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绿爪婆婆 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死!!!”浑身煞气翻涌的绿爪婆婆发出一声似恶鬼的恐怖咆哮便向慕容凤猛冲了过来。
  
      慕容凤依旧只手单掌迎敌,硬接下绿爪婆婆含怒一击。
  
      恰在这时一道绿色闪电从斜地里劈了过来!
  
      “呵!”慕容凤冷笑一声,任由绿色闪电劈在她身上。
  
      “斗转星移大法!”
  
      慕容凤翻手震开绿爪婆婆的支挡,一掌印在她的胸口,将绿色闪电尽数转嫁给了她。
  
      “啊呃呃!”绿爪婆婆立时抽搐着惨叫一声,被电光炸飞了出去。
  
      绿爪大师没想到自己的偷袭会被慕容凤随手转嫁给绿爪婆婆,立时心头大惊且怒,再次向慕容凤挥掌攻来。
  
      “来来回回就怎么两招吗?我本以为你们还能让我热热身呢。”慕容凤甚至没有直面对方,只是随手轻挥了两下就将绿爪大师再次打飞了出去。
  
      “太强了!太强了!师父真是太强了!”躲在屋内偷看的春丽激动的满脸通红,已经开始幻想自己若是能将师父的本事学会……一成,或许就能和几大禅院的大师们一较高下了。
  
      “可恶!你这妖女到底是什么人?”绿爪婆婆满脸阴狠,从身上涌出的煞气越发浓烈了。
  
      慕容凤轻蔑冷笑道:“还保留着神智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彻底魔化变成怪物了呢。”
  
      绿爪婆婆低吼一声,煞气涌动如同滚滚烈焰般汹涌而出。
  
      “好吧,看来我也得动点真格的了。”慕容凤一挑眉角认真了起来,抬手凭空一抓,束雨成剑在手。
  
      立时一缕恐怖威压弥漫了开来!
  
      绿爪婆婆和绿爪大师齐齐僵立当场,动弹不得!
  
      屋内的春丽莫名地心头一震,直感觉一阵窒息。
  
      恐怖的气势甚至影响到了天象,使的周遭的雨雾也陷入了迟滞状态,仿佛变成了慢镜头。
  
      慕容凤赶紧收敛起泄露出来的剑意,让迟滞的雨雾又变成了一蓬骤雨,风轻云淡的笑道:“抱歉,习惯了。来吧,你们还有一次机会,希望能给我一点惊喜。”
  
      绿爪大师如临大敌,没有贸然出手。
  
      绿爪婆婆却深受邪气影响,理智几乎尽失,尖嚎一声就再次冲了过来。
  
      慕容凤轻飘飘地一抖剑光绽放出一朵绚烂水花,水花突变成狂风骤雨迎面拍向绿爪婆婆。
  
      绿爪大师立时瞧出了其中的凶险,猛一跺脚后发先至撞开了绿爪婆婆替她接下了剑雨。
  
      就听一阵密集的叮叮当当声响起,似珠落玉盘清脆连绵,但绿爪大师整个人却如遭雷击,浑身被密集的雨幕轰击的抽搐不停,然后轰地一声倒飞了出去。
  
      咔嚓一声,绿爪大师浑身上下立时布满了裂缝。
  
      但连绵雨幕并没有停止,化为一条水影蛟龙继续扑向了绿爪大师。
  
      “不!!!”绿爪婆婆立时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状若恶鬼般迎头撞上水影蛟龙,砰然一声也倒飞了出去。
  
      慕容凤心中一动,撤去了剑招。静静地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二人,任由雨幕打湿了全身。
  
      “亲爱的……”绿爪婆婆浑身煞气已经消散,一点点艰难的爬到绿爪大师身边将它小心翼翼的抱在了怀中。
  
      绿爪大师半个身子已经崩碎,但还是伸手拂去了绿爪婆婆脸上的泥水泪光,它想开口却无法说出话,只能静静地看着她。
  
      慕容凤缓步上前,春丽也赶紧打开门跑了出来跟在后面。
  
      绿爪大师扭头看了慕容凤一眼,平静的眼神却包含了太多情绪,然后逐渐黯淡了下去……
  
      绿爪婆婆哭的撕心裂肺,想要紧紧拥抱爱人却怕抱的太紧弄碎爱人的身躯。
  
      “噗!!!”绿爪婆婆忽然喷出一口热血,将绿爪大师的遗体染上一层血色。
  
      “婆婆!”已经直抹眼泪的春丽忍不住喊了一声。
  
      绿爪婆婆抬头看了一眼二人,却只有满脸解脱与苦笑。
  
      “老身夫君本是一位拳术大师,但怎奈因疾早逝,独留老太婆我一人在世。”绿爪婆婆轻抚绿爪大师布满裂缝的面容,神态柔和道:“因膝下无儿无女,又因思夫成疾而误入了邪道……咳咳咳!”
  
      绿爪婆婆再次咳出大口鲜血,脸色迅速灰败了下去。
  
      “老身这世造孽太多,不求善终,只求二位能将老身与夫君合葬一穴,若有来生必当衔环相报。”
  
      “婆婆你不要死!我不怪你了!”春丽赶紧对慕容凤哀求道:“师父您快出手救救婆婆啊!”
  
      “生机已绝,神仙难救……”慕容凤微微摇头让春丽失声大哭了起来。
  
      慕容凤看着绿爪婆婆,轻叹一声道:“你还有何心愿未了?”
  
      绿爪婆婆轻叹道:“老身无儿无女孑然一身,因而铸下大错。那些中了青玉咒的熊猫人孩童都是老身拐骗来的,还望阁下能将他们全部送回他们父母手中。”
  
      四周悉悉索索的走出许多青玉熊猫人幼童,刚才一番恶战绿爪婆婆却未驱使这些幼童参战,显然心中还存着一丝善念。
  
      而随着绿爪婆婆摆脱了邪煞的控制,这些熊猫人幼童也逐渐恢复了人色,一个个全都昏倒在地上。
  
      慕容凤神念扫过确认这些熊猫人幼童只是昏睡过去并无大碍,点点头道:“举手之劳,我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
  
      “多谢。”绿爪婆婆欣慰一笑,然后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满脸慈祥的望着春丽,柔笑道:“别哭了傻丫头,婆婆本就是该死之人。你能在我临终前叫我一声婆婆,婆婆真的很高兴。婆婆也没什么好送你的,你喜欢喝青玉酒,正好婆婆在厨房地窖里还藏着一坛十年陈酿的青玉酒,喝了运功炼化可抵十年功力,不过那酒不宜多饮,否则酒醒后会头疼的,呵呵嗬嗬嗬……”
  
      绿爪婆婆带着一脸安详笑意轻轻地倒在了绿爪大师的怀中。
  
      “婆婆!!!”
  
      ***
  
      二人又在绿爪婆婆小屋多逗留了一日,一边料理好绿爪婆婆的后事一边将那些熊猫人幼童逐一救醒并交由春丽照料。这丫头经历了这一事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没了往日的毛躁,多了一些沉稳。
  
      翌日一早,天气终于放晴。
  
      慕容凤与春丽立在绿爪婆婆与绿爪大师合葬的墓前敬了杯水酒便领着那群熊猫人幼童离开了这里。
  
      一行人回到大道上,原本寂静的竹林也恢复了喧嚣,虫鸣鸟叫让整片竹林恢复了生气。
  
      一群小家伙叽叽喳喳地围在慕容凤身边,有几个甚至已经爬到了她的身上。春丽那边也没跑了,身上也挂了好几个好动的小家伙。
  
      而这群小家伙中年龄最大的才六岁,名叫安·风裘,是一只可爱的小萝莉。别看岁数小却是一个小大人,十分的懂事。
  
      “月影大师,春丽姐姐翻过前面那座山岭再走半天路程就能到晨芳园了。不过那山岗附近有片丝木林,里面栖息着许多可怕的大蜘蛛,必须在中午阳光最猛烈的时候才能通过。”小丫头指着前方提醒道。
  
      慕容凤远眺山岭,就见山岗处雾气昭昭将山峰笼罩的若隐若现。
  
      “嗯,按照我们的速度中午时分应该正好抵达那里。”
  
      但慕容凤显然将问题想简单了,因为昨日一场大雨,令崎岖的山道出现了许多塌方。本来以她和春丽的身手这点困难还不至于难住二人,但怎奈二人屁股后头还跟着一群连走路都不稳的小家伙。更关键的是这可是一群货真价实的熊孩子……
  
      慕容凤必须时刻保持精神力场开启状态,否则稍一不留神就会见到一个小家伙已经蹿进路边草丛里扑花撵蝶了。
  
      为了将这群熊孩子全部安全带回晨芳园,慕容凤最后不得不想出了一个绝招,那就是发糖!
  
      听话不乱跑的有糖吃,不听话乱窜的没糖吃。
  
      立时这群熊孩子果真老实了不少,但也仅限于有糖吃的时候。嘴里一旦没糖了说不定一转眼人又没了……
  
      为此慕容凤和春丽当真是心率交瘁。
  
      自然而然这一路拖拖拉拉的走下来仍是过了中午也没翻过山岗。
  
      而一群终于发泄完旺盛精力的熊孩子们,却一个个趴在地上不肯挪窝了。
  
      “罢了,就地休息吃了午饭再赶路吧。”慕容凤一脸疲惫道,感觉这一路走下来比和一位大魔王干一架都还累。
  
      香味飘散,一群熊孩子立时又都精神起来了。然后一群小家伙让慕容凤见识到了恐怖的饭量,差点没将她们二人随身携带的干粮给吃个精光。
  
      “看来必须赶在天黑前赶到晨芳园,要不然到了晚上我们可没那么多食物填饱这群小祖宗。”慕容凤摇头苦笑道。
  
      春丽一脸肉疼的连连点头,今天中午这顿饭应该是她至出生以来第一回没能吃饱。好在这群小家伙不能喝酒,要不然绿爪婆婆留给她的那坛十年陈酿青玉酒恐怕也不能幸免于难。
  
      吃完午餐,一群吃撑着熊孩子又不肯动了。
  
      这下可由不得他们了,慕容凤心中发了狠,直接掏出一把糖果威逼利诱道:“跟着走有糖吃,不跟着被大花豹叼走了可别怪我!”
  
      一群小家伙没被吓着,却被糖果勾引了起来,马上一个个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一路劳累自是不必赘述,一行人终于爬上了雾气浓郁的山岗。
  
      但前方下山的道路却被浓雾彻底淹没,风卷雾涌好似一片云海。
  
      慕容凤眯起眼睛盯着浓雾弥漫的山林,察觉到一丝与绿爪婆婆身上如出一辙的邪煞气息。
  
      “春丽。”
  
      “师父什么事?”春丽气喘吁吁的应道。
  
      慕容凤吩咐道:“找根绳子把这群小祖宗都栓起来,千万别走丢了。”
  
      春丽傻眼道:“啊?师父这群小祖宗怎么可能单凭一条绳子拴的住啊,别到时候将绳子也给嚼吃了就不错了。”
  
      慕容凤淡然道:“你照我吩咐去做就是,为师自有办法。”
  
      “好吧。”春丽勉为其难道。
  
      很快一群小家伙全都被一条绳子串联了起来,而慕容凤去路边找了找直接采挖了一蓬鲜绿带根的青绿植物回来。
  
      “师父你摘一蓬青草回来做什么?”春丽拽着绳头好奇问道。
  
      慕容凤直接将整株青草带根块揉碎了挤出汁液涂抹在绳子上,淡淡道:“这是草药黄连,我原本想挖些生姜回来的,没想到这里也有黄连草。”
  
      “草药?黄连?”春丽一脸纳罕,好奇的伸舌头舔了一下涂满汁液的绳子……
  
      “诶,不要舔!”慕容凤想阻止都晚了,只好哭笑不得的掏出一瓶清水递给脸色瞬间变绿了的春丽。
  
      长长的队伍再次动身开始下山,慕容凤走在最前头,身后跟着脸色发黄的春丽牵着一帮脸色发绿的小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群小家伙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歪歪扭扭的队伍穿进迷雾立时感觉到一丝压抑的氛围,原本好动的小家伙们也全都安静了下来。
  
      慕容凤眯起眼睛看穿浓雾打量起路两边,左边是峭壁,右边是山坡。山坡上的树林里挂满了帘幕般的蛛丝,但四周却寂静的听不见一声虫鸣。
  
      队伍越往前走雾气越发浓雾,原本猛烈的阳光似乎也暗淡了不少。
  
      走在最前头的慕容凤忽然听到一丝轻微的沙沙声,立即回眸一瞥声音传来的方向,只是一蓬蛛网被微风扫过而已。
  
      “加快脚步。”慕容凤轻声催促了一声。
  
      春丽也察觉到了这片山林里气氛有点不对劲,连忙点点头加快了步伐。但跟在后头的小家伙们却走不了那么快,一下子绊倒了一位,然后绳子一扯一下将其他人也给拽倒了。
  
      一时间,哭闹声响彻整片安静的山林!
  
      霎时间,寂静的山林仿佛一下子喧嚣了起来,无数沙沙声从地底响起,然后就见一只只小牛犊子般大小的黑蜘蛛从地洞中爬了出来。
  
      慕容凤眉尖一挑,随手弹出几缕指风将数只冲的最快的黑蜘蛛打飞了出去。
  
      这几只黑蜘蛛未落地就已经暴毙,但尸体上却冒出了丝丝黑色煞气。其它黑蜘蛛立时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全都蜂拥了过去将那几只蜘蛛尸体分食一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