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人心散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东方浩然说的没错。

    西天圣宫与北荒魔宫,两大首脑也都在大发雷霆!

    面对自己和长老们选出来的几位继承人,一脸痛惜,满腹雷霆。

    但是,所有继承人们却都是异口同声的表示,不关我的事!

    西门翻覆当场翻脸,雷霆暴怒连连:“真的不关你们的事吗?或者在你们的认知里,没有开口吩咐,没有当面指使,没有亲自着手,就不管你们的事?!到了你们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还需要那么浅显粗鄙的做法么,你们连一句话都不需要说,只要有一个眼神的暗示,一点面色的变化,就足以促成这所有的事情,你们现在还坚持不关你们的事么?又或者你们以为,你们的做法全无破绽,没有留下任何翔实的证据,我就奈何不得你们么?”

    “你们可知,你们这种做法置整个玄黄,所有人类的安危于何地?天宫这么多年培养这些高手,花费了多少心血?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的一点权欲之心,尽皆消耗在这种最卑劣的争斗之中么?偌多人类顶级修者,没有死在妖族手里,却尽都死在了自己的同胞手中,一位才被公认的人族英雄手上,这是莫大的耻辱与讽刺,更是何等的悲哀!”

    西门翻覆的怒吼震得整个西天圣宫都是为之簌簌发抖。

    可是在他面前的两个儿子两个徒弟都是一脸的问心无愧还有……我很无辜。

    “父亲息怒。”

    “师尊息怒。”

    “我们真的没有做。”

    “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还有北荒魔宫那边,也是一般的情况。

    所有的资格者,候选人,全都拒不承认,北宫琉璃对之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而出来截杀云扬的高阶强者,反而越来越多,杀势不减反增,愈演愈烈……

    然后,所有人,包括三大天宫之主在内的所有人,都生出一个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这云扬,到底哪里去了?怎么好像是在这世界上凭空消失了一般?

    若是伺机隐遁,也未免太会藏了吧?!

    还有,之前那些出发前去截杀云扬的高手,怎地也尽都消失;仿佛从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

    “无论杀人者与被杀者,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帮混蛋都去哪里了?”

    “就算是死了……也要有点痕迹吧,尸体呢?”

    “怎地诡异至此,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三大天宫都有各自的独门手段,来找到自己麾下之人当前身在什么地方,什么位置,即便是死在了哪里也可定位。以便于接引灵魂碎片回归。

    没有任何一家还奢望之前那些前往截杀者还活着,因为留在宫中的命牌都已经破碎,肯定全都死了,陨落了!

    但就算是死了,却又死在哪里了,究竟在什么地方什么位置,又是怎么死的;怎地连灵魂碎片的消息痕迹……都是半点也没有!

    “难不成那云掌门竟然拥有吞噬圣君强者灵魂的手段么?!”

    慢慢的,在云扬可能前往的两条线路上,高手越来越多……

    一条路,自然由东极天宫通往九尊府那边的。

    而另一条路,则是通往北荒魔宫那边的第九尊府。

    而云扬的此番遭遇,随着一些有心人的散布,九尊府与第九尊府方面的人手,也都开始秘密动作,前来接应。

    九尊府,天残十秀中,除了留下平小意与郭暖阳坐镇之外,史无尘等人全部出动,星夜而来。

    而另一边,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亲身出动,一路浩荡前来,所过之处,无限高调。

    别的不说,与云扬汇合,并非是上策;因为那样反而会给人明显的目标,尤其是散布的消息当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出手截杀云扬之人,乃是三大天宫之中的顶级修者,尽都是圣君强者,无论史无尘或者计灵犀纵然修为大进,但对上圣君强者仍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真与云扬相会,只会成为累赘不说,更会造成云扬不必要的负累!

    但是;起码要将声势造出来,传播天下,告诉云扬:我们在什么地方!

    若是你有危险,你有困难,可以往这个方向来。咱们共同面对!

    即便暂时不能汇合,也不可贸然暴露,暗中联系就好,而这中间自有一个可以把握拿捏的度。

    史无尘或者两女都相信,云扬一定能够把握其中这个度!

    一时间,玄黄界虽然表面平静,暗中却是暗潮汹涌,澎湃而起。

    ……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云扬对这一切统统懵然不知,人在地底的他,正自闭关练功,潜心修炼,意欲再进一步。

    而这一次的修炼过程,与之前的所有修炼都大大不同;妖族封天大阵封印仍存,致令他的身体仍旧不能吸收任何的外界灵气,只能依靠体内神识空间自给自足;而这种状况造成的另一个效果就是……云扬在当前的修炼状态之中,外界的灵气全然没有丝毫波动,即便是再高明的能者,也无从察觉。

    这也导致了三大天宫的截杀者当前全然没有任何目标可以寻觅的根本原因。

    ……

    而在云扬晋升圣君的那一刻,九尊府的天运旗却是即时相应,再生异变;整个九尊府地界,瞬时再化灵气海洋,山呼海啸,灵蕴全境。

    那一刻,方圆万里地界之内的所有人尽皆噤声。

    那一天,董齐天立即做出决定,加入九尊府,成为正式的九尊府首席大长老。

    那一天,董齐天肠子都肿了!

    后悔的!

    若是我早加入九尊府,云扬带领门派成功升级中品天运旗,我便能得到一波好处;云扬升级圣尊,九尊府天运旗随之而生异变,我又能得一波好处;及至九尊府被赐予上等宗门天运旗,我还能再得一波好处……

    还有此际,作为九尊府创派之人的云扬晋升圣君,我再得一波好处!!

    如今……这么多的好处发生的时候,我以制造九尊府,从没有离开过,但我他么的全都没赶上!

    甚至还要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加入九尊府,因为我唯恐自己再错过下一波好处。

    但是……已经错过的前面四波……

    董齐天后悔得不行不行了。

    “我的门派早就没了,我到底在等待什么……”

    “老夫分明早就看出来了,云扬绝非池中之物;这九尊府也一定有莫大发展!但是老夫却一直在犹豫,一直在自矜身份……如今可倒好……追悔莫及啊……哎!”

    加入九尊府,肯定是要拜创派祖师爷的。

    可九尊府的创派祖师爷是谁呢?

    除了云扬哪里还有别人?!

    董齐天站在那里,憋屈了半天,死活就是跪不下去。

    特么的!

    老子怎地忘了这一茬。居然还要向这小子下跪磕头!

    但是不拜祖师爷,你就不算是真正加入了九尊府。

    董齐天到最后给自己来了个催眠。

    “我其实就是一个少年…恩,我才十四……其实严格来说,我从被云扬救出来到现在,重新来到这个人间,重获新生才不过三四年……我才三四岁……而且这么算的话,那小子乃是我的再生父母,老子跪他一下能有啥的……没啥的……真没啥的……”

    如此不断地催眠自己,不断地……

    到了到了,董齐天终于加入了九尊府。

    只是他老人家感觉自己的脸,早已经丢到了妖族那边去了。坚持完成仪式后立即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那边潜心修炼,一直到了几个月之后,感觉自己脸上还在发烧。

    太羞耻了!

    太……

    董齐天狠狠的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子:“特么的,老子真不要脸,为了修行连脸都不要了!”

    哎,若是云扬在的话,只需要云扬一句话,本门客卿大长老,就完事儿了,哪里还用跪拜,肯定还得有资源倾斜,随便运用,位同府尊等等等等的好处。

    但是现在……云扬不在,就必须跪拜,才能完成入门之仪。

    董齐天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

    而另一边,更加更加的反了天。

    凤鸣门那边,甘天颜与萍踪月这凤鸣门的两大首脑直接傻了眼。

    所有凤鸣门高层,也都集体的连连跳脚。

    他们费尽心思,从九尊府抢来的弟子们,集体造反了。

    然而他们对于这些弟子的造反,本心竟是认可的,无可厚非的!

    对于那些弟子而言,那实在是不能不造反啊!

    俺们根本没想到你们这边来,你们一个个的又是强迫又是许诺的,把我们骗了过来。

    现在……我们的修为与原来的小伙伴们一比,直接……落后了最少最少四个大层次啊!

    当年大家还都是金玄地玄,纵然有所差距,不过些许,稍微努力一点也就追上了,有些甚至比我们还要差不少……现在可倒好,我们进步到天玄,可人家一个个随便也是尊者圣者,其中进步最快的,已经臻至圣王了,这差距……

    当年大家乃是一群小不点在一起,现在我们还是小不点,但是他们……有些居然已经在江湖上有了字号了!

    当年一起的小兄弟,现在有些已经进入了某些排行榜笑傲风云了……

    当年一起的小姐妹,已经有一大群成了江湖上的仙子了……

    咱们还在这里那啥……

    你们这不是误人子弟啊,你们这是在往死里坑我们啊!

    面对这种情况,萍踪月与甘天颜都是一筹莫展,无可奈何。

    咋整?

    平心而论,这帮弟子的进境幅度,比起在凤鸣门的固有弟子来说,已经是快了好几倍了,天才之名,确凿无误,凤鸣门高层对之尽感欣慰,自己等人彼时的付出尽皆不忘!

    但是,这点进步根本就是赶不上人家九尊府那边,人家那边根本就是几天就升一个阶级啊!

    掌门圣尊了,大家跟着鸡犬升天一次;派门晋升上等宗门,大家再鸡犬升天又一次;现在创派掌门人有晋升圣君了,大家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再次跟着鸡犬升天一次……

    而这些,虽然都顺势而为,但也都是不可复制的,无法重复的特例好么!

    以后,再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福利了!

    因为这些福利,就只能出现在天运旗品阶晋升,以及创派始祖个人成就上面;再怎么也不可能出现云扬跌落境界而然又再攀升这种事吧?

    嗯,就算是那样也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的福利……

    “九尊府……再往上升……就得是九尊殿了吧……”

    甘天颜一阵阵的叹息。

    萍踪月半晌无语,是真的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落落的修为,现在已经赶上我了,跟她交手,我除了还能占点经验老道的便宜,再也没其他方面可以制衡那丫头了……”甘天颜又叹息,眼神有些闪烁。

    萍踪月依旧无言。

    江落落自然不全算是九尊府的人,仍旧抱有凤鸣门大师姐的身份;但是作为开创门派元老的洛大江的媳妇,再怎么说也算是上半个九尊府的人。以至于……她的修为也是跟着蹭蹭蹭的往上涨……

    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已经追平了甘天颜。

    而洛大江等……现在的修为级数赫然已经大大地超过了凤鸣门所有高层。

    这个现实让凤鸣门的一干高层又是憋屈,又是羡慕。

    “当年初临九尊府中品宗门的那会,灵气氛围已经比我们凤鸣门还要浓厚数倍,如今,更加要凌驾十数倍还不止……”

    萍踪月也是唯有叹息再没其他的话说:“这样的宗门,太恐怖了!”

    “咱们现在乃是中品首席,较之上品宗门不过一步之遥……但是……怎地比起九尊府感觉竟是差了这么多,满目尽是寒酸呢?”几位长老小声偷偷地说道。

    甘天颜也是叹口气:“与九尊府一比,感觉我们比下品宗门还要下品宗门,这事儿咋说的……除了让人心塞,再没有其他了。”

    一些常年留守凤鸣门的高层更是一肚子酸味:“你们还心塞?你们再怎么说也能轮流到九尊府来修炼,看你们的修为,那是蹭蹭的进步,已经拉开我们一截好不好,居然还这么酸溜溜的说话,你们都要心塞的话,那我们岂不是不用活了?真要说心塞也是我们心塞好么?”

    面对凤鸣门上上下下的种种情况,萍踪月头大如斗。

    她彻彻底底的感觉到一件事:人心散了,队伍难带了。

    …………

    <热的我浑身都黏了……一天洗四五次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