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五章 凤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齐宁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等到醒转过来之时,才发现艳阳高照,耳边传来哗哗之声。【】
  
      他心下一惊,立刻起身,扭头看过去,却见到蟒池边上的假山有一道瀑布般的水柱正往蟒池之中注水,而蟒池之中,隐隐看到那南疆雪龙正在蠕动。
  
      毫无疑问,在他睡着之时,负责打理龙苑的宫人已经打开了假山注水的机关,想来宫人也不愿意在这寒气逼人的龙苑之中多留,并无检查竹林,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在这竹林之中的齐宁。
  
      齐宁想到那黑衣女子,低头看过去,只见到那黑衣女子依然是躺在地上,从竹林缝隙之间撒落下来的阳光照在女子的脸上,欺霜塞雪,那雪腻的肌肤被阳光一照,竟然泛着一层晕红。
  
      齐宁看她脸上显出红晕,欢喜不已,急忙蹲下伸手去探她脑门,发现昨夜发亮的脑门子,此时已经恢复了温暖。
  
      虽然这女子并非卓仙儿,齐宁心下却也是大为欢喜,心想看来赤丹媚所言果然不虚,这南疆雪龙果真是神奇非凡,黑衣女子昨夜伤势那般严重,只是服用一些蟒血,就死里逃生,心里寻思着离开的时候是不是要弄些蟒血回去储存。
  
      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黑衣女子眼角微微颤动,齐宁见状,心下欢喜,果见到那女子慢慢睁开眼睛来,那双清澈的眼眸此时略显无神,带着一丝迷茫:“我我在哪里?”
  
      齐宁在她身边盘膝坐下,道:“你可算醒了,你能够见到今天的阳光,多谢谢菩萨保佑吧。”
  
      那女子娇躯一颤,立刻扭头过来,见齐宁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她脸色微变,挣扎着坐起身来,虽然依然虚弱,但明显比昨晚要好了许多。
  
      “别怕别怕。”齐宁道:“我要害你,你也醒不过来了。”
  
      “是是你!”女子显然是记得昨晚的事情:“你怎么在这里?”
  
      齐宁耸耸肩,道:“这就该问你了,要不是你人事不知,差点将性命丢在这里,我早就出宫了。”心想眼下那南疆雪龙已经醒过来,自己要出宫,就只能等这条雪龙再次睡过去,那就要等到深夜时分,否则这时候只要下了水,那雪蟒不扑上来才怪,对那雪蟒来说,蟒池是它的地盘,任何靠近的生命,都是敌人。
  
      黑衣女子微低下头,略一沉吟,才抬头道:“是你救了我?”
  
      别人不知,她自己对自己的伤势却是一清二楚,心知昨晚当真是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
  
      齐宁摇头道:“我倒没那本事就你,你伤势极重,应该是内脏受损,昨晚你全身冰冷,我没有法子,只能给你取了些蟒血,其实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想不到你还能活过来,这命也算够硬的。”指了指蟒池那边:“你要谢的恩公在那边。”他既知这女子并非卓仙儿,说话也就不似对仙儿那般温柔,言辞之中,略带调侃。
  
      黑衣女子微蹙秀眉,沉默一阵,才轻声道:“多谢你了。”
  
      阳光照在黑衣女子的脸上,让本就白皙的肌肤更显细润,恢复了不少元气的脸庞白皙之中透着一丝晕红,齐宁昨晚已经看出这女子样貌出众,这时候看似漫不经心实在颇为悉心地瞧了瞧,见到女子琼鼻杏目,五官十分精致,一头秀发盘在顶上,看上去二十出头年纪,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没有丝毫的艳俗之感,那秀美的气质,与卓仙儿还真是大相径庭。
  
      “你是北汉人?”齐宁忽然问道。
  
      那女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啊”了一声,疑惑道:“北汉人?”话一出口,猛地意识到什么,立刻道:“我我是来自北方!”
  
      齐宁何其精明,这女子的反应,顿时让他大起疑心。
  
      昨晚在这竹林之中,亲耳听到对峙双方的言辞,那灰衣人应该就是白云岛主座下大弟子,而黑袍和这女子,言辞之中,却也是承认出自牧云候北堂幻夜门下。
  
      北堂幻夜是北汉侯爷,这两人既然是他的人,自然是从北汉潜入过来的,可是这女子的反应,明显是对齐宁所问有些疑惑,如果她当真是北汉人,绝不可能会有此反应。
  
      齐宁心下起疑,暗想难不成这女子和黑袍根本不是牧云候的人,昨晚只是冒充而已?
  
      只是那东海大弟子质问之时,直指几大宗师,倒似乎来盗取宝物之人必然是几大宗师的门人一般,齐宁一时也想不通为何东海大弟子如此肯定黑袍必是大宗师的人。
  
      如果黑袍和这女子并非牧云候的人,那又是谁的人?他们为何要在东海大弟子门前冒充?
  
      齐宁心下疑窦丛生,但面上却是淡定自若,云淡风轻,瞧见女子虽然极力想镇定掩饰,但目光明显有些闪绰。
  
      “北方据说正在争夺皇位,不知道牧云候支持谁?”齐宁含笑道:“是了,你什么时候从北方过来的?”
  
      女子蹙眉道:“恕我不便回答。”盯住齐宁,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已经数次询问齐宁的身份,齐宁却并没有想她坦白,淡淡一笑道:“我是谁不重要,只是你既然是北汉人,却潜入我大楚的皇宫,总不能就这样轻松脱身。”
  
      女子眸中显出冷厉之色,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救我,是为了要从我口中审问口供。”
  
      齐宁耸肩道:“逼问奸细,那是神侯府要做的事情,我可没那份闲心。这样吧,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告诉我,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绝不拦着。”
  
      “什么问题?”女子微微移动,似乎是要与齐宁拉开一些距离。
  
      齐宁神情冷峻起来,道:“你们潜入宫中,到底盗取的是什么东西?为何堂堂大宗师的门人,竟然要做这等鸡鸣狗盗之行?”
  
      女子道:“我若是随意说出一件物事,你也不知道真假。”
  
      “那你赶紧编一个好东西。”齐宁道:“能让大宗师的人成为梁上君子,自然不是凡品能够坐到。”
  
      女子抬头看了看天色,微蹙秀眉,道:“我我要走了不能再耽搁!”
  
      齐宁看她眉宇间略带一丝焦急,竟似乎有什么急事一般,眼珠一转,淡淡笑道:“昨晚你带着东西离开,你的同伴只以为你已经得手,却不想东西已经被人夺走,你的同伴如果迟迟不见你过去碰头,或许会怀疑你已经带着东西远走高飞。”
  
      女子身体一震,齐宁靠在柱子上,双臂枕在脑后:“东海门人夺走了宝物,你的同伴一无所知,而东海的人如果是奉了白云岛主之命来取宝物,那么得手之后,定然会迅速将宝物送去白云岛。”迎着从林锋间射下来的阳光望过去,似乎是在自语一般:“这个时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已经出了京城,正快马加鞭赶回白云岛。你们对宝物势在必得,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夺走,只要他们回了白云岛,你们就只能望洋兴叹,没有胆子登岛取宝,所以你现在及时通知,你的那些同伴还有机会在半道上劫夺,迟一刻,你们夺回宝物的希望就会少一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女子神色古怪看着齐宁,一咬嘴唇,也不言语,扶着身边的竹子站起来,齐宁摇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你觉得我会让你走?”
  
      “我非走不可!”
  
      “不要如此倔强。”齐宁叹道:“是非在乎实力,以你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拦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等那女子说话,齐宁已经抬手道:“千万别用昨晚对付东海门人那一招,说什么将宫中近卫召过来,大家鱼死网破,我不信这一套。我烂命一条,被抓无非一死,可是我担心你被抓之后,立刻被送进神侯府,相信我,只要你进了神侯府,神侯府的人连你祖宗八代都能翻出来。”
  
      那女子更是显出愕然之色。
  
      “你不是北汉人,更不是北堂幻夜所派。”齐宁目光深邃,盯着女子眼睛,似乎可以从她眼眸直接看到她的内心:“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要冒充是北堂幻夜的人,但有一点我可以确信,你们的身份见不得光,你们害怕自己的身份被人所知,如果真的被人知道你们的来历,也许会给你们带来天大的麻烦,你们的对手不是楚国,也不是汉国,而是大宗师!”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子不自禁后退一步,眸中显出骇然之色。
  
      齐宁微微一笑,道:“别再问我是什么人,先回答我的问题,昨晚你们争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女子蹙起秀眉,犹豫了一下,终于道:“那件东西对你以及天下人来说,只是一件罕见的宝物而已,终究是身外之物,但对有些人来说,那却是关乎性命的物事。”顿了一顿,才轻吟道:“鸟语戏百禽,凤凰弄碧涛,那是一具古琴!”
  
      齐宁一直盯着女子眼睛,听得她吟出那两句话,脸色大变,失声道:“仙儿,你你就是仙儿!”
  
      -----------------------------------------------------------------------
  
      ps: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弄剧本,为了剧本还要出国采风,更新一直对不起大家,我心里有愧。
  
      网文是我的本源,是我最为热爱的所在,也是我此志不渝要坚持下去的事业,感谢兄弟姐妹们九年来陪伴我走到今天,我要做的,是尽自己最大能力写好每一段文字,不负你们的厚爱。
  
      我会继续努力,今天的第三更熬夜赶出来,敬奉诸君!【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