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肆章 黑袍真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齐宁抱着黑衣人到了蟒池边上,正准备将黑衣人放在蟒池边上,但想到什么,转身将黑衣人抱入边上的竹林之中,找了一处还算宽敞的地方小心翼翼放下。
  
      此时那黑衣人的身体已经发凉,齐宁大是着急,虽说此女一直不承认自己就是卓仙儿,但如果真是卓仙儿,自己绝不能眼睁睁地看她死在这里,取出寒刃,正想过去趁南疆雪龙沉睡之时取一些蟒血,只走出几步,却猛地听到咳嗽声响起,齐宁心下一凛,暗想方才自己四周都细细检查过,并无发现人迹,但这咳嗽之声明显是有人发出。
  
      他蹲在竹林之中,屏住呼吸,借着月光望过去,却见到小径上两道人影正一前一后走向蟒池。
  
      这两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下,齐宁只看了一眼,便即确定正是从弥勒寺入宫的那两人,顿时便明白,先前与灰衣人交手的黑袍,并非此二人中的任何一位。
  
      他今夜入宫,就是发现这两名诡异的黑袍人从地下密道潜入,忽地想起赤丹媚所言,每到卯时之前,这两人必定会从蟒池下面的密道离开,今晚在这皇宫折腾大半夜,算算时辰,也确实快到卯时,距离黎明也是近在咫尺。
  
      两名黑袍人走到蟒池边上,前面一人身材明显高大许多,后面那人身材却很是矮小,最多也只到前面那人的胸口处。
  
      高个子走到蟒池边上,静默无语,那矮个子也是走到蟒池边,一阵沉寂之后,终于轻声道“那边的事儿,就全拜托你了,此事事关重大,绝不能有丝毫差池。”
  
      那人声音很轻,齐宁隐隐听见,依稀听明白他说什么,但说话的声音却有些模糊,一时无法辨识。
  
      高个子却是微微躬身,道“世子放心,卑下已经做好了安排,天亮之后,立刻动身,一切都按照世子吩咐去办,绝不会有丝毫偏差。”
  
      齐宁闻言,身体一震,心下骇然。
  
      那高个子一出口,齐宁瞬间就认出了那矮个子黑袍人,却正是淮南王世子萧绍宗。
  
      京城之内,世子当然不止一人,但是身材如此矮小宛若侏儒一般的世子,却只有淮南王世子萧绍宗,虽然萧绍宗声调有些模糊,无法瞬间辨识出来,但是确定对方的身份,再去想他声音,却刚好对上。
  
      知道矮个子黑袍竟然是萧绍宗,齐宁当真是大吃一惊。
  
      淮南王在皇陵事件自尽之后,淮南王府就被朝廷所抄没,但是隆泰却并没有下旨将萧绍宗从王府驱逐出去,而是让萧绍宗继续留在王府居住。
  
      萧绍宗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朝中也都知道萧绍宗不久人世,最多也就一年半载的事情,淮南王势力在淮南王死后,也算是烟消云散,谁也不去沾惹萧绍宗,与淮南王府有牵连的官员,也都是想尽办法撇清与淮南王府的干系,且不说萧绍宗时日无多,即使真的无病无灾,以淮南王府现在的实力,对朝廷也形不成任何的威胁。
  
      其实许多人心里都清楚,隆泰网开一面,司马岚也没有赶尽杀绝,归根结底,都是知道萧绍宗活不了多久,否则萧绍宗即使能留着性命,也早已经被削爵为民,远远地发配到边疆。
  
      齐宁却也知道,抄没淮南王府之后,王府的下人家眷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隆泰特旨一名叫做袁陌离的大夫留在萧绍宗身边照顾,此外给王府留下了一名厨子,是以偌大的淮南王府之中,如今也只有三人住在其中,只是为了以免有人对萧绍宗意图加害,所以朝廷这边也派了一小队人手护卫在淮南王府,名义上是为了保护萧绍宗,实际上也是为了监视萧绍宗的行踪,萧绍宗被下旨不得踏出淮南王府,已经是形同软禁。
  
      齐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萧绍宗不但违背旨意,从王府走出来,而且还偷偷潜进皇宫之内。
  
      他一时也想不通萧绍宗潜入皇宫究竟有何目的,这时候却见到萧绍宗已经轻轻下入蟒池之中,很快就被缭绕在蟒池上面的氤氲雾气所遮挡,那高个子黑袍也是跟随下水,进入氤氲之中。
  
      齐宁只觉得今晚当真是大事一件连着一件,赤丹媚潜入侯府,说是要带自己出来看好戏,只怕连赤丹媚自己也没有想到,短短一夜之间,这好戏是连番上演。
  
      齐宁深吸一口气,这时候也顾不得去想萧绍宗为何会潜入宫中,回头看了黑衣女子一眼,将他躺在竹林中一动不动,心知自己若是再不相救,黑衣女子只怕真要香消玉殒了。
  
      他等了小片刻,知道萧绍宗绝不可能有闲情雅致在蟒池之中欣赏夜景,下水之后,定然是迅速顺着地下密道离开,也不再耽搁,从竹林出来,轻手轻脚到得池边,细细聆听了一下,终是下水,摸到了南疆雪龙边上。
  
      他拿着匕首,南疆雪龙如同积雪一般的蟒身盘绕在池中,齐宁心知卯时将至,这南疆雪龙随时都要醒来,自己还真不能耽搁,只是拿匕首随意刺下去,还真担心惊醒了南疆雪龙,这条巨蟒一旦发起威来,还真是不好对付,微一犹豫,想到黑衣女子等着蟒血活命,再不犹豫,用寒刃在蟒身轻轻一划。
  
      或许是这寒刃实在太过锋利,那血蟒都没能感觉到疼痛,蟒身出现一条小口子,从血口子立刻溢出鲜血来,齐宁急忙用手掌捂上去。
  
      他担心伤了雪蟒,所以划开的口子很小,鲜血丝丝溢出,片刻之后,齐宁手掌便沾上了不少蟒血。
  
      他拢住手掌,平举起来,迅速回到林中,到得那黑衣女子身边,将她牙关紧闭,只能用手扣住她腮边,令她张开了口,另一只手五指对着嘴巴,蟒血顺着手指流下,滴入到黑衣女子的口中。
  
      齐宁唯恐蟒血不足,又回到蟒池接了一次,喂黑衣女子服食了两次蟒血,这才坐在边上,苦笑道“我已经尽力,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他昨天黄昏才抵达京城,入京之后,便即入宫面圣,回到府里已经是半夜,睡了没多久,就被赤丹媚惊醒,继而来到了宫里,大半夜折腾下来,此时还真是感觉有些疲倦,他知道这倒也并非完全是因为身体上的疲倦,今晚赤丹媚出人意料的背叛,让齐宁既是愤怒又是黯然,想到从前两人在一起时候的柔情蜜意,再想到今晚赤丹媚决然背叛,齐宁心中却有种难以言说的无奈伤感。
  
      黑衣女子依然是动也不动,齐宁探她额头,也还是发凉。
  
      齐宁知道这时候若是唐诺在边上,这黑衣女子伤势便再重一些,唐诺也能轻而易举将她救回来,只是要想见到唐诺,先要离开皇宫,而离开皇宫的途径,眼下只能是从水下密道脱身。
  
      齐宁在水下跟着赤丹媚进来,大致的方向倒也已经摸清楚,他自己现在独自出去,问题倒也不大,但以黑衣女子的情况,下水之后,只怕要活活淹死在里面。
  
      他微一沉吟,忽地用寒刃在身上割下一片衣襟来,跑到池边,将衣襟浸了水,回来小心翼翼用衣襟擦拭黑衣女子面上的血迹。
  
      血迹渐渐擦干净,便显出柔嫩的肌肤来,等到齐宁将女子脸上血迹全都擦干净,仔细看了看这张脸,齐宁苦笑一声,坐倒在地上。
  
      卓仙儿的样貌,他自然是记忆犹新,可是眼前这张脸,虽然姿容秀美,其美貌清秀甚至不在卓仙儿之下,却偏偏不是卓仙儿。
  
      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何先前此女一直不解仙儿到底是何人,齐宁一开始还以为是卓仙儿不敢承认身份,故意隐瞒,现在看来,这黑衣女子并未掩饰,而是确实不知道卓仙儿是谁。
  
      可是此女的身体,却偏偏与卓仙儿几乎没有差别,无论是身形轮廓还是声音,还有那一双眼睛,无一不在证明此女就是卓仙儿。
  
      甚至齐宁抱着此女的时候,似乎找回当初抱着卓仙儿的感觉,同样的小巧玲珑,同样的小家碧玉,同样的柔软娇嫩。
  
      齐宁擦拭她脸庞之时,确定她并没与戴上面具,所以这张脸切切实实就是她的脸。
  
      卓仙儿失踪之后,齐宁吩咐手下一直在暗中找寻,不同于小蝶,当初小蝶在会泽县城被带走之后,途中镖队被人劫杀,却没有留下丝毫的线索,天底之大,齐宁甚至都不曾见过小蝶本人,想要找到小蝶,无疑是大海捞针,而卓仙儿是在京城失踪,锦衣齐家在京城人脉也是不差,却始终没有卓仙儿的讯息,这让齐宁一直担心不已,唯恐是被段清尘的同党所抓。
  
      只是如果当真是段清尘的同党所为,抓到卓仙儿,必定会以卓仙儿为筹码向齐宁提出条件,齐宁也一直在等待,他希望真的有人找他谈条件,如此一来至少有了仙儿的消息,可是仙儿失踪之后,杳无音讯,没有讯息反而就是最可怕的消息。
  
      今夜本以为找到了卓仙儿,无论她是何身份,只要能够确定她还活着,齐宁便能心安,但此刻见到此女真容,与卓仙儿容貌完全不同,齐宁一颗心顿时便沮丧下去。
  
      他靠在一根粗大的竹子上,只觉得浑身上下泛起一阵前所未有的疲倦感,微抬头,透过竹林之间的缝隙遥望夜空,喃喃自语“仙儿,你究竟身在何方?你可知道我一直在找你?”。(https:)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