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9章 不一样的戛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谁都知道戛戛如今的情况是不对的,那一双赤红的眼睛,可不像是正常的时候。
  可是,即使这样,谁也不敢先动手对戛戛做什么!谁都在期待着戛戛能比他们想象中更好一些!
  “小言!”禘墨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戛戛那样子,忍不住朝着纪小言喊了一声,似乎是示意了纪小言赶紧过去,他有话说。
  可是纪小言才闻声往去,便看着戛戛似乎也是听到了禘墨的声音,歪了歪头,那双赤红的眼睛已经朝着纪小言的方向寻了过来,然后瞪的大大的看着她了。
  “纪城主大人!”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看见这情况,顿时忍不住也有些紧张了!这要是戛戛直接攻击了纪小言,那可要怎么办啊?
  “没事的,不用担心!”纪小言看着那些亚神族原住民们的表情,只能安慰地对着他们说了一句,自己也不敢多动,只能那么与戛戛对视着,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了!她可真不希望自己这下一次的复活,是戛戛做的!想想看啊,这要是戛戛攻击了她,那么她身边的那么多的亚神族的原住民们,清城的守卫们,不是也得遭殃吗?
  一想到这些,纪小言顿时便忍不住咽了咽,望着戛戛,看着它也没有要做什么的样子,这才缓缓地朝着一旁微微动了一下。可是,就在纪小言刚动的时候,戛戛那双赤红的眼睛却也是跟着动了的!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戛戛就是盯着她的啊!
  这一下,所有人的人都更紧张了起来。
  禘墨也是有些懊恼了起来。他本意是想让纪小言过去与他们待在一起,万一要是有点什么事情,好歹他们那么多人还能保护她,比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要靠谱的多不是?可是禘墨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纪小言没有叫过去,却是让她成为了戛戛如今盯着的重点目标了!
  这反而是让纪小言成为了靶子啊!
  “都是你!”弗里斯曼也是瞧见了这情况,顿时忍不住小声地对着禘墨说道:“你说你刚刚做什么要吸引了戛戛的注意力啊?没瞧见戛戛现在这情况都很危险了吗?你还刺激它!”
  “我也没有想到啊!”禘墨也是一脸的欲哭无泪,满脸愧疚地回了弗里斯曼一句。
  “我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呢!”贝萨大人却是皱了皱眉头,朝着戛戛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纪小言,这才低声对着禘墨与弗里斯曼说道:“刚刚是禘墨开口叫的小言,可是小言也没有回答啊!就算是要吸引了戛戛的注意力,这戛戛也应该是看向我们这边,盯着说话的禘墨的啊!可是为什么现在的戛戛却是一直都盯着小言的?”
  “贝萨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弗里斯曼与禘墨一听贝萨大人的这话,却是都愣住了,忍不住惊讶地望向了贝萨大人。
  “贝萨大人,您这话的意思不会是说,戛戛这个状态,还认识小言吧?”禘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吃惊无比地望向了贝萨大人,对着他问了一句,看着贝萨大人确信的目光,禘墨却是毫不犹豫地皱起了眉头来,对着贝萨大人说道:“这不可能的!贝萨大人,这怎么可能啊!戛戛只要是红着眼睛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是它发疯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戛戛可是什么都不会记得的!它怎么可能还记得小言?”
  “如果不记得纪城主,那么禘墨你说说看,戛戛现在这样子是为什么呢?”贝萨大人却是认真地看着禘墨,对着他说道:“说话,发出声音的人是你!这情况,换做是任何一只怪物来,盯住的人都应该是你,对吧?可是为什么戛戛却是在你发出声音,冲着纪城主喊了之后,反而是盯着纪城主呢?纪城主可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的!”
  “兴许,兴许是因为小言刚刚动了一下啊!”禘墨想了想,却是对着贝萨大人说道:“说不一定戛戛就是只注意哪些会动的人啊!我刚刚叫小言的时候,戛戛并没有注意到我,也没有看见我动,它听到声音之后转过来就只看见了小言在朝着我们这边看过去,自然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小言的身上了啊!弗里斯曼,你说我说的这个情况,是不是也挺有道理的?”
  弗里斯曼却是看了看禘墨,然后又看了看贝萨大人,想了想后摇头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啊!我又不是戛戛!不过,禘墨,如果要求证的话,很简单的啊!我们动几下,要是戛戛也看过来了的话,那不就是你说的那种情况了吗?”
  禘墨闻言,顿时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望向了贝萨大人。
  “随你们!”贝萨大人倒是一脸的无所谓,直接点了点头,对着禘墨和弗里斯曼说道:“反正戛戛要是攻击的话,我们就把它困住就行了!”
  “好!”弗里斯曼倒是干脆无比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向了禘墨。
  “那就试试好了!”禘墨也是一点都不怕事的,直接便笑了笑,捋了捋袖子,双手叉腰后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便朝着戛戛喊了起来:“戛戛,看过来!”
  戛戛没有动。
  禘墨可不甘心,直接又蹦又跳了起来,挥舞着双手想要吸引了戛戛的目光过去,可是戛戛依旧没有任何要送的意思。
  “禘墨,你这是要做什么啊!”纪小言瞧见禘墨这情况,顿时忍不住有些担心地着急了起来,赶紧朝着他们喊道:“你们这要是把戛戛给惹怒了怎么办啊?”
  “可是小言,戛戛这根本不动啊!它为什么就盯着你啊!”禘墨一脸的郁闷与不甘,忍不住朝着纪小言喊道:“我们想要让它看过来,它都没反应啊!”
  “戛戛是不是睡着了?”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瞧见这情况,也是忍不住有些期待地喊了起来:“你们看,戛戛真的一点都没有要动的意思啊!”
  “你见过戛戛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睡觉的?”有亚神族的原住民们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试探般地也动了动身子,看着戛戛也是全然没有要看向他们的意思,想了想,倒是对着纪小言建议了起来。
  “要不然,纪城主大人您再试试看?”
  纪小言看着所有人都望向自己的样子,这才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往一旁挪了一步,果然瞧见戛戛的眼睛又跟着自己动了一下。
  “是跟着小言你的!戛戛就是跟着小言你的!”禘墨一瞧见这情况,顿时忍不住大叫了起来,霎那间就如同是确认了他们所有人的安全,然后大松了一口气,对着纪小言喊了起来:“小言,戛戛这是还记得你呢!”
  “我知道了!”纪小言此刻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的,只能扯了扯嘴角,一脸无奈地对着禘墨等人说道:“我现在可不觉得戛戛这样盯着我,是什么好事!”
  “纪城主,要不然你试试,能不能把戛戛带着去传送阵?”贝萨大人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对着纪小言建议道。
  “带着戛戛去传送阵?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吧?”纪小言听到贝萨大人的这话,却是一愣,然后无奈至极地对着贝萨大人说道:“我现在还在担心,我这要是一动的话,这戛戛就立刻攻击我怎么办啊?要不然,你们都先挪开?”
  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听到纪小言的这话,却是坚定无比地对着纪小言摇头说道:“那怎么行啊!纪城主大人!戛戛可是我们亚神族的玛犷砂兽,它这要是攻击纪城主您的话,我们亚神族是责无旁贷地要保护您的,可不能让您有事啊!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亚神族怎么能离开?”
  “城主大人,我们也是不会离开的!”哪些清城的守卫们一听纪小言的这话,也是立刻高声喊了起来,倒是又朝着纪小言的方向挪了两步,倒有种要与她同生共死的感觉来。
  这让纪小言顿时更为地无奈了起来。
  “你们这样没有意义啊!你们这要是死掉了,可是都需要送到复生门去的!到时候,且不是浪费资源吗?”
  “我们不用复活的!”那些清城的守卫们听到纪小言的这话,却是立刻便高声说道:“保护城主大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为此付出生命也是理所当然的!城主大人不用担心我们,就算是我们死掉了,也不用浪费清城的资源送我们的复活的!为了城主大人牺牲,为了清城牺牲,是我们心甘情愿的!”
  纪小言这番话,说不上是该感动还是该郁闷,看着身旁那个个都英勇无比的清城的守卫,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至于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倒是不敢学着那些清城的守卫们说这样的话了,他们的性命是亚神族的,这要是真要牺牲,也是得为了他们亚神族才行啊!戛戛真的攻击了纪小言,他们为了保护纪小言而死掉,那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让他们说出什么,死掉了之后不愿意复活之类的话,他们可是说不出口的!
  他们的性命,也是很在重要的啊!
  纪小言倒是也没有要让亚神族表态的意思,只是在盯着戛戛看了几眼后,这才对着众人说道:“我觉得你们还是都离我远点好些。戛戛本来就不是什么敌人,它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你们也不能攻击了它!我这情况,你们都是知道的,死掉一次也没有什么关系,顶多也就是麻烦一点,要从复活传送阵上走出来而已!你们可不值得为我这样一次生命而付出!”
  “可是您是我们的城主大人啊!”那些清城的守卫们却是态度坚持地对着纪小言喊道,“保护城主大人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怎么能因为城主大人您能复活,就不保护您呢?”
  纪小言张了张嘴,倒是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这些清城的守卫们是有自己的责任与任务的,如果说他们连自己的城主大人都不保护了,那他们还能作为清城的守卫们存在吗?如果没有了存在的意义,那么他们还能成为这清城的守卫吗?
  纪小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了下也不再劝那些清城的守卫们,而是望向了戛戛,朝着它喊了起来:“戛戛!”
  所有人此刻都在听到纪小言的声音之后,望向了戛戛,就担心这一喊,戛戛就会做点什么。可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纪小言的声音刚落,戛戛那赤红的眼珠子却是真的动了动,似乎是在确认纪小言的声音一般,然后在纪小言喊的第二声时,戛戛的脑袋便机械般地朝着纪小言的方向凑了一点。
  “小言!戛戛能听见你的声音!”禘墨忍不住有些兴奋地朝着纪小言喊了一句,然后激动地说道:“看这样子,戛戛似乎是记得小言你的啊!”
  “最重要的是,戛戛没有要攻击小言的意思!”弗里斯曼也是一脸的兴奋之色,赶紧对着纪小言喊道:“小言,你试试看,能不能让戛戛做点什么!这要是戛戛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也能听你的话,那以后这情况可就简单多了!”
  “哪里有那么容易啊!”禘墨却是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对着弗里斯曼说道:“戛戛这状态还能听话,你这简直是异想天开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弗里斯曼却是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对着禘墨说道:“你看小言叫它,戛戛都动了,它万一要是真能听吩咐的话,有什么不可能的?如今戛戛这情况,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啊!你看以前戛戛红眼睛的时候,什么时候能和现在一样?”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禘墨却是皱着眉头,对着弗里斯曼说道:“戛戛这样子本就不正常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爆发了!”
  纪小言可听不进弗里斯曼与禘墨的争执,她此刻全身心都放在了戛戛的身上,看着它那变的巨大的脑袋,想了想,又喊了一声,看着戛戛再次用头靠近她之后,纪小言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个大胆的想法来,朝着戛戛喊道:“戛戛,你能往我这里走一步吗?小心些,不要伤到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