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9章 选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周舒立定后,立时吞入数百仙石,将散乱的舒之力聚集起来。
  
      道塔再度成形。
  
      其实周舒知道,面对强敌,他能依赖的不是道塔,只能是仙器无痕,以及炼妖壶。
  
      刚才他就不得已用出了炼力诀,不然他也不能肯定,一定能将余力消解掉。
  
      仙器里的法则之力堪比真仙之力,炼妖壶依靠诸天根本法则能量法则能够以弱胜强,而他的道之力还做不到,而他之所以这样去做,是为了掩饰。
  
      轩辕剑横飞过来,挡在周舒身前。
  
      “你不行。”
  
      周舒伸手拨开,摇了摇头。
  
      剑老颇显沮丧,但也只能退开。
  
      周舒到底有仙器,勉力能和真仙一战,而神器轩辕剑还没有通透生死法则,至多也就是散仙修为,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一旦被真仙打散,后果不堪。
  
      那腐尸还站在山丘上,动都没有动过,周舒这才注意到,之前扑过来的那一击,竟是腐尸施放出的一道幻影所为。
  
      影随心动,兼具真仙之力,这等法诀,已是仙法。
  
      周舒暗暗摇头,缓缓往后退去。
  
      他清楚,腐尸根本就不用追,站在原地就能攻击到自己,而自己却无法反击,只能被动挨打。
  
      无论修为还是法诀,差异都太大了。
  
      可以肯定,这一战必败,他拿腐尸是没办法了,能够逃出去就是万幸。
  
      退了好一阵,那腐尸只是立在那里,并没有过来,也没有利用幻影来追击,远远的看着周舒,眼中的幽光时明时灭,像是一盏灯。
  
      等到周舒退出了数里,腐尸终是动了,却是往后退去,
  
      一眨眼就没了踪影,符中的绿点也消散无踪。
  
      周舒长舒了一口气,身上竟有几滴汗水,这一路退来,无论身体还是心神,全都绷得紧紧的,在进入大乘境后,他就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虽是几里路,几息时间,却像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剑老仍在紧张,“他,怎么不追来了?”
  
      “不知道。”
  
      周舒似有所悟,“可能是不想离开那片地方吧。”
  
      从腐尸身上,周舒感觉到的,除了无法抗衡的强大,还有一种深刻的孤独,守护者的孤独。
  
      是那幽光般的眼神给他这种感觉。
  
      那只腐尸,或许还保存着一丝灵智,在这里徘徊了不知道多少年,又怎能不孤独呢。
  
      “躲过了一劫。”
  
      剑老放松下来,连吁了几口气,“刚才真是吓死老夫了,那腐尸,绝对是我们遇到过的最强的东西了,我们绕路吧,别再从那里过了。”
  
      周舒点头,“只能如此,就算那里有什么,也不是我们能得到的。”
  
      剑老带着些惭愧,“刚才没能帮上忙,实在是……”
  
      周舒不觉皱眉,“说什么呢剑老,没有你阻隔灰雾,我进都进不来,你帮得已经够多了,别再说这个。”
  
      计算了一下路线,把那片丘陵排除在外,继续往前。
  
      走了一阵,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
  
      周舒滞了滞,用第八感探查时,没有看到大山,也就是说,这大山是不存在的。
  
      又是阵法。
  
      周舒心中一喜,是个好消息,说明这里没被破坏过,很可能也没有散仙来过。
  
      大山确实也太真实了,如果没有第八感,绝难发觉。
  
      完全就是一座被灰雾弥漫着的荒山,走上去都感觉不到一点异常,仿佛就是走在山中,混淆修行者个人的感知也罢了,许多阵法都能做到,但连灰雾这样的法则之力都能阻挡,并且模拟出来被污染后的效果……这个幻阵强到了什么程度,周舒想都想象不到。
  
      带着期待,将月镜打开,让大山后的真容完全显现出来。
  
      看了下月镜,周舒滞了下,感觉很奇怪。
  
      是一片幽静的湖,湖面无波,湖水清澈见底。
  
      奇的是,湖水中并无灵气仙气,也看不到灵泉眼,也不知道是本来如此,还是慢慢消失了。
  
      湖边生出浅绿色的草,草中立着一面石碑,上书“妆台”两字。
  
      周舒又是一滞,莫非这湖只是用来当做镜子的?
  
      如此神秘强大的阵法,里面却只隐藏着一片镜子似的湖?
  
      周舒暗暗一滞,本以为能在里面发现许多隐藏的宝藏,不说是藏经阁,就算是一般的库房也好,这么多年没人来过,肯定能找到不少收获,哪里能想到,却只是什么都没有的湖呢。
  
      周舒拿着月镜,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十遍,结果也都是一样。
  
      剑老也呆住了,只喃喃道,“看来大宗门弟子的想法,和我们的确很不一样。”
  
      周舒和剑老都不知道,其实这镜妆湖有很大的来历,和杏山老母有关,诸天中的所有杏山门,都必须有这样一座湖,没有这湖就不能称之为杏山门,它是宗门的重中之重,绝不能损坏,其他弟子都不能接近,只有杏山老母和她的亲传弟子能进来。
  
      “没什么有价值的。”
  
      周舒摇摇头,“也不用进去了,我看看阵法就好。”
  
      剑老想了想道,“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还是破阵吧?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的,谁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
  
      周舒思虑片刻,坚定的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强行去做也没有意义,再说,破坏了阵法让灰雾进来,反而毁了这片净土,实在太可惜了,除非是找到能利用阵法的方法,不然还是留着好。”
  
      见周舒说得坚决,剑老虽有些遗憾,也只能点点头。
  
      周舒不会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个选择对他有多么重要。
  
      如果他现在强行破掉了阵法,等待他的,不止是阵法里的机关,更是杏山老母一脉的怒火,那是周舒绝对承受不起的,相反,他选择了留下,将来会给他带来极大的福缘。
  
      周舒拿着月镜,陷入了思索。
  
      这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如果不是剑老催促,可能还会看下去。
  
      “下次有机会再来吧。”
  
      周舒有一点遗憾,“虽然全部都记在识海里了,但终究不如实物看得透彻,这阵道,实在让人心折,如果能遇到布阵的人,和他当面讨教就好了。”
  
      剑老笑了笑,“你这般肯钻研,也许过不了多久,就是别人跟你讨教了。”
  
      “走罢。”
  
      周舒收起月镜,从山顶飞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