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上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两位请坐。”
  
  等那位冯经理走了以后,周耀光抬手,示意凌云和曾盈盈随便坐,然后微微一笑:“事情太急,因此只能请两位来这里坐一会儿,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啦。”
  
  凌云知道周耀光说的事情太急是什么意思,那是怕他们继续赌下去,再赢一把过亿的,或者也怕他们直接结算拿着钱离开金沙。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件事自然会成为所有赌客口中的谈资,但金沙赌场却会沦为同行眼中的笑柄,一亿事小,面子事大。
  
  周耀光亲自上前,关好了贵宾厅的房门,转身问道:“不知两位想喝点儿什么?”
  
  这是一个单独的贵宾厅,房间很大,确实十分奢华,要不是那一张显眼的赌桌摆在这里,这里更像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客厅,一切应有尽有。
  
  既然连发牌的荷官都没有,凌云和曾盈盈自然不会坐在赌桌旁,两人并排坐在了供客人休息用的沙发上。
  
  凌云笑道:“不用了,周老板不妨有话直说就是。”
  
  “痛快!”
  
  周耀光坐到了两人对面,目视两人,还是先看了看曾盈盈,但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凌云的脸上。
  
  “鄙人周耀光,其实并不是金沙酒店的真正老板,但这个赌场,有我的一点儿小小的股份,所以算得上是这里的话事人。”
  
  周耀光说的是普通话,却十分蹩脚,带着很浓很浓的港腔,但好在凌云能够听懂。
  
  曾盈盈扭过头,凑到凌云耳边轻轻说道:“他是当地人,也就是濠江的地头蛇。”
  
  凌云心中了然,随意点了点头:“幸会。”
  
  对凌云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看在对方还算懂事的份儿上。
  
  周耀光一下子就卡在那里了。
  
  按照套路,我自报家门以后,你好歹也应该说一下自己的名字啊,就说一个幸会算什么意思?
  
  曾盈盈不想把事情搞太僵,于是赶紧做了介绍:“周老板,这是我男朋友,叫林天,他话少。”
  
  “原来是林先生,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幸会幸会。”
  
  周耀光是场面上的人,知道曾盈盈给他台阶下,立即换上了一副笑容,做出热情的样子。
  
  “林先生是大陆来的?”
  
  “不错。”
  
  “如果周某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是第一次来濠江吧?”
  
  “嗯。”
  
  “可是,据我所知,林先生好像没有办理出关手续?”
  
  听到这里,凌云终于抬了抬眼皮,心说这濠江的赌场,果然神通广大,这都能查得到。
  
  “对。”
  
  凌云当然没办出关手续,他是从海上直接飞来的。
  
  “那……”
  
  周耀光就说不下去了,大陆来的,又没有办理任何出关手续,那就等于是偷渡了。
  
  “对。”
  
  凌云似笑非笑:“不行吗?”
  
  周耀光赶紧摆手:“林先生千万不要多想,我们濠江人不在乎这些的。”
  
  “那你一上来就打听我的身份,是几个意思?”
  
  “哎呀,林先生误会啦,我是觉得您既然是曾小姐的男朋友,却又这么面生,想多多了解您一下,跟您交个朋友啦!”
  
  “哦,我还以为你想找人把我给抓起来呢。”
  
  “林先生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如果是那样的话,刚才我为什么还要给您安排套房咧?”
  
  凌云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连消带打,就把周耀光逼的乱了方寸,赶紧解释,然后又苦笑着对曾盈盈说道:“曾小姐,您这位男朋友,虽然话很少,可说话真是厉害!”
  
  “是。”
  
  曾盈盈仿佛也被凌云传染了,有样学样,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
  
  说完之后,就连曾盈盈也不得不承认,这种装逼的感觉确实挺爽的。
  
  “周老板,我劝你还是有话直说吧。”
  
  曾盈盈今天是来玩儿的,可不是来这里聊闲天儿的,她见周耀光一阵东拉西扯,也有些不耐烦了。
  
  “好!”
  
  周耀光也知道自己问太多,引得人家不高兴了,于是立即转了话锋。
  
  “曾小姐,虽然我知道开赌场的,就不能怕客人赢钱,可我们开赌场,说到底也不过是做生意罢了,您的父亲又是我们赌行里的顶级高手,料想我们赌行里的一些秘而不宣的规矩,他也都懂,也都跟您讲过了,您这样突然过来拿走我们一个亿,恐是有点儿过分了吧?”
  
  周耀光语速很快,确实是开门见山,一口气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完了。
  
  你别说,周耀光说完这些,曾盈盈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因为对方现在讲的不是赌客和赌场之间输赢的事,而是在拿赌行的规矩说事,曾盈盈的父亲既然号称赌神,那肯定是赌行里的大佬,他虽然隐居京城,但如果来赌城的话,身份比周耀光还要高,曾盈盈作为曾六指的女儿,今天钱是赢了,却算是破了行规。
  
  周耀光这番话,等于抓住了曾盈盈的要害。
  
  就在曾盈盈心念电转,想着怎么应对的时候,凌云忽然漫不经心的挠了挠头发,扭过头问道:“盈盈,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嗯,意思就是,我们今天赢的有点儿多了,说我破了行规……”
  
  “哦。”
  
  凌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周耀光灿烂一笑:“周老板,输不起啊?”
  
  周耀光没想到凌云会这么直接,他尬了一下,紧接说道:“也不是输不起,只是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总要讲一点儿江湖规矩……”
  
  “屁的江湖规矩,我来赌场就是来赢钱的,不来赢钱,难道要给你们赌场送钱啊?”
  
  凌云冷笑,一点儿都不客气:“再说了,牌是你家的,发牌的荷官也是你家的,我们从头到尾连牌都没碰过,更没有出老千,现在我们赢了,你不但不让我们走,还跟我扯什么行规……这不是输不起是什么?”
  
  “林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我当然知道两位是没有出老千的啦。”
  
  周耀光差点儿没被凌云给噎死,他有些急了,赶忙解释道:“但是大家都在道上混,总要互相给一点儿面子的啦……”
  
  “哼哼!”
  
  凌云依旧冷笑:“我想周老板既然开赌场,一定听过这么一句话,叫做赌场无父子。”
  
  “连父子情分都不讲,还讲什么面子啊?”
  
  “我再反问你一句话,如果今天我们在你赌场里输上一个亿,我让你讲讲面子,把输的钱还给我,你给不给?”
  
  “呃……”
  
  周耀光被彻底问住了,喃喃道:“那样当然是不行的啦……”
  
  “哈哈哈哈……”
  
  凌云听完放声大笑:“说来说去,你们的规矩是双重标准呗,你们赢了就讲赌场规矩,我们赢了就讲赌行规矩,总之就一句话,只能你们赚钱,我们只能输,是不是啊?”
  
  周耀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话音转冷:“林先生,你可以问一问曾小姐,我周某人在濠江混迹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输了不认账的时候,我刚才说那些,并不是不让你们带钱走。”
  
  凌云往沙发里一躺,好整以暇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跟曾小姐讲清楚,以她的身份,不应该这么玩儿,更不应该不顾她父亲的江湖地位,这么破坏赌行规矩。”
  
  “呵呵……”
  
  凌云气笑了:“就是说,如果她今天带着这些钱走,就是给她父亲脸上抹黑了呗?”
  
  周耀光:“我可没有这么说。”
  
  “掩饰没意思,那我就明白告诉你,今天这件事,跟盈盈无关,是我手痒了,想来赌场试试手气,我可不是赌行的人,你们那些破烂规矩,我也不懂,更不想懂!”
  
  周耀光:“……”
  
  凌云说出这话,他可就不能再拿曾六指的身份,和赌行的规矩来说事了。
  
  “林先生不要生气嘛,大家和气生财。”
  
  周耀光沉吟一番,又换上了一副笑脸,目光却明灭不定:“我看林先生的意思,还有您那种下注的方式,似乎对自己的运气很有信心?”
  
  凌云听了暗笑,心说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扯扯那么多,还不是想把钱再赢回去?
  
  “马马虎虎吧,我觉得自己手气挺好,还能赢个一两把……”
  
  “说来也巧,就在今天晚上,我们这里恰好有一个赌局。”
  
  周耀光抬手一指那张赌桌:“不知道林先生有没有兴趣参加呢?”
  
  这才是他刚才给两人开套房的目的,赌场输掉的钱,自然也要通过赌局赢回去。
  
  凌云故作沉吟:“那得看我有没有时间……”
  
  “林先生如果不敢的话,周某人绝不勉强。”
  
  周耀光冷笑,指着赌桌上的筹码盒:“两位请自便。”
  
  “不敢?!”
  
  凌云凛然起身:“你骂我呢?说吧,晚上几点?”
  
  周耀光见凌云终于上套了,心说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他不动声色:“晚上十点,准时开始。”
  
  “赌什么?”
  
  周耀光真的不知道,此刻凌云心里想的也是,终于上套了。
  
  “本来定的是国际上最为流行的扑克,但如果林先生不喜欢的话,可以任你挑选。”
  
  “不用了,那就玩儿扑克吧。”
  
  “林先生,我们是一亿筹码上桌,如果林先生不够,我可以做主,给林先生垫付一千万。”
  
  凌云暗笑:“那就多谢了。”
  
  周耀光:“……”
  
  他以为话说到这种地步,凌云一定会自己凑够一亿,不可能让他垫付,没想到人家二话不说就要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
  
  凌云点头:“定了。”
  
  周耀光满意而笑:“既然如此,那我安排人先送两位去套房休息,养精蓄锐,然后晚上大杀四方!”
  
  “回见。”
  
  凌云伸手拽起曾盈盈,直接出门。
  
  “两位的筹码……”
  
  凌云头也不回,潇洒一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放在这里就是,我相信一定丢不了。”
  
  .。m.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