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5章 为什么不出去过蜜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如果撒迦利亚在新先知会,肯定会很多人设法除掉,可以说,新先知会接手撒迦利亚,固然是有了一样强大的武器,同时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撒迦利亚这个人的智商很高,而且情商也非常的高。”大长老很尴尬的承认:“如果不是我先前轻视了他,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应该对这一次失败负责。”
  
      “我也这么认为,其实以撒迦利亚的能力,完全有资格加入圣杯会。”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撒迦利亚已经叛逃,我们该怎么办……”大长老缓缓摇了摇头:“你那边的免疫方法研究的怎么样了?”
  
      “基本没什么变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在丧尸面前隐身,但效果非常不稳定。”贝洛伯格非常无奈的回答:“事实上,上一次莫德雷德骑士去见撒迦利亚,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因为信息素随时可能失效,当然我没告诉莫德雷德骑士真相。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我们没有办法完全免疫丧尸,撒迦利亚就是我们的威胁。”
  
      大长老听到这话,再度懊悔起来:“撒迦利亚成功隐藏了真实意图,竟然连我都被蒙蔽了,否则我会设法干脆除掉这个人。”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那边的计划应该加快了。”
  
      “干掉莫德雷德骑士?”
  
      “是的。”大长老点了点头:“干掉莫德雷德骑士之后,只要你能成功接管全部势力,加上以赛亚遗留的力量,我们就已经很强大了,至少也可以跟某个圆桌骑士正面抗衡一下。”
  
      “我认为眼下不是很好的时机可以跟圆桌骑士整体开战。”顿了一下,贝洛伯格补充道:“不过,我认同你的提议,我必须对莫德雷德骑士下手了。要知道,莫德雷德骑士也不是等闲之辈,同样有着极高的情商和智商,他可能通过某些痕迹已经开始怀疑我的真实图谋。”
  
      “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还是借刀杀人。”贝洛伯格已经想好了:“就像你对以赛亚那样。”
  
      “借刀苍浩?”
  
      “苍浩和达戈尼特骑士,与莫德雷德骑士之间的矛盾非常大……”贝洛伯格缓缓说了一句:“如果苍浩和达戈尼特骑士可以知道,莫德雷德骑士到底在什么地方,我相信一定会执行斩首行动。”
  
      “这可未必。”
  
      “为什么这么说?”贝洛伯格不明白:“就算苍浩不愿意计较,达戈尼特骑士也不会放过莫德雷德骑士,这两位圆桌骑士勾心斗角这么多年,谁都想彻底把对方消灭。”
  
      “莫德雷德骑士一定想要干掉达戈尼特骑士,但反过来可就未必了。”大长老缓缓摇了摇头:“达戈尼特骑士非常遵循圆桌会议的精神,是巴别塔最重视的维护者,他希望所有圆桌骑士能够团结起来,对世界局势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问题偏偏在于,出现了莫德雷德骑士这个搅局者,达戈尼特骑士虽然非常无奈,但对莫德雷德骑士也没有彻底做绝。事实上通过现在的国际形势可以看出来,达戈尼特骑士如果愿意,可以从经济层面掐死莫德雷德骑士,不过达戈尼特骑士还是留了一些空间,让莫德雷德骑士可以转圜。”
  
      贝洛伯格觉得大长老说得对:“如果不是达戈尼特骑士一直忍让,圆桌会议只怕早就分裂,骑士之间全面内战。”
  
      “就是这个道理,不过我认同你的一个观点,那就是不能由我们自己,来被俘谋杀莫德雷德骑士的罪名。”大长老意味深长的告诉贝洛伯格:“我相信达戈尼特骑士,并不想杀了莫德雷德骑士,但外界并不这么认为。如果莫德雷德骑士被杀,外界一定会怀疑达戈尼特骑士,我们可以适当制造一些证据,把罪名给达戈尼特骑士坐实。”
  
      “那么我们就需要充分筹划一下。”
  
      “可以。”大长老点了点头:“反正我们不缺时间。”
  
      贝洛伯格突然想起一件事:“哦,对了,你最近见过阿尔伯特吗?”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也没什么联系……”大长老摇了摇头:“阿尔伯特跟我们的关系一向比较疏远。”
  
      “我也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你怎么突然想起他?”
  
      “他是犹太人。”贝洛伯格一字一顿的提醒道:“我们策划针对先知会的阴谋,如果他知道了,很难说会有什么反应。”
  
      “我们进行的这些计划,一直都背着阿尔伯特,他一开始就没有参与进来。”
  
      贝洛伯格问了一句:“如果他从其他渠道获知了这些计划呢?”
  
      “阿尔伯特是在米国长大的,据我所知他的家乡,远离犹太聚居区,而他好像也不信奉犹太教。”大长老摇了摇头:“我觉得他对犹太民族应该没有什么归属感。”
  
      “这是你认为而已,不等于是事实。”
  
      “这个吗……”大长老有些犹疑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对阿尔伯特并不了解,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又会做些什么。”
  
      “我认为要全面打探一下阿尔伯特的行踪。”
  
      “然后呢?”
  
      “如果他背叛了圣杯会……”贝洛伯格阴冷的一笑:“我们就送他去见自己的上帝吧!”
  
      大长老点头表示认同:“这个可以。”
  
      大长老和贝洛伯格这边密议不提,再说先知会那边,一转眼,过去两天时间。
  
      在这两天里,底波拉一直在先知会正常上班处理工作,按说底波拉有婚假,但底波拉根本不享受婚假。
  
      早晨,弥迦过来送两份材料,顺便跟底波拉闲聊了几句:“为什么不出去过蜜月?”
  
      “工作这么忙,我哪有时间。”
  
      “但结婚毕竟是人生大事,而且大家都希望,只有一次。”弥迦笑了笑:“我认为应该好好享受一下。”
  
      “没什么可享受的。”底波拉一边处理文件,一边对弥迦说道:“我的这一次婚姻,并不是爱情的结晶,而是出于商业和政治利益的联姻,对我来说只要完成这次婚姻就可以了,我让我出去度蜜月也没有心情。”
  
      弥迦叹了一口气:“难道你不喜欢苍浩吗?”
  
      “虽然我很喜欢,但我希望婚姻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既然婚都已经结了,底波拉索性也就不隐瞒,自己确实喜欢苍浩:“婚姻不应该是被强迫安排的结果。”
  
      “我知道你不太情愿接受这次婚姻,不过华夏人有一句很有道理既来之,则安之。”弥迦意味深长的告诉底波拉:“既然已经结婚了,还是应该好好经营的,让家庭生活变得幸福,这也是大家愿意看到的。如果你总是这种愤愤的态度,我非常担心这段婚姻还能维持多久,底波拉先知可没有离婚的传统,我不希望你成为第一个离婚的底波拉。”
  
      “你放心好了。”底波拉长呼了一口气:“你们都已经把我嫁给苍浩,如果我不能把婚姻维系下去,那么你们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我希望你好好经营这段婚姻。”弥迦语重心长:“本来你跟苍浩就有感情基础,最好把感情进一步升华,建立一个幸福感满满的家庭,这对你自己以及整个先知会的未来,都有莫大的助益。”
  
      底波拉深深看了一眼弥迦,觉得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我会尝试的。“
  
      就在这个时候,底波拉案头的电话响起,底波拉随手接起来:“你好。”
  
      “你好,底波拉先知……”电话里传来阿尔伯特的声音:“首先我要对你新婚表示由衷的祝贺。”
  
      弥迦见底波拉通电话,非常知趣的站起身,准备要出去了:“你先忙。”
  
      底波拉急忙招呼弥迦:“你等一下。”
  
      弥迦问了一句:“怎么了?”
  
      底波拉捂住听筒,告诉弥迦:“是阿尔伯特。”
  
      弥迦立即坐回来,认真看着底波拉。
  
      底波拉对阿尔伯特说道:“你好像有些日子没跟我们联系了。”
  
      “你们忙于准备婚事,而我这边也有很多工作需要安排……”阿尔伯特缓缓提出:“现在我已经忙过,我们可以见一面。”
  
      底波拉急忙问:“你要跟我们见面吗?”
  
      “当然。”阿尔伯特轻轻一笑:“我就是一个普通犹太人,虽然作为一个科学家还是很出色的,但我这个人并不神秘,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地方。事实上,一直以来我都对先知会有兴趣,因为你们为犹太民族做出巨大而且了不起的贡献,只是过去我们没什么机会接触,而现在机会来了。”
  
      “我们怎么见面?”
  
      “我就在先知会外面。”阿尔伯特告诉底波拉:“二十分钟之后,我将会进门,你告诉雅各战士,给阿尔伯特放行就好。”
  
      底波拉点了点头:“知道了。”
  
      “一会见。”阿尔伯特说罢,挂断了电话。
  
      底波拉立即给门卫打去电话,告诉说如果有一个人自称阿尔伯特,就直接带来见自己。
  
      等到放下门卫的电话,底波拉才告诉弥迦:“阿尔伯特我要见我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