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要问拳陈平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陈平安倒也不是真的贪杯,只是觉得在自家地盘卖酒,竟然蹭不到半碗酒喝,不像话。这是半碗酒一碗酒的事吗?
    所以陈平安与身边两位喝酒、吃面、夹菜都使劲瞪着自己的熟人剑修,费了不少劲,成功将两位押注输了不少神仙钱的赌棍,变成了自己的托儿,作为蹭酒喝的代价,就是陈平安暗示双方,下次再有哪个王八蛋坐庄挣黑心钱,他这二掌柜,可以带着大家一起挣钱。结果两位剑修抢着要请陈平安喝酒,还不是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最后两个穷光蛋酒鬼赌棍,非要凑钱买那五颗雪花钱一壶的,还说二掌柜不喝,就是不赏脸,瞧不起朋友。
    陈平安放下碗筷,安安静静等待别人拎酒来,觉得有些寂寞,朋友多,想要不喝酒都难。
    之前在城头上,元造化那个假小子,关于剑气长城杀力最大的十位剑仙,其实与陈平安心目中的人选,出入不大。
    老大剑仙,董三更,阿良,隐官大人,陈熙,齐廷济,左右,纳兰烧苇,老聋儿,陆芝。
    陈清都一旦倾力出剑,杀力到底如何,从来没个确切说法,往往都只在一代代孩子们极尽浪漫色彩的言语和想象力当中。
    董观瀑勾结妖族、被老大剑仙亲手斩杀一事,让董家在剑气长城有些伤元气,董三更这些年好像极少露面,上次为太徽剑宗剑仙黄童送行饮酒,算是破例。
    阿良早已不在剑气长城,戴着斗笠,悬佩竹刀,后来从魏晋那边骗了一头毛驴,一枚银白养剑葫,然后与身边跟着一个红棉袄小姑娘的草鞋少年,就那么相逢了。
    隐官大人,战力高不高,显而易见,唯一的疑惑,在于隐官大人的战力巅峰,到底有多高。因为至今还没有人见识过隐官大人的本命飞剑,无论是在宁府,还是酒铺那边,最少陈平安不曾听说过。即便有酒客提及隐官大人,如果细心,便会发现,隐官大人好像是剑气长城最不像剑修的一位剑仙。
    陈熙是陈氏当代家主,但是在老大剑仙这边,从来抬不起头。哪怕那个陈字,是陈熙刻下的,在陈清都面前,好像依旧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陈氏子弟,是剑气长城所有大姓豪门当中,最不喜欢跑去城头的一拨人。
    齐廷济,陈平安第一次赶来剑气长城,在城头上练拳,见过一位姿容俊美的“年轻”剑仙,便是齐家家主。
    左右,自己的大师兄,不用多说。
    纳兰烧苇,闭关许久。纳兰在剑气长城是一等一的大姓,只是纳兰烧苇实在太久没有现身,才使得纳兰家族略显沉寂。至于纳兰夜行是不是纳兰家族一员,陈平安没有问过,也不会去刻意探究。人生在世,质疑事事,可总得有那么几个人几件事,得是心中的天经地义。
    老聋儿,正是那个传闻妖族出身的老剑修,管着那座关押许多头大妖的牢狱。
    陆芝,如今差不多已经被人遗忘她那浩然天下的野修身份,金丹境界,就赶来剑气长城,一步步破境,战功彪炳。
    每次守城,必然死战。
    阿良曾经找她喝过酒,说过一句好玩的言语,不知怎么流传开来的,就两人对饮而已。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董不得与叠嶂心中最神往之人,便都是陆芝。
    阿良喝酒的时候,信誓旦旦,拍桌子怒骂,也不知道是哪个剑仙,太不要脸了,竟然偷听我与陆芝的对话!这种私底下与姑娘家家说的悄悄话,是可以随便流传散布的吗,哪怕这句话说得极有学问,极有嚼头,极有风范,又如何,征得我阿良与陆姑娘的同意了吗?
    陈平安喝着不花钱的酒,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在元造化心目中排在第十一,也不差了。
    有酒鬼随口问道:“二掌柜,听说你有个北俱芦洲的剑仙朋友,斩妖除魔的本事不小,喝酒本事更大?”
    陈平安伸手揉了揉下巴,认真思量一番,点头道:“你们加一起都不够他打吧。”
    自然没人相信。
    张嘉贞在闹哄哄的喧嚣中,看着那个怔怔出神的陈先生。
    好像这一刻,陈先生是想要与那人喝酒了?
    陈平安笑了起来,转头望向小街,憧憬一幅画面。
    齐景龙与曹晴朗并肩而行。
    陈平安为之痛饮一碗酒,拿起碗筷和酒壶,站起身,朗声道:“诸位剑仙,今天的酒水!”
    所有酒客瞬间沉默。
    咋的,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二掌柜要请客?!
    不料那家伙笑道:“记得结账!”
    ————
    此后三天,姓刘的果然耐着性子,陪着金粟在内几位桂花小娘,一起逛完了所有倒悬山形胜之地,白首对上香楼、灵芝斋都没啥兴趣,哪怕是那座悬挂众多剑仙挂像的敬剑阁,也没太多感触,归根结底,还是少年尚未真正将自己视为一名剑修。白首还是对雷泽台最向往,噼里啪啦、电闪雷鸣的,瞅着就得劲,听说中土神洲那位女子武神,前不久就在这儿炼剑来着,可惜那些姐姐们在雷泽台,纯粹是照顾少年的感受,才稍稍多逗留了些时分,然后转去了麋鹿崖,便立即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起来,麋鹿崖山脚,有那一整条街的铺子,脂粉气重得很,哪怕是相对稳重的金粟,到了大大小小的铺子那边,也要管不住钱袋子了,看得白首直翻白眼,女人唉。
    齐景龙依旧慢悠悠跟在最后,仔细打量各处景点,哪怕是麋鹿崖山脚的店铺,逛起来也一样很认真,偶尔还帮着桂花小娘掌掌眼。
    白首算是看出来了,最少有两位桂花小娘,对姓刘的有想法,与他言语的时候,嗓音格外柔糯,眼神格外专注。
    白首就奇了怪了,她们又不知道姓刘的是谁,不清楚什么太徽剑宗,更不知道什么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怎么看都是只个没啥钱的迂腐书生,怎么就这么猪油蒙心喜欢上了?这姓刘的,本命飞剑的本命神通,该不会就是让女子犯痴吧?如果真是,白首倒是觉得可以与他用心学习剑术了。
    不管如何,终究没有意外发生。
    齐景龙也不会与少年明言,其实先后有两拨人鬼祟跟踪,却都被自己吓退了。
    一次是流露出金丹剑修的气息,暗中之人犹不死心,随后又多出一位老者现身,齐景龙便只好再加一境,作为待客之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首看似抱着后脑勺,不厌其烦跟在她们身边,后来还要帮着她们拎东西,实则身为太徽剑宗祖师堂嫡传,却更像是早年的割鹿山刺客,小心谨慎看待四周动静。
    齐景龙其实有些欣慰。
    诸多本心,细微体现。
    符家人,反正在他齐景龙这边注定掀不起风浪,那么白首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全然不在意,优哉游哉,挑三拣四,或是满腹牢骚,逛遍倒悬山?
    即便是自家的太徽剑宗,又有多少嫡传弟子,拜师之后,心性微妙转变而不自知?言行举止,看似如常,恭谨依旧,恪守规矩,实则处处是心路偏差的细微痕迹?一着不慎,长久以往,人生便去往别处?齐景龙在太徽剑宗和翩然峰,在自家修行之余,也会尽量帮着同门晚辈们尽量守住清澈本心,只是某些涉及了大道根本,依旧无法多说多做什么。
    所以齐景龙不太喜欢“神仙种”和“先天剑胚”这两个说法。
    金粟她们满载而归,人人心满意足,返回桂花岛,走完这趟短暂游历后,饶是金粟,也对齐景龙的印象改观许多,离别之际,诚心道谢。
    齐景龙将她们一路送到捉放亭,这才带着白首去鹳雀客栈结账,打算去春幡斋那边住下,然后回了客栈,少年幸灾乐祸了个半死。
    因为客栈里边,站着一位熟悉的女子,姿容极美,正是水经山仙子卢穗,北俱芦洲年轻十人当中的第八位,被誉为与太徽剑宗刘景龙最般配的神仙眷侣。
    卢穗柔声道:“景龙,春幡斋那边听说你与白首已经到了倒悬山三天,就让我来催促你,我已经帮忙结账了,不会怪我吧?”
    齐景龙心中无奈,笑着摇头,好像说了怪或不怪,都是个错,那就干脆不说话了。
    每当这种时候,齐景龙便有些想念陈平安。
    客栈掌柜大是奇怪,春幡斋亲自来请?
    这个年纪不大的青衫外乡人,架子有点大啊?
    春幡斋、猿揉府这些眼比天高的著名私宅,一般情况下,不是上五境修士领衔的队伍,可能连门都进不去。
    齐景龙与客栈掌柜笑着道别。
    年轻掌柜趴在柜台上,笑着点头,自己一个小客栈的屁大掌柜,也无须与这般神仙中人太客气,反正注定大献殷勤也高攀不上,何况他也不乐意与人低头哈腰,挣点小钱,日子安稳,不去多想。偶尔能够见到陈平安、齐景龙这样浑身云遮雾缭的年轻人,不也很好。说不得他们以后名气大了,鹳雀客栈的生意就跟着水涨船高。
    只不过想要在藏龙卧蛟的倒悬山,有点名气,却也不容易就是了。
    到春幡斋之前,一路上都是白首在与卢穗热络闲聊,白首可是对水经山很向往,那边的漂亮姐姐贼多。
    少年其实不花心,只是喜欢女子喜欢自己而已。
    卢穗显然也比平日里那个冷冷清清、一心问道的卢仙子,言语更多。
    白首就大为惋惜,替卢仙子很是打抱不平,姓刘的竟然这都不喜欢她,活该打光棍,被那云上城徐杏酒两次往死里灌酒。
    春幡斋的主人,破天荒现身,亲自款待齐景龙。
    卢穗在一旁为两位年龄悬殊的剑仙煮茶,少年白首有些局促不安。
    不知为何,白首对太徽剑宗没什么敬畏,对姓刘的更是不怕,可上次见到了掌律师祖剑仙黄童后,白首便开始慌张起来。
    其实这次远游剑气长城,要见宗主韩槐子,白首更怕。
    这会儿见到了与自己师父相对而坐的春幡斋邵云岩,白首同样浑身不自在。
    到底是一位位传说中的剑仙啊。
    能够在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站在山巅的大人物啊。
    至于为何自己师父也是剑仙,朝夕相处,一口一口姓刘的,白首却完全没这份担惊受怕,少年从未深思。
    只是看着眼前的师父,在金粟那些桂花岛小修士那边是如何,到了春幡斋见着了剑仙主人,好像还是如何。
    双手接过卢穗笑着递来的一杯茶,白首低头饮茶,便渐渐心静下来。
    齐景龙提及预定养剑葫一事。
    邵云岩笑着点头答应下来,还给了一个极为公道的价格。
    齐景龙道谢。
    白首听着谷雨钱之前那个数字,当场额头冒汗。
    邵云岩说道:“买卖之外。太徽剑宗不欠我人情,只是齐道友你却欠了我一个人情。实话实说,假定十四颗葫芦,最终炼化成功七枚养剑葫,在这千年之内,皆是早有预定,不可悔改。只是先前其中一人,无法按约购买了,齐道友才有机会开口,我才敢点头答应。千年之内,偿还人情,只需出剑一次即可。而且齐道友大可放心,出剑必然占理,绝不会让齐道友为难。”
    齐景龙笑道:“可以。”
    然后齐景龙犹豫了一下,“若是养剑葫在七之上,我是否可以再预定一枚?”
    邵云岩微笑道:“只能价格者得了,我相信齐道友很难得偿所愿。”
    还一些实在话,邵云岩没有坦言罢了,哪怕多出一枚养剑葫的预定,还真不是谁都可以买到手,齐景龙之所以可以占据这枚养剑葫,原因有三,春幡斋与他邵云岩,看好如今已是玉璞境剑修的齐景龙,未来大道成就。第二,齐景龙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太徽剑宗宗主。第三,邵云岩自己出身北俱芦洲,也算一桩可有可无的香火情。
    这些话之所以不用多讲,还是因为这位年纪轻轻的陆地蛟龙,心中明了。
    齐景龙说道:“确实是晚辈多想了。”
    邵云岩笑道:“托齐道友的福,我才能够喝上卢丫头的茶水。”
    卢穗是水经山宗主最器重的嫡传弟子。
    而邵云岩此生唯一亏欠之人,便是卢穗的师父。
    当年春幡斋内的那根先天至宝葫芦藤,是两人一起机缘巧合得到,甚至可以说她出力更多,但是最终两人却因为各种缘由,没能走到一起,成为神仙道侣。对于葫芦藤的归属,她更是从未改变主意,她越是如此,邵云岩越是心中难安,故而对于她的得意弟子卢穗,膝下无儿女的邵云岩,几乎视为自己女儿。再者,卢穗对刘景龙痴心一片,与当年邵云岩与卢穗师父,何其相似?
    白首有些小小的别扭,这个邵剑仙,为何与那陈平安差不多,一个称呼齐景龙,一个称呼齐道友。
    关于此事,白首在翩然峰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好像姓刘的,最早在山下本姓为齐,后来上山修道,在祖师堂那边记名,却是写了刘景龙。
    邵云岩喝过了茶,谈妥了那枚养剑葫的归属,很快便告辞离去。
    卢穗依旧留下煮茶。
    白首看着这位仙子姐姐的煮茶手法,真是赏心悦目。
    卢穗微笑道:“景龙,可曾看出倒悬山一些内幕?”
    齐景龙点头道:“捉放亭、师刀房在内八处风景形胜,是一座大阵的八处阵眼。倒悬山不单单是一座山字印那么简单,早已是一件层层淬炼、攻守兼备的仙兵了。至于阵法渊源,应该是传自三山九侯先生留下的三大古法之一,最大的精妙处,在于以山炼水,颠倒乾坤,一旦祭出,便有翻转天地的神通。”
    卢穗神采奕奕,哪怕她只是看了一眼姓刘的,很快就低头去盯着火候,依旧难以掩饰那份百转千回的女子心思。
    齐景龙却自顾自沉思于倒悬山大阵中。
    白首看得恨不得给姓刘的一锤儿砸脑阔上。
    卢穗仿佛临时记起一事,“我师父与郦剑仙是好友,刚好可以与你一起去往剑气长城。与我同行游历倒悬山的,还有珑璁那丫头,景龙,你应该见过的。我这次就是陪着她一起游历倒悬山。”
    齐景龙点点头。
    似乎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白首在一旁看得心累不已,将杯中茶水一口闷了。卢仙子怎么来的倒悬山,为何去的剑气长城,你倒是开点窍啊!
    还点头,点你大爷的头!
    这种事情,真不是他白首胳膊肘往外拐,我那陈兄弟,真要甩你姓刘的十八条大街!
    算了,等见到了陈平安再说吧。
    到时候他白大爷委屈一点,恳请好兄弟陈平安传授你个三五成功力。
    卢穗却已经习惯了,为齐景龙添茶水的时候,轻声说道:“水精宫那边,听说来了一位中土神洲的天才武夫,是以最强六境跻身的金身境,在金甲洲那边破的瓶颈,受过曹慈不少指点。此次前来剑气长城,那位女子,是想要去城头,学先前曹慈在那边练拳几年。”
    齐景龙微笑道:“我有个朋友如今也在剑气长城那边练拳,说不定双方会碰上。”
    白首现在一听到纯粹武夫,还是女子,就难免心慌。
    卢穗好奇道:“是那个宝瓶洲的陈平安?”
    上次在三郎庙,齐景龙说起过这个名字,好像就是为了陈平安,齐景龙才会在三场问剑之前,跑去恨剑山和三郎庙购买东西。所以卢穗对此人,记忆极其深刻。
    齐景龙笑着点头。
    卢穗笑道:“我都对这个陈平安有些好奇了,竟然能够让景龙如此刮目相看。”
    齐景龙依旧没说什么。
    白首忍不住说道:“卢姐姐,我那好兄弟,没啥长处,就是劝酒本事,天下第一!”
    齐景龙转头,面带笑意,看着白首。
    少年一身正气,斩钉截铁道:“这陈平安的酒品实在太差了!有这样的兄弟,我真是感到羞愤难当!”
    卢穗哭笑不得,景龙怎么找了这么个混不吝的弟子。
    ————
    城头之上。
    剑仙苦夏正对林君璧、严律一行人,传授剑术,苦夏所授,正是剑气长城准许外来剑修研习的一门剑术。
    人人坐在蒲团之上,竖耳聆听苦夏剑仙的指点。
    苦夏先阐述了一遍剑道口诀的大意,然后拆解一系列关键窍穴的灵气运转、牵引、呼应之法,讲述得极其细微,然后让众人询问各自不解处,或是提出自以为是关隘处的症结,苦夏大多是让资质最佳、悟性最好的林君璧,代为解惑,林君璧若有不足,苦夏才会补充一二,查漏补缺。
    这门上乘剑术之的古怪之处,在于唯有置身于剑气长城这座剑气沛然的小天地,才有显著效果,到了浩然天下,也可以强行演练,只是收效极小,对于有机会接触到这门剑诀的外乡剑修而言,多是不缺上乘剑法道术的宗门子弟,意义不大。简而言之,这门剑术,太过讲究天时地利,想要裨益剑道和魂魄,哪怕是林君璧这般身负一国气运的天子骄子,依旧只能在城头之上,靠着滴水穿石的水磨工夫,精进道行。
    苦夏其实心中颇有忧虑,因为传授剑诀之人,本该是本土剑仙孙巨源,但是孙巨源对这帮绍元王朝的未来栋梁,观感太差,竟然直接撂挑子了,推三阻四,苦夏也是那种死脑筋的,起先不愿退而求其次,自己传道,后来孙巨源被纠缠得烦了,才与苦夏坦言,绍元王朝如果还希望下次再带人来剑气长城,依旧能够住在孙府,那么这次就别让他孙巨源太为难。
    苦夏看了眼自己的嫡传弟子蒋观澄,心中叹息不已。
    既忧愁这个弟子的直肠子,又觉得剑修学剑与为人,确实无需太过相似林君璧。何况比起蒋观澄身边某些个小鸡肚肠、充满算计的少年少女,苦夏还是看自己弟子更顺眼些。苦夏之所以选择蒋观澄作为弟子,自然有其道理,大道相近,是前提。只不过蒋观澄的登高之路,确实需要磨砺更多。
    林君璧哪怕只是坐在蒲团上,双手摊掌叠放在腹部,笑意恬淡,依然是山上亦少见的谪仙人风范。
    严律一直在学林君璧,极为用心,无论是小处的待人接物,还是更大处的为人处世,严律都觉得林君璧虽然年纪小,却值得自己好好去琢磨推敲。
    严律以前看人,很简单,只分蠢人和聪明人,至于好坏善恶,根本不在意,能为我所用者,便是朋友,不为我所用者,便是最多与之笑言的心中陌路人。
    此次同行剑修之中,其实没有蠢人。只分足够聪明和不够聪明的。
    不够聪明的,像苦夏剑仙的嫡传弟子蒋观澄。还有那个对林君璧痴心一片的傻子少女。
    足够聪明的,像那些当初为林君璧仗义执言的“蠢人”,看似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真以为这群人不知晓轻重利害?事实上所求为何?不过是想着在林君璧这边,说些讨巧的漂亮话,惠而不费,内心深处,说不定是在希望林君璧一个不小心,年少轻狂,被众口一词,添油加醋,林君璧就要意气用事,与那陈平安不死不休是最好,哪怕退一步,双方最终撕破脸皮,结果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陈平安那边碰了一鼻子灰,林君璧道心受损,也是一个不差的结果。
    修行路上,少了一个林君璧,对于这帮人而言,损人也不利己的事情,就已经愿意去做,更何况还有机会去利己。
    毕竟在绍元王朝,利益关系,盘根交错,此次携手游历,林君璧实在太过出彩,冥冥之中,就算是他们这些绍元王朝的修行晚辈,都察觉到一个真相,一旦让林君璧顺利登顶,未来百年千年,绍元王朝的所有剑修,都会面临一种“一人独占大道”的尴尬处境。
    绍元王朝的林君璧,就会像是中土神洲武学路上的曹慈。
    与之同道者,皆是可怜人。
    在这些人之外,朱枚和金真梦,又是另外一种人,相对更加少些算计。
    可严律反而不太喜欢跟这类人过多往来。
    严律内心更喜欢打交道的,愿意去多花些心思笼络关系的,反而不是朱枚与金真梦,恰恰是那帮养不熟的白眼狼。
    与身世不输自己的朱枚打交道,或是拉拢道心坚定、剑意纯粹的金真梦,需要付出严律许多不愿意、或者说不擅长付出的东西。
    林君璧在充当半个传道人的同时,早已分心别处。
    这处城头之上,每隔一段路途,便有剑仙坐镇一方。
    至于身边众人,包括那个严律,林君璧从来不觉得他们是自己的同道中人,心性太弱,资质太差,脑子太蠢,故而他们的所有靠山与背景,皆是虚妄,林君璧甚至有些时候,都会想笑,想要笑着与他们说句心里话:你们应该珍惜如今的光阴,能够与我林君璧勉强同行,大道路上,好歹还能够看到我林君璧的背影,如今更是有幸在城头上,一起练剑,算是平起平坐。
    边境没有跟随苦夏剑仙在城头学剑。
    而是跑去了海市蜃楼那边凑热闹。这边有个好地方,说是演武场,其实有点类似北俱芦洲的砥砺山,对峙双方,不分胜负,只分生死。
    不过比起砥砺山,又有不同,这座演武场只有同境厮杀,赌的是双方性命,赢的是对方的所有家底,以及一笔数目极为可观的赌注抽成。
    剑修之争,其实不是最精彩的,而且机会不多,一般除非是双方结下死仇,不然不会来此。再者剑修捉对厮杀,往往瞬间结束,没什么看头,屁股没捂热就得起身离开,太没趣味。
    真正精彩的,是那种剑修与其他练气士的搏杀,最精彩的,当然还是一位练气士,能够侥幸与那杀力最大的剑修换命。
    一小撮剑修为何主动来此涉险,除了砥砺自身道行之外,当然是挣了钱,好养飞剑。
    其余练气士为何愿意冒着送死的风险,也要进入演武场,自然不是自己找死,而是身不由己,这些练气士,几乎全部都是被跨洲渡船秘密押送至此,是浩然天下各大洲的野修,或是一些覆灭仙家门派的孤魂野鬼。若是赢了同境练气士三场,就可以活命,如果然后还敢主动下场厮杀,就可以按照规矩赢钱,若是能够顺利击杀一位剑修,一场即可恢复自由。
    曾有儒家门生,对此痛心疾首,觉得如此荒唐行径,太过草菅人命,质问剑气长城为何不加约束,任由一艘艘跨洲渡船关押那么多野修,丧命于此。
    更有一位中土神洲大王朝的豪阀女子,靠山极硬,自家便拥有一艘跨洲渡船,到了倒悬山,直接下榻于猿揉府,好似女主人一般的作态,在灵芝斋那边一掷千金,更是惹人注目。她身边两位扈从,除了明面上的一位九境武夫大宗师,还有一位深藏不露的上五境兵家修士。到了海市蜃楼的演武场,女子观战后,不但怜悯被抓来剑气长城的浩然天下练气士,还怜悯那些被当作“磨剑石”的妖族剑修,觉得它们既然已经化作人形,便已经是人,如此虐待,惨无人道,不合礼数。于是女子便在海市蜃楼演武场那边,大闹了一场,趾高气昂离开,结果当天她的那位兵家扈从,就被一位离开城头的本土剑仙打成重伤,至于那位九境武夫,根本就没敢出拳,因为出剑的剑仙之外,分明又有剑仙,在云海中随时准备出剑,她只得忍气吞声,跑去求助于与家族交好的剑仙孙巨源,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她们一行人的所有物件都被丢到孙府外的大街上,还被孙巨源赏了个滚字。
    女子梨花带雨,带人仓皇退出剑气长城,据说回到了浩然天下之后,她凭借家世和财力,让人聚拢了一大波文坛士林的文豪大儒,大肆抨击剑气长城的野蛮风俗,其中言语最重的一句话,当然是“剑气长城的剑修,与那蛮荒天下的妖族,又有何异”?只不过在那之后,她所在的家族、宗门和王朝,便再没有一人能够进入倒悬山,不是剑气长城,而是直接连倒悬山都无法登上,一经发现有人胆敢偷偷登上倒悬山,自有守门剑仙一剑劈入大海,至于下场如何,生死看天。
    当年此事闹得极大。
    但是老大剑仙都没说什么,曾经亲自负责处理此事的董家,便底气十足。
    边境今天不但观战,还押注了好几种,押生死,往往输赢都有数,毕竟悬念不大,在这里厮混多年的赌棍,一个个眼光奇好。所以真正赚钱或是亏惨的押注,还是押注多久会有人毙命,至于押注双方皆死的,只要一旦真给押中了,往往可以赢个三两年喝酒不愁,在剑气长城喝那仙家酒酿,真心不便宜。
    边境坐在人满为患的看台一处角落,默默喝着酒,安静等待今日演武场搏命双方的入场。
    然后率先出现了一位来此历练的浩然天下观海境剑修,随后是一位衣衫褴褛、浑身伤势的同境妖族剑修,伤痕累累,却不影响战力,更何况妖族体魄本就坚韧,受了伤后,凶性勃发,身为剑修,杀力更大。
    这种对峙,不太常见。
    边境看着那个眼神麻木的年轻妖族剑修,听说在那座一墙之隔的蛮荒天下,只要能够成为剑修,都被誉为“大道种子”,有点类似浩然天下的读书种子。
    据说这头妖族,是在一场大战落幕后,偷偷潜入战场遗址,碰运气,试图捡取残破剑骸,然后被剑气长城的巡守剑修抓获,带回了那座牢狱,最终与许多妖族的下场差不多,被丢入此地,死了就死了,若是活下来,再被带回那座牢狱,养好伤,等待下一次永远不知对手是谁的捉对厮杀。
    边境一点不奇怪,为什么会有不在少数的浩然天下游历之人,对此生出恻隐之心。
    所以边境这会儿喝着酒,期待着剑气长城被攻破的那一天,期待着到时候占据浩然天下的妖族,会不会对这些好心肠的人,怀有恻隐之心。
    边境心神沉浸于小天地,知晓他所有念头的某个存在,隐匿于边境心湖极深处,见到了边境的芥子心神后,咧嘴一笑,那个存在,浑身充斥着无可匹敌的蛮荒气息,只是这么一个细微动作,便牵扯得一位金丹瓶颈剑修,小天地诸多本命窍穴灵气,齐齐随之摇晃起来,沸腾如油锅。所幸那股气息稍稍流散几分,无需边境以心意压制,很快就被那个存在自己收敛起来,以免露出蛛丝马迹,然后毫无悬念地被本地剑仙围杀至死,这些剑仙,可不是什么玉璞境的小猫小狗,因为给它塞牙缝都不够,说不定就会有董、齐、陈这几个姓氏当中的某个老匹夫,这才棘手。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浩然天下的读书人,讲起大道理来,还是有点意思的。
    它只与边境的芥子心神说了一番言语,“事成之后,我的功劳,足以让你获得某把仙兵,加上之前的约定,我可以保证你成为一位仙人境剑修,至于能否跻身飞升境剑仙,只能看你小子自己的造化了。成了飞升境,又有一把好剑,还管什么浩然天下什么蛮荒天下?你小小子哪里去不得?脚下何处不是山巅?林君璧、陈平安这类货色,无论敌我,就都只是不值得边境低头去看一眼的蝼蚁了。”
    ————
    如今倒悬山与剑气长城的往来,有两处大门。
    齐景龙和白首这对师徒,以及卢穗和任珑璁这两位朋友,四人一起走入剑气长城。
    白首头晕目眩,蹲在地上干呕,齐景龙蹲下身,轻轻按住少年肩头。
    任珑璁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强忍着,同样被卢穗握住手,帮着稳固气府灵气,脸色惨白的任珑璁,这才稍稍好转几分。
    而几乎同时,另外一处大门,有女子独自离开水精宫,来到剑气长城,站定之时,一身拳意流淌,对于剑气长城那股遮天蔽日的天然压胜,毫无不适感觉。
    她此次剑气长城之行,原本是要追寻曹慈的足迹,借住在城头那座曹慈打造的小茅屋内,砥砺金身境,希望能够以最强第七境,跻身远游境。只是在水精宫听闻了某些事迹后,让她只觉得天意如此!故而她当下所求唯一事,就是要与那曹慈与刘幽州多次提及之人,在城头之上,以拳对拳,要他再次连输三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