身碎骨,还真是有点出人意料。
  
      尤其是吞星使徒阿克曼曾经的部下,极乐魔姬崔丽斯在见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慨,自己幸好跟对了主子,否则她的下场,恐怕也是如此。
  
      “噗!”
  
      大魔刀受损,被抽空力量的乌雅安歌当场遭受反噬,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下方坠去。
  
      她的大魔刀也在顷刻间收缩成原状,但刀身严重受损,表面看起来就犹如一件废铜烂铁一般,没有丝毫原先的光泽。
  
      不过如此状况也在所难免,毕竟天魔残星本就是威力极大的杀器,就算大魔刀内拥有吞纳万物的异度空间,也无法承载天魔残星的爆炸。
  
      “安歌,你没事吧?”
  
      眼见乌雅安歌坠下,王焱关心不已,连忙飞身过去将她接住,“你赢了,你已经为岳父大人报仇了!”
  
      “小,小焱……”乌雅安歌虚弱之中,轻轻呼唤了一声王焱的名字,随即便闭上美眸,晕了过去。
  
      使用近乎为邪物的大魔刀,并且强行吞星天魔残星与阿克曼,这对她来说造成的负荷实在是太大太大。
  
      加上大魔刀受损,乌雅安歌神魂又遭受负荷,眩晕过去在所难免。不过大仇得报,这一战让她的身心都获得了解脱。
  
      王焱在看到乌雅安歌没有生命危险,也算松了一口气,但安歌现在伤的这么重,往后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好好休养恢复了。
  
      ……
  
      乌雅安歌被王焱接走,被打成一团糟的虚空战场,转瞬变的一片寂静。
  
      碎裂的蝎兽与妖魔的骸骨,以及行星和陨石碎片,好似难以计数的沙尘,大片大片漂浮在静谧的虚空之中。
  
      如果不是这些骸骨与碎片的下方,是一颗散布着神圣光晕的美丽星球,很有可能会让人以为,这里就是一片宇宙坟场。
  
      大战残骸的下方,正是已经残破不堪的浮空城神殿。
  
      此时这座残破的神殿中,余下的三位魔神个个脸色铁青,神情凝重到几点。
  
      “阿,阿克曼……真,真的输了……”
  
      良久,依靠墙壁瘫坐在地的瘟疫使徒,圆睁的双眸中充满了惊诧与慌张。
  
      与其说阿克曼输了,倒不如说他已经死了。
  
      做为他们几人中,威望最大,底蕴也最为深厚的天魔之神,吞星使徒阿克曼,居然败在一位年纪轻轻的女人手中,并且还落了个粉身碎骨,凄惨战死的下场。
  
      这,实在让他们几人难以置信,更加难以接受。
  
      “那柄刀到底是件什么样的武器?怎么会有如此可怕?”黑陨使徒钢特咬了咬坚齿,目光愤恨的向王焱这一边看去。
  
      一提到那柄邪气冲天的黑色巨刃,就算强大如他,内心也忍不住微微发怵。
  
      “那柄魔刀应该是黑暗魔神玛门,遗留下的底牌。不过在本座看来,可怕的不是那柄魔刀,而是那个女人!”
  
      深渊之主卡奥斯目光狡猾,冷冷警惕道,“那个女人之所以在一开始没有就将魔刀拿出来,反而与阿克曼不断消耗,完全是在算计他阿克曼。”
  
      听卡奥斯这么一说,瘟疫使徒与黑陨使徒纷纷向他转过了目光。
  
      “如果阿克曼全盛时期,说不定还能躲得掉那柄魔刀的致命一击。可当时他恰恰身负重伤,力量耗尽,面对那致命一击,他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予以防御或者躲避,这也是难逃一死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切,完全都在那个女人的算计之中。”
  
      深渊之主卡奥斯扫了两位魔神一眼,继续说道,“那女人算准了阿克曼会骄傲轻敌,所以一步步引诱着阿克曼消耗力量,使出最强的底牌。也正是到了这一刻,她才使出大魔刀,将阿克曼一举击杀!”
  
      “不得不说,这个女相当精明,而且手段狠辣,任由她成长下去,将来对我们必定是个祸患。”
  
      深渊之主说的戾气腾腾,瘟疫使徒与黑陨使徒听的满脸严肃。
  
      确实正如深渊之主卡奥斯所说,那个玛门之女乌雅安歌,表面看起来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实际上内心十分狡黠。
  
      她清晰地把握了阿克曼胜券在握的傲慢心理,不断消耗,耐心的寻找机会,直到阿克曼拿出底牌,使出全力,她才真正将大魔刀亮出,瞬间便将阿克曼击杀。
  
      否则她的底牌一旦提前亮出,她就绝无击杀阿克曼的可能。
  
      这也是强者对战中,决定胜负的关键。
  
      一旦两大强者旗鼓相当,往往谁的底牌藏的更深,使用的时机更加精妙,谁就会最终获得胜利。
  
      眼下这个乌雅安歌,无疑精妙的把握住了这一点,这也令现场三大魔神,对乌雅安歌,乃至所有人类刮目相看。
  
      “哼,人类果然是一个卑劣的种族,只要沾染上人类的血统,都将是狡猾之徒!”
  
      黑陨使徒钢特粗野啐了一口,咬牙切齿道,“爱妻,卡奥斯兄弟,接下来该怎么办?阿克曼战死,形势对我们不利啊。”
  
      “呵,还能怎么办?”瘟疫使徒一声冷笑,目色冷戾的看向了卡奥斯,“继续对战,卡奥斯兄弟,必须赢下这一场。”
  
      深渊之主卡奥斯黑着张脸,没有说话,很显然他们接连失利,这让他心中不禁对王焱等人,充满了警惕与顾虑。
  
      瘟疫使徒见卡奥斯默不作声,嘴角便勾起一抹狠辣之色,继续雷厉风行的说道:“卡奥斯,现在我们负了一场,如果你不战或者认输,那这一场对决我们可就大败而归,到时候我们必须全面撤军,并且在千年之内不得踏足神国领域半步。”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过去所有的努力与投入,全部都将付之一炬。另外阿克曼可是魔主陛下的爱将,他这一死,魔主陛下必然雷霆大怒,如果我们再大败而归,这样的结果,你我可都负担不起。”
  
      瘟疫使徒的语调看似轻缓,却十分有力,尤其是提到魔主罗睺之时,深渊之主卡奥斯顿时浑身一颤。
  
      那种超越神灵,几乎能够掌控整个宇宙轮回的可怕存在,他这种穷乡僻壤的乡下魔神,光想想就会浑身发抖。
  
      “不过,若是你能赢下这一场,那就不一样了。”
  
      瘟疫使徒赛拉米斯将卡奥斯的反应看在眼里,美眸随之微眯,继续蛊惑道,“你若是赢了,依照冥河誓言约束,我们只需要撤军,但是却可以收获大笔战争赔款。到时候我们狮子大开口,狠狠的搜刮他们一笔,多少可以弥补我们一定的损失。有了这笔战争赔款,以及重创神国与光明老狗的战绩,想必就算见了魔主陛下,多少也能说的过去。”
  
      似乎有点道理……深渊之主卡奥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生性狡猾的他,心里正在飞速算上一笔账。
  
      如果他没有机会获胜,或者损失过大的话,那他宁愿现在就率军撤退。
  
      “哈哈哈,卡奥斯兄弟,你不会怕了吧?区区一个下等人类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卡奥斯兄弟你的对手?”
  
      黑陨使徒钢特见状朗笑出声,言语刺激道,“阿克曼那老家伙失败,完全是他倒霉轻敌,少了他战利品我们也能多拿一份。而且卡奥斯兄弟难道你没有发现?对面那些新晋神灵,实力明显不如我们。只要你全力以赴,小心一些,相信那个人类小子,必然不是你的对手。”
  
      “哼,钢特兄弟真会开玩笑,本座会怕那些下等人类?”
  
      思想至此,深渊之主卡奥斯不屑冷哼,“这一战,本座必胜那个人类小子!”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