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荷兰画派的挽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离开托尼的画廊,沿着拱形柱廊向前走了大约十几米之后,大卫再也忍耐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凑到叶天身边低声问道:
  
      “斯蒂文,那幅巴洛克风格的风景油画,到底是哪位艺术大师的作品?究竟价值几何?一幅价值六万欧元的艺术品,我相信还不足以打动你这家伙。
  
      你既然毫不犹豫地出手拿下了那幅油画、并且用一幅写实主义风景画打掩护,那么我基本可以肯定,那幅巴洛克风格的油画必定是一件顶级艺术品!
  
      现在咱们已经离开托尼的画廊,也不用担心泄密了,快给大家说说那幅巴洛克风格风景油画的情况吧,我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随着大卫的这番话,杰森他们全都看向了叶天,期待着他的回答。
  
      叶天扫视了一下这些家伙,然后微笑着低声说道:
  
      “你们猜的没错,那幅巴洛克风格的风景油画,的确出自一位著名艺术大师之手,而且背后隐藏着一段非常精彩、却令人伤悲的故事。
  
      我可以给大家说说我的鉴定结论,但不能在这里,别忘了,咱们后面跟着不少意大利文物宪兵呢,这幅画作的情况必须瞒着那些家伙。
  
      如果让那些家伙知道,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以意大利针对顶级古董艺术品的政策,谁也别想带着这幅画作离开意大利!
  
      咱们去柱廊外面的广场吧,每个人都打开防弹雨伞,挡住那些意大利文物宪兵的视线,然后我再给大家介绍这幅巴洛克风格的风景画!”
  
      听到这话,大卫和杰森他们全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随后,叶天就带着这些家伙走出柱廊、重新走进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
  
      紧接着,他们每个人都打开手中的防弹雨伞,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然后漫步向前走去,似乎很迷恋这种雪中漫步的感觉。
  
      做好掩护之后,叶天这才开始讲解刚刚收入囊中的那幅巴洛克风格画作。
  
      “画廊老板托尼刚才说过,他认为这幅巴洛克风格的风景画创作于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出自一位不知名、但绘画技艺高超的艺术家之手。
  
      而且他认为这幅画作表现出的画风,看上去很像艺术大师伦勃朗,却又似是而非,在明暗光线的运用上,这位画家明显要比伦勃朗偏激很多。
  
      具体表现在画作上,这幅画作似乎没有伦勃朗作品惯有的那种稳定与庄重的感觉,主题反而非常晦暗,带给人一种悲怆、甚至绝望的感觉。
  
      再加上这幅画作没有作者签名、没有标记创作的具体年代,基于这些原因,托尼才认为这幅画作并非伦勃朗的作品,而是出自一位不知名画家。
  
      但是,托尼只看到了表面,并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所以他的鉴定完全错误,我敢肯定,这幅巴洛克风格的油画,绝对是伦勃朗的真迹。
  
      据我判断,伦勃朗创作这幅画作的年代,应该是1642年到1650年之间,画作所表现的主题,在伦勃朗的其它画作上从未出现过,独一无二。
  
      在西方艺术史上,这幅画作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价值不可估量,其价值甚至不低于伦勃朗最著名的代表作、那幅被视为无价之宝的《夜巡》!”
  
      话音未落,大卫他们立刻低声惊呼了起来。
  
      “我就知道!斯蒂文,你这家伙绝不会无的放矢,将一件价值六万欧元的艺术品放在眼中,果不其然吧!这幅画作果然是一件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
  
      “天呐!价值堪比号称无价之宝的伦勃朗代表作,《夜巡》,我没有听错吧?岂不是说,这幅巴洛克风格的画作,至少也价值几亿美元,这太惊人了!”
  
      惊呼声此起彼伏地不停响起,大家都被叶天给出的鉴定结论彻底震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
  
      好在大家都已打开防弹雨伞,挡住了周围看过来的视线,再加上守在外围的大批安保人员,根本不用担心泄密。
  
      如若不然,那些意大利文物宪兵一旦看到他们夸张的表情,恐怕立刻就能猜到,这幅画作绝对是一件顶级艺术品,那就麻烦了!
  
      一番惊呼之后,大卫又好奇地低声问道:
  
      “斯蒂文,我还是不太明白,这幅画作表现出的画风,为什么透着一股绝望的感觉?伦勃朗的作品我也欣赏过不少,其它作品根本没有这种情况”
  
      叶天转头看了看这家伙,然后微笑着低声说道:
  
      “没错,伦勃朗的其它所有画作上,都看不到这种情况,明暗光线的运用更加协调,在那些画作上,人们似乎能从黑暗中看到光明。
  
      但在这幅画作上,人们眼中只有无尽的黑暗、只有悲怆与绝望,之所以会这样,当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这就要从那幅被称为无价之宝的《夜巡》说起了,众所周知,那幅画作是阿姆斯特丹的十六位保安射手向伦勃朗定制的一幅群像。
  
      但是,当伦勃朗呕心沥血地完成那幅旷世之作后,那十六位粗鄙的保安射手却非常不满意,认为伦勃朗没有把他们的地位摆平均。
  
      他们根本不懂伦勃朗独步天下的光暗对比艺术表现手法,反而认为画中人物的明暗、大小都不相同,是对他们其中某些人的侮辱。
  
      那些蠢货保安枪手不仅拒绝接受那幅画作,反而将伦勃朗告上了法庭,这件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整个阿姆斯特丹都在嘲笑伦勃朗。
  
      当时甚至有人恶毒无比地诅咒伦勃朗,说他将注定要面对无人买画的绝境,贫苦余生,即便死了,也会像一个乞丐一般被埋葬!
  
      因为这件事,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找伦勃朗来画集体肖像了,再加上他妻子几个兄弟的挥霍无度,伦勃朗的生活境遇开始急转直下。
  
      但谁能想到,一百多年后,阿姆斯特丹人才发现,全世界都将伦勃朗视为最顶级的艺术大师,地位丝毫不逊于文艺复兴诸位艺术巨匠!
  
      至于那幅引来无数嘲笑、被十六位阿姆斯特丹保安射手拒绝接受的旷世之作,《夜巡》,却成为了荷兰的国之重宝,被誉为无价之宝!”
  
      听到这里,大卫和杰森他们都轻轻点了点头,对于那幅著名的无价之宝《夜巡》、及其背后的故事,他们多少也有些了解!
  
      点头的同时,大家也暗自唏嘘不已。
  
      什么叫明珠暗投,这就是再完美不过的例子。
  
      稍顿一下,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正是在那段被无数人嘲笑的日子里,伦勃朗又遭遇了另外一次重度打击,他的妻子生下最后一个儿子泰塔斯之后不久,就不幸去世了!
  
      伦勃朗和妻子共有四个孩子,但只有泰塔斯活了下来,其余全都夭折了,为照顾这个幼小的儿子,他请了一个没有文化的年轻村妇来做保姆。
  
      这个村妇名叫韩德瑞克,来到伦勃朗家后不久,这位年轻村妇就成为了伦勃朗的情妇,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这在当时并不为人们所接受。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阿姆斯特丹都彻底兴奋了,人们认为他们的感情是一个丑闻、是一种通jian,当地教会甚至正式谴责为‘罪恶的生活’
  
      在当时,阿姆斯特丹整个小市民阶层都陷入了一个有机会对高贵的灵魂泼脏水的兴奋境地,每个人都在看好戏、每个人都在嘲笑伦勃朗。
  
      当地加尔文教派的牧师,也开始谴责伦勃朗的情人韩德瑞克,这又引发了另外一场更加猛烈的风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请伦勃朗作画了。
  
      接下来,只有各种债主开始上门讨债,伦勃朗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顿了,而且这种困顿一直贯穿了伦勃朗的余生,再也没有任何改善。
  
      在伦勃朗晚年时期,他的一幅画作甚至只能卖一百荷币,从此,一个高贵的灵魂就此沉沦,一度辉煌的荷兰画派也就此开始没落。
  
      据我判断,今天发现的这幅巴洛克风格风景画,应该创作于伦勃朗被群起而攻之、被所有人嘲笑的那个年代,而且仅此一幅。
  
      那个时期的伦勃朗,生活没有任何希望,只有无尽的黑暗、整个人都被绝望彻底笼罩了,所有这一切,都表现在了这幅画作里!
  
      我之所以说,这幅风景油画的价值不低于《夜巡》,是因为它代表了伦勃朗生活中最黑暗的那个时期、代表了一个高贵灵魂的沉沦!
  
      它还是荷兰画派就此没落的开端和标志,在艺术史上的地位独一无二,它所表现出的悲怆与绝望,可以看作是荷兰画派的挽歌!
  
      当然,这些鉴定结论还需要证据支持,但我相信,在这幅独一无二的伦勃朗作品上,一定能找到更多证据,支持我的鉴定结论!”
  
      说到最后这几句时,叶天的语气无比坚定,也充满自信。
  
      他心里当然清楚,这幅画作上隐藏着什么秘密,是否能证明自己的鉴定结论、并证明这幅画作的巨大价值。
  
      此时的大卫他们,全都听得入了迷,一个个如痴如醉的,频频点头不已。
  
      对于叶天给出的鉴定结论,他们哪有半点怀疑!
  
      毫无疑问,这幅巴洛克风格的风景油画,必定是伦勃朗的真迹,又一件毫无疑问的无价之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