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7章 取消酒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顿了一下,张紫宸又拉着潇潇和阿彩,对着公输白说道:“公输族长,就我们三个,在这客院里,也是等了半个多时辰,我这催也催了,可是……公输族长,您也知道,这女人嘛,是比较麻烦的东西,所以……这时间就拖到现在了。”
  
  “公输族长,所以这件事情,真不怪阿彩。”
  
  听了张紫宸的话,公输白脸色露出了一抹笑意。
  
  事实上,当公输白看见张紫宸的时候,他就会露出自己的笑意,并且问道:“是吗?”
  
  “嗯,当然是!”张紫宸非常肯定的点头道,“公输族长,我可不会说假话。”
  
  顿了一下,张紫宸说道:“呵呵呵……公输族长,如果您不想相信的话,还可以去敲敲她们二人的房门,问一问夜莺圣君和苏梅圣君是不是在化妆。”
  
  “呵呵呵……不用,不用。”公输白也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而且,即便是夜莺和苏媚儿有别的原因,那又如何??
  
  难不成,他还去责怪她们吗?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看见张紫宸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公输白连忙掐笑道:“屠龙圣君,那咱们稍等一会儿,稍等一会儿,没事,我陪你们一起等。”
  
  “嗯!”张紫宸微微颔首。
  
  就这样,四个人,在客院之中慢慢等待。
  
  而公输白不停的和张紫宸说话。
  
  看来,正如阿彩所料,经过了昨天的那一战,公输白对张紫宸的印象是越来越好了。
  
  终于,在片刻之后,夜莺的房间门,率先开了起来。
  
  伴随着嘎吱一声,正在聊天的张紫宸和公输白等人,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见夜莺身穿一身绿色纱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虽然是在化妆,但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很重的粉黛,那一脸的淡妆在夜莺的脸上,更显的光亮。
  
  整个人,都仿佛漂亮许多。
  
  见状,公输白连忙朝着张紫宸双手抱拳,说道:“屠龙圣君,我先去给夜莺圣君请个安?”
  
  “嗯,好。”张紫宸微微颔首。
  
  见状,公输白便迅速往夜莺那边走去。
  
  看见公输白走过来,夜莺微微一笑,并没有率先说话。
  
  毕竟,夜莺她现在代表的是屈氏食府的人,而公输白,她们的公输家族,只不过是一个小家族而已。
  
  屈氏食府的人,怎么可能率先开口?
  
  “夜莺圣君,您早。”还好的是,公输白似乎也很清楚这一点,不等夜莺说话,自己就率先说了出来。
  
  “早啊,公输族长。”夜莺眉头微动,抬眼瞄了一眼天空。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往正中央移动而去。
  
  这哪里很早啊??
  
  此时此刻,至少也是九点半了。
  
  一点儿都不早。
  
  但既是客气,双方都得问个好。
  
  “呵呵呵……”公输白上下打量了一下夜莺,夸奖道,“公输族长,你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哪里哪里。”公输白呵呵笑个不停,说道,“我说得这可是实话。”
  
  顿了一下,公输白看向身后的不远处的张紫宸,笑着问道:“对不对啊?屠龙圣君??”
  
  “啊??对对对!莺姐你本来就很漂亮。”张紫宸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啊,若是说夜莺不漂亮,指不定又有什么事情。
  
  再说了。
  
  夜莺确实漂亮!
  
  至少,在张紫宸见过的这么多女人之中,是排名前几的存在。
  
  “难道我就不漂亮吗?”正说着话,忽然,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
  
  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美丽女子,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并且,朝着公输白所在的方向走来。
  
  公输白一愣,急忙抱拳,微微屈腰,说道:“苏梅圣君也漂亮,也和漂亮。”
  
  “是吗??”闻言,苏媚儿瞄了夜莺一眼,问道,“那我和夜莺圣君,你觉得是哪个漂亮些?”
  
  “啊?这……”公输白一愣,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也没有想到,苏媚儿会问这个问题。
  
  不过,公输白毕竟是公输白,他不但是一族之长,而且年岁也不小了。
  
  或许是这种情况见得多了,他的反应特别的快。
  
  就只是愣了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公输白就立刻反应过来了,忙道:“呵呵呵……苏梅圣君很漂亮,夜莺圣君也很漂亮,你们两人都很漂亮,各有千秋,男人见了肯定是人见人爱,女人见了一定非常的妒忌。”
  
  说话间,公输白的额头,居然留下了几滴冷汗。
  
  是的,就是冷汗。
  
  他是怕得罪这两个人啊!
  
  如果说夜莺漂亮,那肯定是要得罪苏梅。
  
  如果说苏梅漂亮,那肯定是要得罪夜莺。
  
  得罪她们任何一个人,那公输白以后或许就都不会好过。
  
  此时的公输白是什么都不能说啊!
  
  说什么都危险。
  
  还好的是,公输白的这个回答,让夜莺和苏媚儿无从发火。
  
  虽然,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但却最适合缓解紧张的气氛。
  
  “呵呵呵……”苏媚儿笑道,“公输族长就是会说话。”
  
  “哪里,哪里。”公输白额头冷汗直流。
  
  “呃……”顿了一下,公输白连忙喊道,“夜莺圣君,苏梅圣君,如果你们准备好了的话,那咱们就移步去族长大殿吧?我在那里,已经为四位圣君准备好了酒宴了,马上就可以开始。”
  
  “这个……”参加酒宴这种事情,苏媚儿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她都是听张紫宸的话。
  
  而夜莺,自然是知道张紫宸的心思。
  
  故此,犹豫了一下,夜莺接着说道:“公输族长,其实刚才,我们本来是要去族长大殿,跟您打个招呼的。”
  
  “怎么了?”公输白连忙问道,深怕是哪里不好,得罪了夜莺和张紫宸等人。
  
  “是这样的。”夜莺说道,“其实我们四个人,也是奉主人的命令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请公输族长过去一叙,所以,我们不能耽搁太久的时间。”
  
  “前几日,因为那公输罗的事情,我们已经在那门牌楼之下耽搁了两夜一天,而昨日,又是耽搁了一天,所以这时间是不能再耽搁了。”
  
  “本来我准备现在去族长大殿,和公输族长您说一下的。”
  
  “不过现在,既然公输族长你来了,那咱们也就没有必要去族长大殿了。”
  
  “公输族长,还是请您取消这个宴席。”
  
  闻言,公输白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露出了一抹笑容。
  
  其实,要说去天庭见屈天辰,公输白那是非常乐意,而且非常激动,他也是想着越快越好。
  
  只是,既然夜莺和张紫宸等人来到了公输家族,来到了机关城,那自然是不能怠慢她们。
  
  公输白只有想着如何把夜莺和张紫宸等人招待好,这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所以,听了夜莺的话,公输白便解释道:“可是夜莺圣君,你们来我们机关城,我作为一族之长,如果不能好好的招待你们,那成何体统?再说了,到时候,屈老板又会如何去想我们?”
  
  “不用了。”夜莺坚持道,“公输族长,是真的,我们已经耽搁太长时间了,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请取消这次宴席,咱们现在就出发!”
  
  “这……”公输白心里很激动,但是他强装着不乐意,叹息道,“行吧,既然夜莺圣君你们赶时间,那没事的话,老夫就取消这次宴席,陪你们走一趟!”
  
  “呵呵……那就多谢公输族长了。”夜莺微微一笑。
  
  公输白也跟着一笑。
  
  不过,顿了一下,公输白连忙道:“这样吧!夜莺圣君,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吩咐下去,取消宴席,然后,咱们这就出发,如何?”
  
  “嗯好的。”夜莺点点头。
  
  闻言,公输白转身,冲着张紫宸、潇潇和阿彩所在的地方大喊一句:“阿彩!”
  
  “族长大人。”阿彩急忙上前。
  
  “你吩咐下去,就说今日的宴席取消了,我去一趟大长老府邸,交接一下事情。”公输白说道。
  
  “大长老?”闻言,阿彩一顿,说道,“族长,可是昨儿个,那大长老好像和您闹翻了,您现在去找他,会不会??”
  
  “这……”想了想,公输白这才恍然。
  
  昨天,他废了公输斩天的曾孙子公输罗。
  
  而公输斩天的老管家公输起又因为公输罗的这件事情,和张紫宸比武,最后被张紫宸斩杀而死。
  
  此时此刻,公输斩天肯定因为这两件事情,对他充满着恨意。
  
  如果此时,公输白去找公输斩天,那肯定会吃瘪。
  
  非但是吃瘪,甚至,还会打起来。
  
  阿彩在这个时候提醒公输白,也算是对公输白很衷心了。
  
  想了想,公输白微微点头道:“唉!不管怎样,大长老还是我们的大长老,虽然这件事情,是我得罪了他,但确实是那公输罗有错在先,这大长老若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nam那么,他就应该不会正面与我发生矛盾了。”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样决定吧!”
  
  阿彩本来说,若是那大长老不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那将如何办?
  
  而且,阿彩可不是傻子,她从出生就是公输家族的人,这么些年,一直跟在公输白的身边,自然知道这公输斩天是怎样的人。
  
  这公输斩天,非但不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还是一个极为记仇的人。
  
  是一个小气的人。
  
  阿彩很想说出这样的心里话,但是好几次想要开口,却都被公输白堵住了。
  
  故此,阿彩也没有说什么。
  
  “阿彩,你啥话都不要说了,快去吧!”公输白吩咐道。
  
  “嗯,好的。”阿彩应了一声,便祭出飞剑,朝着族长大殿所在的方向疾飞而去。
  
  而公输白,则是朝着夜莺微微抱拳,说道:“夜莺圣君,我是一族之长,这……我要出远门,所以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嗯嗯嗯,没事没事。”夜莺急忙道,“我懂,我懂。”
  
  “呃……既是如此,那我……那我便先退下了?”公输白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去吧!”夜莺道。
  
  “行,那劳烦各位圣君,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公输白丢下这一句话,就匆匆祭出了飞剑,朝着大长老公输斩天的府邸,疾飞而去了。
  
  院子里,留下了张紫宸等人。
  
  众人看着公输白飞去的身影,张紫宸蹙起了眉头,说道:“这……只怕公输白是要吃瘪了!”
  
  “嗯,我估计也是!”夜莺说道,“昨儿个发生了那种事情,想必这公输斩天心里正记仇呢!”
  
  “那是肯定!”张紫宸说道,“虽然,昨天我和那公输起比武之时,已经和公输战天约定了,让他从此之后,绝不提昨日之事,但那也只是口头约定而已,这公输斩天若是真的想要反悔,那咱们也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嗯,说得也是。”除了夜莺,苏媚儿和潇潇,也都非常同意张紫宸的说法。
  
  ……
  
  彼时。
  
  一道土黄色的光芒,降落在了一栋巨大的府邸门前。
  
  待得光芒消逝,便能看见这是一个五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五,头发和胡须已经有些半白的老者。
  
  这个老者,他不是别人,正是公输家族的族长,公输白。
  
  公输白之所以降落在公输斩天的大门口,而没有直接闯进去,那也是对公输斩天的一种尊重。
  
  作为一个族长,他自然要如此去做。
  
  此时正是晌午时分,大长老府邸门口敞开,太阳从天空倾泻而下。
  
  府邸门口,有四个守卫。
  
  公输白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迈起脚步,往大门口走去。
  
  如果是别人,来到这大长老府邸,那肯定是经过士兵的同意和传唤,否则,任何人擅闯大长老府邸,那就算是敌人入侵。
  
  轻则,肯定要受到体罚。
  
  重则,则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公输白可不是常人,他是公输家族的族长。
  
  所以,他完全可以自由进出。
  
  门口两边的四个守卫,看见公输白走来,齐齐抱拳屈腰,叫了一句:“族长大人!”
  
  公输白则完全理都没有去理会他们,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就直接走入了府邸。
  
  。
  
  //33477/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