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决战天玄崖(16)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云扬现在的状态,跟之前瘫倒在地上的四季楼众人并无太大差异,都是体力消耗殆尽,进入自我修复的深度休眠状态。

    ……

    云扬说的确实没错,年先生等人拼着最后的余力,冲出了峡谷,冲到了天玄崖背面,一个早已经安置好的藏身之地。

    所有人几乎都是摔进去的,安稳下来的每个人仍旧是呼哧呼哧一边喘气一边往外喷出来血雾,持续了好一会。

    年先生拼着最后的力量,将洞口的大阵布置完整周全,然后就是再也无能为继,一头栽倒在地,连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径自昏睡了过去。

    没有人表示诧异,因为其他五个人早就昏睡过去了,喘息稍定,就如如此,尽是一样。

    经历了如此惨重的损失,憋屈到极点,委屈到极致,但现在却连骂云扬一句的力量都没有了!

    狭小的山洞里,六个人挤在一起,鼾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

    天玄崖之下。

    傅报国等人仍旧在翘首以望,殷殷期盼。

    连续四天四夜下来始终没有刹那停止的隆然声音终于没有了,归于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可是这个死寂对于众人而言,还不如有之前的大动静呢,一个个尽都是脸色青青白白,忐忑不已,忧心满怀。

    “这是打完了吧……”

    “应该是……吧?”

    “那到底是谁胜了?”

    “肯定是云尊大人胜利了……是吧?!”

    “那要不要上去看看,确认一下状况……”

    “可不可以?”

    “会不会影响到云尊大人?咱们实力浅薄,可别到时反而要大人分心照料……”

    “这……”

    “要不还是再等等吧。”傅报国心乱如麻,只感觉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往日的英明果决,荡然无存,沉吟半晌才道:“若是完事儿了,云尊大人会通知我们的……”

    “真让人揪心……”

    ……

    在遥远的地方。

    高空中……

    两道人影风驰电掣的向着这边赶来。

    “真糟糕,这一次时间可是拖得太久了……不知道还赶不赶的及……”

    “这次真是无奈,谁能知道天道社稷门的宗门所在居然这么隐蔽,居然在无尽海之外……”

    “糟糕!”

    “小兄弟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千千万万啊……”

    “费什么话,赶紧动作再快一些是正经……”

    ……

    在距离天悬崖尚有差不多两千多里的半空中。

    一道白衣身影,以风驰电掣之势,向着天玄崖这边全速疾驰而来。

    连人带剑当真如同雷霆驰天,一闪之间,就是数千丈在脚下流逝过去。

    此人竟是久违的君莫言。

    玉唐四散的人手终于找到了他,并且说动了这位绝世剑客,参与天玄崖之战。

    打动君莫言的非是玉唐彻底湮灭紫幽国祚,而是另一段因缘,云扬与君莫言他人不知的因缘——

    “原来,云扬就是云尊。”

    “原来,云尊就是当初老独孤说的那个孩子。”

    “怪不得当年云尊会在紫龙城如此动作……”

    “当年我没有来得及救出老独孤,今天我一定要救出他的儿子。”

    “哪怕对方是四季楼,也说不得了。”

    只可惜得到消息的时候,为时已晚,天玄崖之役该当已经开启于十数天之前了!

    君莫言心急如焚的一路上星夜兼程,终于快要赶到了,眼见目的地将之,竟又再加快了几分速度。

    “希望还赶得上……期许不要再造成另一个遗憾了!”

    ……

    天玄崖上。

    现在正呈现出一幅足以让任何人看到都要为之大跌眼镜的状况。

    相互敌对的两方人,现在,一方占据山前,一方占据山后,全都在做一件事——呼呼大睡!

    睡得酣畅淋漓,惬意至极!

    哪里有什么战斗?

    我通通不晓得的好么!

    这气氛简直是祥和的过了分,这是要为上天做准备的节奏吗?!

    一直到两个时辰之后,云扬率先悠悠醒来。

    虽然明知道年先生等人肯定比自己更累,最少四个时辰之内决计无法醒来;但云扬还是只给了自己预留一个时辰的睡眠时间。

    只不过让云扬自己都是很不满意的状况是……

    自己竟然睡超时了!

    “自制力自控力还是不够,以后可能得对这点针对训练,任何万一都可能致命,一次的疏忽已经太多。”云扬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

    看看计灵犀还在那边呼呼大睡,这丫头虽然同样的疲累至极,但睡着了就跟小猫一样,两只手合着放在脸前,身子蜷缩着,一动不动;呼吸也是很细很均匀;云扬愣了下。

    记得自己睡着之前听着这丫头打小呼噜来着,现在怎么不打了?

    对于这个问题难有答案的云扬一个翻身站起来,便待有所动作,却顿时听到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这声音实在有点突兀兼渗人,云扬自己听了都感觉牙根有点酸,小心地活动了一下,犹感觉浑身骨头软绵绵的,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折断一般。

    试探着运起神识,却只感觉到脑海中尽是针扎一般的痛苦,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这种突如其来持续不绝的痛苦,让云扬几乎抱头呻吟起来,总算之前有经历过更恐怖的痛楚,勉力支撑咬牙忍了一会,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缓缓展开神识之力,小心地探测周边,确认状况。

    一番探查之余,这才稍稍放心。

    之前嘴上说的好听,一天之内决计不会有任何事情变故,但那绝大程度都是在宽慰计灵犀,非是真实;云扬自己岂能真的如此认为,天底下又岂能有这等好事!

    这种好事,无论于人于己于四季楼一方,都是绝对不允许发生!

    于己,在这等情况下,万一出一点点意外变故,那么这次睡眠就会变成了长眠,局势反转。

    于对方,云扬怎么可能允许对方当真得到那么长的喘息时间,如果不是之前本身状态已臻极限,再勉力支持下去便要伤及自身根本,云扬根本就不会放手,遑论休息云云!

    云扬这会能够允许自己睡一个时辰,已经是没有办法的无奈选择——再不睡,自己不是自损根基,就是直接自己累死了啊!

    周遭浓雾氛围依旧。

    云扬倒也没有趁机去搜寻年先生等人。

    一来时机不对,急在一时反而会欲速不达,二来……状态也不可以,现在自己浑身骨头都是软的,实力远远的没有恢复。此刻贸贸然找上人家,也许反而是去给人家送菜了。

    此刻现在大家可是再次站在了同一个水平线,都浑身发软,都提不起半点力气,连大口喘气都是辛苦的……

    可谓正是麻秆儿打狼两头怕的尴尬腻歪局面。

    又过了大约一个半时辰的时间,计灵犀终于睡醒了;轻哼一声,佳人本能地皱起了眉头。只感觉浑身酸痛得都不是自己的,一点点的动作都难恣意。

    但这丫头的反应却是坚强至极。

    就那么忍着,勉力支持地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咬着牙,左右活动;缓缓运功,秀眉一直紧紧的蹙着,却再也不曾吭上一声。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这才终于张口说话:“这一生,还真的是第一次这样子的累。你怎么样?可还好么?”

    云扬眼中心下全是爱怜,还有那种难言的欣赏。

    眼前这个女子,不仅是兰质蕙心,更兼坚强内秀;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妙人。

    自己得如此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我没事。”

    “你说没事不算数,让我看看你的伤。”

    计灵犀站了起来,关切的看着云扬身上,随即眼圈便红了。

    云扬此役固然占尽上风,付出低价却也非轻,战至后期,绿绿的支援只如杯水车薪,身上的伤口,再难迅速平复,此刻足足有四五十道遍布身体,堪称遍体鳞伤,虽然每一道都只是皮肉伤,但是,四五十道血肉淋漓的伤口,却也能让人触目惊心,惊心动魄。

    换做一般人的话,这伤可是足可将人血流干,难以弭平!

    计灵犀极为小心的一点点为云扬处理,将身上所有伤口尽数都处理一遍,并无一处遗漏,云扬身上却看不出多么臃肿,更不显累赘。

    “你这包扎伤口的技术……”云扬自己都感觉到叹为观止:“我真是自愧不如!还真想不到,你居然有这样的妙手本事,端的了得。”

    计灵犀骄傲的一笑,哼了一声,傲娇道:“枉你还以老江湖自居,我辈江湖儿女,那一个不精擅这手雕虫小技。行走江湖,受伤本不是家常便饭?这就惊讶了,本姑娘你不知道的本事,还多着呢。”

    云扬无语的仰起头。

    大姐,您还真是不谦虚,其实您身上那红光护身,早已经百邪辟易,哪里有什么受伤的机会?

    说这句话,您不脸红,我替您脸红行么?!

    “四季楼那边还没有动静么?”计灵犀问道。

    …………

    <今天状态奇差,一天写了一章;酝酿一下,看看明天能不能将这一战直接写完。

    明天若是写不完,后天一定完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